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撒泼打滚的男人

第十一章 撒泼打滚的男人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房间里xi的声音终于在一个时辰后停了下来,黄家慈不敢耽误时间,小心翼翼的敲响了房门。

    吃饱喝足神清气爽的沈辰斐乐呵呵问道,“何事啊?”。

    “爷,老祖宗这会儿估计已经到府了,您,您,可要回了?”,黄家慈谨慎的回答,他叔可派人来传话了,晌午之前,哪怕是绑也要将爷给弄回去。

    “哎呦哎,老祖宗怎么真来了”,沈辰斐轻手轻脚的放下梨花,火烧眉毛的穿好衣服。出门之前,恋恋不舍的捧着小梨花的头小鸡啄米似的亲了亲,“小花儿,爷先走了,你乖乖养胖身子,等爷得空了来寻你”。

    “嗯~”,梨花被他骚扰的发出了shenyin,身体可怜兮兮的抖了抖。

    “真真是个可怜儿,时时刻刻勾引爷,小妖精,下回找你算账”,说完话,忍着yuwang将一旁蹂躏着不成样子的小毯子盖在她chiluo的身体上。走到门口,他又回过头看了看床上的小人儿,轻轻捏了捏拳头,将身上值钱的东西留了下来,转身离开了。

    若不是老祖宗来了,他定要将小花儿给带走,供他日日夜夜的亵玩,满足他那又硬邦邦的命根子。

    快马加鞭的赶回了沈府,沈辰斐带着一群小厮婢女停在了老祖宗的院门口。

    “黄龙,事情安排妥当了?”。

    “爷您放心,欧阳老太医不敢乱嚼舌根子,知晓这些事的人奴才处理干净了”,黄龙说道。

    沈辰斐点了点头,伸手从一旁的黄家慈手中接过两只野鸡,笑呵呵吹了个口哨,“赏,去库房拿三百两,给爷办了事,自然有你们的好处”。

    “谢爷的赏”,一群人高兴的连忙说道。

    沈辰斐向来小气,难得如此大方的时候。

    笑嘻嘻的提着两只鸡,一进门,沈辰斐变脸似的一边跑一边哭嚎着,“啪”的一声重重的跪到了老太太面前,“老祖宗,您可来了,孙儿好想您啊。您瞧瞧,孙儿是不是又消瘦了”,平日里一脸威严的老祖宗,见他哭嚎,心肠瞬间软了下来。

    “乖儿,哭甚子,赶紧起来”,老太太连忙起身想将他拉起。地上的男人却不肯,紧紧跑着她的腿,继续干着脸嚎,“奶奶,我的奶奶,你不晓得我一个人在这多可怜,孤苦无依,连个话家常的亲人也没有”。

    “前些日子,孙儿不过想和那郑家的三少爷交个朋友,言语间玩笑了一番,竟被旁人说成了调戏他三少爷,还被遭那恶人给绑了”,恶人先告状,没人比不要脸不要皮的沈辰斐玩得更好。

    他知道老祖宗十有会为此事教训他,索性先告状,倒打一耙。

    “他们将孙儿扔到山上,不给吃喝,日日还派人用藤条抽我,哇哇~奶奶啊,孙儿疼啊,疼得不得了。孙儿几句言语不慎,平白受了一难”,抱着老祖宗的腿使劲的摇晃,痛心疾首的模样,好像被人绑了qiangjian了似的。

    “乖儿,我的乖儿唷,快让奶奶瞧瞧”。

    “孙儿好容易逃脱了,这十几日都在家养伤,也不敢出去见人了~~呜呜啊,奶奶,我的亲奶奶,您要替我做主啊”,若不是人太多,小厮婢女一大堆,沈辰斐那厮说不定还要在地上撒泼打滚。

    “愣着做甚,快将少爷扶起来”,老太太一声令下。

    身后的黄龙和黄家慈立刻将人拉起。

    站起身的沈辰斐还装模作样的用手往脸上抹了抹,让老眼昏花的老祖宗还以为他在抹眼泪。老祖宗本想这次来动用家法,先狠狠揍一顿,再将他扔到太国寺让三大武圣好好调教调教他。见他这么一闹,老祖宗又心软了,决定还是作罢了。

    老祖宗是谁,几十年前为了救怀孕的儿媳妇,带着一杆子小厮和婢女勇闯过战场,杀伐决断,智勇丝毫不输男儿。她哪里看不出沈辰斐的心思,想着郑家那边已经给了教训,孽子也吃够了苦头,这事就翻篇了。

    “好了,郑家的事就甭提了,你错在先,他们教训你又有何错”,停顿了一会儿,轻叹一声,“辰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成日里到处惹是生非,你说说这一年你惹出了多少事。他们若不是瞧着你爹娘的薄面上,哪里会轻易饶了你”。

    “孙儿谨记奶奶的话,往后一定生性”,一本正经的说道,心肝里的坏水可一点也没少。

    老太太看着他,顿时又升起一股无奈。若是儿媳妇还活着,这孩子哪里会成了这么个败家子玩意儿啊!

