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攻心计 (6000多字啊,求赏)

第八十五章 攻心计 (6000多字啊,求赏)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少爷,要请大夫吗?”,梨花一脸担忧的看着脸色苍白虚弱的少爷,她弓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的手臂,一手轻轻的拍着他瘦弱的背。

    “梨儿,扶我到床上去,咳咳,”,他闭着眼睛,手掌捂着嘴,咳得满脸通红。梨花太担心他的身体,没有看到他目光里隐隐发光发红的yuwang和掠夺。

    少爷虽然瘦弱,梨花一个人将将他扶到床上也十分的吃力。而且,少爷刻意的依靠在她软绵绵的身上,滚烫的热度和男人特有的气息,让她有些手脚无力,“少爷”,你靠太近了,看着他通红的脸,拒绝的话卡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口。

    “梨儿”,气息有意无意的喷洒在梨花的耳洞里。如同被电流触中了,酥酥麻麻的快感让她腿发软,连口腔似乎都酥了,麻了。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头着地的一瞬间,少爷伸出了手掌抱着她的头紧紧护着怀里。

    “少爷”,梨花慌张的叫了一声,想去看看少爷的手,却被少爷紧紧按住动弹不得。

    “梨儿,莫要乱动,嗯”,他喉咙嘶哑粗重的xi着,手更加用力将梨花按住。

    这样紧紧抱着她软绵绵香喷喷的身体,他的yuwang失控得猛烈如火。他强烈的想揉碎她,一点点的融合在他的体内。似乎只有这样血腥残暴的方式,才能纾解他体内控制不住的暴力。

    “少爷,摔伤了吗?”,她一脸着急,却不敢乱动,怕弄疼了他。

    “嗯嗯~”,少爷突然扣住她的头rela辣的嘴唇温柔吻了过来。滚烫滚烫的舌头像灵蛇一样,在她口腔里如清风如细雨,一寸一地不遗漏的舔允,安抚。他的贝齿的顶着她的嘴唇,将她定固着,丝毫无法动弹挣扎,只能承受他给予的温柔爱意。

    “唔唔,少,呜呜”,一xi,梨花刚想开口拒绝。少爷的吻又温柔的堵住了她。手掌从她脸上抚摸,一路轻轻的向下摸去,手指带着电流和魔力,抚着她的脖子慢慢落在高挺变硬的ru粒上,seqing的流连忘返隔着厚厚的胸衣轻轻的rounie。

    “梨儿,梨儿,嗯,好甜”,他痴迷的放过了她红肿可怜的嘴唇,白玉温热的脸在梨花白白胖胖的脸颊上亲昵的磨蹭。

    “少,少爷,地上凉,快些起来”,她一脸羞涩的用手企图推开他的身体。明明瘦弱的少爷,此刻却怎么也推不动,梨花又不敢用蛮力。总担心弄伤了陶瓷娃娃一样的少爷。

    郑岚枫预料了梨花的动作,他恶意的张开腿,将那硬邦邦的rou+bang顶在她双腿间。只要她敢挣扎就轻轻耸动腰,用rou+bang轻轻慢慢的撞击她腿心。梨花的身体有多yindang多敏感,他是知晓的。他露出邪恶的笑容,rou+bang的动作配合手掌的动作,上下亵玩她的routi。温柔又暗藏不容拒绝的霸道。

    “嗯~不,不要,唔唔~”,瞧见梨花还保存理智拒绝qingyu,郑岚枫低头吻住了她shenyin的小嘴儿,舌头模仿rou+bang在她小小热热的嘴里顶撞吸允。

    嘴,naizi,xiao+xue。三重快感让梨花慢慢的没有了理智,不自觉的双臂抱住了少爷的腰,将自己的身体送上去给他玩弄。

    好久没被男人碰触过的身体,就像爆竹轻轻一点火苗就能爆炸。少爷带给她的快感,让她舒服的好像置身于云端,轻飘飘的,被包裹着,痛快让她想尖声尖叫。qingyu让她fangdang起来,软绵绵的身体在少爷身上蹭来蹭去,大腿越张越大,缠上了他瘦弱的腰,像藤蔓一样紧紧缠着他不放。

