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 干一辈子 (有肉有剧情,上的大肉和大剧情,不容错过啊。六千五百字。求赏,求赏啊)

第三十二 干一辈子 (有肉有剧情,上的大肉和大剧情,不容错过啊。六千五百字。求赏,求赏啊)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深夜里,又是那片阴森森的无人竹林。今夜,陈亦爵和图解山海出现了,一身黑衣裤的陈亦爵被黑暗深深隐藏。微微凉的夏风时不时吹来,让竹叶哗哗作响。

    “给你的时限到了”,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

    “师父,徒儿已经查明了。要孵化金蝶卵,只有沈辰斐的jing+ye和那位姑娘的yin液配合,才行”,上次师父给他三天时间弄清楚沈辰斐的血为何不能孵化金蝶,三天时间,他确定了第二瓶的yin液金蝶有反应。又用了三天,他发现,那位常姑娘的yin液和沈辰斐的阳精能让金蝶卵迅速成长。这一次,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孵化出金蝶。

    “除了沈辰斐,旁人的阳精可行?”他转过身,认真的问道。

    “不可,金蝶卵会排斥”。

    “拿这个,再试一次”,他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瓶交给山海。

    “图解,让你研制的毒如何了”,冷冰冰如同钢铁一样毫无温度毫无人气的语气。

    “师父,这次出来匆忙,未带足所需的药材,在等上几日您要的毒,徒儿定能研制好”,图解毕恭毕敬的说道,“对了,师父今日收到大少爷的急件,令我们迅速赶回岩城”。

    “金蝶孵化后再离开”。

    “是,徒儿明白”,图解山海作揖道。

    “明日清晨告诉我答应”,陈亦爵冷飘飘的斜视了山海一眼,山海聚精会神的连忙点头说“是”。

    黑影飞快的来,飞快的离去。

    “师兄,我实在猜不透,那沈辰斐明明已经中金蝶蛊,师父为何还要令我制毒让他不举?”,中了蛊王金蝶,迟早会疯,何苦还折腾呢,浪费好些上等药材。

    山海没有出声,看着手中的瓷瓶沉思,“图解,你再和我说说那位常姑娘”。

    “有甚好说的,只是个无知村姑”,他趁着搬花到腾雪阁时偷偷观察了几次,经常也向府里的人打听她。长相平凡,干干巴巴的一个小姑娘,身体还未成熟没有半点女人的韵味。

    “她定不是个平常村姑,我怀疑....”,他突然高深莫测的停顿了,看着手上的瓷瓶笑了笑。

    “怀疑甚?”。

    “暂未确定的事,不好说。过些时日看看我的猜测是真是假”。

    两人匆匆别过就离开了。

    天刚刚微亮,山海小心翼翼的摸到了腾雪阁,竟然闻到一股强烈的迷烟味。不用在担心被人发现,他大摇大摆的朝着沈辰斐房间走去。刚推开一扇小窗,一道银针飞快向他射来。他暗吸一口气,狼狈的在地上滚了一圈,吃力的躲开了攻击。

    “出去~”,冷冰冰的声音却带着暴怒伴随着强大的内力向山海攻击,山海吓的像无头苍蝇跳出了窗,跌跌撞撞的快速跑出了腾雪阁。

    师父他,他,没错。虽然只匆匆的看了一眼,他还的清楚的看到冷冰冰如同没有七情六欲的师父chiluo着身体,正压着一个女人猛干。那女人被师父的身体遮挡了一大半,依稀看得出长长的腿,白皙如玉的肌肤。

    刚刚师父为了驱赶他,是不是,对他动了银针?这种危机时刻,他一半心思担忧自己会不会被师父追杀,另一半心思竟是好奇师父的银针到底藏在何处....

