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一百一十一章 黑化的梨花~陈亦爵的囚禁 (三章一次发~~捐猫粮了~~)

一百一十一章 黑化的梨花~陈亦爵的囚禁 (三章一次发~~捐猫粮了~~)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大人,京都急信”,满脸阴郁的蔚辞微微抬起头,“呈上来”,黄龙打开信件,小心翼翼的双手呈给他。

    “该死的陈家,该死的陈将军,气煞老夫了”,蔚辞气急败坏的狠狠一掌拍向桌子。气啊,早知当初真该将那狡猾的图解杀了,干干净净的,如今也不会身处被动了。他前脚离开京都,图解那小子转背就偷了他的金蛤蟆....

    最可恶的还是那陈将军,偷了他的金蛤蟆,还上书皇帝陛下。说是感恩沈府的仁德宽宏,愿交出半张陈家军军符,表决对皇帝陛下的忠心。不知真相的满朝文武和陛下,对着沈丞相一番赞赏和歌颂。

    硬生生的让沈府白白吃了暗亏....

    金蛤蟆,那可是金蟾啊。当初沈老夫人不愿见他,他失魂落魄的跋涉千里,走了整整三年才走到那天下最大的毒物林,又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才寻了那么一对金蛤蟆。这些年精心培育,他手中也仅有几对而已。

    别说失去一只金蟾,就算丢了一只卵他也痛心疾首啊。

    “好,好一招以退为进。管家,拿笔墨纸砚”。

    黄龙早有准备,手一挥,婢女就端着文房四宝进了屋子。

    如今是人人都敢欺压沈家了,都忘了这天下谁打的,谁守着的。不给点厉害让他们瞧瞧,还以为沈家如今是残虎一只了。沈辰斐一声爷爷,就让蔚辞死心塌地的将自己当成了沈家人了,他激动的写下密信。

    召集他所有的门徒,明的不行,他也来阴的.....

    下毒是吧,耍阴谋是吧。欺负人是吧.....好,好,该是时候让他们瞧瞧他这老头子的厉害了,不管是陈家,还是那郑家,他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大人,欧阳太医求见”。

    停下笔,在信上擦上了一层薄薄的粉末 ,小心翼翼的装入信封,“速速让狼虎将送去达州围城”,黄龙战战兢兢微微颤抖的伸手接过信,脸色苍白的快步走了出去。

    “你们退下,请欧阳进来”。

    “大人,学生有礼了”,同样苍老的欧阳毕恭毕敬的行礼,蔚辞双手作揖会议,请他入座。

    “大人,一刻前常梨花昏倒了,学生探过她的脉象了。双脉浮动,脉象平稳.....”,他露出一丝疑惑和不解的。

    蔚辞沉默了一会儿,“第二幅药用量加大了?”。

    “学生加大了两位两克”,欧阳说的极其隐晦。

    “脉象平稳?”。

    “脉如走珠”。

    “唉”,蔚辞轻叹一声,脸色难堪的说道,“倒是我小瞧了陈家大公子了”,若不是陈家非要针对沈府,他倒是愿意和那陈家大公子结交一番。

    “大人,学生该如何处理?”。

    “暂且先瞒着辰斐吧,他是离不了那女人的。如今才一月,老夫还有时间”,蔚辞口干舌燥的端着旁边的茶喝了一口,“在她的吃食和汤药里,下些慢性温和的药”。

    “学生明白了”。

    欧阳起身,行礼告退。

    欧阳离开口,站在门口守门的小厮也趁人不注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夫人,柳娘求见”,婢女禀报,正在给妹儿做小鞋子的梨花抬起头放下手中的针线,“快些让她进来罢”,说起这个柳娘和沈府也算有缘分,一年多前,她救下了老祖宗留下贴身老嬷嬷,被老嬷嬷收为义女带入了府里。

    这个柳娘,长相艳丽以前是戏班的戏子。当初梨花被沈辰斐抢进府不久,她刚好也进了府。沈辰斐瞧她艳丽绝美还动了心思,可惜,他身体硬不起来,便歇了心思。不曾想,她最后和黄管家的侄儿黄慈成了事,如今怀孕已经五月了。