    她发骚失去理智的模样取悦了少爷,少爷伸手轻轻的解开她上衣的盘扣,很快,一股强烈的奶香充溢而来,他想饥渴的饿狼埋头往两颗巨大的naizi里用力的钻,猥琐的一口又一口贪婪的吸诱人的香味。

    按耐不住的将她肩头的带子扒下,bainen嫩的naizi没有了胸衣的束缚晃动着巨大的破浪引入他的眼前。那两颗娇艳的ru果,硬得像颗石子凶猛的滴着白色的ru汁,还未脱下的胸衣将丰满的半球存托得无比美好诱人。看到这yindang无比的一幕,他的目光刺目深邃发着光芒。忍不住嘴巴凑近,一边闻着奶味,一边在bainen饿肌肤上留下细碎的吻。

    “嗯,不要”,梨花忍不住口中的shenyin声,少爷的目光,让她紧张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白皙的肌肤上也印上了羞涩的粉嫩红。chiluo皮肤的碰触,比隔着衣服时感觉更强烈,让她的身体酥酥麻麻止不住得更加颤抖了。

    “梨儿,莫要遮挡,让我看”,轻轻的握着梨花捣乱的手腕,轻轻拉开那双bainen的藕臂,高举到她的头顶顶固着。

    忍了好久,终于让梨儿习惯了他的碰触和亲吻。他收起心底的残暴,温柔的亲吻她光洁的额头,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小巧可爱的鼻子,咬着的小嘴唇,然后一路向下,来到那被胸衣集中高举着的shuanru上,轻轻的吸允啃咬着。

    梨花闭着眼睛享受的扭动着身子,随着她的动作,胸衣一点点向下滑落。两颗跳动的大白兔拍打着少爷的脸,瞬间,他的目光深邃的如同染上了血和杀虐。什么温柔,什么慢慢来,都见鬼去吧。

    低头张嘴,狠狠咬住那naizi,一只手狠狠的rounie挤压,恨不得弄坏她才好。

    “嗯,少爷,疼”,梨花毫无理智的shenyin。酥麻因他的粗鲁蔓延,在她身体里疯狂的四处窜,与之前的爱抚截然不同的痒,让她的小腹生出了一股股奇怪的感觉,好像高氵朝时的痛快和激烈,潮水疯狂的流出xiao+xue。

    多yindang的身体啊,越是粗鲁动情越猛烈。

    “啊~不,不要,少爷~痒,呜呜~好痒”,梨花闪躲着,浑身不知不觉的抖成了筛子,粉红的,看起来多可怜。

    “梨儿,莫怕,让我多吸一些”,少爷抬起头时,梨花看到他吧唧吧唧的舔着嘴边的ru汁,羞得将头埋了起来。少爷暗暗的笑了笑,忍了半个月,现在让他半途而废放过到嘴的嫩肉,那比杀了他还痛苦。怕她跑掉,郑岚枫只能又忍耐着性子,温柔的抱住她丰满香甜的身体轻轻的抚摸爱怜的吻着她的naizi。

    梨花的身体喜欢粗暴,可她的灵魂似乎很容易被温柔打动。很快,她又沉迷了。

    身体配合他的动作,让少爷脱下了她的裤子和小小neiku。

    少爷起身跪在她双腿之间,目光火辣的看着那娇艳羞滴滴的xiao+xue儿。

    梨花本就紧张羞涩颤抖的身体,在少爷灼热燃烧的目光注视下,颤抖的更加凶猛了。害羞的想卷起丰满的身体。少爷双手握住她的大腿,“梨儿,莫遮,我喜欢”。滑腻软绵绵的肌肤触感让他忍不住的沉迷,伸手在那柔软性感的小腹上轻轻抚摸打转画圈圈。