    他倒吸一口气,连轻功都忘了用,直接逃出了沈府,战战兢兢的回到藏身的无人旧院。

    下午陈亦爵神出鬼没的出现到了山海的身旁,“答案”,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他屁股尿流,“师,师父”。

    “答案”,冷冰冰的声音重重的压迫着人。

    山海这才反应过来,“不能,除了沈辰斐,任何人的都不成”。

    敏感的察觉到师父的不悦,山海小心翼翼的询问,“师父,您若想,大可将常姑娘带走,无须....”。

    “我要她,也要金蝶”。

    意外的答应让山海有些慌神,他没听错吧?师父说要常姑娘,要个活生生的姑娘?这,这....这常姑娘也太倒霉了吧。

    “多久能孵化金蝶”。

    “大约12次”。

    “好”,说完转身离开,突然,冷冰冰的身影停顿了下来,转身,阴森森的看着山海,“清晨.....”。

    “师父放心,徒儿甚也未曾看见”,他三十度弓着身子,吓的脸发白,却还故做镇定。

    陈亦爵一言不发的看了他几秒,冷冰冰的眼神,让山海身上如同压着一座巨大巨大的冰山,除了刺骨的冷,还有窒息的恐惧。

    直到师父离开,他还没松懈,总觉得空气里残留的冷冰和阴森还在摧残着他。

    常姑娘,那位常姑娘....她可知晓自己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失血过多的梨花,第二天清晨就醒了。她脸上苍白,厉声的尖叫从噩梦中睁开了眼睛。背上的疼让她倒吸一口气,脑海里的记忆猛的涌现,她记得狰狞如野兽的沈辰斐提着剑要杀她.....

    啊,想到承受的欺负和每日每夜的压抑,如今还要受这样的苦,难过委屈的抱着一旁的锦被嚎啕大哭,疼,疼死了,脑袋,背,眼睛,心,所有的感知被疼痛侵蚀着,鞭挞着。

    “花儿”,睡在榻板的沈辰斐听到哭声,惊醒了过来,坐起身看着梨花。

    梨花一见到他那张脸,就想到他做的事,红着眼睛像只惹毛的兔子,激动的抽着一旁的枕头往沈辰斐头上砸去,“混蛋,混蛋,我打死你...”。

    “你为什么不去死,你去死啊.....啊,滚,滚”。

    “离我远点....”。

    沈辰斐懵了,反应过来的他想将她抱住,张着手臂不敢向前,却又怕刺激她更失去理智,只能硬着头皮承受她的打,还不忍心跑开。好在枕头软绵绵的,他皮厚也砸不疼。反而更担心这么激动,会不会扯开她的伤口。

    “花儿,乖,不要动了,伤口会疼....”。

    他不提还好,提起伤口,火上浇油的让梨花更激动了,尖叫着想冲去和他拼命。门外听到声音的月娥和秋菊赶了进来,一眼就瞧见了梨花身上的白色亵衣已经染了一片鲜红血色。两人命令几个力气大的婢女冲了过去,刚拉开梨花,虚弱的梨花又晕死过去,软绵绵的倒在婢女身上,脸上苍白如纸,像个命悬一线的可怜人。

    “贱人”,沈辰斐见她昏倒,不分青红皂白的冲过去,凶狠的殴打几个婢女。

    “爷,饶命,饶命...呜呜~~”,几个婢女唔唔哇哇的哭起来。

    沈辰斐一脚踢开婢女,小心翼翼的接过她手中的梨花,轻手轻脚的将小人儿抱shangg,“瞎了眼的东西,还不快去请欧阳来”。

    “爷,已经派人去请了”,月娥和秋菊能伺候他这么些年,手段和心机都是数一数二的。

    “爷,姑娘的伤口扯裂了,让奴婢先帮姑娘清理血迹吧”,秋菊拿着剪刀和白色软布走到了床边。

    “快些,磨磨蹭蹭,小心爷罚你”,他心急如焚的说道,手掌轻轻的覆在梨花小小的脸上,爱怜的揉了揉,低声说,“花儿,不疼,很快就不疼了,乖哦”,看着自家少爷这幅哄女儿的模样,秋菊有些想笑。

    白色棉布一块块染成红色,让沈辰斐一阵晕眩,他死死抓住梨花的手,生怕不小心放手了梨花会离开他,会抛下他。

    “欧阳先生,您快来瞧瞧爷,他....”,一见到欧阳太医,月娥就着急的迎了上去。

    “先看花儿,快”,他移动了位置,让出空旷的床边给欧阳看诊。

    “咦,这,奇怪.....”,欧阳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还换了一个手探脉。

    吓的沈辰斐摇摇欲坠的身子差点晕倒,他用力撑在床檐,面如死灰,用最大的毅力不让自己倒下。见欧阳一直沉默,他小心翼翼,又怕又惧,小声问道,“她,她如何了”。

    露出孩子一般可怜的表情,有后悔,难受,还有一丝丝疯狂。欧阳意外的看了看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天塌下来也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想到辰斐吐血的场景。欧阳将目光落到床上姑娘的脸上,被辰斐爱上,是幸还是不幸呢?

