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一夜两次·奶汁喷洒 H

第七十七章 一夜两次·奶汁喷洒 H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两条修长的美腿大大的张开,抬起圆圆白白的屁股摇着小腰,进进出出的choucha着rou+bang,时而,rou+bang狰狞着凶猛地顶入,直直的撞击到子宫口。时而,缓缓慢慢的磨蹭xiao+xue紧紧一咬一松。力道和速度全由梨花控制,郑岚枫只能大口大口的xi着承受她给予的美好。

    “嗯,好酸~没力气了”,梨花一边摇着屁股,慢慢的减缓了速度。

    柔柔细雨让郑岚枫很不满,他学着梨花的力道,突然狠狠一顶,xiao+xue被突然顶开深入,整个ying-dao被灼热的rou+bang涨得满满的,敏感的软肉G点被狠狠地击中,一道如电流般的酥麻酸涨,强烈的刺激了梨花,一股春水从huaxin深处流出,滚烫滚烫的浇灌在rou+bang上。

    ?梨花不满他的反抗,胖胖的小手狠狠捏住他胸前的两颗粉果果,rounie,时不时用指甲刮刺,“你要乖,嗯~不~不能欺负我~~”,她满脸qingyu的潮红,不停的挑逗他。郑岚枫发狠了,?长长的rou+bang就着春水的润滑狠狠地戳刺,感受着嫩肉的xishun挤压。有了她之前的教导,他也时而深时而浅的肆意蹂躏着梨花敏感的xiao+xue儿,梨花也不甘示弱,圆圆的屁股左右来回的磨蹭xiao+xue也一紧一缩的咬着rou+bang。

    ??“啊~嗯,嗯,好舒服,好快活”,婉转的shenyin低低的从梨花口中传出,酥酥麻麻的快慰一bobo的从xiao+xue传遍全身,让她yindang的发出jiao-声。

    ??“好yindang,咬的好紧,恩~啊~”,粗重的xi着,略带磁性的低沉嗓音不停的说着yin邪浪语,“xiao+xue好会吸,吸得我痛快~嗯,梨儿~”,梨花的xiao+xue更加急促的收缩颤抖着,狠狠地咬住体内的rou+bang吸允。

    ??“噗噗”的routi拍打声不停歇的传出,梨花的naizi随着她腰部剧烈的晃动,ru汁飞溅的四处都是,郑岚枫突然坐起身,低头狠狠吸住那喷汁的naizi,“梨儿,你瞧多你多yindang,上下都在喷水”,yindang的话让梨花xiao+xue的春水一bobo流的更凶。

    ??“少爷,梨儿的naizi好涨,你快吸一吸”,梨花突然伸手捧起另外一只被他冷落遗忘的ru儿,眼睛含着泪珠,满脸潮红的看着他。郑岚枫只觉得一股灭顶的刺激让他整个人开始发麻,这一刻,小妖精让他去死,他也会心甘情愿的死在她面前。

    ??“小saohuo”他低吼着,rou+bang对准子宫口不停地凶猛戳刺,干死她,让她一次次一次次的勾引他。他觉得他入魔了,被这个女人拉入了魔道。巨大的冲击力让huaxin深处一阵紧缩挛,深处的软肉不断地xishun舔吻着不停冲撞过来的rou+bang,宫口不堪顶撞,颤巍巍的开放,rou+bang又一个凶猛地冲击,狠狠地撞击宫口,欲仙欲死的快感从花xue蔓延全身,突然梨花全身开始拼命的颤抖,xiao+xue剧烈的收缩,一股潮水喷了出来。

    “到了,到了~~梨儿高氵朝了~恩~好~好~”,梨花尖叫着。rou+bang被宫口的紧致细肉紧紧扣住,又被高氵朝的春水突然袭击,郑岚枫控制不住的对准宫内狠狠地射出滚烫的浊液,处男的第一次,jing+ye浓密而滚烫,一bobo不断射击着,灌满整个花xue。

    郑岚枫两眼晶亮的紧盯着神志不清露出妖娆的媚态梨花,一手揽紧她的丰满腰,紧紧将她抱在胸口,射了的rou+bang舍不得出来,深埋在温润紧窒的通道内,感觉高氵朝留下的温度和精致。

    ??“梨儿,你是我的女人了”,他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背,听到这句话梨花的身体绷的紧紧的,xiao+xue将还未变软的rou+bang夹的更紧了,一阵收缩,让郑岚枫舒爽的直抽冷气。

    到了这一刻,梨花已经清清楚楚的知道不是在做梦了。

    她,她是真的,不知羞耻的爬上了少爷的床.....