    手慢慢向下,摸着她稀少的yingmao把玩。最终,修长如玉的手指落在了湿嗒嗒娇滴滴的xiao+xue儿上“好湿”,长指探进那细细紧紧的xiao+xue里,勾出来好多yindang的汁水来。

    “唔,好~”,梨花难耐的嘤呤一声,忍不住收紧小腹让xue儿紧紧咬住手指,生怕他会离开。

    少爷盯着梨花的湿漉漉的眼睛,邪魅一笑,将湿嗒嗒满是yinshui的手指让进嘴里,seqing的用舌头舔干净yinshui。舔完后,在梨花目光下,恶意的将手中插入她的小嘴里。手指缠住她的舌头,让她被迫承受他给予的yuwang。

    梨花拍开他的手,莲藕一样bainen丰满的手臂突然缠上少爷的脖子,将他紧紧的抱住,“少爷,你坏”,说完,一口咬住他白皙如玉的脖子。

    男人的rou+bang早已经硬得发烫发紫,额头也渗出了颗颗汗水。她的投怀送抱,简直是火上浇油,想被干死的惹火行为。手指狠狠的插干xiao+xue,速度猛烈的choucha,不给她任何的xi时间。rou+bang在她腿上胡乱而有节奏的凶猛顶撞,刺激得xiao+xue儿的yinshui哗啦啦四处流。

    “太快了,少爷,求你,轻,呜呜,轻点”,梨花忍受不住,可怜的哀求着他。可身体却又yindang的在他身上蹭,屁股越抬越高配合着他手指的动作。

    “dangfu,求我干死你吗?”,他双目血红,手指粗鲁的加快了动作。失控了,身体里的暴力和狂躁,突然撕破了他的身体,猛的钻了出来。露出长长的獠牙,狠狠的盯着眼前yindang的女人。都是她,是她,引诱了他的魔性和杀戮,是她覆灭了他温柔的理智,让他被yuwang控制住了。

    是她,都是因为她。

    “dangfu,如你所愿,干死你”。

    dangfu,这两个字就像一把凶狠无比锋利的刀,直直的刺入了梨花破碎不堪的心脏。

    dangfu,dangfu.....

    如同魔咒,让梨花痛得全身抽搐...

    郑岚枫脱裤子的瞬间,梨花突然猛的推开了他。狼狈的起身抱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飞快的跑出了屋。

    被她推倒在地的郑岚枫脸色难看的爬起身,看着她chiluo的背影消失在刺目的太阳光线下。他沉默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深意和怒气,一点点在他的脸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走火入魔......

    回到自己房间的梨花,靠着房门,虚弱的瘫软在地。紧紧抱着衣服,撕心裂肺的痛哭。如同潮水一般猛烈的痛苦,淹没,吞噬,让她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她觉得,她肮脏无比的身体,连骨头都扭曲了。

    却远远无法和她心上的痛苦相比。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身体沉沦。

    连她的心也沉沦了。

    为什么这么难,安安静静的日子总是突如其来被打破。

    哭了不知道多久,梨花chiluo的身体缩成一团,躺在地上睡着了。门缝里一丝丝的的光线,透了进来,懒洋洋的照射在她白皙的裸背上。竟然有一种奇怪的圣洁出现了,带着一丝纯情,一丝自然,很奇妙的糅合了。

    一觉醒来,梨花平静的打水洗干净身子,换了一套暗色的干净衣服,挽好散乱的头发。干干净净,利索的走出了门外。看了看天色,快步走到厨房,开始准备做午餐。

    半个时辰,午餐弄好后。她疑惑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既没寻到燕子,也没看到城唯,甚至连雀心雀羽也不再山庄里。

    想到上午发生的事,梨花又羞又愧的咬了咬嘴唇,在厨房里来来回回的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若是可以,她真的不愿面对少爷。

