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对峙·一刀两断 (三章六千字,放在一起发了。求打赏~~~)

第一百零一章 对峙·一刀两断 (三章六千字,放在一起发了。求打赏~~~)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花儿,我进去了。不管听到甚你切忌莫进来”,他突然停顿了一会,满目挣扎的表情异常骇人,咬牙切齿的说,“你且放心,我断断不会伤害那瘸子”,这番话,蔚辞千叮万嘱的让他一定要和梨花说。天知道他有多不愿意,多么想杀那瘸子,恨不得将他五马分尸了才好。

    他也想通了,要杀人嘛,手段多得是。可以让蔚辞下毒,就像陈家的和瘸子一样,暗地偷偷下手瞒着梨花。

    “你...”,沈辰斐的话让梨花倍感意外,她疑惑的打量他。不管是脸上,还是眼睛里,她都瞧不出一丝的欺骗。沈辰斐有多坏,梨花最是清楚。他,好像不一样了?是什么改变了他?

    “花儿,你信我,我从未想过伤害你”,说完,他头也不回的推开了门。进了屋子,扑面而来的浓郁药味让他微微皱了皱眉,他从衣袖里掏出一颗黑漆漆的大药丸,扔进嘴里忍着恶心咽了下去。

    很快,他整个人如同被恶鬼吸走了阳气,黑乌乌的黑眼圈眼眶布满着暗红的血丝,乌青的嘴唇泛紫,连手指都泛着青色的血丝。脖子和手臂的青筋更是高高的暴起,看起来像中毒的将死之人。

    “郑岚枫”,他像个阴魂眼睛里带着犀利和恨意,走到了病床边。

    半个时辰前才喝了药的郑岚枫听到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头昏脑涨的他,看到如同厉鬼的沈辰斐站在他床头,他微微闪神,露出一丝惊讶和慌张,“你......”。

    “你可还记得我?”,他的眼睛狠狠瞪大似乎要暴出,眼珠子要掉出来了。郑岚枫轻轻扫视了他一眼,看着地面的影子,定了定神,“不知沈公子有和要事?”。

    “花儿呢,你把她藏哪里了?”,沈辰斐猛的上前,死死抓住他的衣领,愤怒的咆哮。

    郑岚枫目光一沉,抬头冷笑的看着他,“沈辰斐,要发疯滚回去,别像个疯狗胡乱咬人”。

    “咬人?老子想杀人。将花儿还给我,还给我,她是我的女人”,沈辰斐的眼色越来越溃散,郑岚枫突然猛的抬脚用力的踢向沈辰斐的肚子。丝毫没有防备的瘦弱沈辰斐被他踢下了床,“啊”,捂着肚子狼狈的慢慢爬起来。

    “沈辰斐,滚出去”。

    “你不承认?好,好。沈府的老车夫,小厮赵树,腾雪阁的婢女香兰。这三人不知你郑岚枫可还记得?”,他狰狞的又冲到了床边,伸手想抓郑岚枫,却被他躲开了。

    “哼,沈府的人郑某为何要记得”。

    好啊,都这样了还不认。要不是为了让梨花知道真相,他才懒得和他废话,还不如直接举刀痛痛快快的砍死他。

    “好啊,郑岚枫你小子有种。你瞧瞧这是甚?”,他从怀里掏出几张纸,“白纸黑字,这上边可是那三个吃里扒外狗奴才的证词,画押按了手印。若是你还不认,大爷将他们带来和你对峙对峙”,说完,宝贝的将画押的证据收进衣服里。

    “哦,不,爷爷我直接将人送去京都,让我爹爹上告皇帝陛下。让他评判一番,也让天下的人瞧瞧大奸臣郑师习的三儿子,是个多厚颜无耻,夺人妻妾的伪君子”,沈辰斐讽刺的看着他,果然如同爹爹预料的,郑岚枫是咬紧牙关也不肯认罪。他最瞧不上这号人,做了便是做了,男子汉大大方方的认下,敢作敢为。

    “闭嘴”,大奸臣三个字是他们郑府的禁忌,也是郑府最大的耻辱。稳如泰山的他,终于在沈辰斐的故意激怒下,破了情绪。凭什么,打江山郑府出钱出力,好名声全让沈家占了。

    “哼,老子不和你废话,你将梨花藏在哪里了。你若不说,我就带着人证物证去京都告御状。爷爷我反正没几天日子了,便是死了,也要拉着你们郑府”,沈辰斐恶狠狠的说道。

    “好笑,常梨花何时是你妻了?郑某可从未听闻你成过亲”。

    “没成亲又如何,她是我的女人,沈府嫡长女的亲母”,沈辰斐的话让郑岚枫微微失神。对啊,梨儿为他生过孩子。心慌乱了,郑岚枫的冷静慢慢瓦解。不愿放手,他死也不愿将梨儿拱手让给沈辰斐.....

