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灵魂欢愉~灵魂悲歌 (一更三章的量,求赏,求赏啊)

第九十三章 灵魂欢愉~灵魂悲歌 (一更三章的量,求赏,求赏啊)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圆润的肩膀,莲藕般的手臂,高挺圆胖的naizi,曲线漂亮的小腰,白白胖胖的小屁股,修长的大腿,白皙如玉的丰满身体一点点暴露。郑岚枫目光激烈的盯着她,好美啊,身上贴身的嫩粉色胸衣和亵裤紧紧包裹着她,让她更加诱人。

    郑岚枫口干舌燥的慢慢伸手抱住一脸羞涩低着头的梨花,“别怕~”,话里带了些暗哑,微眯着黑眸,轻啄着嘴边那玲珑的耳廓,一路温柔缠绵的向她雪白的颈子吻去。喜欢,真的,好喜欢她身上的味道,吸上一口,只觉得全身说不出的痛快。

    连味道都如此yindang,真是欠操的女人。郑岚枫满腹yin词艳语,恨不得粗暴的狠狠欺负她一番。

    ??

    ??“嗯,好痒....”,他温热的鼻息和柔软的嘴唇害她好像浑身爬满了小虫子一样痒痒的。梨花轻轻的伸手想和他保持距离,少爷微微一笑,反而抱着更紧了。

    ??

    ??“痒吗?我帮你挠挠……”,少爷邪恶的边说边帮她挠挠,两只大手却在她的身上瘙起了更多的痒处。手指碰触的地方,让肌肤留下了一片粉色。

    ??

    ??“啊`,少爷,别闹了……”,滚烫的大手隔着内衣轻揪着的rujian和捻弄着的花核,让她的身体好像棉花一样软绵无力,只能瘫软的依靠在少爷身上,颤抖着嘴唇微微张开。

    ??

    ??“梨儿,我没闹,我在疼爱你.....”,鼻间充斥着她特有的香甜气息,手上也是一片绵软滑腻的触感时,怎麽能不让他心猿意马,恨不得立刻将她压住狠狠的吃上一吃。

    “别欺负我”,梨花xi可怜的紧紧抓着他胸口的衣服。

    “好,不欺负梨儿,让我好好疼疼你。乖,莫怕”,好些天没操干小妖精了,他忍得全身发疼,难受的很。伸手快速脱下她的小neiku。

    “梨儿,先给我一回,我忍不住了”,快速的用一只手将自己的亵裤褪到大腿上,那根早就蓄势待发的rou+bang顶端已经泌出了几滴浊液,急切的将梨花放到床上,窄腰挺动几下让那高高翘起的rou+bang在梨花的湿漉漉的花xue外面胡乱顶弄了几下後,突然,双手熟练的撑开娇滴滴粉嫩花唇,大大的guitou上好像长了眼睛一样,没有任何偏差猛的挺身而入。

    ??

    ??“噗!”的一声,粗长滚烫的rou+bang全根没入,粗鲁的直抵huaxin深处。

    “少爷,疼”,ying-dao紧紧咬着rou+bang,粗长艰辛的无法动弹。没有温柔的前戏,饶是梨花身体多敏感,也架不住年纪小ying-dao紧,更何况少爷如此粗暴的进入。

    ??

    ??“好紧,梨儿,别夹了,嗯~要断了”,郑岚枫重重的xi,双手紧紧搂住梨花的脖子,怀里的女人媚眼如丝,两颊泛红,全身微颤的依附着少爷,“少爷,不要说”,她最怕男人在床上shenyin,更怕男人下流的语言。

    ??

    ??rou+bang突然又猛的一顶,恨不得将蛋蛋都塞进了女人的xiao+xue里,感受着她紧紧地将自己包住,那温暖酥麻的滋味是如此美妙。和她融为一体后,他反而不像刚才那样猴急了,想静静享受一下这如此yindang会吸的小langxue的紧致按摩。

    ??

    ??“恩~”,梨花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少爷。绝美倾城的少爷此刻痴迷的闭着眼睛,满脸的陶醉,潮红的表情让梨花一阵害羞。身体空虚的难受,不自觉的摇晃着bainen的屁股,想让xiao+xue舒服一点。

    ??

