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梨花绑着沈辰斐操干 (7400多字,有肉有剧情。求赏啊)

第四十五章 梨花绑着沈辰斐操干 (7400多字,有肉有剧情。求赏啊)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陷入噩梦里的梨花,看着七孔流血的沈辰斐正站在她床头,一脸狰狞的举着剑想砍她,却始终没下手,“花儿,为什么”。

    “为什么?”。

    “我爱你,我爱你啊”。

    “你来陪我,你快来陪我”。

    .............

    浑身血迹的他突然扔掉剑,猛的扑向她。“啊,不要”,梨花厉声尖叫一声,满头大汗的睁开眼睛。想到什么,她飞快跳下床,打着赤脚,“沈辰斐,沈辰斐”,一遍遍的哭着叫喊他的名字,他死了吗?真的死了吗?

    对不起,对不起。

    梨花嚎啕大哭的蹲在地上,她不想杀他的。只是,只是被逼急了。她连鸡都没亲手杀过,却活生生的毒杀了一个人,这个人,还是她孩子的父亲。好恐怖,她怎么会变得这么残忍这么恐怖。

    若要杀人,当初沈辰斐强迫她时,为了保住清白杀了他,还能说是自卫。现在,现在这样算什么,是谋杀,是虐杀啊,她和草菅人命的沈辰斐有什么区别.....

    “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门外灿烂的太阳光直直的照shejin屋子里,让屋子一下了亮堂了。身穿梨花亲手缝制的衣服,沈辰斐手里拿着一把大纸扇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看到蹲在地上哭的满脸通红的梨花,心疼的连忙喊道,“花儿,怎了?”。

    痛哭中的梨花抬头看到他,突然起身快速的扑进他怀里,“呜呜~我梦到你死了”,多可怕。还好,还好只是梦,沈辰斐还好好的活着。

    沈辰斐低声笑了笑,拦腰将她抱起放到窗边的贵妃椅上,大手掌轻轻的抚摸她裸露的脚,“不穿鞋乱跑甚,小心着凉了”,看她低着头一脸可怜的模样,沈辰斐张开手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乖,莫哭了。只是做梦而已,爷可是沈家的嫡长子,身上穿着黄金马褂呢,就算皇帝老子也不能杀我的”。

    太真实了,那个梦,那个魔鬼一样冰冷邪恶的男人,还有那颗药.....

    她甚至还记得喂沈辰斐吃药时,手碰触他脸的温度。若不是沈辰斐还活着,她一定不相信那只是一个噩梦。

    今日一醒来,沈辰斐发现自己又躺在地上,身体酸疼的不得了。他满肚子的怒气,可看到缩成一团的梨花躺在角落时,他又不忍心弄醒她了。一出门就将小厮婢女痛骂了一番,发了一通脾气,在温泉池泡了好一会儿的澡,身上的酸疼才消失了一些。

    本想回来找花儿要点甜头,谁知,她一见到他就哭着投怀送抱,还口口声声怕他会死。让他心花怒放,开心的要飞上天了。古人言:好女怕郎缠,诚不欺我啊,他日日夜夜的缠着梨花,哪怕她心如磐石也被他融化了。

    心思不安的梨花精神很差,沈辰斐细心的帮她洗漱,一口口的喂她喝了一碗鱼片粥。

    “沈辰斐,我不想呆在腾雪阁”,一个多时辰没说话的梨花,突然开口了。昨晚那个梦太真实太恐怖了,她疑神疑鬼的觉得,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似乎就藏在某处。一想到这里,她的毛孔都在发冷。

    “想去游湖吗?”,他目光闪着灿烂的光,笑着问道。

    “游湖?可,可以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的心太累,太苦,就算不能逃走,若能离开让她透透气,也好啊。

    “当然,只要你喜欢”。

    沈辰斐放开了她,起身走到门口,“秋菊,吩咐下去,爷等会要带花儿去游湖”。

    出门前,沈辰斐给梨花准备了遮阳围帽,和番伞,又怕她渴了饿了,吩咐月娥带足了冰块和瓜果,连梨花平时喜欢的糖水也带上了。那副小心翼翼,谨慎的模样就像要出远门。关了几个月,能出去梨花的心情也变得异常的激动,娇嫩的小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出发了。

