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这个跟二十章一样,请不要重复订购,作者菌脑袋被夹了一下,发重复了删不掉,求原谅

这个跟二十章一样,请不要重复订购,作者菌脑袋被夹了一下,发重复了删不掉,求原谅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隐隐的烛光照向两人,两道纠缠壹起的身影似乎融成了壹体。沈辰斐恋恋不舍的将肥软的ru儿紧紧抓住,roucuo拉扯,那股子小心翼翼的劲生怕是有人来抢食。梨花被她拉扯着,张着两条bainen长腿跨坐在沈辰斐的大腿上,两只藕臂撑在他胸口,微微扭动着身子想和他保持距离。小嘴儿也被男人的大嘴吃着,时不时发出“啧啧”声,梨花被迫承受他强势的掠夺,闭着眼睛,张开嘴,来不及咽下的唾液流到小巧的下巴上,顺着她的脖颈流到胸口。

    ??

    ??好容易壹吻结束,梨花已是两眼迷离,双颊晕红,虚软的靠在沈辰斐结实的胸口张着小小的嘴气喘吁吁了。

    沈辰斐快速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大手壹挥,打了鸡血壹般将衣裤潇洒的扔下床,拉开梨花的腿,准备吃肉肉了。

    “不,不~~和昨晚壹样,我用手,用手帮你泄出来~~好不好”,恐惧的盯着他那根巨大的rou+bang,梨花惊吓万分的求饶。

    “用手?”,挑眉问道。

    “求你了,我头还很疼,让我~~用手吧”,说完,她装着胆子伸手轻轻的握住了rou+bang。好烫,烫得她手掌心发麻。做这种事,她羞愧的恨不得挖着坑将自己的头埋咯,可......

    “嘶~嗯~哦,再重点”,梨花的手掌心上有壹些茧子,磨蹭他的rou+bang时,让他爽上了天。??

    “你,你...不要叫了”,他的叫声让她想捂住耳朵。

    心悦的女人跪坐在身旁,小小的手指壹寸寸缓缓摸着那青筋的rou+bang,自然粉色的指甲衬着那粗细的rou+bang,视觉上的冲击让沈辰斐更加热血沸腾。他眼神迷离的看着梨花的脸,心越来越满足。

    连带着rou+bang又肿壹分,梨花惊觉他的变化,擡起小脸惊讶的看了眼沈辰斐。和他发着yindang光芒的目光相遇,梨花受惊的躲开了脸。这三天,爲了保住清白,她已经熟练的知道怎麽能让沈辰斐的欲火泄的更快了。

    伸出另壹只手下移至根部,颤抖的轻轻捏住了茂密毛发中的大囊袋,柔若无骨的小手rounie起存满着nongjing的蛋蛋,握着rou+bang的手缓缓滑到蘑菇头,紧了紧,上上下下的快速滑动。听到头顶上传来沈辰斐恩恩啊啊的jiao-声,害羞的将头垂的更低了。伸着嫩白的手指,轻轻抠挖起马眼来,那马眼受了强烈的刺激,壹闭壹张着吐出壹丝丝浊白前精来。

    见他快要射了,梨花更加专注了。满脑子想着,只要沈辰斐射了,今晚就能逃过壹劫。

    “嗯~啊,快点~好舒服~花儿,再握紧点~~好滑,好嫩~~”,听闻,梨花果然加快了手中的动作。突然,沈辰斐推开了她的手,满目狰狞的瞪着梨花,露出白晃晃的牙齿,阴沈的说道,“妖精,想轻易就弄出爷的阳精?”,壹手捏住她的下巴,低头狠狠往她小嘴上壹咬又快速退开。

    “爷今夜非要操ganni,上下两张嘴,你自个儿选壹个”。

    “我~我头上的伤.....”。

    “你若不选,爷便做主了。花儿你说,让爷做主,爷该如何选?是要上边的呢,还是下边那个yindang的呢?”,沈辰斐语气不悦的打断了梨花,目光凶猛,手上的力道也越发重了。

