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一个接一个的干

第二十八章 一个接一个的干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迷迷糊糊间,梨花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躺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桃花林海中,软绵绵的贵妃椅让她舒服的不想动弹,很快她身旁有个chiluo强壮的男人紧紧抱着他。他全身异常的冰冷,身上发着让人刺骨的寒气,唯一双腿间高高挺立顶在她屁股上的rou+bang火热热的。

    她想挣脱,想推开他,可他却仅仅缠着她。一直在她耳边窃窃私语,冷冰的声音,让她觉得好像来自地狱.....

    梨花是在噩梦中惊醒来的,梦境里,那个冷冰的男人好像蛇一样缠着她,让她觉得似乎是被压在了一座冰山下,动弹不得,四肢如同被人砍断了筋脉,冰山很冷,刻骨铭心的冷,她试图扭动身体,却被压得更紧了。

    ??

    ??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身边睡着的男人整个人都巴在她身上,粗手粗脚都压在她小小的身上。炎炎夏日,被这么抱在怀里,她觉得自己要中暑了,难怪会做那样一个梦。梨花想挣脱他的怀抱,却发现他缠着她的手脚更加用力了。

    本想叫醒他,察觉他胯下的rou+bang硬邦邦的顶着她的腰。她无可奈何的挺着身体,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让自己能顺畅一点。

    呆呆的看着沈辰斐,这脸精致无比,光滑白皙的脸连个毛孔都看不见,星目剑眉,高挺的鼻子和丰满的嘴唇。多年轻美好的男子,若是人品和个性好一些。若是他不一直强迫她,她兴许,兴许......

    甩了甩头,将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海。

    他是豪门贵族,她一个小小村姑如何配的上?就算他愿意,她也不敢......

    想着想着,梨花又睡着了.....

    不久前经历了一场强烈的xingshi,身体青涩的梨花哪里能受得了,这一觉,她睡到了天黑。奇怪的是,沈辰斐也睡到了天黑。

    睁开一双猥琐的狼眼,低头看着怀中娇弱的爱人,他咧嘴一下,伸出大手隔着衣服抚上她的背,手酸疼的让他倒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哎呀呀的叫唤,“怎的睡一觉起来身上这般疼”,目光落在梨花身上,难不成是她压的?

    “让你压爷,爷也要压你”,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嘴唇,用力的吸了吸,离开嘴唇后,又抓住她小小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啃两口,以示惩罚,“爷的手疼,也让你疼上一疼”。

    梨花不舒服的呜呜的叫唤,小猫咪一样缩了缩身子,更偎进他怀里。

    紧紧抱着她相依相偎的躺着,沈辰斐享受着这宁静而甜蜜的一刻,大手掌无意识的在她背上游走,抚摸。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梨花的衣领口敞开了,露出了一片雪色肌肤。沈辰斐咽了口口水,一手伸进衣服里握住那诱惑他眼的ru儿,目光火辣的低头hangzhuru果,像婴儿一样贪婪的吸允着。

    yuwang猛的上头,他无奈的瞄了眼自己的跨下,没好气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时刻勾引爷,欠干的小东西”,恶狠狠的模样恨不得吞下她。

    “嗯~嗯”,梨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他似笑非笑盯着她,梨花还以为在做梦,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阴魂不散”,偏过头,闭着眼睛继续睡。

    “甚意思?好啊,胆儿肥了,敢骂我了”,说完,开始不管不顾的拉扯梨花的衣服,让她上半身chiluo的露了出来。梨花终于清醒了,死死拉住自己的衣服,“你做什么”。

    “做什么?i的xue”。

    狂风暴雨的吻落下,她的衣服一件一件扔到了地上。她在的尖叫声中,沈辰斐用它那根火热硬邦邦的rou+bang狠狠的刺穿她的身体,她的xue在流水,她的眼睛也在流水。她像个面团被他rounie,被他挤压,被他吞噬......

    累,累的骨头酥软.....

    好像经历了残暴的虐待.......

    一个时辰,沈辰斐才满足的停下来。生疏的帮梨花穿戴好衣物,将她抱在梳妆台上。他哒吧嗒吧的亲了亲她的脸蛋,笑意浓浓,“饿了吧,爷让人去备膳食,你快些梳洗打扮”,吊儿郎当的快速走了。

    梨花没有理睬他,微微颤抖的手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把镶嵌金丝的玉梳,再从手饰盒里拿了根湛蓝丝带,和几个小巧的夹子,快速的将乱糟糟的头发绑好,用银夹子固定,走出内室。绕过屏风,便见沈辰斐露出眉飞色舞的表情,坐那儿喝茶了,一旁的黄龙正在禀报事情。

    见到梨花的身影,沈辰斐扬了扬手,“安排车马,晚膳后,爷就去赴李墨书的约”。

    “好的,奴才告退了”,黄龙看了梨花一眼,毕恭毕敬的带人离开了。

    “花儿,快过来”,他斜着身子,张开手臂。

    梨花轻轻看来他一眼,走到他不远的椅子上落座。沈辰斐不悦的看着她,“花儿,快到爷怀里来”。

    梨花摇了摇头,轻轻说了一句,“太热了”,这么热的夏天,他动不动就喜欢紧紧抱着她,男人的体温本来就高,每次在他怀里,梨花都觉得异常烦躁。

    “好你个小花儿,敢不听爷的命令....”。

    “不是说用膳吗?我饿了”,梨花出声打断了他,若让他继续下去,指不定又发情了,以为她在勾引他。

    啧啧,梨花果然越来越了解沈辰斐了,像野兽一样正处在发情期的沈辰斐,不管梨花的拒绝还是反抗,在他眼里就成了诱惑。

    一个性格乖张易怒,一个沉闷温柔。沈辰斐强势的强取豪夺,梨花隐忍着闪躲,两人跌跌撞撞的过着小日子。看似不配的两人,似乎用他们的方式找到了平衡点。如果沈辰斐不是那么容易发情,不是夜夜压着她操干,梨花的心或许不会那么压抑,那么惶恐了。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