    这么热的天,马车里空间狭小,沈辰斐还是乐此不疲的抱着梨花,像哄小女儿一样的轻声细语的说着外头的有趣事,“前些日子,黄家的小子邀我去游湖,说是荷花开的极美呢。花儿,你不是喜欢荷花的,定会喜欢的”。

    “有莲蓬吗?”,莲蓬还是她小时候吃过的,正的夏季,小小嫩嫩的肉别提多甜滋味多美了。沈府的荷花池栽种的是观赏荷,无比可惜的吃不到莲蓬。

    “哦,你喜欢莲蓬?”,沈辰斐好奇的问道。

    “嗯,甜甜的,味道好”,她点头。

    “你若喜欢,爷给你找来便是”。

    看着怀里乖巧可人的小娇娃,沈辰斐忍不住低头用力的吻住她的小嘴。奇怪的是,梨花这次竟然没反抗,微微迷糊的张开眼睛,呆滞的任凭他掠夺。在她心里,沈辰斐肯带她出来玩,定是有目的,需要代价价换的。

    好乖,乖的让他欲火不受控制的上了头。

    jingg上脑沈辰斐大手摸上她的大腿,隔着丝滑的布料轻抚着,邪恶的在她耳边吹气,“乖乖,爷现在好想狠狠ganni的xue”。

    梨花一震,眼眸里的呆滞消失了,恼羞成怒的想推开他,“沈辰斐,莫这样”,扭着身子。她突然很想哭,很羞耻,不知道是不是经过人事的身子有些敏感,还是其他原因,在他的轻抚下,她觉得小腹一阵紧缩ying-dao里也好像湿润了。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变的这么不要脸了。

    察觉她身子害怕的颤抖,沈辰斐缩回放在她腿上作乱的手,改抱住她的腰,头靠在她肩上,深吸着气平复yuwang。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在梨花耳边轻吻了下,“花儿,别怕。你身子不适,我不会碰你的”。

    她可是他捧在手掌心的宝贝儿,哪怕要忍着火辣的yuwang,也不忍心伤了他。他可还记得欧阳说了,这段时间要小心些,最好禁欲。

    “游湖可以钓鱼吗?”,梨花怕他又动手动脚,赶紧转移话题。

    “是可以,你想钓鱼吗?”。

    “我没钓过鱼,钓过虾子,虾子也很吃的”,她最喜欢十三香小龙虾了。聊到她喜欢的事,梨花的心情好了很多。

    “那....”。

    “嘭”,马车突然猛烈的撞上了什么,若不是沈辰斐紧紧抱着梨花,小小的梨花只怕已经滚下马车了。饶是如此,梨花的头还是撞到了木板上,“咚”的一声,额头红肿了一大片,她整个人差点晕了。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抱住了肚子。然而,她自己却丝毫没察觉。

    “花儿,疼吗?”,梨花轻轻摇了摇头,沈辰斐却心疼的不得了,亲了亲她红肿的额头,怒气冲冲的起身掀开了马车布帘,“黄龙,把这个狗东西拖下去砍了手脚”,驾车的马夫一听,吓的魂飞魄散的跪在地上哭嚎求饶。

    明显不是马夫的错,是前面有架马车车轮断了,无意撞上了沈辰斐的车。

    “谁家的马车,吓了狗眼,连爷的车也敢撞。还不滚下来磕头认错”,沈辰斐怒气的叫嚷,气焰嚣张,目中无人。

    另一头的马车里,雀心激动的想冲出去骂人,却被郑岚枫阻止了。

    “少爷,我们又不是故意的,那沈辰斐也太不饶人了”。

    郑岚枫没出声,轻轻掀开了帘子,“沈少爷,是在下的不是,惊扰了你们。这马车损坏的钱,我们郑府定会赔偿的”,他低着头,双手作揖礼貌的道歉。

    “呦,这谁啊,郑家的三瘸子。一个瘸子不好好待在家,出来跑甚”,他吊儿郎当的一脸讥笑。

    郑岚枫不悦的皱了皱眉,还是耐着性子,“要上山泡温泉,这才惊扰了沈少爷”。

    “惊扰?这可不单单是惊扰,你们撞上了爷,吓到了爷的宝贝儿。郑瘸子,你说,这账该如何算”,一口一口的瘸子,句句掏了郑岚枫的心,他目光阴暗的闪动,纹丝不动的反问,“沈少爷想如何算?”。

