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蔚辞

第六十二章 蔚辞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大哥,娘亲一月前被人下了毒。我几次传信与你,召你回府,你都不予理睬。你可知,娘亲昏迷不醒已有十日有余了。眼下,你要为了一个女子不顾陈家安慰,不顾娘亲的性命吗?”,这次陈夫人中毒来的蹊跷,陈府不敢声张,只暗暗发了好几封急信召唤陈亦爵,却迟迟不见他回来。收到图解的信,竟然是陈亦爵惹下了巨大的麻烦,若不是抽不卡开身,这次来的会是陈老爷子。

    “中毒了?”,陈亦爵僵硬的看着他,问道。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我怎会撒谎?”。

    陈亦爵没有看到,转过头看向图解,图解点头,说道,“师傅,这几月是收到了急信,我向您汇报了”,可您老人家每次都置之不理,满脑子都是孵化金蝶蛊和下毒害沈辰斐。

    陈亦爵转过头看向远远的山头,“一日,给我一日”,他要找到她,她一定在某处,小小的她要如何照顾自己?会不会,偷偷的哭泣。

    “拖延一日,狼虎将会查寻更多线索。大哥,莫犹豫了,走吧”。

    “一日后,我去找你”,说完,推开他的手,朝着上山的路走去。

    “大哥”,陈亦思嘶吼的大叫,笔直的身躯重重的跪地。陈亦爵停下脚步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冷漠的继续了步伐。

    “你真的不顾及陈府,不顾及娘亲的安危吗?你要为了一个女人,让陈府上上下下一百人陪葬吗?”,黑暗遮挡了陈亦思的脸,没人看得起他此刻的表情。只能从他声嘶力竭的语气里,听得出他的哀求和指责。

    紫色的袖子在凉凉的夜风里吹拂着,摇摇摆摆的,恍惚是现在的陈家,内忧外患,随时会消失在暗黑里。

    “娘亲昏迷前,还念着你,几次召唤你回去也只是娘亲想你了”。

    “临行前,爹爹再三嘱咐,一定要为你保住血脉”。

    “大哥,大哥”。

    陈亦思的每一句话,都让陈亦爵放慢了步伐。可他却始终没有回头,没有停下。

    梨花,梨花,梨花......

    这两个字就像魔障,在他心里叫嚣。

    再不找到她,她会挨饿受苦,她会害怕....

    黑暗里一道小小的光芒从后面射出,直直的射中了陈亦爵的脖子,一瞬间,高大的身影重重的倒下,落地前他的身子突然扭曲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护住了背上的药框。重力激起了层层的泥灰,灰色的灰雾像浪花一样慢慢散开,又慢慢的消失不见了。

    “图解,你”,山海震惊的看着一旁的图解。

    “公子,带师傅走吧。师傅若问责,图解宁一死谢罪”,陈府对他的恩情,能用他的贱命换取太值了。山海和陈亦思都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他。

    好一会,三人快速的扶着陈亦爵离开了......

    天蒙蒙亮,初秋的凉风带着一丝潮湿。月娥带着四个婢女快步走着,脸上布满了焦急的神色。很快,她走停在一个安静的小院门口,“嬷嬷,快去通报老祖宗,少爷醒了”。

    嬷嬷脸色一喜,“菩萨保佑了,老奴去禀报老夫人”。

    很快,老祖宗行色匆匆的带着人走了出来,看到毕恭毕敬站侯在门口的月娥,“斐儿醒了?”。

    “禀老祖宗,奴婢并未见到少爷,是神医驱婢女来请老祖宗,说少爷已经醒来了”,月娥微微弯曲着身子,恭敬的回到。

    老祖宗点了点头,不敢耽误时间了。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去了腾雪阁。

    “花儿呢,花儿呢~”,眼色迷离目光空洞的沈辰斐双手死死的揪着一个老人的手,一遍遍的叫唤梨花。身边站着的小厮婢女都在老人的阻止下,不敢上前。

    老人没有说话,神色沉重的抿嘴盯着沈辰斐脸。

    “老祖宗到”,随着一声通报,一群人走了进来。

    “花儿呢,花儿呢,花儿呢~~”,沈辰斐一遍一遍的重复,脑子里似乎除了这个名字其他都消失了。

    “蔚辞,斐儿他怎如此?”,老祖宗目光担忧的看着痴痴傻傻的沈辰斐。

    蔚辞老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在沈辰斐鼻子上晃了晃,清雾让沈辰斐晕了过去。蔚辞伸手扶住他,将他小心的放在床上,“照顾好少爷。夫人,随老夫前来”。

    老祖宗撤退了婢女老嬷嬷,从一旁小厮的手中接过拐杖,颤抖的杵着拐杖步伐沉重的跟了上去。两人走到了院外,坐在空旷的石桌前。

    “有话直说,蔚辞,你的话老婆子信”,铿锵有力的话,让蔚辞老人露出了一丝为难。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辰斐被人下毒失去了孕育能力,当时为何不寻老夫?”。

    “唉~斐儿他造孽太多,绑架郡主被人报复。老婆子哪有脸面请你出山”,当时看遍了御医,答案都一样。错在沈辰斐,他们沈府只能认了。

    “逍遥王?哼,辰斐就算有错,也不至于下金蝶蛊。老王爷是何居心,不止要夺辰斐的性命,还要活生生的让他成魔,犯下滔天杀虐。此举怕是针对沈府,是要毁掉沈府的几代声望”,蔚辞冷冷的说道。

    “蔚辞,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你可莫要胡言乱语”,老祖宗面色难看说道。

    蔚辞没有反驳她,思索的点了点头,“亏的辰斐有造化,竟然硬生生的融合的金蝶蛊,”,停顿了一会,又说,“老夫曾听过一个传说,中了金蝶蛊必定成魔。唯有心爱的女人牺牲性命,才能恢复理智”。

    “不过,毒蛊记录中,从未有人恢复”。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