    趁着他虚弱无力时.....

    回想自己yindang放纵的行为,她连哭连逃的勇气也没有了。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时常做春梦ziwei,她已经沦落得比妓女还yindang,如今,她竟然主动打开双腿勾引了一个少年。她,她该怎么办?

    毫无头绪,毫无办法。

    她除了沉默,还能做什么?

    少爷是个残疾人啊,她怎么可以,怎么.....

    从未如此憎恨过自己,恨不得一死谢罪。可她又没胆子去死,她怕疼,怕下地狱,怕无止境的黑暗。

    她痛苦内疚得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郑岚枫龇牙咧嘴的急喘,双手紧紧扣住她的腰,“小dangfu,又勾引我。嗯~哦~别夹,要断了,哦──,梨儿,放松,松点儿,哼嗯……”,那一声小dangfu让梨花痛苦不堪,却又不能反驳。

    ??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rou+bang又变硬变长了,梨花想阻止,却被少爷的一阵轻抽狠撞下,敏感的身体一下子就被qingyu操纵了,她死死的咬着嘴唇想让自己清醒。可她却更清晰的感觉到了,roubi被摩擦的快感慢慢的汇聚在脑中,全身所有的意识集中在腿心的那点上,随着少爷放开手脚的冲撞,快感不断加剧,梨花激情的挺起胸部,晃动naizi,身体不自主的後仰,使的两颗沉甸甸的naizi在空中荡起一个yindang骚媚弧度。

    有了先前的经验,郑岚枫有力的顶撞越来越能控制节奏,形状美好的大naizi如同雪白雪白的小兔子般不停跳动,掀起阵阵波澜,看的郑岚枫口干舌燥,瞳中qingyu之色越发浓了,腰间挺摆的动作渐快,力道也有点不自禁的加重了。

    qingyu失控的梨花除了shenyin,脑子里已经容不下其他的事了。

    “快些,再快些~~恩,好舒服,啊~”。

    ??梨花突然猛的抱紧少爷的脖子,伴着急促的xi,喉中发出难耐的哭泣声。

    饥渴了好久好久的身体,被这场浓烈的qingyu满足了。梨花痛快的哭了起来,眼泪,奶汁,还有yinshui,似乎想淹死她身下早已经疯狂的郑岚枫。

    深埋进他的颈窝里,张口咬住他的肩头,强忍住想要冲口而出的尖叫。随着ying-dao的快速收缩,xiao+xue深处突然一热,涌流出一股热液,少爷快速而有力的choucha,丰沛的透明aiye四溅,在一次次快速的活塞运动下被打成ru白色的细沫,除些许沾上两人的体毛外,更多的是随着两人的动作或飞溅出来,或顺着梨花的股勾滴到郑岚枫的大腿上。

    ??“呜呜~少爷,太快了~~嗯,啊~”,梨花越是尖叫,郑岚枫越是疯狂的马力全开,飞快的操干起来。

    ??刚刚才高氵朝过的稚嫩的rouxue被少爷的粗长快速用力的操干,梨花全身绷紧微微颤抖起来。两人身体碰撞的声音响在耳边,有如暴雨般连成一片,身体好像随时可能被撕的四分五裂。

    知道不是梦,梨花无法再那样放纵yindang,哪怕身体已经被yuwang操纵了,性格拘谨的她本能的压抑着自己。

    ??尝过qingyu酣畅淋漓的痛快够,郑岚枫的yuwang更加浓烈失控了,仰着头边享受着极致的快感,边快速的攻占温润的美xue。毛头小子有无尽的yuwang和活力,恨不得将梨花干死了才罢休。

    “梨儿,别咬着,叫给我听。像方才那样大声叫”,急促的呼吸直喷在梨花光裸丰盈的肩上。

    ??