    “沈辰斐,梨儿爱的人是我”,郑岚枫嘴唇微微上扬,笑着对沈辰斐说道。沈辰斐中毒了,怕是不能受刺激吧,正如那时在阳城的寺庙,他看到梨花的墓碑便吐血了。若是.....

    “你说谎,是你骗她。她爱的人是我,不爱我为何会生下我的孩子”,沈辰斐激动的双手猛的捶打着床铺。郑岚枫这个混蛋,没有他,梨花怎么会离开他一年,他和花儿说不定连嫡长子都有了。

    “爱你?沈辰斐,你中毒伤了脑吧。梨儿从未爱过你,她甚至连你的孩子也不爱”,郑岚枫的手段比沈辰斐高明多了,几句话,句句让沈辰斐痛不欲生,句句揪心。

    “不是,花儿是误会我要去母留子,她是爱思梨的,她也是爱我的”。

    “她若真爱那个孩子,怕是拼了命也会去寻她吧”。

    当初是郑岚枫派出了常青藤那颗棋子,用常家人的性命威胁阻止她,若不然梨花不顾性命也会去京都寻妹儿和杨氏。郑岚枫明明知道,却偏要故意气沈辰斐,打定主意想要气死沈辰斐。

    气的浑身猛烈的颤抖,额头上的汗滴哗哗如同雨滴滚落。突然,沈辰斐猛的吐出一口血,整个人虚弱的扑倒在床檐边。郑岚枫的笑容越发灿烂了,绝美的脸神采奕奕,带着一股绝尘的味道。

    好一会儿,沈辰斐勉强的撑起手臂,狼狈的抬头看着他,“我爱她,郑瘸子,我比你爱她”。

    瘸子两字让郑岚枫笑容瞬间垮掉了,他阴森森的看着他,变本加厉,“沈辰斐,你真可怜。就算你掏出心肝,梨儿也不会爱你。我和她夜夜颠鸾倒凤,快活似神仙。你快死了吧,哼,真是报应啊”。

    “你爱的女人,以后由我这个瘸子疼爱”,郑岚枫露出一些邪笑,“你可还记得梨儿的滋味,嗯~你还未吃过她的奶吧,真甜,我是日日夜夜都吃呢~”,舔了舔嘴唇,seqing的说道。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闭嘴”,一口鲜血又猛的喷了出来,洒到了郑岚枫月白色长袍上。

    “她知晓真相了,还会爱你?郑岚枫,我会让她知晓真相,是你设计了一切,让她以为沈府要去母留子,是你在派人追杀她”,沈辰斐伸手擦干净嘴边的血迹,“为了陷害沈府,你竟去年便买下了梨花的哥哥,还派人将她父母也藏起来,威胁她。郑岚枫,你的心思好生歹毒啊”。

    “歹毒?若说歹毒,这世间谁比得上你沈辰斐”,郑岚枫冷笑的说。

    “我坏,我亦不否认。可我是真心爱梨花的”。

    “你要下地狱了,还如何爱他。早些去了罢,我会替你好生照顾她。沈辰斐,呵呵,你放心,连同你的那份欢爱,我亦会给她,定让她欲仙欲死”,郑岚枫存了心要气死沈辰斐,说话越来越下流。

    “闭嘴,闭嘴,闭嘴,你闭嘴”,沈辰斐被他刺激的满眼通红,嘴里的血缓缓流出,随着他剧烈的动作甩得到处都是血迹。郑岚枫太聪明了,若不是沈辰斐早有准备,设计了眼下的一切,当初真的冒冒然冲到郑府问罪,沈辰斐只怕不但寻不到梨花,还会被他活活气死。

    “郑岚枫,你为何要如此算计我。就算当初是我混蛋,不该惹你。你家大哥绑架了我三天,狠狠抽了我好几顿,也该解气了。你为何还要夺我所爱?”,若说沈辰斐最后悔得罪了谁,大约是郑岚枫了。他不过言语调戏了他一番,被绑了,挨了揍,郑岚枫还恨不得要整死他。

    他沈辰斐,惹是生非,为非作歹,什么坏事没做过。从未被人如此欺压过。这个仇他会记下的,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和他斗。

    “我就是喜欢你沈辰斐的女人,你能耐我何?你最好一生只爱一个常梨花,不然.....”。

    “不然,不然甚么?你还想抢我几个女人”,沈辰斐激动的问道。

    “你可以活久点,便能知晓我残腿瘸子怎么玩弄你的女人了”,郑岚枫笑容灿烂的看着他,邪恶的说道。

    沈辰斐突然沉默了,安安静静的阴森森盯着他。

    “郑岚枫,为何要骗梨花沈府去母留子,梨花的性子烈,若是自杀了.....”,他突然哭了,本来他也怀疑是沈府下的命令。他仔细询问过狼虎将了,当初根本没人任何人听到去母留子的命令。