    只要看到那个绝美的少年,她就觉得自己肮脏无比。像一座巨大的山峰,死死的压在她心上。不堪重负的她,根本无法面对,只能逃避。

    好一阵,也不见任何人回来。

    少爷用餐的时间已经过了。梨花哀叹一声,端着饭菜,慢慢的一步步走向少爷的院子。

    不管如何,她也不能忘记自己奴仆的身份。

    低着头走进屋子,安安静静的有种说不出的寂寞。当梨花走近时,才发现,少爷衣裳不整的躺在冰凉的地板上,那个扭曲的姿势,似乎是她猛烈推他导致的。她惊慌失措的跑过去,手脚颤抖的轻轻蹲下身,小心翼翼的轻轻推了推他。

    “少,少爷”,带着哭调的语气,有一丝害怕,一丝慌张,最多的是惊恐不安。

    少爷身上冷冰冰的,脸色也苍白的不自然。若不是胸膛微弱的起伏,会让人误会他已经死了。强烈的恐惧让她的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稀里哗啦落在少爷的手臂上。瘫在地上喊了一阵也不见少爷有任何反应。

    梨花跌跌撞撞起身,跑到院子里大喊救命。

    可惜,不管她怎么叫,怎么哭喊,都没有一个人出现。

    恐惧和冷冰从脚底慢慢在她身上流走。她脸上苍白的跑回屋子,费尽力气的将少爷慢慢挪到床榻上,慌乱的从柜子里拿出一床厚被子盖在少爷身上。

    “还是好冰,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她急得满头大汗,跑到厨房烧了一桶热水。用棉布蘸上水,拧干,覆盖在他额头上。

    “少爷”,她流着眼泪轻轻的呼唤。看着他昏迷不醒,生命似乎随时会消失。她突然狠狠的往自己脸上甩了几巴掌。

    明明是你yindang的招惹了这个可怜的少年,为何又要伤害他。什么尊严,什么清白,这种东西你常梨花还有吗?做了biao+zi,还假惺惺的立什么贞洁牌坊,你有病吗?

    梨花在煎熬中,一遍遍的羞辱谩骂自己。

    终于,在她精心的照顾下,少爷的体温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她顶着满是红印子的脸,急急忙忙从厨房搬来一个小火桶,放在屋外,一遍熬少爷的药,一遍继续用热棉巾帮他敷额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少爷却始终晕迷不行。她自残的抽打自己的脸,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满头的大汗,时不时流在脸上的痕迹上,疼的梨花不停的抽气。哪怕疼痛如此难耐,也丝毫无法减少她内心里的愧疚和害怕。

    终于,少爷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梨花红肿不堪的眼睛,又控制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她慌忙起身去端药。

    “梨儿,对不起,我是真的倾心你,你,咳咳,你莫要气我”,他虚弱的咳嗽,看着梨花的触目惊心的脸,他露出一丝慌忙,揪心的伸手抓住她的手臂,“谁,是谁打你了?”,绝色的脸苍白无力,目光死死盯着她的脸,带着一股强大的怒气。

    “少爷,快些喝药”。

    “谁打你了”,他始终看着她的脸。

    “是奴婢自己”。

    听到答案,郑岚枫一愣,出神的看着她的眼睛。这一刻,他突然生出了一股内疚。是不是,不该如此不择手段的逼迫她。明明知晓她的性子,善良倔强。

    可是,不逼她,他又如何能得到她呢。

    郑岚枫呆呆的放开了她的手,虚弱的身体躺回床上,翻身背对着她。

    “少爷,快吃药,凉了就失去药效了”,梨花着急的说道。

    郑岚枫一动不动,不理不睬的,就是不肯转过身。

    梨花的性格沉闷,这一刻,她实在不知该怎么办。心里难过的哭了起来。

    听到她轻轻的哭泣声,郑岚枫才转过身,吃力的起身。小心翼翼伸出手轻轻抚摸她脸上的血痕,梨儿,她的心真狠,既能残忍的对待旁人,又能凶狠的对待自己。明明,明明是那样一个温柔体贴的人儿。