    “或者,花儿更喜欢用点助兴品.....”。

    “不要给我下药,我选,我选~”,的记忆太过恐惧,梨花怎麽也不愿意再尝试壹次。

    壹看梨花这麽激动,沈辰斐肚子里的坏水又不安分了,乐呵呵的笑了笑,“爷喜欢发骚的女人,越骚越好,更喜欢主动的。花儿肯定不愿意吧,唉~”,装模作样的轻叹壹声,“爷很爲难啊!要不,花儿,你还是乖些用点药吧,要是扫了爷的兴头,爷发起脾气来,可不晓得会做出什麽伤天害理的事”。

    “若是连累了花儿的双亲......”。

    梨花脸色刷的壹下就白了,他话里的威胁她哪里听不出来。低着头沈默了好壹会儿,才轻轻说道,“不用药~~我~我,会主动”。反正,反正已经这样了,被他玩了很多次了,再多几次也无所谓了。

    梨花只能这样勉强的安慰自己。

    壹句话,让沈辰斐乐的眉开眼笑,控制不住的张开双手紧紧的将她抱住,“花儿,亲我,主动的亲爷的嘴”。

    微微颤抖的梨花揽过沈辰斐的脖颈在他唇上轻轻印下吻,沈辰斐哪里会让她轻松过关,趁机按上她的後颈,压向自己,舌头伸入她口中,滑动着,追逐着推拒的小香舌,梨花越的抗拒,沈辰斐越是兴奋疯狂,你来我往的躲闪追逐。过多的透明唾沫从两人的嘴角滑落,看起来yindang无比。

    “选,快些选,爷的rou+bang要爆炸了”,?热烫的铁棒紧顶着她的大腿。

    要她用嘴吃那根硕大的rou+bang,说什麽她也不愿意。

    “下~面”,她的脸红的不成样子,像发烧的病人。

    “好,我的好花儿,你莫要忘了,应承了爷会主动些的”,梨花羞的呜呜的哭出了声,要做就做,爲什麽非要说这种不要脸的话。

    梨花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沈辰斐终于扑来过去,将她压在身下。湿热的吻在她身上游走,他耐着性子做前戏,啃舔上纤瘦的锁骨,壹手抚上壹方柔软,带点力度的揉弄起来,小心翼翼的将透明肚兜掀起,低头hangzhu那可怜兮兮的ru果儿。沈辰斐气息慢慢加重,梨花的身体也动情的变化,相握的手被沈辰斐压在梨花的头顶,嘴移到另壹边冷落的ru上,用力啃着软肉,重重咬住那羞答答的小果,疼的梨花呜呜的哭起来,“疼,好疼”,好怕他会将rutou咬下来。

    “乖,不哭,不哭哦。爷轻轻的~”,他控制不住,壹碰到她的身子他就想咬她欺负她。

    ??“呀……恩……”,舌头轻轻的舔着,温柔的如同羽毛痒痒滑过,梨花情不自禁的shenyin起来。听到她甜美的声音,沈辰斐又疯魔了,重的吸力让她的rutou微微的刺痛着,让她害怕的求饶,“别……恩呀……轻点,痛……”。

    ??吐出被受怜过的小果,红艳的果子闪着妖艳的色彩,迷得他失了神,“花儿,爷想咬下来……”,梨花身体壹僵,害怕的缩了缩身体,想逃开。沈辰斐大手壹捞,将她紧紧捆在怀里,头亲密的埋在梨花柔嫩的肩颈,对着那小巧的耳垂喷粗气,着点咬牙切齿的狠劲,“你敢逃试试,不止ru儿,爷连你的嘴也咬下来”。

    “你时时刻刻勾引爷,却又总想着逃。花儿,乖乖的好不好~~爷会疼你的,”,话落音,使了点力壹口咬着细嫩的肩出气。

    “啊……”,梨花大声惊喊了声,肩头的疼让她恐惧万分,“我乖,我乖乖的,你别咬我”。

    沈辰斐嘴色的笑意看着异常的邪恶,眼中的柔情却带着壹丝疯狂,“花儿,爷真的稀罕死你这可爱的小模样了”,忍无可忍了,粗鲁的掰开她的双腿让她跪在他身体两侧,伸手抚住粗大的yanju,抵上自己的小花xue,梨花这才惊讶的发现,原来那亵裤上的莲花枝竟然是开裆的,她此刻被男人掰开腿,xiao+xue露了出来,早被刺激得流水的xue儿更壹张壹合的磨蹭着rou+bang。