    沈辰斐不怀好意的笑着,“郑少亲自走过来,向我的宝贝儿道个歉。然后嘛,赔个一万两万的黄金,这事就算过去了”。

    “你,欺人太甚....”,一旁的雀心气的张口大声说。

    “雀心,闭嘴”,郑岚枫怒声打断了他。

    “少爷,他....”。

    郑岚枫没有理睬他,抬头看着沈辰斐。啧啧,真美,比女人还柔美还要艳丽的脸,让沈辰斐突然生出一丝嫉妒来。他下意识的看向马车,这样的脸,可不能让花儿瞧见了,免得郑三瘸子勾引了年幼无知的花儿。

    “沈辰斐,我们也无人受伤,此事就算了吧”,梨花听他一口一口的喊瘸子,何必和一个残疾人计较呢。

    “那可不行,花儿,你乖乖的呆着,不许出来”。

    “郑瘸子,你还磨磨蹭蹭的干甚,快点过来道歉”,沈辰斐不耐烦的催促道。

    “你明知我家少爷腿脚不便,非要他走过去,你这也.....”,雀心哭丧着脸,心疼自家少爷又被这人当众侮辱了。

    向来知道沈辰斐不好,可梨花没想到他会这样折腾一个残疾人。于心不忍的解围,“沈辰斐,我头晕”。

    沈辰斐一听她的话,脸色大变,快速的进了马车。帘子掀起的那一瞬间,郑三看到了那个小小的女子。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马车里,脸上干净目光如淡淡的柔光,不是很美,身上却带着一股淡然和平静。匆匆一眼,他深深的记住了她。

    命运啊,命运,如此的可怕又神秘。

    沈辰斐可知道,他曾经犯下的孽,命运用另外一种方式,一点点让他偿还。

    “花儿,我瞧瞧”,捧着她的脸,仔细的看了看。

    “沈辰斐,我们快走吧。马车里太闷,若是去游湖钓鱼,肯定就无事了”,梨花轻轻的说道,一路上,她本想寻个机会逃跑。沈辰斐死死缠着她不说,身后带带着一群人,丫鬟小厮的,今日里她是没机会走了。沈辰斐连连点头,再也顾不上郑三了,“赶紧走,再敢磨默默唧唧,一个个都别想活了”。

    这个小小插曲梨花和沈辰斐都很快遗忘了。他们高高兴兴的登上了船,沈辰斐还真的寻来了的工具,带着梨花坐在船头钓鱼虾。

    “热吗?”,沈辰斐伸手摸了摸梨花的额头。

    话音落下,梨花快速的提起钓竿,一个红色的老虾咬了勾,梨花动作灵敏的提起上虾子扔进了桶里。笑意盈盈的她,转过头看着沈辰斐,“未曾想到,这湖里这么多小龙虾”。

    半个时辰过去,沈辰斐的鱼桶是空的,梨花已经钓上了不少龙虾了。

    “这丑不拉几的东西,真的能吃?”,沈辰斐再次皱着眉头,嫌弃的看着龙虾。

    这个时候,还没人吃小龙虾,这小龙虾只是些鸟和鸭的吃食。

    “能吃的,味道很好。这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了”,梨花的目光太美了,说不出的风情。就像含着星星,闪闪发光。沈辰斐突然觉得,别说一个小小的龙虾,哪怕她说要割了他沈辰斐的肉,为了看到她此刻的笑容,他也毫不犹豫的割一块肉给她。