    “她无碍,恢复很好,修养修养就能下床了”,奇怪了,昨日明明虚弱不堪,今日看脉象却平稳了,不但如此,亏损的身子也复原,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可她又流血了”,沈辰斐着急的说到。

    “她真的无碍,辰斐,你莫要关心则乱。倒是你,来,我瞧瞧”,拿起他的手腕探脉,轻叹一口气,欧阳转过头叮嘱一旁的月娥和秋菊,“少爷的药每日三餐要及时,这段时间,好生修养,莫要再激动了”。

    “她何时能醒?”,沈辰斐追问到。

    “晌午吧,一时激动引起的,不碍事的”。

    沈辰斐终于松了一口气。

    沈辰斐刺了一剑,两人的相处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梨花终于鼓起了勇气敢和他反抗了,只要沈辰斐出现在她面前,她就又哭又叫的和他拼命。为了让梨花和自己能好好修养,沈辰斐只好忍痛不再出现了她面前,免得刺激了她。

    可梨花却变本加厉了,不肯吃药也不肯吃饭,逼迫沈辰斐放她离开沈府。

    忍着一肚子的气,被她步步逼退。没想到她还要离开,还想着抛下他。沈辰斐怒了,那股怒气铺天盖地的侵袭而来,他握着剑,推开了梨花的房门。脸上挂着狰狞如厉鬼的邪气表情,走到吓的浑身发抖的梨花身边,当着她的面,举刀砍伤了一个二等婢女。

    梨花在尖叫声中晕死了过去。

    晕迷了整整三天,又在尖叫声中清醒了。

    从那以后,她变的更胆小更乖巧了,不哭不闹,乖乖喝药乖乖吃饭。

    “花儿,花儿,花儿”,一双手在她眼前扫了扫,拉回来她的思绪。她目光呆滞的偏过头看向身旁的人,今日,沈辰斐身上穿着她亲手做的外裳,天蓝色的长袍,衣领和袖口绣着精致的竹叶,让他原本就端正清秀的脸多了一丝出尘的味道,俊朗潇洒。

    “你又在想甚么,快些吃药,冷了就失效了”,沈辰斐小心翼翼的端着药,喂到她嘴里。梨花机械的张嘴一口一口的吃着,思绪又远远的飘走了。

    喂完药,沈辰斐用手帕轻轻的搽gan-ta的嘴角,拦腰抱着她往腾雪阁外走。夜幕降临,微风轻抚,他们走进一个小小的花园里,抱着她坐上了一个秋千上,摇摇晃晃的荡起来。养病的这段时间,沈辰斐怕她闷坏,吃完晚饭时不时抱着她出来走走透透气。

    “花儿”,他亲昵的唤着她。

    “嗯?”,漫不经心回应。

    “你看看我”,撒娇的要求。

    “嗯!”,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空洞的目光很快就移开了,落到了一旁红色的花朵上。沈辰斐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朝后面的秋菊使了个眼色。秋菊赶紧将花多摘下递给沈辰斐,他一脸温柔的将花放到梨花的手里,“你喜欢的,给你”。

    “花儿摘下来就死了,因为喜欢就要它死吗”,梨花突然说道,这句话是这些时日,她说的最多字的一句话了。

    “爷不懂什么死不死的,只要花儿你喜欢的,想要的,爷就弄来给你”。

    “想要的?”,她想要安宁平静的生活,她想要远离沈辰斐和沈府,她想要一个平凡而充实的人生。这些,你沈辰斐能给吗?

