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孕妇play与沈辰斐的转机 (7000多字的剧情和肉,不看这章以后的情节可能连不上~辛苦了一天,求个赏,赏,赏)

第六十八章 孕妇play与沈辰斐的转机 (7000多字的剧情和肉,不看这章以后的情节可能连不上~辛苦了一天,求个赏,赏,赏)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梨花埋在沈辰斐的颈窝直喘着气,小手掐住他腰间的软肉用力掐了掐,“孩子,莫压着我肚子了”,小腹上那热烫的硬挺,让梨花惊恐不安,不适的移了移臂,可袭击她身体的大掌让梨花闪躲不开,梨花一边吃力的躲着沈辰斐作乱的大手,一边怒瞪他。

    ??“我摸摸,摸摸就好了”,沈辰斐一脸笑意的用脸蹭了蹭她圆滚滚的大肚子,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温柔的在肚脐上亲了亲,“这里孕育了我血脉,若是男孩,他会是我们沈府的嫡长子,若是女儿我会给她最尊贵的身份”,誓言一样坚定的语气。

    “我只求孩儿能健康平安”。

    沈辰斐将她抱起,拥入怀里。结实的胸膛紧贴着梨花的大naizi轻轻蹭了蹭,他的左手捏住她的左胸,温柔的揉弄,手臂伸向她的玉背略用了点力将她压向自己,梨花就被紧紧锁在了他怀里。右手向下探入她的双腿间,轻轻的抚弄,“花儿,给我一次吧,想它都想疯了”。

    梨花害羞的挣扎,“我,我用手好不好。你,你,我怕你伤着孩子”,每次都失控,粗鲁极了,她真怕他会伤孩子。

    ??沈辰斐低头不语,作乱的手加快了动作。“嗯~啊~辰斐,不要~”,梨花一口气险些喘不上来,身体在他的玩弄下轻颤起来。玉手狠狠的拍上胸前rounie的大手,梨花扭着身子努力避开他邪恶的大掌。

    ??“若不是梦里,我如何能享受到这一切。花儿,疼疼我可好?不然,我真的会疯”,他有强烈的yuwang,碰不得其他女人,连自己用手都不行。yuwang和疼痛交叉的折腾他,日日夜夜。沈辰斐低喘着可怜求欢,迫不及待的啃吻梨花如玉的颈项。

    ??“那,那你要轻些”,终究还是心存一丝不忍心。

    ??“花儿,花儿~”,满腹深情无法表达,沈辰斐低喘着抱着她的大肚子,低头hangzhu梨花泛着ruxiang的红梅,用力xishun。不用她说,他也会小心不弄伤她和孩子的。

    ??“啊~不要~嗯,轻,轻些……”,胸前的猛烈刺激使梨花叫了出来,怀孕四月后她的胸越来越大,时不时涨得难受,还会流出透明的液体。男人这样吸允,她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发软。男人根本就不把她的抗议当一回事,对着她沉甸甸的naizi又揉又吮,贪婪的如同饿极的孩子。

    ??“嗯~呜呜~辰斐~求,求你~啊~”,梨花咬着唇,可shenyin声还是忍不住的发泄出来了。

    沈辰斐一手rounie着naizi,嘴里含着ru果儿xishun,另一手慢慢在她肚子上温柔的抚摸着。

    梨花像蛇一样扭动着身子,柔软的皮肤紧抵着他坚硬的胸膛,随着她的动作轻轻蹭动,让沈辰斐满腔的热血都疯狂往腹下冲去。他揽紧梨花的腰,让两人的下体相贴,恶狠狠的低头凑到梨花耳边,嘶哑道,“你若再乱动,我就要失控了”。