    “我不钓鱼了,钓虾给你”,他转身,吩咐小厮拿来一根细竹竿,绑上鱼线和蚯蚓,学着梨花的姿势,钓起了虾子。

    这一天,梨花异常的放松开心,钓了一桶子的小龙虾。离开前,梨花还专门将不够成熟的虾子挑选了扔回河里。秋菊和月娥带着婢女摘了很多莲蓬,黄龙他们也没闲着,还未成熟的嫩莲藕挖了不少。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来,快落日了才回去。

    “嗯嗯,好吃,花儿,快些再剥一个来”,吃的满嘴是油的沈辰斐,催促道。没有十三香,梨花只能简单的做了个油爆小龙虾,正好是吃辣椒的季节,梨花还放了不少辣椒和土豆。滋味比不上21世纪的饭店里的,却也不差,胜在材料新鲜。

    半桶子的小龙虾一大半进了沈辰斐的肚子。梨花也痛痛快快的放开肚皮吃,满嘴是油,又辣又爽,口齿留香,好不痛快啊。

    梨花轻叹一声,轻轻的白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却越发快了,剥好的小龙虾沾上了汁,喂进沈辰斐的嘴里。谁知,沈辰斐突然用嘴hangzhu了她的手指,不让她抽出,梨花红着脸轻轻挣扎,“放开”。

    沈辰斐笑了笑,孩子般,淘气的摇头。

    “你不吃龙虾了?”。

    果然,沈辰斐犹豫了,放开了她的手。突然,将她拉进快里,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将嘴里的小龙虾渡进梨花的口中。梨花不悦的推开他,“脏”,恶心死了。

    “你敢嫌弃爷,看爷不教训教训你”,说完,又将她拉回怀里,低头疯狂的吻着她。

    两人这样一个躲一个抓,小日子安静而平常的过着。在梨花刻意的忽视下,肚子的孩子似乎被人遗忘了。

    沈辰斐看完了月初的账本,算完了钱财,又痛快的洗了个澡,才急急忙忙的回腾雪阁。一推开门,就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香味,他四处观望了一番不见任何熏香。疑惑了一会儿,突然会心一笑,定是花儿做的香皂留下的味道吧。

    今日她瞧见花园的花开的好,心血来潮,说要做甚子香皂。也不管他好说歹说,就是不肯陪他看账本,非要做那破坏他好事的香皂。

    梨花会做香皂吗?只见过别人做过一次,她大约只知道材料,连步骤都不清楚。梨花只是不愿意和他呆在一起,所以才不停的找事情做,远远的逃开他的纠缠和约束。

    他刚躺在床上,梨花就手脚并用的缠了过来。

    “沈辰斐,你都不碰我了~呜呜”,梨花温柔的声音委屈的在他耳边响起。

    做梦,定是在做梦。

    沈辰斐伸手狠狠往大腿上掐了一下,“嘶,疼”,他狰狞着脸,暗暗吸气。

    “花儿,你好生不识好歹,爷怜惜你的身子,舍不得你小小年纪承受过度欢爱”,天知道他忍的多幸苦,多难受。每次抱着她,他的rou+bang就硬得生疼。又时刻谨记欧阳的叮嘱,不能伤了她,让她好好养伤。

    梨花的手惹火的在他腰上轻轻画着圈圈,沈辰斐僵硬的抓住她作乱的手,“花儿,莫闹了,快些睡觉”,他伸手将她抱住,双手紧紧抓着她的手,大腿也将她扭动如蛇的腿压住,不让她动。

    “嗯,我要摸摸你”。

    “小妖精,别勾引爷”,他舍不得弄伤了她,这几天她心情不错,时不时会露出一个笑容,他实在不愿意毁掉现在的美好一切。

    “沈辰斐,你摸摸我吧,我胸口好涨啊”,她目光迷离,红着脸轻轻的磨蹭着他坚硬的身体。嗯,好舒服啊,他身上的味道,身上的温度,像海洛因一样吸引着她的皮肤。她饥渴难耐,疯狂的想咬他的滚烫的肉。