    昨日梨花外出散步,和沈辰斐在偏远处遇见了不适的她。梨huaxin善的救了她,还让人请来欧阳太医给她瞧了脉,估摸着,她今日是来谢恩的。

    “给夫人请安”,提着篮子,她刚刚弯腰,梨花就起身将她扶住了,“莫行礼了”,梨花细心的扶着她坐在椅子上。

    “夫人,感谢您昨日的相助之恩,婢女无以为报。夫人尊贵,怕是甚也不缺,奴婢亲自做了样小点心给您尝尝,尽点心意”,温温柔柔的声音,温柔的语气,让人心旷神怡。她不是沈府的奴婢,其实大可不必如此。

    “你怀着身子,何必劳累呢”,沈辰斐霸道,周边的人对她总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怠慢。难得有个人愿意亲近梨花,梨花很高兴。月娥亲自上前从柳娘手中接过篮子,打开竹篮查视了一遍,刚拿起筷子想再仔细检查被梨花出声阻止了。

    “月娥,给我罢”,月娥的举动太大惊小怪了,梨花生怕她吓跑了柳娘。

    她刚刚接过竹篮,门口就传开小厮的通报声。

    黄慈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柳娘微微一愣。

    “夫人,爷在聚福楼,唤奴才请您过去一趟”。

    “柳娘,谢谢你的点心。迟些我过去寻你”,梨花温柔的看着她,浅浅笑着说道。

    柳娘着急的想说什么,却被月娥阻挡了。一群婢女小厮浩浩荡荡的跟着梨花出了府。差不多半月了,梨花还是第一次出府。以前她困在小小的山村里,后来,她被沈辰斐囚禁,再后来她害怕沈府的追杀,一直都呆着山庄很少外出。

    一路上,她掀开了布帘,目光羡慕的看着外面繁华的街道,喧闹的声音让她心情很愉悦。

    “保护夫人”,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马车猛烈的摇晃起来。梨花咬着嘴唇,双手死死的撑着马车固定自己的身体。马车外时不时传来尖叫声和刀剑利器的碰撞声,梨花镇定下来,扬手掀开布帘。看到一群黑衣蒙面人和沈府的小厮打成了一团。

    她隐隐猜到这些人是冲她来的,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不愿被他们抓到。壮着胆子趁着乱成一片时不顾一切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她想偷偷逃跑。一落地,为首的黑衣人突然朝着她迅速冲来。梨花看到男人手一挥,只听到“喷”的一声,一股白色的浓烈烟雾炸开了,四处蔓延。一股浓烈的香味刺鼻的让梨花忍不住反胃,男人突然甩出一大排针,沈府的护卫一个个倒下。

    梨花也迷迷糊糊的晕死了......

    黑衣男人抱住梨花,纵身飞到屋檐上,快速的消失不见了.....

    其他几个黑衣人四散的朝着不同方向逃跑了。

    “少爷,少爷。一刻钟前有人当街绑架了沈府的人,奴才猜测被绑架的怕是常姑娘.....”。

    雀心的话还未说完,郑岚枫激动的起身,勉强的摇摇晃晃站起身,“你,你说甚?梨儿,梨儿怎会被人绑架?她,收到我的信,是来见我的?”。

    “是沈辰斐,是他。定是他晓得梨儿要寻我,绑了梨儿”,他慌乱的情绪大乱,丝毫没有理智的浑身剧烈颤抖,“走,带我去沈府,我要见她,带我去沈府”,晴天霹雳的噩耗,让他坠入了寒潭,冷,冷,冷得他心脏麻痹。如果是沈辰斐绑了梨儿,她会受苦。如果不是沈辰斐绑了她,她更会受苦......

    梨儿,梨儿....

    怎么办,怎么办,老天爷,要怎么办......

    逆行的血液倒流,在他血管里咆哮。他疼的全身无力,瘫软的猛的咳嗽,艳红刺眼的鲜血猛的咳出,染红了贝齿和嘴唇....