    抓住naizi的手恶意的用力紧了又松,“乖些,莫惹我”,说完,还狠狠在她屁股上拍了拍。

    梨花委屈的咬了咬嘴唇。

    “花儿,我忍不住了。委屈你一回”,他突然将她平方在床榻上,不等梨花出声。跪着握着rou+bang来到了梨花的胸口,双手拢着丰满的胸部夹着他的狰狞rou+bang,“嘶,好软~”,沈辰斐痴迷的闭着眼睛,屁股开始挪动。

    这样的羞耻的姿势让梨花脸红的能滴血,想挣扎,却看到沈辰斐痴迷的表情停下了动作。脑海里,想起了他可怜的哀求。抬起头,轻轻抚摸着他的腰,温柔的安抚着他。

    察觉梨花的动作,沈辰斐突然睁开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狠狠盯着她的脸,突然狠狠加快了动作。两个大naizi被硬邦邦的rou+bang狠狠摩擦着,带着一丝火辣辣的疼。而且,这样巨大的动作让胸部生出一股胀痛感,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

    “辰斐~呜呜,轻,轻点~~”,ru交,胸部的刺激,让她身体微微颤抖变成了粉红色。

    “花儿,我爱你,爱你~”。

    好些日子没发泄过,轻易一刺激,就带给沈辰斐灭顶的快感。很快到了高氵朝,屁股越撞越快,他低吼一声,腰用力一挺,身体剧烈颤了颤後,抖动rou+bang猛地将白液喷射在梨花的身上。jing+ye滚烫的射在她胸上,脖子上,脸上和嘴里也射了一些。激烈的刺激让梨花猛烈的咳嗽着,嘴角还有几滴白色的浓液流下来。

    “花儿,好快活”,将她亲密的抱进怀里,从一旁拿出一块手帕,温柔的擦拭她身上的液体,“好些浪费”,若是射到她xiao+xue里.....嘶,一想到那画面,他刚刚发泄过的rou+bang又变硬了。

    “这,这可是ru汁”,搽干净jing+ye后,那红艳艳的ru果儿流出一滴滴的透明的液体。这样的画面刺激让沈辰斐眼眸发红,低头狠狠吸住naizi,用力的吸允起来。微微的甜味从他舌尖蔓延,淡淡的奶味充斥他的鼻尖。

    “不,不要~~啊,好涨,不要~”,他越吸,梨花觉得胸部越涨。低头看着他像婴儿一样吸着奶,一阵无名的火燃烧着她,刺激的梨花眼泪都流了出来。腿心湿润一片,xue中麻痒着,想要被狠狠插入的感觉是那麽的强烈。怀孕后,yuwang似乎也变强了。

    “好喝”,沈辰斐吧唧吧唧嘴抬起头看着她。yuwang让梨花忘记了害羞,双手揽下沈辰斐的脖子,亲了亲他的唇角,果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奶味。想到那股味道来自她的胸,梨花又害羞了。

    “生完孩子,你早些来看我,可好?花儿,我等不下去了,一天,一个时辰,一刻钟也不愿等了。我想让你陪着我”,沈辰斐沉重的抱着她。

    “老祖宗不会准许的,辰斐,你也希望我们的孩儿健康出生吧。再等等,很快的”,梨花爱怜的抱着他的腰,安抚的说道。

    “好狠心,你好狠心”,沈辰斐突然粗喘着吻上梨花的颈项,动作不同於刚刚的温柔体贴,变的热烈而略显粗鲁,每一下的吻吮都带了力道,在梨花洁白的玉颈上留下朵朵红梅。

    ??“呀……轻……轻点儿……哎……”,梨花有点被他的粗鲁吓道,可这种带了点痛的受抚却让她升起兴奋感。

    “一刻也不想和你分开”,轻蹭着她的脸,灼热的呼吸喷在了她的脸上,“我不要一个人”,他低哑的贴着梨花的唇道,眼里似乎能滴出眼泪,“我好想你”。

    “再等等~呃~”,沈辰斐的狂猛的封住梨花的口,舌头趁机伸入梨花口中,纠缠着她的软舌追逐嬉戏,阻止了她的话。

    等,等,他等了很久很久了。还要等多久?她不知,他过得有多苦,每日有多思念她。

    她从来不需要他。

    可他,却离不开她......