    ??“嗯~若是次次都是这般奖赏,哪怕要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甘之如饴,”,早已饥渴难耐的上下蠕动的xiao+xue,突然强烈的吸允起来,似乎要贪婪的将rou+bang里的阳精榨干。强烈的感觉将郑岚枫刺激的头皮发麻,脑袋一片空白。

    ??

    ??突然狠狠将rou+bang从花xue里慢慢得抽出,女人那滑嫩媚肉眷眷不舍的挽留紧紧吸着不放。一抹满意的笑容跃上他的嘴角,“梨儿,可准备好了,我要得我的奖赏了”,话音落,紧接着用劲一插,那锋利宝剑猛地刺入了梨花的身体,开始了他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

    ??“恩哼……少爷~好快~呜呜……啊~太深了……要坏了~呜呜啊啊~少爷,求,求你,轻,轻”,柔软的身体被男人的rou+bang狠狠侵犯,xiao+xue深处的软肉被那硕大的guitou给刮弄着,梨花的脸颊被yuwang弥漫着,好像一朵鲜红的玫瑰,散发着迷人的娇艳,很诱人。

    梨花越是要他轻些,郑岚枫越疯狂的顶撞,那股狠劲似乎要生生干穿她。

    ??

    ??“不准咬,乖,放开”,郑岚枫面目狰狞的伸手掰开她紧紧咬住的唇,修长的手指探入她嘴里,和小舌头纠缠着,时不时模仿rou+bang的choucha动作。让梨花欲仙欲死的口水和奶水疯狂的流了出来,郑岚枫见梨花这副浪态十足的模样,体内的欲火更加的旺盛了,双手紧紧扣住她bainen的双臂,屁股一顶一顶的拼命律动着,又快又猛的kuang+gan着梨花的yindang湿漉的小ying-dao。

    ??

    ??“啊哦……好舒服~舒服啊~哦……呜呜……太,太快……啊啊啊啊……”,梨花越来越能放开了,随着男人动作甩着头yindangyin叫,很快梨花感觉到了高氵朝的即将来临,似乎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在了被少爷操弄的xiao+xue上。

    好快乐,真的好快乐啊~~她快要融化成血水流进他身体里了....

    强烈得让她失去理智的快乐。

    随着他的加重加快的抽送,梨花突然空悬着的两条腿用力猛烈的蹬,浑身一阵颤抖,雪白的大屁股紧紧的夹了起来,还不知廉耻的高高抬起,被撑开的子宫口吐出了一大口的yinshui,让郑岚枫的rou+bang浸泡在了里面xiao+xue吐出的花蜜里。

    “噢……别夹……太刺激了……梨儿,我要疯掉了,”。

    听到少爷奢靡的yindang声,梨花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那粗长的rou+bang让她如此的快乐,觉得好满足,好舒服。

    ????

    风骚的xiao+xue高氵朝了,紧紧夹着他的大rou+bang一吸一吸的,好像要把他的jing+ye给吸出来一样。郑岚枫一时忍不住,精门打开,猛烈的将jing+ye狠狠射到了梨花身体里。高氵朝过后,郑岚枫将梨花温柔的抱在怀里。

    一段时间的坚持锻炼,让他瘦弱的身躯便强硬了一点。郑岚枫舍不得离开她的xiao+xue,静静的让自己的rou+bang在梨花的mixue里泡着温泉,怜爱的轻允着她的丰唇,吸啜着那甜蜜的津液。

    “梨儿,我爱你”。

    ??

    ??“少爷....”,梨花的身体还未从高氵朝中平缓下来,听到他温柔而突然的表白,整个人激动的颤抖起来。抽搐的xiao+xue充斥吸允着里面的大肉帮,那搏动有力的血脉在调动,跳得的rou+bang又慢慢变硬了。

    ??