    一想到郑岚枫用如此凶狠的手段针对梨花,沈辰斐就心疼的窒息。他的花儿,捧在手心的花儿啊,这一年过得有多苦,他连想也不敢想。

    “她死了,你就疯了。对我,对郑府都是可喜可贺的事呢。真想瞧瞧沈丞相伤痛欲绝的脸”,他浮夸的仰着脸,耸动着眉毛。稀奇古怪的表情,都是针对沈辰斐的。

    看着张扬嚣张的沈辰斐在他面前哭得像条狗,郑岚枫觉得扬眉吐气,觉得无比痛快。不够,远远还不够啊....

    他想要他死.....

    “郑岚枫,之前是我错了,我该死。你若有气打我骂我,我绝不还手。只求你,解气之后将梨花还给我吧”,快了,很快他就不能嚣张了,到时候,郑岚枫还能笑出来吗?

    “你将人证物证交予我,我可以将常梨花还给你”,这才是他的目的,沈辰斐活不了多久了。先将梨儿还给他,等他下了地狱,再去将梨儿接回来。既不会失去梨儿,又能要回人证物证,保全郑府安危。

    “好,我给你”,沈辰斐二话不说将证据给了郑岚枫。

    郑岚枫目光闪了闪,接过手看了一眼,确定无碍了快速的将证物撕碎了。他抬头看了沈辰斐一眼,心里默默鄙视。沈辰斐这个草包,果然愚笨得可笑。

    “我甚么时候能见到梨花?”,沈辰斐急迫的问道。

    “你将那三个奴才交给我,我将常梨花还给你”。

    沈辰斐猛得点头,“好,我现在便将人带过来”,他欣喜的转身,跑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目光深邃的看着郑岚枫,“你爱过梨花吗?可曾真心爱过她?你轻易舍弃她,可曾想过她会伤心?”。

    郑岚枫一愣,心,微微生疼。故作镇定,面无表情,讥讽的语气,“一个村女而已,也就你沈辰斐这个短命鬼才会爱上”。

    “瘸子,你好可怜。真的,我原本想杀了你解气的,现在我不想杀你了。你活着吧,好好活着,越久越好”,他浑身血迹的转身离开了。病床上的郑岚枫突然慌张的从床上冲了下来,拖着瘸腿不要命的往外跑,“梨儿,梨儿”。

    门吱呀一声打开,泪流满面的梨花失魂落魄的站在阳光下。跌倒在地上的郑岚枫扬起手,慌乱的看着梨花,“梨儿,不是的,不是....我,我不是.....”。

    沈辰斐拦腰将梨花抱进怀里,“花儿,我们回府,思梨还在家等我们”,梨花闭着红肿的眼睛,点了点头,虚弱的将头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梨儿,梨儿,不要走”。

    “梨儿”。

    “梨儿”。

    身后传来郑岚枫撕裂的声音,梨花始终没有回过头。安安静静的躲在沈辰斐怀里,默默的流泪。爱情,她的第一次爱情,她曾经多欢喜,多快乐,多努力,多珍惜。如今就有多悔恨,多难堪,多心痛。

    多可笑啊,她怎么会傻傻的认为少爷会喜欢上她呢。他那样的绝色之姿,怎会真心喜欢上她这个没了贞洁生过孩子的女人。她的满心欢喜,对他来说只是个笑话吧。所以,他才一口一个dangfu,一口一个贱人的叫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轻视和厌恶,她却刻意忽视。

    “花儿,别哭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坐在马车上,沈辰斐心痛的擦她脸上的泪水。

    “沈辰斐,你让我走好不好。我寻一个小村庄,一个安安静静的过”,梨花抬着红肿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他。沈辰斐慌张的静静抱住她,“不,我不放。花儿,别离开我。你答应我的,你输了要陪伴我一辈子”。

    “郑岚枫说得对,他玩过我的身子了。不止他,还有一个男人,他也玩弄过。沈辰斐,你知道我有多yindang,有多脏吗?”,梨花撕心裂肺的推开他,痛哭的咬着嘴唇难以启齿的说道。

    沈辰斐一愣,脸上露出一丝杀意,“那个人是谁?”。

    梨花摇摇头,“他带我出的沈府,我甚至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沈辰斐,放我走吧。我受不了,真的,与其让你玩腻了抛弃,不如一开始就拒绝”。

    “陈府,该死的陈府。我不会让过他们的,花儿,别哭了,别哭了好不好,我好难受”,沈辰斐心难过的窒息,又痛又嫉妒。

    “我不骗你,我在意,恨不得将他们杀干净。花儿,我在意,我很在意,我在意啊”,沈辰斐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双手紧紧抱住梨花,死死的不肯放手。若不是经历过之前的事,一怒之下,失去理智杀了梨花的事也是做得出的。