    “少爷,少爷,来人啊”。

    跪坐在厢房的沈辰斐,正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年小的姑娘唱采莲曲。人逢喜事精神爽的他,满脸挂着灿烂的笑容,闭着眼睛时不时跟着小姑娘唱上一段曲儿。自从梨花答应嫁他为妻,他便不再拘着她了。今日他终于寻到了一宝物,他打算明日带着宝物去岳父家提亲。

    今日便趁机带着梨花四处逛一逛,也让她瞧瞧有没有甚喜欢的物件。

    “黄龙,什么时辰了,怎么还不见夫人过来”,夫人,夫人,他爱死用这两个字唤梨花了。

    “这个点心不错,吩咐厨房再弄一碟来”。

    “这道,这几道,等夫人来了让厨房上菜”,他满心欢喜的点了几十道菜,每一道都尝试过了,再三确定花儿会喜欢的,他才会留下。这家酒楼他来过无数次,每道菜都曾经吃过。可只要事关梨花,他总是谨慎了又谨慎,总想给她最好的一切。

    “爷,爷...”。

    “混账东西,毛毛躁躁,打翻了爷的点心饶不了你”,沈辰斐不悦的瞪着小厮。

    “爷,夫人被人绑架了,黄管家已经赶过去了,府里的护卫都.....”。

    花儿,花儿,沈辰斐慌张的起身推开小厮,狰狞的眼睛瞬间被红血丝布满了,他不要命的往外跑......

    梨花无数次的想安静的过日子,她以为,选择了沈辰斐就能一家三口平平静静的生活。她以为,少爷只是一次美好而残酷的初恋。她以为,那个曾经她的男人,一辈子也不会出现在她人生了.....

    她的存在,她的命运,似乎是被人刻意的安排。她唯一的价值,只是让三个男人掠夺,让他们卑劣的人生因为她变得不一样。有人想过她吗?那位俯视一切的天神,可曾想过她?她是有血有肉的人,她有一颗心。她想拥有自己的人生啊......

    似乎认命了,似乎是更坚定了。

    当昏迷的梨花醒来后,看到那个噩梦一般的男人又一次她,在她身上如同野兽粗暴的发泄yuwang时,用那根粗大的rou+bang狂野的撞击她的xiao+xue,看到他思念而专注深情的目光,她咬破了嘴唇,不哭不闹,安安静静张开大腿,任他发泄.....

    直到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深陷泥泞中逃避是永远解不开的束缚,谁也不能护她安宁。或许,她奋起反抗,或许跟他们耗时间。一天一天的耗,直到他们厌烦,直到他们肯放开她。或者,她承受不住自杀,或者,疯掉。

    男人背着她一直在赶路,有时他会迷晕她。她不知道那些被迷晕的日子她被qiangjian了多少次,她的xiao+xue被他灌了多少yinshui。一天或者两天,不知道过了多久,骑马换坐船,坐船换骑马。终于,男人带着她到了很偏远很偏远的地方,延绵不断的高山一望无际,走一天的路也看不到一个人烟。

    后来,他不下了。带着她白天赶路,夜里露宿山林,不再她.....

    梨花知道,他是故意让她知道处境,这样的大山大林,她一个弱女子若是没有他的照顾,她一晚也过不下去。

    可惜,男人想错了。梨花才不会逃呢,她内心有个强烈而疯狂的想法。与其一次次被绑架被qiangjian,不如好好和他斗上一斗。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得到世界。不是最常见的一个道理吗?

    他们欺凌她弱小,他们囚禁她,掠夺她的身心。与其一次次受尽苦难,这一次,她也想试一试。就像少爷,为了报仇,不是设计她欺骗她吗?男人可以,女人更有资本。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停下了赶路脚步。带着她来到了一座隐秘的山,山谷里有一座破旧的竹屋。屋子很小,却五脏俱全,厨房厕所,甚至连材房和洗澡房都有。

    “我,我想洗澡”,她目光羞涩的看着他,白皙通红的脸带着一丝无言的诱惑。陈亦爵一愣,呆呆的注视着她。

    好一会儿,他才嘶哑的开口,“跟我来”,阴郁厚重的声线让梨花微微颤抖,她死死握着拳头,微微低下头。

    他将她带到屋后的一里外的小溪塘边,转身离开,又快抱着一个包袱回来了。

    梨花诧异看着他手中的包裹。

    “我打猎,你留下”,陈亦爵目光深邃的看着梨花,那双阴森森毫无人性的双眸让梨huaxin猛烈的颤抖恐惧。她咬着牙,露出一个笑容,轻轻点头,“不知这个季节可有蘑菇菌子,你若瞧见了采些回来吧”,她催眠自己,眼前的男人是沈辰斐,她要温柔点不必害怕。