    ??“不行,呼~~”,梨花又羞又害怕,困难的喘口气,皱着眉对他拼命摇头,“太大了,我会死的~~”,那麽大,硬生生的插进去她会被活活插穿的。

    欲火焚身的沈辰斐手臂紧紧抱住她的腰,壹脸狰狞和扭曲,往她bainen的屁股上使劲的拍打,“你说过主动些的,你敢骗爷,爷今晚就活活干死你”,想将忍的痛苦的rou+bang干进xiao+xue,却被梨花摇晃着屁股躲开了。

    沈辰斐壹口狠狠捏着她的腰,恶狠狠的说道,“乖乖坐上来,不然,爷把府里的男人全喊进来,当衆插ganni的xue.....”。

    “不,不要,我坐~~”。

    沈辰斐喘着粗气抚正她的体位,两支大掌紧紧的抚着她的腰,梨花双手抵在他膛上,含着眼泪,咬着嘴唇,放松自己的身体将那胀成黑紫色的粗内棒慢慢的沈入自已的xiao+xue里。

    ?感觉到头被满是yinshui的xiao+xue热乎乎包围,“哦……嗯,好爽~啊……”,沈辰斐又大声的yin叫起来,随着xiao+xue慢慢的吞下rou+bang,沈辰斐的息喘声和langjiao声也越大了。

    好疼,好涨,涨的让她生出了壹种错觉,这根大rou+bang会撕开她的xiao+xue,贯穿她的身体,明明,棒子才插入壹半不到啊。

    看着眼前因爲疼痛摇晃的ru,他低头壹口咬住。

    疼痛让梨花吓了壹跳,身体紧张的壹夹,引来沈辰斐哇哇急喘痛呼,“哦~~别夹,花儿,你这小妖精,想夺爷的阳精嘛~~嘶,好爽”,沈辰斐禁不住拍拍梨花的翘屁股,“放松,爷若被你夹射了,定不饶恕你~~哦,断了,rou+bang~嘶,花儿,你要夹断爷了”。

    气闷般发泄的封住梨花小甜嘴,卷住妄想逃窜的小舌狠狠吮弄,壹手摸到两人的相连之处,在她的花xue上的小珍珠上轻轻按压。梨花激动的shenyin着,xiao+xue缓慢的吞下男人的硕大,激得沈辰斐直哼哼扭动腰,贪婪的想将rou+bang全部送进去。

    越来越深入,让梨花也气息壹沈低吟了声。

    “花儿,爷要动了”,将小小的yuti紧紧揽在胸前,死死压着她,不让她又机会逃跑。沈辰斐握着那细嫩的腰身高高提起再狠狠压下,粗鲁而有节奏的疯狂做着活塞运动,“啪~啪~啪~”,壹下壹下routi的撞击,缓慢却异常凶狠。

    “啊~轻点~会坏~轻,轻点”,两人的胸随着上下起伏的动作,互相磨蹭着,让沈辰斐如同火上浇油,更加失去了理智。

    两人的xi随着剧烈的动作而加重,“快活~哦~爽”,花xue被壹次次强力撑开深入,从浅浅的粉色,变成了艳丽的红色,??“啊……求~轻点~”,强烈的刺激让梨花挺直了腰yin叫出声,意识溃散的她,yindang的挺起胸部,将ru果儿送到了沈辰斐的嘴边,被他重重的壹口hangzhu。瞬间的疼痛,让她恢复了壹丝理智,看向沈辰斐发现他神情迷醉眼瞳半眯着,露出邪恶疯狂的光,粗舌咬着rutou大力xishun舔弄着。

    那模样,如同饥饿了很久的野兽,正在享用美食。

    大手从细腰移到两片嫩屁股上搓揉着,慢慢往股沟探入,“不可以~啊~不要”,她害怕他的手指摸到菊花,用力的摇晃着屁股。

    “扭~腰儿~快扭~好舒服”,挺腰向上壹阵猛顶,紧窒的快感让两人都情不自禁的开始yin叫,“啊……太快~了……慢……慢……点……呀……”,过急的顶撞让梨花连话都说不全。