    “所有人退下吧,任何人不许踏进花园一步”,听到他对仆人的命令,梨花身体瞬间僵硬了。呆滞无神的目光里,出现了一丝厌恶和绝望。

    明亮的照明灯笼随着仆人的离开,也一个个的消失了。花园里只有两个挂在树上,让他们笼罩在朦朦胧胧的昏暗微光里。

    “花儿,我想要你,给我吧。好久没碰你了,我忍的甚幸苦。你的身子无碍了,我询问过欧阳了.....”,梨花微微颤抖起来,沈辰斐伸手摸了摸她的背,“莫怕,我会轻些的,给我,可好”,贴着她的耳朵,滚烫的气息让她一阵发软。

    她若不肯,沈辰斐会放过她吗?不会的,他会生气,会威胁恐吓达到他的目的。所以,她的答案是与否,一点也不重要。

    见她没有拒绝,沈辰斐激动的温柔低头柔软香甜的吻落下,额头,眉,眼,鼻子,最后他的舌尖落在她的唇上,沿着她的唇瓣慢慢地画圈,梨花呆呆的一动不动,像个木偶没有灵魂的玩具。碰触的地点泛起痒痒的感觉,梨花皱着眉眼,不悦的想躲开。沈辰斐想勾引她,引出她的yuwang,也急切的想拉回她的思绪。

    灵活的舌尖见机行事,钻进红唇温柔的一点点含着香舌吞吸,不断地纠缠着,他rela的舌尖快速深深探入舔到了那小小的花萼,又迅速地退回,来来回回,让梨花的嘴像含了一根rou+bang。

    ??这个缠绵悱恻的吻,让梨花觉得缺氧,呆呆的神智有些迷糊不清。沈辰斐让她跨坐在他大腿上,硬邦邦的rou+bang顶着她,让她逐渐清醒。

    ??“沈辰斐,我不想要,别碰我,”她白着脸挣扎着。

    ??“乖,花儿,别怕。我不会伤害你,让我疼你一回,就一回好不好。不然,我会疯的,会疯掉……”,他轻声低语,死死按着她的头不让她逃开,缠绵霸道至极的吻扑向她。

    ??他滚烫的手悄悄地抚摸上她的小小圆润的屁股,轻轻的rounie着。很快,这只手慢慢游走到腰际,无声无息地解开了腰带。rela的手掌快速探进衣服内,贪婪的贴着她的肌肤,不顾她的挣扎慢慢游走,大掌突然用力抓住娇嫩的胸,他爽得重重xi,“唔,花儿,你越来越嫩了,好喜欢,好舒服……”,被顶固的头无法动弹,承受他舌头越来越粗鲁的冲刺和吸允,晶莹地唾液顺着交缠地唇舌滑落。

    seqing又yindang。

    ??不知不觉,上衣被他掀开,他的大手更肆无忌惮的使劲捏弄着小嫩naizi,上上下下roucuo,温柔中带着一丝残暴,让那bainen嫩的胸很快蹂躏成了粉红一片。

    ??“花儿,这样摸摸你,我才能活”,xi着说道,湿漉漉的舌顺着白皙的脖颈一路向下,留下淡淡的红痕。梨花不挣扎了,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握着拳头承受他疯狂的索取。

    “花儿,我爱你,很爱很爱你”,说完,张嘴一口咬住naizi上的果儿,伸出舌头甚是温柔地轻轻舔了舔,梨花咬着嘴唇不让自己shenyin出声。沈辰斐突然用牙齿微微地咬住,灵巧如蛇的舌尖对着那粉色的茱萸不断地拨弄着,又重重吸允。时而轻,时而重。巨大的快感和酥麻从奶头上传来,让梨花情不自禁地把胸更往他口中送去。

    梨花哪里是手段老练的他的对手,更何况,沈辰斐是用尽了心在伺候她。察觉她的动作,沈辰斐更卖力了。

    ??“花儿,让我爱你,别怕。放松些,我会让你快活,给你最好的”,他张口hangzhu另一边的挺起的naizi,加大力度使劲xishun玩弄,放到她脑后的手也慢慢移了下来,轻轻包住另一只丰盈,不断地roucuo,手指时不时轻轻弹奶头,时不时又重重地捏弄。让那颗小果果红艳艳的挂着,微微颤抖,好可怜又好诱人。

    “沈辰斐,你这个混蛋,你快放开我……”,梨花的呼吸愈见急促。恼羞成怒的想逃开。脸上终于有了人气,沈辰斐开心的看着她的变化。

    多好,他的花儿回来了,他喜欢这样的花儿.....