    ?

    naizi被他粗鲁的抓着,大大的力道让她感到了一丝痛,梨花不忍拒绝他。闷哼着挺着胸部让他玩,她的乖巧让沈辰斐更加恃意妄为了。低头一口hangzhu梨花的rujian伸出舌头舔啃,逗弄着,一手罩住另一边捏玩着,另一支大手急切的伸入她双腿间,抚弄起能让他xiaohun噬骨的幽xue里。

    他想进入她身体,狠狠要她。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她。其实他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他的梦,一个人的美梦。为了给他治病,老祖宗将她藏起来了,病不好,他们不会让她来见他的....

    他想她啊,他们都不懂,不懂他的心有多苦,不懂他有多思念花儿....

    ??如此凶猛的刺激让梨花有点受不住,她无意识的摇着头jiao着,“呀~慢点~哎~孩子~啊~”。

    ??“我不会伤着孩子的”,沈辰斐拔出探入她两腿间的手指,只见手指上已沾满晶莹的液体,口干舌燥的将手指举到鼻前轻嗅,“好香,是你的味道……”,他就像一条只忠心于她狗,清晰的记得她身上所有的味道。

    ??

    看到沈辰斐这麽seqing的动作,梨花害羞的别开了头,双腿间的湿润感让她羞的夹起了两腿,却被沈辰斐插入的一条腿阻止。

    ??“别遮,让我好好看看”,沈辰斐用两腿撑开梨花的双腿,双手落在她圆滚滚的肚子上,低头神色认真的看着那沾满花露的粉红花瓣。

    ??那散发着幽香的花瓣颤抖着展示在沈辰斐眼前,引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唇。他的目光让梨花很不安。

    ??“别动,让我尝尝”,说着,俯身对着那抹粉红伸出舌头舔了舔。

    ??“别~啊……”,下体被男人强制压制着,从腿心传来的强烈刺激让梨花微微挣扎起来,胖滚滚的大肚子晃来晃去,竟然说不出的可爱。

    ??沈辰斐双手捧着梨花的bainen的大腿,埋首贪婪的舔着那粉红的话瓣,淡淡的幽香与清甜的aiye让他欲罢不能,也让他欲火焚身,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小心翼翼的伺候她,给她最好最美的qingyu。粗舌挑开害羞的花瓣抵进huaxin深处,猛的一阵吸允。

    ??“呀~嗯~啊~”,xiao+xue的酥麻让梨花可怜兮兮的颤抖起来,情不自禁的将大腿分的更开,好让沈辰斐舔的更深,敏感的花xue口,粗舌在进进出出的舔磨挑弄。

    ??“哎啊……”忘情的尖叫一声,梨花猛的捂住自己的红唇,不敢相信自己会这麽yindang的jiao-。赤红色的床榻上,一个浑身chiluo光洁白皙的孕妇,展开腿被男人肆意的玩弄着。那对硕大的大naizi顶端的果果时不时滴出一滴ru汁,皮球一样的大肚子摇晃,似乎在邀请男人更疯狂的玩弄。

    ??梨花高亢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的那样清亮而yindang,让沈辰斐低笑出声,变本加厉的对着花xue一顿猛吸,“嘶溜~嘶溜~”的发着yindang的声音。

    ??“嗯~辰斐~好~好,快,快些~~”,从私密处传来的尖锐刺激让梨花尖叫的冲上高氵朝,花xue顿时miye横流,沈辰斐吸的更是欢快,响亮的xishun声不绝於耳。满足的眯着眼舔了舔嘴角,沈辰斐意犹未尽的用手轻抚着粉红花瓣,他爱怜的拉开她捂在红唇上的手,轻轻的以唇磨蹭着她的脸,“和ru汁一样甜,爷好喜欢”。