    可现在,他就算气的内出血,也舍不得伤害梨花一丝一毫。

    伤她一份,是在挖他的一块肉的。

    “我不放,我要你。脏了也要,傻了也要,哪怕是死了,你的尸体我也要”,他猛烈的感情,好像一座巨大的山峰死死压在了梨huaxin上。梨花瞪大双眼,眼泪哗哗的滴落。沈辰斐低头轻轻的舔去她的泪珠,“花儿,我要你,不管是甚么样,我都要”。

    “你,你会后悔的”,好一会儿,梨花才呆呆的说了一句话。

    “放你走才后悔”。

    “沈辰斐,何必呢?我不值得你爱.....”,她爱的人,只是一场阴谋。她恨的人,不要命的爱她。

    爱情真可笑,真可悲。

    “你值得”,沈辰斐感觉她态度软化,激动吻住她的嘴唇。梨花轻轻挣扎着推开他,“给我一点时间,我,我....”,以前被他强逼着就算了,现在知道他的心意了。她没办法在心里还藏着别的男人情况下,让沈辰斐吻她。

    那会亵渎了他的爱,也会让她觉得自己更肮脏了....

    “别拒绝我,花儿,你疼疼我,就这一次,你也疼疼我可好”,他满脸血迹可怜兮兮的看着梨花。是啦,这才是沈辰斐,耍无赖,不依不饶。梨花伸手回应的紧紧抱住他的腰,才发现,沈辰斐竟然瘦得只剩下皮和骨了,“我应承你和你好好过日子,你给些时间我可好。半个月,就半个月,让我......”,忘记那个绝美的少年。

    只要她肯陪他,他什么要求也愿意答应,“半月太长了。花儿,我苦苦寻了你一年啊,郑岚枫那混蛋,立了你的坟墓。我瞧见了,吓得吐血晕在了坟包上,差点死了。你也心疼心疼我吧”,沈辰斐可怜的撒娇说道。

    他知晓梨花向来心软,吃软不吃硬。他厚脸皮惯了,而且,若是脸皮厚点能得到她的爱,他只会让脸皮更厚点。

    “十天,就十天。十天后,我安心安意和你过”,她做不到刚从一个男人怀里出来,转身又回到另外一个男人怀里。

    “好,就十日”。

    他笑眯眯的说道,经历了这么多事,特别是郑岚枫,他也慢慢多了一个心眼。梨花已经回到他身边了,那些个野男人他会一个个除掉。一年都等了,再等十天他就能得偿所愿了。

    “姑娘,你可回来了”,抱着妹儿的杨氏看到梨花,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梨花慌张的起身,目光温柔的看着她怀里白白胖胖的奶娃娃。

    “姑娘,抱抱妹儿吧”,杨氏将孩子递给了她。梨花泪眼哗哗落,死死咬着嘴唇不敢哭出声,怕惊吓到了妹儿。

    “妹儿,我,我是娘亲啊”,胖嘟嘟的小家伙圆溜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梨花,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看到妹儿哭,梨花也撕心裂肺的呜呜痛哭。沈辰斐抱着她们娘俩,一家三口紧紧搂成一团。

    杨氏一边擦眼泪,一边朝着婢女小厮挥手,屋里的人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门外的狼虎将和蔚辞没走,看到他们哭成一团。蔚辞走到了一旁的凉亭里,“唉,孽缘啊”。

    沈家一门忠烈,却个个孤苦痛失爱人。只盼着辰斐能好点,和那常梨花能白头到老。

    他突然回想到了,在地上爬着也要追常梨花的郑岚枫。蔚辞微微皱眉,那小子怕是个祸害,要看紧点了。莫要又让他钻了空子,惹出什么事才好。

    妹儿很可爱,不爱哭闹,食欲还大。郑岚枫的伤痛,因为女儿的分散减小了很多。梨花刻意去遗忘,刻意的开始新生活。忙忙碌碌的照顾女儿,每天还要哄着异常粘人的沈辰斐,让梨花没有太多余的时间想郑岚枫。

    只是偶尔,清风徐来,她下意识的想起身去关窗。

    只是偶尔,她突然想去烧水煎药。

    她慢慢的不爱他了,只是偶尔想他而已......

    有人说,爱一个人很容易,忘记一个人很艰难。可梨花觉得,忘记一个人其实很容易。恍恍惚惚,他似乎成了隔世,似乎是遥远的梦。她不去想他的好,也不去想他的欺骗。她安安静静的将他驱逐,抽离出她的心里.....

    经历了一切,她的心突然苍老了....就像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能笑着原谅一切欺骗和算计....

    就当梦一场,她曾经快乐过.....

    曾经快乐过.....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