    这还能忍就他妈不是男人了,沈辰斐恶狠狠的翻身,将梨花压在身下,“摸,爷就好好的摸,”,梨花洁白贝耳被他吮住,两支大手盖上胸口的yuru,隔着衣服粗鲁的揉弄起来。

    “嗯,好重,好舒服”,梨花抬起胸,惹火的往他手掌心挤。

    沈辰斐突然僵硬着身子,放开了她,一脸疑惑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花儿,你病了吗?”,她的花儿从来不这样,她拒绝他的碰触,总是脸红害羞。

    “沈辰斐,你不是喜欢我嘛!我也想好好疼疼你,呜呜~~”,软弱无骨的身体扑在他身上,惩罚的轻咬他的脖颈,双手在他身上到处乱摸,跟他的手玩起你躲我缠的战。

    沈辰斐神智开始溃散了,他抓着她作乱的手,左躲右闪,“花儿,我不愿伤你。嗯~~别,别摸那儿!妖精,别勾引我,我会疯掉的”。

    一双玉手在他宽阔强壮的胸膛上爱抚着,时不时隔着衣物磨蹭一下他的ru粒。刺激得他热血沸腾,猛烈的颤抖起来。饶是如此,他还是要推开她。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她放在心里的第一位,事事以她为重。

    梨花痴痴的低笑,一只腿趁他分神挣扎了出来。抬起腿,移到他的腰下落在硬邦邦的rou+bang上,隔着裤子轻轻的磨蹭,感觉他的硬度,轻呼一声,“哎呀,好硬啊”,纯洁又妖艳,绷断了沈辰斐最后的理智。

    “妖精,老子要把你吃了”,沈辰斐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耳边。

    他拉扯开她的纠缠,急不可耐的脱自己的衣物。一件又一件,看得梨花瞪大了眼,眼前慢慢chiluo的男体,充满了诱惑,她不禁偷偷咽了口口水,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当最後一件小裤离开他的身体,梨花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惊叫出来。

    看着那rou+bang在她的视线下摇摆着,好像和她打招呼,她不受控制的用手碰了碰,“该死的”,刺激的沈辰斐怒骂一声,一只大手抓住梨花,将想逃跑的她拉向自己,另一只大手粗鲁的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嘶啦~嘶啦”,清脆的布料破碎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呀~轻点,轻点”。

    ??沈辰斐闻言停下手,眯着眼看着她一笑,笑的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下意识的想逃跑。

    “轻点?想得美,老子要玩死你”,强壮的身体一个猛扑将她压平在床上,两只大手迅猛的擒住她的双手将之以单手固定在她头顶,一支大手盖在她的心房上,使劲粗鲁的揉弄起那一团的柔软。他舔舔嘴角,邪恶的笑看着她,“花儿,让你勾引我,等会儿有你哭的”。

    他的目光如饿狼,让梨花吓的颤抖起来。

    ??“该死,吓到你了”,沈辰斐深吸一口气亲亲她的小脸,轻声安慰,“花儿,莫怕,我会温柔些,不会伤到你”。

    “我不怕你,我喜欢你”,天,天啊!好不容易恢复的少许理智又崩塌了,他低头狠狠咬上她的洁白的嫩颈。有滋有味的啃着,略带力道的啃舐迅速在bainen的颈上绘下朵朵艳丽的红梅。

    ??“嗯……快点,舒服”,梨花像个dangfu,扭动着bainen的低呤着,好喜欢这样的粗暴哦,爽得让她想尖叫。

    ??她的shenyin击溃沈辰斐的神智,他的眼瞳顿时漆黑如墨,唇摄住那红唇即热烈的tian吮交缠,舌伸入她口里翻绞,擒住她的再含入自己口中吸舔。

    ??梨花感觉xi困难,却死死抱着他的腰,吸取他身上的热气,却惹的沈辰斐欲火更旺。“嗯……啊……舒~服”,沈辰斐激烈的爱欲让梨花也热血沸腾的失去了理智,她shenyin的,叫着,想要更多更多。