    男人惊讶她的语气,如同小小妻子正吩咐外出的丈夫,熟练而亲密。

    “你喜欢菌子?”,粗哑的声音,很冷冰。

    “嗯,喜欢,我可以给你煮好喝的汤”,她在试探他,她急切的想知道眼下这个恐怖如鬼怪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好”,男人沉默的看了她一会,目光犹豫,微微皱着眉头。

    梨花大胆的问道,“你担心我一个人是吗?”。

    男人点头。

    “那,那你要带上我吗?”,看吧,果然不难。她也可以,像少爷欺骗她那样欺骗这个男人。

    男人冰冷僵硬的脸闪过一丝欢喜,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危险,你留下安全”,说完,他又在溪塘四周撒下了虫卵,再三确认安全了才离开。

    男人离开后,梨花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潮湿的泥土软绵绵,她缩成一个虾米团,紧紧抱住自己的手臂。咬着嘴唇痛哭流涕。她害怕他,厌恶他,恐惧他......

    发泄的哭一场,梨花无力的爬到了溪塘边痛痛快快的洗澡洗头发。还用水不停的拍打脸和眼睛,让红肿的眼睛能尽快恢复正常。

    洗完澡,男人还未回来。梨花推开了屋子的门,里里外外的查看了一遍。越看她越心惊,从男人准备的食物和衣物来看,绑架她到这个山谷只怕是早有预谋。越恐惧,她越是镇定的握着拳头。

    看着那华丽精美的色彩布料,梨花一阵失神,他难道想和她一辈子生活在山里吗?

    竟然连孩子的东西也备了,梨花不敢继续猜测。酸软的身体,承受的打击让她摇摇欲坠。她恍恍惚惚爬到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可怜的她啊,为何总是遇到这些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男人.....

    她无路可走了,唯有拼上一拼了.....

    男人,你可准备好了?梨花要来骗你的心,骗你的情了......

    夜幕降临男人才回来,扛着一只梅花鹿和小兔子野鸡。站在门口的梨花,带着温柔的浅笑迎了上去。面无表情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小的蘑菇,目光专注的看着她。

    梨花看着蘑菇,笑容异常灿烂夺目.....

    沉默寡言的男人和梨花以一种诡异的相处模式,安然的生活在荒芜人烟的山谷里。

    他隔天出去打猎,不打猎的时候他总是专注的坐在一旁看着梨花。梨花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将屋子里的布料选了一匹裁剪衣服。

    “陈大哥,你起身,我给你量尺寸”,陈亦爵,男人的名字。他大约就是沈辰斐口中天天咒骂的大恶人,陈家大公子了。几次三番给沈辰斐下毒,沈辰斐总是偷偷骂他,天天诅咒他。

    “你,你给我做衣裳?”,他瞪大眼睛询问。

    “嗯,我针线不好,你会嫌弃吗?”,她的语气太柔软了,能溺出甜汁来。温柔含笑的目光看着他,他俯视着便能看到她乌黑的眸子里印着他的脸。梨花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拿着线开始在他身上量。高大威猛的身体微微颤抖,他冰冷僵硬上露出了一丝让人惊悚的笑容。

    他猛的展开手臂贪婪狂野的将她紧紧抱住。两人巨大的身高差距,矮小的梨花像幼女被他捆着无法动弹。她闭着眼睛,冷静的听着他心脏传来的急切的心脏跳动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好乱啊。

    原来,他也是有心跳的....

    陈亦爵突然激动的拦腰将她抱起,快速的跑向床。梨花的脸瞬间苍白了,躲在他怀里的她眼角的泪水缓缓滚落。她闭着眼睛,僵硬的抬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矫情个屁,身体又不是没被他玩过。

    一次,一百次有什么区别。

    反抗和挣扎只会换来粗暴的对待。常梨花,你想一辈子被人欺压,你就反抗,反正一直以来都是个逆来顺受的废物,一次次妥协,一次次逼迫.....