    梨花艳红的脸上还有高氵朝後的余韵,她轻喘着伸出手臂搂住沈辰斐的脖子,红唇轻启,轻轻吻住他的嘴唇。沈辰斐受宠若惊的接受梨花难得主动的吻,硬了很久rou+bang在她的主动下叫嚣着涨痛起来,他抱着梨花半侧转身,小心翼翼的避开她的大肚子,轻轻摸了摸,“孩儿,你乖些,等你出来爹爹给你金山银山”,说完,一手拉高梨花的一条大腿,放在自己弯立着的腿上,扶着大rou+bang从梨花屁股下慢慢探到xue口磨了磨,沾了些miye就用力挤了个头进去。

    后入的姿势避免了撞击她的肚子,梨花重重的深吸着气,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放松去接纳他的粗壮的大rou+bang,“你的呃~呜呜~太大了~慢点”。

    沈辰斐缓慢的将腰往前挺,额上渗出的汗珠渐渐变大。梨花明显能感觉他粗壮的rou+bang撑开了她的ying-dao,一点点的缓慢向前滑动,随着越来越满涨的感觉,梨花的呼吸也变的越加急促起来,xue中的rou+bang终於轻触到姐姐,那轻轻的一触像颗石子掉进qingyu池水中,激进圈圈涟漪,xiaohun的快感让两人都低吟出声。

    ??rou+bang被紧紧包裹的感觉很xiaohun,沈辰斐不敢抽动,他绷紧了臂。忍了好一会儿,rou+bang的涨痛更让他额上汗流如注,只能狠狠抓住两颗大naizirounie起来,希望能稍稍缓解一下涨到快要爆炸的rou+bang。

    看不到沈辰斐的表情,也能从他紧绷的肌肉上感觉到他忍得有多痛苦。梨花咬咬牙,轻轻扭动屁股,“辰斐,可以,可以轻些动的,你不必忍~~”。

    “啊~啊~嗯嗯~慢,慢点”,她的话还没落音,沈辰斐就疯狂的抽动rou+bang操干起来。

    就着两人半侧的姿势,加快速度抽送,越抽越猛,越送越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与肉,yuwang与深情的碰撞。

    “啊……”,梨花低哑的轻啊了一声,xiao+xue紧紧的吸住了rou+bang,阵阵收缩像是要将它挤出xiao+xue,又更像是要将rou+bang全xishun进体内似的。

    水ru交融时,突然屋子里发出几声巨响。沈辰斐怀里的梨花瞬间消失了,“花儿,花儿”,沈辰斐惊恐的看着空荡荡的怀抱,撕心裂肺的叫。

    “醒来就睁开眼,老头子说了多少次了?迷烟不宜多点,你还想不想活命了.....”,蔚辞苍老罗嗦的声音在他耳边传来,沈辰斐突然猛烈的从床上跳下,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寻找梨花的身影。

    “花,花,花。一天到晚就晓得想女人,你早日配合我将病治好了,你要多少花都给你寻来”。

    “啊~”,一声失控的尖叫声传来,蔚辞脸色一沉,“坏了,又发病了”,不等他冲过去,只见失去理智的沈辰斐举着凳子见人就砸。屋子里一片狼藉,婢女小厮一个个闻讯赶来,却没一个人敢靠近他。

    突然,一阵孩子的哭声传来,沈辰斐听到声音后,整个人僵硬的举着凳子一动不动,目光呆滞的看着老祖宗怀里的孩子。

    “斐儿,这是你的长女~”,这句话说的老祖宗泪眼纵横,他们沈家没有断后,有孩子了。

    “孩子,我的孩子”,沈辰斐自言自语的扔下凳子快速朝着老祖宗跑来,老人身边的小厮想上前拦住沈辰斐,却被老祖宗厉声阻止了,“无事,斐儿不会伤害孩子”。

    沈辰斐颤抖的双手想摸孩子,却似乎又在惧怕什么,不敢上前。

    “斐儿,你抱抱她”,老祖宗将孩子递给他。沈辰斐呆滞的脸上突然眼泪不停的落下,激动的将孩子小心翼翼抱住,“孩子,花儿和我的孩儿,我们的孩儿”,胖乎乎的娃娃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眼前痛哭流泪的男人,好奇的用小胖抓在他脸上抓了抓。