    灼热的气息让梨花轻轻一颤,xiao+xue又忍不住夹了夹。

    ??“嗯,少爷,别……”,梨花又羞涩又自责,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

    “妖精,梨儿,你真是个妖精,嗯~莫再夹了,嗯~要~要断了”,郑岚枫咬牙切齿的低吼一声,大手抓紧她的腿,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快抽狠顶起来。

    ??“啊,不要,呀……”,梨花只来的及惊叫一声,便只能将全部的声音哽在喉间。少爷抱着她,突然一个翻转,她被他死死压在身下,接下来是一阵又一阵暴雨般狂猛的操干侵击。

    ??就在梨花被插的呼吸困难,泪流满面,奶汁四处流淌,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少爷终於一个用力的顶撞深埋在她体内,双臂紧抱着她一阵阵的颤动,饱受催残的xiao+xue深处随之烫进一bobo的热液。

    嗯~终于射了。

    初尝qingyu,来的猛烈,也容易射。

    “少爷,你,你,出来”,梨花一脸通红害羞的想推开他。

    “嗯,莫动”,rou+bang似乎又有变硬的趋势,吓的梨花果然变乖了,张开大腿一动不动的。

    ??良久之後,郑岚枫不舍的抽出已皮软的rou+bang。

    梨花刚想动,郑岚枫又恶作剧的将软绵绵的rou+bang顶在她xiao+xue上。

    “少爷,你,你怎可,如此,”,寒雪羞恼的想推开他。

    ??“我如何了?”,少爷满带笑意的拿脸蹭她。

    ??“夜,夜深了,放奴婢下床吧”,梨花小声的说道。

    ??少爷浅笑不语,抬头笑看怀里的她,经过情事的滋润,梨花双颊艳红的小脸满是羞涩,红艳艳的小嘴微张着,不稳的呼吸使的胸部急促起伏,美丽的两ru随之波澜凶涌。更yindang的是,那饱满的naizi竟然还在滴ru。

    郑岚枫突然压着她,低头温柔的含着了一只naizi,贪婪的大口大口吸奶。

    ???梨花一惊,娇呼一声,双手扭上少爷的胸膛,想将他推开,“不,不要这样~~不要”,他像个孩子一样吸着,贪婪,大力,怎么也推不开。梨花又羞又怒,这样chiluo的感觉让她觉得受辱,觉得羞愧不安,甚至想到了妹儿,她难过的咬着嘴唇默默的流泪。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今夜的事,错在于她啊.....

    到了这一刻,梨花深深的后悔了,她不该逃的。与其和这么多男人纠缠不休,还不如乖乖留在沈辰斐身边,或许她还能看着妹儿长大成人......

    郑岚枫贪玩的对着两只bainen的玉兔推压挤捏,看着莹白的ru肉在自己手里不断变换成各种形状,只觉身下刚刚软下的rou+bang隐隐又有些发热发硬了。

    梨花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一脸慌张的想推开他,“你,你,别~”。

    郑岚枫低头吃笑,死死抱住她的腰不放,“妖精,你可折腾我两回了,夜深了,你我快些安寝吧”。

    “奴,奴婢,先回去~~”。

    “不许,你留下来陪我睡”。

    “少爷,若,若是被两位管家瞧见,这...”,她咬着嘴唇,满脸通红的说道。

    少爷心疼的吻上那艳红的嘴唇,满心柔情的轻怜的舔了舔,辗转缠绵,情丝动荡。梨花脸红心跳的轻吟一声,反应过来后,她痛苦又羞涩,矛盾的将脸埋进他的颈窝,略微不稳的呼吸喷在他的肌肤上,让郑岚枫一颗心激荡不已。

    “少爷,求你,让奴婢回屋吧”,事已至此,她实在不想让两位管家知道。

    他们定会责骂她的,勾引主子的dangfu......