    ??“别逃,别逃开我。花儿,花儿,我不会伤害你”,他可怜的求着她。

    “呜呜~不要这样,不要”。

    “别逼我,不要你我会疯的。花儿,你疼疼我,求你疼我这一回,让我爱你,好好爱你”,他突然低头狠狠使劲一吸,“啊……”,胸口的电流让梨花大叫了一声,沈辰斐见状眯着眼,忽重忽轻地吮吸刺激她的yuwang。

    “花儿,乖乖的,我会给你最好的”,不容拒绝的许下承诺。不管她想不想要,他都要给。

    ??大手离开丰盈,翻身将梨花放在秋千上张开腿,他紧紧抱着她的双腿夹着他的腰。飞快地解开裤子,牵着她的手抚上火辣辣的rou+bang上,梨花挣扎起来,却被他死死按着。两人来来回回拉扯,沈辰斐突然疯狂的抖动身体,白色的jing+ye喷射了出来。

    “啊,爽”,沈辰斐快速的抽动屁股,闭着眼睛享受shejing的快感。多久了,差不多一个月啊,梨花换药时,看着她雪白如玉的肌肤他都硬了,不忍心动受伤的梨花。本想ziwei了事,可每日不但无法shejing,硬邦邦的rou+bang总在高氵朝前突然软掉,让他总生出一股暴戾和嗜血的杀虐。

    “花儿,我爱你,真的恨不得掏出心肝给你瞧瞧,瞧瞧我爱你多深,”,高氵朝的他一脸红晕甜蜜的抱着梨花亲吻着她的脸。

    “你已经....满足了。放开我罢”,她咬着嘴羞涩的说道。

    他邪气的笑了笑,突然快速将她的裤子扯下,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儿失去遮拦,粉嫩的肌肤在昏昏暗暗的烛光下显得晶莹圆润,“啊,不要……”,梨花害羞地加紧双腿,用力的挣扎踢腿。多好,她又有了活力。

    天知道,他有多喜欢这样的她.....

    天知道,看着呆呆木纳的花儿时,他的心有多难过....

    ??“花儿,让我好好瞧瞧你。你不晓得,我有多想你,入了魔障了.....”,暗哑的声音极力想温柔,却还是藏不住疯狂,大手一个用力,蛮横的插进紧闭的双腿间,手指粗鲁的插进那湿嗒嗒的xiao+xue中,“噗……”,他猛的颤抖身子,像触电一般。

    “啊,啊,快出来,沈辰斐,快放开我”,xiao+xue被侵犯,梨花吓的狠狠咬住沈辰斐的肩膀。这股疼,却让沈辰斐却越发的激动,手指更用力的深入,恨不得要贯穿她.....

    ?逃不掉,躲不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沈辰斐,多久,告诉我,你要多久才会放了我”,梨花突然问道。

    ??沈辰斐一愣,目光紧紧的看着她,“一辈子都不放,你是我沈辰斐的女人。花儿,别想离开我,我绝对不放开你”,他的宣告,霸道,狂妄,疯狂,击碎了梨花最后的希望。

    一辈子啊,竟然要一辈子......

    一辈子有多长呢......

    ??他突然抬高她的双腿驾在他肩上,让她粉嘟嘟的花xue暴露在光线下,手指轻柔的rounie可怜的小珍珠,引得xiao+xue流出更多的春露,沾染上手指,一丝丝银线缠绕。他收回手,放到嘴里贪婪的舔食,目不转睛的看着梨花,“花儿,你真甜,这汁水比蜜汁还美味”,这样的赞叹让梨花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再次变硬的rou+bang轻轻抵在她的xue口,顺着娇嫩湿漉的嫩肉来来回回摩擦。xiao+xue本能的开始蠕动,不断地张合着想吞下巨大,“你的身子喜欢我,花儿,莫要欺骗自己了。你也是喜欢的,喜欢我这样对你”。

    不堪入耳的yin语从他的口中说出,击垮了梨花的理智。

    ??

    他突然将狠狠插了进去,“啊”,伴随着梨花的尖叫火辣辣的感觉从xiao+xue传来,“好疼”,一个月不曾碰触的xiao+xue粗暴的被撑开了,小小的花xue连褶皱都展平了,粉色瞬间染成了艳丽的红色,她扭动着身子想逃,却变成了迎合他,xiao+xue也使劲地收缩开合着,让沈辰斐爽的满眼通红,失去了最后的理智,只剩下插xue的本能。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