    “思梨,你叫沈思梨”,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似乎都带着梨花的影子。沈辰斐看着她,眼里心里都软成了一片,这是他的孩子啊。握着她柔软的小手掌,爱怜的放在嘴边吻了吻。

    “斐儿,如今你也为人父了。你要好些养好病,孩子需要爹爹啊”,老祖宗看着恢复神智的沈辰斐,心生一股安慰。他们沈家终归是受老天爷眷顾的。

    收到孩子回沈府的消息,沈丞相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府邸。刚下轿子就被一道身影拦住了,来人正是陈府的大公子陈亦思。沈丞相没有为难他,规规矩矩的请他进了府,还泡了好茶请他入座。

    “不知贤侄上门可有何事?”,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成为主人的丞相礼貌的询问道。

    “丞相大人,求您慈悲,救救家母吧”,陈夫人身中奇怪的剧毒,已经晕迷了差不多十月了,如今人消瘦的只剩下骨架。若不是陈亦爵医术高明,死死吊着她的命,只怕他娘亲早驾鹤西去了。

    沈丞相面不改色的端着茶茗了一口,“老夫一介文人,只会写文画画,半点医术也不懂,这救人行医之事贤侄寻错人了。不过,贤侄千里迢迢来一场,也不好失望过去。老夫认识几位德高望重的太医,你若需要,老夫可写书一封,让几位太医和你走一趟”。

    陈亦思没料到沈丞相会和他装傻,这些日子,沈府明显针对陈府和逍遥王爷,那阵势闹的天下皆知,甚至连逍遥王和君主都被皇帝陛下下令召回了京都。

    太年轻了啊,怎么能敌得过老狐狸。也不想想,沈丞相能监国数年,深受百姓的爱戴和皇帝的信任,若没有过人的智慧如何能办到。

    陈亦思饶是聪明过人,也抵不过老谋深算的丞相。

    “求丞相开恩啊”,逼急了的陈亦思,直接跪到了他跟前,苦苦哀求。

    沈丞相轻轻瞟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茶,“贤侄快些起,老夫无能为力,你快些回去吧”。

    “求丞相开恩,亦思愿一命换一命”。

    “贤侄倒是为难老夫了,老夫要你的命有何用。还是那句话,尽快交出下毒之人和斐儿身中剧毒的解药。到时,那金蟾老夫定然双手奉上”,陈府想算计他们沈府,可运气太差了一点。偏偏陈夫人中的毒,非要那金蟾血来救治。而那药蛤蟆偏生只有蔚辞会养。

    两家不撕破脸皮,看谁拖得久一点。他们陈府有个神秘的高人,而他们沈府也有蔚辞神医。沈辰斐的病虽然痛苦,却不致命。倒要看看,那陈夫人还有多少时日能拖下去。

    陈亦思满头大汗的看着沈丞相,咬着牙威胁的说道,“今日丞相若不救家母,亦思便跪死在这沈府大宅里”。

    沈丞相微微笑了笑,“贤侄可别吓唬老夫,老夫年纪大了,经不住你的吓唬啊。你想死,老夫也不拦着你。你就在沈府大门口跪着吧,有力气的话,也喊上几嗓子。让京都的百姓都瞧瞧,瞧瞧你们陈府的门风”。

    不急不慢的停顿,伸手端着茶,悠闲的喝着茶,“你若死了,尸体老夫也放在门口,绝不挪动了,到时让刑部和殿下好好查查,也好让天下黎民百姓都看看你们陈府怎么毒害我儿,又怎么逼迫我一个老头子”。