    一想到会被两个男人这样指责,她真的会崩溃,会疯掉的。

    “我睡了后,你方才能离开”,好一会儿,郑岚枫才喃喃低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梨花松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抱住了他瘦弱的腰,闭着眼睛脑海里一片思想和迷茫。

    第二天郑岚枫睡得日上三竿才起床,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着床顶,突然露出一个灿烂阳光的笑容,低头一看,果然床单上到处是qingyu的痕迹。最多的大约是梨儿流出的奶汁了,过了一夜,浓重的奶味还弥漫在空气的没有消失。

    他趴着身子像个饥饿的狗,鼻子在床单上嗅一嗅吸一吸,一张绝美的脸带着十分猥琐下流的表情。

    “她呢”,郑岚枫一边吃着早膳,一边询问道。

    “方才常姑娘将少爷屋里的床单被褥拆了,这会儿,大约是在清洗衣物吧”,一旁的雀心摇着扇子,说道。

    “让雀羽去郑府调个粗使丫头和小厮来山庄,日后,这些事莫让她做了”,郑岚枫仔细的叮嘱道。

    雀心一话,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当初少爷只肯带着他和雀羽两人来这破破烂烂的山庄,每日里都要做事,他可一直不乐意呢。这会儿,少爷终于想通了,他高兴坏了,“唉,奴才立刻去办”。

    “去吧”。

    雀心兴高采烈的离开了屋子,突然,他停下了脚步,疑惑的转过身看向少爷的方向。沈府和陈府如今是水火不容,闹得全天下皆知。少爷当初是怕人多口杂,常姑娘的行踪若被人发现,让人利用了,到时候沈府和陈府只怕会联合起来收拾郑家。

    今日,少爷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要知道,多两个人知道常姑娘的行踪,郑府就多了一份危险。

    见到梨花走进屋子,郑岚枫心一阵乱跳。梨花始终低着头谨慎认真的擦着屋子里的灰尘,忙忙碌碌,头也没抬一下,更没看他一眼。

    梨花的身体对郑岚枫一直有着无形的吸引力,昨晚少年开荤了,这会儿,看到梨花在眼前晃来晃去,满脑子都是她chiluo丰满的身体,那高高挺起晃荡的naizi,还有那如蛇一样无骨的腰。

    咽了咽口水,他偏过头看着一旁摇扇子的雀心,“去聚福楼买盒茶点来”,雀心露出一丝意外,看了看少爷。顺着他的目光瞧见了正在忙碌的常姑娘。

    少爷,少爷他是不是对常姑娘.......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全身一阵发寒,阴霾瞬间覆盖。沈府为了常姑娘差点将整个陈府都掀翻了。少爷若是也插上一脚,那,那。天啊,沈郑两家向来不合,若是闹起来,那架势怕更严重了。

    “还不去”,少爷不悦的瞟了雀心一眼。雀心这才回过神,一边擦额头上的汗,一边快步离去。

    老爷要是知道少爷现在搞出的事,只怕会活生生的扒了他和雀羽的皮。他该不该写封信给大少爷呢?犹豫了很久,他还是决定暂且保密谁也不说。

    少爷孤苦太久了,他若真喜欢常姑娘,便让他们好好在一起吧。他多留一个心,莫让旁人察觉了常姑娘的行踪就行了。

    沈辰斐是个langdang公子,许是过不了多久,便会将常姑娘给忘了的。

    雀心一踏出屋子,梨花整个人都僵硬了,脸色惨白的背对着少爷,逼着自己全神贯注的做事。

    “梨儿”。

    缠绵的声音让梨花一惊,慌乱的一下子将盆子里的水打翻了。

    郑岚枫担忧的想起身,梨花立刻上前红着脸,阻止了,“少,少爷,奴婢失仪了,容奴婢去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她低着头,不敢看他那张比女子还艳丽三分的脸。

    “去吧,换好了快些过来”。

    少爷的话让她心一阵沉重,脚上如同绑着沙包一样,行走起来呼吸都困难。

    看着她惊慌失措逃跑的背影,郑岚枫不怒反而露出一丝轻松惬意的笑容。修长的白玉手指,在椅子的扶把上轻轻的敲击着,咚,咚咚,咚,咚咚咚,轻快的节奏带着一股子自信和势在必得。