    “啊~嗯~好快~要死了~呜呜~干穿了”。

    ??“好紧~好嫩~哦~干死你……”寒战急喘着,更加用力的挺腰,小小嫩嫩的xiao+xue不停吞吐着的硕大rou+bang,xue内的粉色嫩肉紧绞着,每壹次的抽干都让沈辰斐爽的全身发麻,“花儿~嗯~啊~别,别夹~太紧……哦……”,突然沈辰斐疯狂的猛顶起来,紧紧压住她的屁股停了下来,“呼呼”,大口喘着气,满脸通红浑身是汗,闭着眼睛以缓解被梨花高氵朝喷洒的yinshui壹淋,紧致的花xue壹阵夹缩而差点壹泄如注的欲火。

    “差点被你夹射了,妖精”。

    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的从脸上滑下,落入梨花粉色的皮肤上。高氵朝过後的身子,轻颤着无力的倒在沈辰斐怀里,气息急促的喘着,理智全无的xi。

    ??梨花高氵朝了,沈辰斐还在兴头上,“花儿,喜欢吗?快活吗?”,粗重的xi声她耳边响起,突然,沈辰斐猛的将梨花压到床上,在梨花的尖叫声中大力抽干起来,次次尽根没入,重重顶送,无章法无节奏,像个zuo+-ai机器只剩下插xue的本能。最後,梨花连叫都叫不出来,像干渴的鱼儿,只能张着小嘴哼哼哼哼,发出像猫般细细的声音,身体相撞的“啪啪”响,沈辰斐的langjiao耳边壹直不停歇,花xue壹次次被刺激的绞紧,又壹次次被他干的高氵朝。

    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疯般的狂顶狂送近百下後,紧按着柔软的routi压向自己,重重壹顶,将热烫的种子喷射而出,“给你~都给你~呼呼~嘶~嘶,噢~”,等他平静下来,低头壹看,可怜的小花儿早就晕死了。

    他低声笑了笑,满足的将她抱进怀里,眼睛壹闭失去了意识。

    他太过专注,没看到,半个时辰前,房梁上的人将壹颗暗褐色的药丸弹进了灯芯中,壹股淡淡的青烟混着火光飘了出了。

    陈亦爵轻巧的从屋顶跳下,无声无息的走到床边。伸手粗鲁壹把扯过沈辰斐的手臂,将他重重的往地上甩去,“叭”的壹声,routi跌落还滚了几圈才停下。

    陈亦爵轻手轻脚的爬shangg,目光沈重的盯着梨花的脸看。见过沈辰斐玩弄她的身体後,他的目光总是不受控制的被她吸引,本来只是夜里才察看,让他白天也躲到了暗处受着她。她睡时,他才会睡。她醒着,他就出神的看着她。她吃饭时,他也不走,掏出身上携带的冷馒头,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小嘴。

    今晚,他终于忍不住了。

    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温热的皮肤让他皱着眉头别开了手。太热了,若是冷冰冰的该多好啊。他很喜欢她,这具身体若是穿上红妆定是极美的。手指落到她的嘴唇上,粉色的,不若血红色漂亮。

    目光放肆的探索,落到她胸口。看到那被掐红的ru儿,和那要遮不遮的肚兜,冷冰的目光瞬间火热了,连同呼吸也滞停了。再往下,那分开的大白腿瘫软着,绣着莲花的seqing的开裆裤露出了xiao+xue。

    被狠狠操干过的花xue微微轻啓,,春露和男人的阳精滴答,黏黏乎乎地顺着细细的xiao+xue往外流,渗到大红色的床单上,陈亦爵冷吸壹口气,伸手握住她的腿,往外拉了拉,让那小儿如同小嘴壹样壹合壹闭,阳精越流越多。开裆裤衬着梨花的xue儿更稚嫩了,14岁还未发育完的身体天真,偏偏那流不尽的jing+ye让她的天真又参合了几分不谙世事的yindang,不动声色地勾引着眼前的冷冰男人扑上去,操干这具yindang美好的routi。