    “你们陈府手握重兵,老夫是打不过的。也不知,这天下悠悠之口,你们陈府,怕是不怕”。

    这番话不急不慢,却让陈亦思脸色苍白,如同被人狠狠揍了一顿。

    “贤侄,老夫刚得一孙女,不能陪你了。这茶,你若还想喝,大可慢慢品尝品尝。这可是陛下钦赐的‘罗田春雨’,味道极其特殊”,高深莫测的看了他一眼,丞相顺了顺衣袖起身离开了。

    那孩子如今在沈府,是个女孩?那,那明明是哥哥的血脉啊。

    沈丞相的每句话都带着玄外之意,他那里听不出他的威胁。若是还有其他办法,他也不会贸然来沈府哀求沈丞相了。事情败露,满朝文武不会信他们陈家,皇帝陛下也不会信陈家,怕连天下百姓也会觉得他们陈家要。

    沈府,沈府,他们陈府斗不过啊......

    陈亦思失魂落魄的走出沈府,大石狮子后面突然窜出一个人。

    “公子,金蟾....”,图解看着他一脸挫败的神情就猜到了结果。他轻轻哀叹一声,突然,双膝跪地,重重磕了六个响头,“公子,图解感激陈府的养育之恩,也感激师傅的教导之恩,如今陈府和夫人受难,图解无以为报,愿牺牲自己换取金蝶”,说完,一阵风的朝沈府跑去。

    “我要见沈丞相,我能解沈辰斐的毒”,图解的话一落音,从天而降的狼虎将就将他擒住了。身后追过来的陈亦思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图解被他们带走。

    “辰斐身上的毒是你下的?”,蔚辞背着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图解。

    “是”。

    “写给老夫”,将笔墨纸砚递给图解。

    图解深深吸了口气,沈辰斐的毒是他配制的,所用的药材他一清二楚。握笔快速写下方子递给他。

    蔚辞拿着方子看了看,一脸沉思,时不时还点点头,“妙,妙啊,不用一味毒,药材和药材相克就能制成最毒的药了。难怪老夫怎么也查不到原因”,目光移到图解身上,“那金蝶蛊,也是你下的?”。

    图解一愣,显然没料到眼前的老头会知道金蝶蛊的存在。

    “是,是的”。

    “你如何得到金蝶蛊的?”。

    “无意中得到了”。

    “你如何知悉金蝶蛊的习性的?”,蔚辞又问。

    “曾,曾听家师提起过”。

    “这方子上的毒你可能解?”,蔚辞炯炯有神的目光就像能穿透人的心,图解满头大汗,“不,不能,这毒无解”。

    “放肆,黄口小儿竟敢欺骗老夫”,蔚辞突然发难,一脚狠狠踢向图解的小腿,让他跪在了地上。图解想反抗被一旁的狼虎将狠狠压住无法动弹。

    “哼,陈府太过分了,弄个假货来糊弄老夫。制这毒的人,必定能解。那金蟾老夫就是煮了吃咯,也不给你们....”,蔚辞气急败坏的甩着衣袖离开了。一踏出门,他的怒气就消失了,笑呵呵的晃动手中的方子,“辰斐有救了”,不出半年,他就能解了毒,还沈府一个活蹦乱跳的沈辰斐。

    (早早就写好了的孕妇爱~今天发了,先给大家解解馋。沈辰斐虐完了,再虐下去那孩子真会废了。麦妹儿的名字确认了,叫沈思梨。陈二嘛~先休息休息,晾一晾。接下来,全心全意的写田园甜系肉文,梨花和瘸子的故事了~~~胖子梨花和美人瘸子又会发生怎么样故事呢,是胖乎乎的梨花压瘸子呢,还是看似柔弱的瘸子压梨花呢,哇哈哈,敬请期待~~)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