    “这次奶奶来章州不过是看看你,过几日便要回去了。对了,日后,狼虎暗将便跟你了,他们会护你周全”,老祖宗话一落音,暗自窃喜逃过一劫的沈辰斐脸色一脸,夸张的大叫,“奶奶,我可不要~”,瞧见老祖宗的脸色不悦,沈辰斐放低了声音,可怜兮兮的拉着她的手臂,求饶,“奶奶,辰儿的好奶奶,爹爹将狼虎将给了我,他的安危可如何保证啊”。

    “旁的不说,就说说天楚国和魏国,那里可有好些人恨不得将爹爹碎尸万段的”,语气变得哽噎,“爹爹若有个好歹.....”,一想到狼虎将,他控制不住的真的流下了眼泪。

    狼虎将,说是保护他,谁都知道其实是监视他,那群人武艺高强神出鬼没,软硬不吃,而且,最要命的,只听他爹一个人的命令。之前,就是他们那群人将他绑到了这个小章州,一路上他逃了无数次,每次等到跑了十几里时,狼虎将的人会突然出现将他五花大绑的捆着扔到马车里,继续往章州方向走。

    他来来回回被他们折腾了不下十次,五六天的行程,硬是跑了半个月。

    一想到那群冷冰冰的大爷,他觉得全身哪哪都疼的直抽抽。不能留,打死不能留,一个都不能留下。

    见老祖宗面露犹豫,沈辰斐继续说道,“奶奶,您若还怕孙儿惹事,将春嬷嬷和黎嬷嬷留下即可,您可不能拿我爹的性命开玩笑啊”,他们天星国,死了个沈辰斐不知道多少人拍掌叫好,若死的是沈辰斐的爹,哭丧的人会淹没一座城池。

    “不可,你爹可说了,狼虎将定要留给你”。

    沈辰斐眼珠子转啊转,突然脸色一跨,说道,“奶奶,爹爹是怕我再生事,您,您,您怎也不想想,如今孙儿~~只怕是有心,也无力了,最多,最多口头上,开开玩笑”,他低垂着头,伤心欲绝的模样直直的伤了老太太的心怀。

    沈家一脉单传,如今唯一的孙子又......唉,罢了,罢了。

    “辰儿,你的病,我和你爹会想办法,你莫要急躁”。

    拉倒吧,禽兽的rou+bang不是病了,是认了主。老太太若是去瞧瞧躺在床上昏迷的梨花,就知道她的宝贝孙子有多行了。

    “奶奶,我认命了,你和爹也莫要寻医师了,欧阳老太医医术高明都治不好孙儿,旁人更别提了”,不得不说,这么些年沈辰斐作恶多端,还没被他奶奶和爹活活打死是真的有原因,这家伙能屈能伸,能哭能闹还能演,撒娇撒泼满地滚,一哭二闹,手段一出又一出的。

    “唉,这是我们沈家的命数,怨不得旁人。辰儿,奶奶只盼你以后上进点,别成天丢沈家的脸面”。

    “奶奶,如今,孙儿还如何作乱呢”,一刀子又扎进了老太太的心坎,她连连摆手,“好,好,这次奶奶将狼虎将带走,春嬷嬷留下照顾你.....”,说完,抱着了他好一阵安抚,“好了,我们祖孙俩分别了这些时日,今日不许再提这些子烦心事”。

    “老祖宗,我瞧着少爷打的野鸡很是肥壮,给您炖汤正正好”,一旁的春嬷嬷突然说道。

    沈辰斐达到了目的,眼下心情暗暗别提多高兴了,乐呵呵的回答,“嬷嬷手艺最好,辰儿可有口福了”。

    沈辰斐啊沈辰斐,费尽心思的将他的盾牌狼虎将赶走了,却不知道,他人生最大最恶的仇人,正快马加鞭的向他赶过来........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