    用唇封住引诱他小嘴,翻绞纠缠,吮吸缠绵。大手滑进她细嫩的腿间,“天,好湿,小yinwa,湿得能淹死爷”,惩罚的轻轻rounie着大腿内侧的嫩肉,刺激的梨花的yinshui流得更多了。

    一掌玩弄xiao+xue,略带力道的磨揉着。梨花只觉得xiao+xue热热的,酸酸的,好像有电流流动,小腹处有强烈的尿意,让她想尖叫。

    ??“啊~轻点……”,梨花大叫。突然沈辰斐恋恋不舍的松开她的舌,略略退开,未完全缩回的舌尖自梨花口中带出一条银丝,huangyin无比。

    梨花不悦他的突然离开,抬头却看到他捡起一旁的腰带将他的一只手手腕绑在床檐上,

    ??“花儿,我怕失控伤了你”,上次她引诱他,让他失去了理智,弄伤了她的身子,好久不能碰她。这一次,他实在不愿粗鲁的伤到她。

    ??绑好一只手,让她跪着跨坐在他腰上,“花儿,屁股抬起来,让我摸摸你的xue”,梨花很乖听话双手撑在他胸口,轻轻抬高屁股,沈辰斐快速将手指突然刺进她的xiao+xue内,混着湿嗒嗒的yinshui,两根粗指便在梨花的xue内快速的操干起来。

    “啊,啊,啊,要~~”,要什么,梨花也不知道。

    ?随着手指的进出,xue内aiye横流,沈辰斐目光火辣的的盯着那红艳的花蕾满布着露珠,微微的颤动着,好可怜,好诱人啊。将她的腿架起,这使她的屁股高高抬起,柔嫩的花xue呈现在他眼前,艳红的花芯颤抖着分开,微微露出了幽深的小径。

    好想,好想狠狠吃那朵小小花xue啊!可惜,他被绑住了,不能舔她的xue儿。

    ??“花儿,扶着rou+bang插到你的xiao+xue里,快,我忍不住,要爆炸了,”低哑的声音急促说着,梨花舔了舔嘴,大大的张开腿,小小的手扶着泛着青紫的巨大粗rou+bang顶住入口,屁股慢慢用力压了压,头部被挤了进去。

    “嗯啊~沈辰斐,好大呀”,她闭着眼睛,露出享受的yindang妖媚表情。

    ??沈辰斐忍无可忍的狠狠抬高腰向上撞击,rou+bang猛烈的插进了xiao+xue,那种被撑开涨满的感觉,以及被操入的视感效果,同时刺激了沈辰斐和梨花,xiao+xue突然猛烈的喷出一股热流,“恩……到了,到了~爽~……”,梨花尖叫着达到了高氵朝。

    ??沈辰斐的rou+bang被突然喷出的yinshui刺激的又涨大了一圈,粗喘着将停了下来,闭着眼睛感觉着xiao+xue紧紧的包围和排挤。

    ??“别……好撑……”,rou+bang越来越深入,她有快要被撑裂开的感觉,虽没有痛感,可那种撑涨的感觉却压的她快喘不过气来。“不要……”。

    ??不顾她的叫喊,rou+bang狠狠插入,顶到了她huaxin的最深处,蘑菇头部被子宫里的那张小嘴给紧紧咬住,这种双重的快感让他有想要马上喷发的冲动。大颗的汗珠从沈辰斐的额上滑落,“花儿,我忍不住了”,屁股疯狂的向上撞击她的xiao+xue,大半根铁棒随之抽出,又狠狠插入,那青紫色的怒龙上满是亮晶晶的aiye,再一个操入,怒龙钻进xue中,透明的yinshui飞溅而出,沾到彼此的身上。

    ??

    沈辰斐的屁股顶得越来越快,铁棒越插越狠,梨花坐在他身上被他撞击的摇摇晃晃,像骑了一匹不受控制的野马。xiao+xue内的yinshui四下飞溅,延着两人的腿,腹流到床榻上。

    沈辰斐目光疯狂的看着梨花压着他,操干,那股强烈的视觉,让他生出一股错觉,是梨花在操gan+ta,在玩弄他的身子。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