    梨儿,你以为你能逃掉吗。

    梨花磨磨蹭蹭的打水,清洗身子,磨磨蹭蹭的换衣服。拖延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从她的屋里子走出来。

    站在少爷的屋门口,梨huaxin乱如麻的喘气呼吸。

    “嗯,头疼,过来帮我揉揉”,她刚走进屋子,就听到少爷虚弱可怜的声音。

    梨花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快步小跑了过去。果然,少爷脸色发白,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水,闭着眼睛似乎忍受了巨大的痛苦,她心急如焚,“少爷,要请大夫来吗?”。

    郑岚枫缓缓睁开眼睛,虚弱的摇了摇头,突然温柔的握着她的手,“头昏,许是天气耐热的缘故,你帮我揉揉太阳xue吧”。

    “可是”。

    “大夫来了,最多开个方子让我喝药。我的身子我知晓的,莫要折腾了”,他目光迷离语气轻松的说道。看到他这样,梨花只觉得说不出的心疼。这么美的少年,被病痛折磨成这样,多么的可怜啊。

    郑岚枫看着她的眼睛,虚弱的笑了笑,“梨儿,你莫要露出这样的神情”。

    像个被人遗弃的小野兽,明明可怜兮兮,却还故作坚强。梨花没有再说话,走到他身后双手温柔的按压着他的太阳xue。她看不到的地方,郑岚枫正露出愉快的笑容,那笑容里,包含着算计,掠夺,还有一丝的欢乐和窃喜。

    闻着她身上干净甜美的奶香味,郑岚枫闭着眼睛享受的像只吃饱喝足的懒猫,咕噜噜的,躺在椅子上。好会儿后,他突然伸手紧紧抓住了梨花的小胖手,放在嘴唇边轻轻咬着不放。

    “少爷,不要这样”,梨花轻轻挣扎,可却挣扎,少爷咬得越重力,手指传来的疼痛吓得她不敢再动弹了。

    他变本加厉,伸出滚烫柔软的舌头在她手指上seqing的舔允。梨花敏感的身子,被他这样轻轻一挑逗小腹一阵酥麻,全身好像被电流击中,控制不住的发软发浪。梨花不知觉的磨蹭着双腿,口干舌燥的舔了舔嘴唇。

    “梨儿,你昨夜就是这样舔我的”,魅惑如同妖精一样的神态,让梨花失神了。他真的好美,妖精,能勾人魂魄的妖精啊。

    “梨花,低下头,我想吻你的小嘴”,他嘶哑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性感。梨花果然,傻傻的低下头,伸手抱着他的肩膀。花瓣一样柔软的小嘴seqing的hangzhu了少爷的唇。

    两人紧紧相拥,水ru交融的吻着,恨不得将对方融化在自己的嘴里才罢休。

    郑岚枫眼波温柔的似要滴出水来,深邃的黑瞳闪着熊熊火光,双臂似铁般将温软的女体困在瘦弱的胸前,“梨儿的小嘴吻得我好舒服”,低头贴上她洁白的耳,声音略带暗哑的吐出诱惑的提议,“扶我到床上去”,湿热舌舔过bainen的耳括,“我想好好吻吻你”。

    这些tiaoqing的小动作,竟然都是梨花昨晚调戏他时的行径。

    梨花若是知道自己一手调教出了一个优秀的床上高手,只怕会哭死在少爷的怀里吧。

    (郑瘸子好腹黑好腹黑好腹黑啊,智商高成如此之高,一百个梨花也不是他的对手啊~~~三个男主角,他是唯一一个吃了肉,还能让梨花自责内疚,却还心疼的男主角。瘸子好样的~~鼓掌)

    PS:感谢大家的赏,作者头像是用的主人的照片,作者君每天辛辛苦苦的码字工作,就是为了为主人咖啡多买一些猫罐头。主人特别能吃,一天五餐能吃七个罐头,一岁的猫龄已经有14斤了,最近貌似食欲又增加了。再次感谢大家的500PO币,感谢大家和作者君将猫养成猪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