    ??“梨儿,又勾引我”,郑岚枫低头狠狠咬住奶汁到处乱滴的rutou,用力的吸允,甘甜的ru汁吸入嘴,让他变得越贪婪越欲火焚身。耐心也快要用完了,他翻身将梨花压在身上,大口大口的喝着奶,一只手还作乱的慢慢从腰际摸到了湿嗒嗒的xiao+xue上。

    好骚,好yindang的女人,天生就该让他操.....

    ??

    ??“唔~”,梨花脸上再次泛起妖娆的红晕,白皙的娇嫩肌肤也是再次变得粉红娇艳,如花儿一般,灿烂的为郑岚枫盛开。

    ??

    ??梨儿,梨花,她是他的女人,看到自己的女人如此可口的小模样,感受到那xiao+xue带来的又水又润、又滑又嫩的紧绷温暖,双手托起她bainen的屁股让它翘得更高,“哧!”抽出rou+bang,又狠狠刺入了那紧紧潮湿的花xue里。

    ??

    ??那根粗又长的rou+bang次次都狠狠顶在梨花的huaxin上,强有力的活塞运动让她也忍不住随着他的抽送而舞动起来,不断涌出的花蜜也rou+bang进进出出给带的四处飞溅,滋润着他硕大的rou+bang火辣火辣,两人似乎双手化成了血水,相互融合成了一体。

    ??

    ??“啊啊~好,好快活,嗯,梨儿,你的xiao+xue好会夹,好紧,噢……太舒服了……”,郑岚枫俯身在她耳边低语,梨花丰满的屁股拼命的随着他的律动而摇摆,太多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大声的langjiao着,那让人神魂颠倒,飘飘欲仙的数码充斥在她的四肢百骸,高氵朝,高氵朝,又要来了,“呜呜,,要来了……少爷,少爷”,她激烈的死死抓住他的手臂,手指在他白玉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梨花,是被操疯了。

    ??郑岚枫听着她的yin叫声更加兴奋了,力度大到几乎要把两颗充满了jing+ye的蛋蛋也要塞到梨花的小小的xue儿里,速度更是快得好像闪电一般让人看不清他的动作。

    ??

    ??“啊啊啊──!”随着一声细长的喊叫声,一阵热烫的潮水从被guitou挤开的子宫里喷射而出,少爷没有停止操干的动作,继续疯狂重力的撞击,撑开的xue口随着rou+bang的动作流出了大量的jing+ye,在他猛烈的撞击下变成了白色的泡沫。

    从未感受到如此强烈快感的梨花,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灵魂被他还未停歇的动作给抛到了天际,久久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

    ??“啊哦~吹潮,贱货,langxue居然chaochui了~嘶,还敢夹,操死你“,失控的郑岚枫将心里暗藏的yin词全部吐了出来,“要射了,给你,都给你~嗯啊,啊,射到你的子宫里”。??

    ??

    “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啊,嗯,呜呜~”,在这仿佛灭顶般的高氵朝之中,身体里狂烈的快感已经让梨花忍不住的尖叫的哭出了声。随着郑岚枫越来越疯狂的操弄,她哭泣越发的可怜,增添出一丝诱人的柔软媚态,让郑岚枫更想狠狠弄死她,欺负她。

    ??

    ??“梨儿,梨儿,梨儿”,郑岚枫咆哮粗吼,一个前所未有的重重的顶入,那根突然变得鼓胀的rou+bang一下子全部顶入了女人的rouxue之中,被xue口阻拦在外面的蛋蛋重重的拍击在她翘立的花核上,硕大的guitou全部挤到了她的子宫里,马眼一张精关大开,那滚烫灼热的jing+ye,“噗嗤!噗嗤!”的冲入了梨花的子宫之中。

    ??

    ??“啊哦……好烫……好烫……呜呜~呜呜”,她的魂魄好像都要被他给烫飞,五脏六腑都被他给熨平,那真真正正的水ru交融是人间最美,最妙的事情。

    ??