    反抗啊,你反抗啊。反抗能保存你的尊严吗?反抗能回到沈辰斐和妹儿身边吗?

    坚强一点.....

    一切都会过去的....

    “陈大哥,我怕,你温柔一些可好”,瑟瑟发抖和反胃没办法隐藏,她羞涩的看着他,用哀求掩盖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陈亦爵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迅速脱下衣服,光溜溜的火热身躯贴到了梨花柔软的娇体上,一手隔着衣服扣在了梨花丰满圆润的shuangru上,急切的rounie,另一只手摸到她双腿间,敏感地带被他滚烫的大手粗鲁的摸着,胸衣下的naizi上的朱果立刻就挺翘了起来,等待男人的采撷。

    她身体如此敏感拜他所赐,若不是他给她下qingyu药,15岁稚嫩的身体怎会如此敏感。

    ??

    ??“陈大哥,呜呜,求求你怜惜梨花,梨花好害怕”,她如同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白玉,被男人两只手上下seqing的玩弄,她像条缺水的鱼缠绕在身上。放松,展开的大腿任由他挺着硕壮的rou+bang隔着裤子用力撞击着她的柔软的xiao+xue。不满隔衣挠痒,陈亦爵牵着她滑腻的小手慢慢摸到了他的那滚烫火热的大rou+bang上,轻轻地撸动,时不时还要照顾那颗滑溜溜的guitou,让她的小小手指抠几下那会释出jing+ye的小眼。

    “小梨,嗯,我想要你”,嗓音中有着满含qingyu的沙哑。

    “呜呜,你太大了,我怕疼,陈大哥,你会弄伤我”,可怜害怕的模样让陈亦爵一阵心疼。他放开梨花,突然跳下床,chiluo的身子打开了他的药箱寻找出一瓶药,快速回到床上。巨大的手粗暴的解开的梨花的衣服,白皙香喷喷的奶味扑面而来,他诧异的盯着她湿漉漉的胸部。

    聪明的他将她肩膀的带子撤下,用力将胸衣扯到腰间。白晃晃的巨大naizi如同大白兔摇摇晃晃的摆动,梨花害羞的想遮掩,如此美景,男人怎么舍得让她藏起来。低头长大嘴狠狠一口咬住。

    “啊,不,不要啊。哥,好疼,轻点”,她甜腻腻的shenyin,让陈亦爵的嘴更用力的吸住naizi不放。甜美的汁水蔓延,他像个孩子贪婪的吸允。

    当奶汁无法满足他时,他突然粗暴的脱下她的裤子翻转她的身子,压着她的背,让她趴跪在床上,好像等待着男人的小母狗一样高高得将她的屁股翘了起来。梨花羞愧的想挣扎,却又停止了动作。这个姿势,不用看到他那张鬼一样的脸......

    手忙脚乱的将瓶子里透明的液体抹在梨花羞答答的xiao+xue儿上,迫不及待的掰开她的腿,从身后猛的挺着rou+bang狠狠的插入她的xiao+xue。

    “呜呜,不要,好疼,疼。哥哥,求求你轻点,小梨好疼”,她尖叫着哭泣,小小的xiao+xue猛烈的吸允。陈亦爵青筋暴起死死的抱着她的身子,却咬着牙没有乱动。药效很快就起作用了,除了润滑还有cuiqing的作用。

    “啊,好涨,哥哥,rou+bang太大了,xiao+xue,嗯,啊,好舒服”,为了不被那巨大的rou+bang给撑坏,梨花只能高高抬起屁股配合他的动作。低头看着那巨物被她小小的xue儿含着。她突然觉得,男人这种东西要征服也太容易了。

    以前太傻了,傻傻一次又一次的被qiang+bao,带给她身心巨大的痛苦。她早该放开的,放开身心,化成刀剑。

    双手撑在床板上努力摇摆着虽不纤细却线条完美的腰肢,诱惑他,勾引他.....

    终有一天,她会挖出男人的心,扔在地上践踏蹂躏。终有一天,他们的欺负和lin+ru,她会一点点还回去.....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