    陈亦爵从不委屈自己,想做什麽便去做。这会儿,他想cha-ta了。哪怕,他的rou+bang从未进入女人的xue里。

    没有干,不代表不会干。

    壹本正经的脱下衣服,好像只是爲了睡觉休息的平静神态。扶着自己身下那根粗大狰狞的粉色干净的yanju爬到梨花身上,用棒子慢慢磨蹭起那道直淌精水肉缝,肿胀的蘑菇头还壹次次恶趣味地刮磨划过那颗颤巍巍的小珍珠,磨得它充挺立起来,变成了他最爱的艳丽血色,敏感的yinsi部位被如此折磨,晕迷中的梨花,不舒服的扭动着腰,小嘴“呜呜~呜呜”的叫唤着。

    陈亦爵舒服的高高仰起脖子,轻声叫道,“好爽”,嫩嫩滑滑的的xiao+xue被迫张开裹吸着他的命根子,凹凸不平的滚烫rou+bang青筋暴起,磨蹭着嫩肉。这样极致的舒服,他从未体会过,让他的理智有些失控。

    忍不了,就不用忍。猛的壹顶,将那条粉都都热气腾腾的大棒子“噗呲”狠狠壹声捅进了小小的saoxue里,还未恢复的可怜的xiao+xue又被迫张成了最大,壹吸壹吸狼狈吃力的吞着突然入侵的巨大,xiao+xue里还没流尽的阳精成了润滑剂。不然,毫无经验的陈亦爵非要撕裂梨花的xiao+xue不可。饶是如此,梨花还是呜呜的哭了,可怜兮兮的蹬着小脚无力的挣紮。

    ??

    ??陈亦爵满眼通红的盯着那个娇嫩可爱的xiao+xue被他的大棒子给捅成了“O”型,稀稀疏疏的毛和那鼓鼓囊囊的雪白xue儿让他瞬间産生了壹种强烈的刺激感,他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健硕的手臂擡起她光滑匀称的大白腿,好让那挨操的花xue能更深的吃他的rou+bang,也更加方便他挺腰插干。

    干女人是男人的本能,壹个新手也本能的知道,该如何让女人给自己更多快感。

    幸好梨花晕死了,不然,壹定会疼的死去活来。

    ??

    ??调整好了姿势,陈亦爵就开始粗鲁的操弄起身下娇嫩的xiao+xue来,没有沈辰斐花样百出的手段,他只知道蛮干,操着大rou+bang死死的撞击她,每壹次都狠狠捅进去,恨不得戳破她的小肚子,越来越凶猛,最後壹次次的深顶进了子宫,操得晕迷的梨花身子壹直颤抖不停,本能的想躲闪,却被他紧紧抓着。

    ??射了壹次後,陈亦爵的动作温柔了少许,他兴致上头。竟然抱起昏迷的梨花放置妆盒的梳妆台前,把柔软的她轻轻放下,然後急不可待地分开她两条白腿,就着她双腿分开站立的姿势混着jing+ye又干了进去。

    她很喜欢站在梳妆台旁看着窗外出神,这样gan-ta,他觉得快活的上了天。那股满足和热血沸腾是他从未有过的强烈感觉。

    他想gan-ta,天天干,如果她是冷冰冰的,他就更开心了。

    布置精致华美的房间内,飘散着淡淡的气味,这股味道很奢靡yindang,让人不觉面红耳赤。不远处的窗边壹对赤条条的男女紧紧贴着,水ru交融的纠缠,女子是长着壹张清秀的脸,闭着眼睛似乎在沈思,可那红肿不堪的小嘴又时不时的溢出难耐的shenyin,下身更是传来连续不断的“啪啪”routi拍击声和清晰地水渍声,再仔细看去,紧贴着的男子chiluo着身子,露出健壮的肌肉挺腰大力的耸动着,脸上带着疯狂和入魔的神色正粗鲁的操干着小女人。

    他目光迷离,壹直紧紧盯着小女人的脸,生怕错过壹丝表情。

    这壹夜,小小的梨花嫩嫩的xue伺候了了两个如狼似虎的禽兽,直到天亮了。陈亦爵才吧唧吧唧嘴,满足的从她肚皮上下来。房间里,到处是他们留下的痕迹,那梳妆台,还有梨花经常坐的金漆椅子,她睡午觉的贵妃椅......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