    郑岚枫慵懒的伸出将她抱住,两人紧紧的相拥着,纠缠着,在一阵缠绵的细吻与轻语中,两人的意识逐渐的模糊了起来……

    阳城的相国寺,郑岚枫正襟危坐的拿着佛经坐在案台前研读。

    “少爷,沈辰斐今日怕是不会来了”,已经过了响午了,今日又白白浪费一天了。

    郑岚枫放下佛经,抬头看向窗外的大树上,“已经四日了”,离开梨儿有足足四日了,没有她温柔贴心的照顾。他整个人恍恍惚惚,哪怕最爱的书籍也让他烦躁不安。

    好想抱抱她啊,她会不会也思念他,会不会如他一般茶饭不思呢!

    多想回山庄,和她安安静静的过惬意的小日子啊。

    为了她,更为了自己。他不得不留在这个相国寺,局已经布好了。他必须亲眼看到沈辰斐心死,他才能放心的和梨儿厮守。

    此刻的沈辰斐正心急如焚的站在屋子里走来来去,冷冽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他死死的盯着欧阳,终于看到他起身了。快步走到他身边,焦急的询问,“思梨如何了?”,今日他刚刚从狼虎将手中得知了梨花的行踪,本想带着思梨一起去寻花儿,谁知思梨突然呕吐起来。

    他不得已只能抱着她,快速回了府,让欧阳查看思梨的病情。

    “怕是胀气了”。

    “嬷嬷,将思梨的奶妈换掉,寻两个老实可靠的来”。

    站在一旁一身华贵服饰的杨氏上前一步,“爷,使不得啊。奶妈好歹照顾了妹儿几个月,妹儿病了,换了奶妈怕是更不容易好了”,这个杨氏正是当初照顾梨花生产的哪位,狼虎将带杨氏母子回了京都,沈辰斐得知她对花儿有恩,一直礼遇杨氏母子。连思梨也交付给了杨氏,吃穿用度更是紧着好的给。

    沈辰斐点了点头,“嬷嬷说的有道理,奶妈不换,加多几个人照顾思梨,切莫让她病情加重了”。

    “辰斐,你也莫要太过心急,小思梨的病情很轻微,给她喝碗山楂水就行了”。

    “月娥,快些按照欧阳的吩咐去熬汤药”。

    他慢慢走到床边,轻轻的坐下。伸手温柔的抚摸着妹儿的额头。为了思梨的安慰,沈辰斐足足忍耐了一天,第二天再三确认思梨无碍了。他才带着思梨快速的踏上了去阳城相国寺的路上。

    “思梨,很快就能见到娘亲了,你欢喜吗?”,他温柔的将胖娃娃抱在怀里,喜笑颜开的和不会说话的思梨温柔细语的说话。

    “爹爹好欢喜,恨不得长上翅膀飞去阳城”,他的目光急切中带着一丝渴望和浓浓的思念。

    想啊,他实在是太想念花儿了。无数次的梦,无数次的夜晚,他想她想得哭,想得发疯。多想再抱抱她,亲亲她。

    “寻到娘亲后,我们一家三口再也不分开了。爹爹会疼你娘亲,也会疼爱小思梨。过些日子,爹爹再给你添上一个弟弟妹妹。思梨,你说好不好”。

    “等你长大了,爹爹给你选个最好的男子做夫婿,让他疼你爱你。像爹爹爱娘亲一样,爱上一辈子”。

    “嗯,思梨,爹爹思来想去觉得一辈子太短,下辈子,下下辈子爹爹还爱着你娘亲”。

    说着说着,他突然流泪了。早习惯了抱着她就喜欢自言自语的爹爹,突然看到他的眼泪一颗颗落下。圆溜溜黑漆漆的眼睛咯咯笑着摸了摸他脸,好玩的乐呵着,沈辰斐紧紧握着她的小手,抱着她小小的身体痛哭起来。

    他怕啊,怕现在只是一场梦。

    花儿,花儿,花儿。

    我想你,好想你......