    “梨儿,莫哭了,我心搅得慌”。

    “少爷,求求你了,喝药吧”,泪眼婆娑的她,哀求的看着他。

    “你为何要这般伤害自己,若是气恼,你冲着我来便是,打我骂我,我何曾还过手”。

    是啊,他总是温柔的对待她,总是细心的陪伴她。这样一个温柔绝色的男人,不嫌弃她肮脏的身体,不嫌弃她沉闷的性格,她还有什么可逃避的呢。打着灯笼都寻不到的好男人,是她配不上啊。

    “对不起,奴,奴婢~”。

    郑岚枫手指点在她柔软的嘴唇上,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梨儿,又忘了吗,不可自称奴婢。你不是奴也不是婢,是我心爱的女子”。

    “喝,喝药好不好。日后,你若想.....奴,我不会再拒绝你了”,最后一句话声音很小,可郑岚枫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惊喜的拉住她的手,贴在怦怦乱跳的胸口,激动的说道,“梨儿是意思是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嗯”,她的身体需要男人,这么温柔的他,她如何能一次次的伤害呢。

    “梨儿,梨儿,我好欢喜”,如同一只小鹿在心头乱闯,泛起不知名的紧张与企盼。从未有过的快乐和满足突如其来的降临,这一刻,他完全分不清了。对她是情深,或是欲重。他唯一能确定的是,她是他的了,属于他郑岚枫的女人。

    接过她手中的药,一口气灌进了嘴里。强烈的苦味,也没办法驱散他心里的甜蜜。满嘴药味的他,低头狠狠吻住了梨花。伸手紧紧抱住她的身子将她拉shangg,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一个缠绵悱恻的吻好久才结束。

    爱怜的细碎吻着她脸上的红肿,“梨儿,以后再大的怒气也断断不可伤了自己,应承我,可好?”。

    温柔的目光能溺死人,梨花轻轻的点头,“好”,回应他的温柔,梨花主动的抱住了他的脖子,吻住了他苍白的嘴唇。

    .......

    “甚么时辰了?”,沈丞相抱着胖乎乎的思梨坐在椅子上,身边坐着的老祖宗时不时抬头询问旁边的貌美婢女。

    “回老祖宗,未时了”。

    “丞相,莫不是斐儿....”,老祖宗露出一丝担忧。

    沈丞相摇了摇头,“娘亲莫要胡思乱想,这些日子斐儿起色大好,蔚辞神医医术高明,斐儿不会有事”。

    “唉,都怪我啊。若不是我执意要斐儿回老宅,也不会出这等之事”。

    “如何能怪您,要怪就怪孩儿教子无方,怪斐儿不生性啊”。

    “若,若是媳妇还在......”。

    “娘亲,莫说了”,一脸沉静的沈丞相,听到她的话,脸色瞬间变了。露出一丝压抑不住的伤感。提不得,那是他心里的痛啊,谁也提不得。

    “奶奶,爹爹”。

    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沉思的两人激动的站起身看着站在前面,规规矩矩行礼的沈辰斐。病痛折磨了太久的沈辰斐,瘦骨嶙嶙。高大的他,身穿一件青色的长袍,腰上系着月牙白的金丝腰带。身上的戾气和吊儿郎当的邪气都不见了。

    似乎是经历了洗礼,历经磨难的他,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

    “爹爹,将思梨给孩儿吧”,他走上前伸出了双臂。

    “斐儿,我的斐儿哦。你终于恢复了,沈家的列祖列宗显灵了”,老祖宗的笑容却掩饰不住自己湿润的眼睛,上前紧紧的拉住他的手。

    “孙儿不孝,让奶奶担忧了”。

    “好,好了就好”,激动得满脸绯红。

    蔚辞走进来就看到了又哭又笑的老祖宗,目光不善的瞪了沈辰斐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老夫既然说了能治好就定能治好,瞧见了,辰斐如今是无碍了”。

    “蔚辞,老婆子谢谢你”。

    蔚辞突然脸一红,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摆了摆手。

    沈辰斐目光温柔的伸手抱过了奶娃娃,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脸。妹儿转动着黑溜溜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眼前流泪的男人。好玩的伸手去抓他眼角的泪。

    思梨,你想娘亲吗?

    爹爹带你去寻娘亲......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