    下午时分,两架精美华丽的马车停在了相国寺门口。每月十五,斋戒的人很多。吵吵闹闹的人声惊扰了沉睡中的小思梨,沈辰斐轻轻的拍着她的小背,温柔的低声哄着,“思儿乖,莫哭莫哭,马上要见娘亲了,你要乖些哦”。

    下了马车的杨氏快步走了过来,“爷,妹儿交给俺”。

    “拿着玉蝶去寻方丈”,将怀里的东西给了身旁的黄管家。管家带着几个人快速的离去了。很快,黄慈带着两个小沙弥将沈辰斐引入后院幽静的小院里。

    看到管家身边跟着狼虎将,沈辰斐激动的站起身,快步小跑过去,“如何,有花儿的消息了吗?”。

    黄管家满头大汗的偏过头紧张的看了看狼虎将,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沈辰斐气的一脚踢过去,“没用的东西,好生说话,花儿如今在何处”。

    “这,这,这~~”,这了半天管家还是说不出个理所当然来。

    事关梨花,沈辰斐急躁的抬腿又想踢人。一旁的冉泽突然开口了,“常梨花已经离世了”。沈辰斐抬着脚,身体瞬间如同雕塑僵硬。他双目死死瞪大,血丝因恐惧疯狂蔓延。好一会儿,他像个僵硬的僵尸,喀嚓咔嚓着骨头,放下了脚。转身呆呆的坐到椅子上。

    一旁的杨氏红着眼眶走到狼虎将冉泽面前,“大人,姑娘年纪轻轻真的离世了?”,这才几个月啊,好好的活人怎么会离世了呢。

    “常梨花半月前离世,她的坟就在后山脚下”。

    没有灵魂的沈辰斐突然疯狂的惊叫着冲出了屋子,一路狂奔着朝着山跑去,“后山在哪里”,他疯癫的抓着一个沙弥,满红通红,泪流满面,大声咆哮的问道。小沙弥吓的用手指了指,沈辰斐跌跌撞撞一路狂奔而去。

    惊恐的脸,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骨头都要震碎了。他牙齿咬紧了,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怖。

    不会的,花儿不会死的....

    这是梦,只是梦.....

    ???直到看到那个坟,他的心像掉在冰水里,脑子里剩下一桶浆糊。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了过去。伸出的手突然缩了回来,死死的背在身后。似乎只要不去碰触墓碑,花儿就还好好的活着。

    “哇,姑娘,姑娘,你年纪轻轻怎么就走了....”,杨氏不识字,她只是单纯的以为,世间没人敢用生死开玩笑。淳朴憨厚的农村人,只晓得,坟墓立了人就是真的没了。杨氏哭,小思梨也突然嚎啕大哭,“哇呜,哇呜,哇呜”,尖着嗓子嚎叫。

    沈辰斐一直站在墓碑前,瞪大的眼睛死死死死的盯着常梨花三个字。

    耳边的哭声让他很痛苦。明明是梦,只是梦啊,为何会这么痛呢。快醒,沈辰斐,快些醒来。他握着拳头狠狠往胸口猛捶,一旁的冉泽黑着脸刚要伸手阻止。黄龙先一步冲了过去,死死抱住他的手臂,“爷,爷,不能打啊,您的身子才刚刚好,不能折腾啊”。

    他猛的将黄龙推开,跌跌撞撞的扑到坟堆上。举着双手,像疯狂的野狼大喊着梨花的名字,双手不要命的刨坟堆上的泥土,“花儿,花儿,爷来了。快些出来,不准躲着”。

    “莫怕,花儿,我来接你回家。我们一家三口....呜呜”。

    沈辰斐突然大哭着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晕死在坟堆上。黄管家大喊着跑了过去,狼虎将快一步将人抗起,飞快的冲出的寺庙,骑着马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林里......

    “少爷”,雀心收回目光,喃喃的轻唤了一声。看到沈辰斐那样,他动容了。有那么一刻,他觉得少爷太残忍了。真真是挖了沈辰斐的心啊,让他痛苦的疯魔了。

    “沈辰斐心死了吗?”,郑岚枫轻轻的说道,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询问一旁的雀心。

    “该心死了吧”,梨儿以后就是他的了,沈辰斐不会再来抢人了。真好啊,没有了心的沈辰斐.....

    他尝到毁灭是什么滋味了吗?

    梨花,梨花,你知道吗?今天,沈辰斐为了你,灵魂死在了你的坟头......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