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一百二十一章 生产·吸奶

一百二十一章 生产·吸奶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大腹便便的梨花,身穿一袭青色棉袄一手握着书,一手拿着药材,聚精会神的看着。在她身边还放着一盆炭火,手冷时她会烤烤火。竹屋外的森林时不时传来大风吹打枯叶的声音,悉悉簌簌的叶子将乌黑色的泥土层层覆盖,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屋外的陈亦爵衣着单薄,举着大斧子砍木柴。眼看冬天就要到了,旁的东西不缺不少,唯独这木柴需要备足了才行。身高伟岸的男人,时不时停下动作,转身看一眼窗边的女人,看到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他才会安心继续劈柴。

    里里外外收拾完,中午快到了。梨花怀孕六个月了,不敢久坐,她放下书整理好药材,起身往厨房方向走去。正在砍骨头的陈亦爵放下刀,紧张的跑过去将她扶住,“哥哥,你太紧张了,我又不是泥人儿,一碰就碎了”,梨花打趣的看着他。

    陈亦爵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圆滚滚的肚子,露出一丝浅笑。

    沉默的将她扶着坐到灶台下烤火。

    陈亦爵从不让梨花做任何事,洗衣做饭,打猎劈柴,整理家务,做腊肉储备食物,但凡重一点的活计他就处理妥当了。

    梨花会感动吗?是的,尽管她每天告诫自己陈亦爵是个禽兽。可是,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细心深情的付出,还是让她动摇了。若是没有沈辰斐,没有妹儿,没有之前发生的那些爱恨缠绵,梨花会愿意和他过一辈子。

    他沉默少言,如同她背后的大山能撑起整片天地。

    只是,她已经有了沈辰斐,有了妹儿,肚子里更是沈家的血脉。陈亦爵再好,她也无法舍弃孩子丈夫.....

    “瞧瞧你,满头大汗”,她终究不是铁石心肠啊,男人如此付出,她动容,相处之下不免也多了几分真心。从怀里抽出手绢,轻轻擦gan+ta额头上的汗。

    陈亦爵目光炯炯的抓住她的小手,一手扶着她的腰,低头吻住她诱人甜美的小嘴儿,“滋,滋,滋”,两人水ru交融的交换唾液。满脸通红的梨花轻轻扭动身躯挣扎,陈亦爵才放开她,“小梨,我,我并非,我”,好久好久没碰她了,他忍不住.....

    “不怪你,等孩儿出生了,我”,她亲昵的抱住他的脖子,勾人的说,“小梨会好好赔偿你的,嗯”,梨花摆出最乖巧的模样,脸上挂着最可人的笑容。

    陈亦爵有力的大掌紧紧抱住她,硬邦邦的rou+bang顶着她的腿,僵硬着不敢动。粗狂的呼吸在她耳边响起,如同夏日里的巨雷让梨huaxin猛烈的抖动。每次他qingyu上头,梨花都很害怕。哪怕是沈辰斐,欲火焚身时都不一定能怜惜她,她如今怀着身孕,六七月的大肚子如果行房很容易早产。

    她的身体她早已经不在乎了,可她不能让孩子受一点伤害。

    “小坏蛋”,陈亦爵无奈的捏了捏她的脸,将她小心翼翼的扶上椅子,他转身时从衣兜里掏出一颗药丸扔进了嘴里,qingyu快速消失,他继续做饭去了。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雾气袅袅的厨房,梨花抱着肚子轻轻的念诗。高大伟岸的男人用爱恋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

    天气越来越冷,陈亦爵外出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每天天未亮他趁着梨花还未起床就出门打猎,他武功高强,动作敏捷,每天都让梨花吃上新鲜的野味。梨花起床时,他烧好了热水,煮好了养胃护胎的早膳。

    “哥,我自己来吧”,梨花想接过他手中的洗脸巾,却被他躲开了。将她当成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轻轻的擦拭。

    “先喝一口汤汁”,为了梨花身体健康,陈亦爵花费了所有心思。醒来的第一口汤汁,是保肝的,用了温补的药材,用热水煮上一刻钟。

    喝完汤汁,他拦腰将她抱到桌子前,将她温柔放在凳子上,又用狐狸皮毯子盖着她的肚子和腿。安顿好她,他才转身去厨房端来早膳。

    “这是什么肉,好鲜甜啊”,梨花不喜欢油腻,陈亦爵也是费心的每次都去掉了油脂才给她。

    “你喜欢吗?”。

    “嗯,好像是第一次吃呢”。

    “是金猪”,这种动物很稀少,全身金黄色,味道极其鲜美营养。他们来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吃到。

    “传说中的金龙猪吗?天啊,哥哥,你太奢侈了”,沈辰斐之前就想抓只金猪去提亲的,出动了狼虎将,别说抓了,连踪影也没寻到。

    “你若喜欢,我再去寻”。

    梨花一僵,呆呆的放下筷子,抬起头专注的看着他,“哥哥,你为何要对我如此好”,好得让她不忍,让她犹豫。她多么希望,他像之前一样做些让她怨恨的事情来,她也好硬起心肠。

    陈亦爵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她,将碗里一片片薄薄的肉夹到她碗里。

    “医书可看完了?”。

    “嗯,差不多了”,梨花轻轻点头,失神的看着碗里鲜美的肉。

    “你快要生产了,这些日子先停下可好?来日方长,你若喜欢学医,往后我还可以教你制毒”。

    “真的吗?”,梨花惊喜的看着他。

    陈亦爵点头。

    “嗯嗯,好,我都听哥哥的”,欣喜若狂的答应了下来。

    看着梨花食欲很好的吃下一大碗,陈亦爵心情愉快的从她胸口抽出手绢,擦拭她嘴上的油水,“这么喜欢吃金猪吗?”。

    梨花点点头,笑得像只满足的小猫,“一片肉价值白金,没人会不喜欢吧”。

    “厨房还有,还能吃下一碗吗?”,他喜欢她露出这种满足的神情,可爱的像他圈养的小宠物。

    梨花抱着肚子,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还想吃一碗”,她现在食欲很大,特别是这段时间,吃得比男人还多。要不是陈亦爵细心照料,梨花一个人连温饱都解决不了。

    “厨房暖,去烤烤火”,连着她盖着的狐狸毛毯一起拦腰抱住,慢慢的走到了厨房。

    “我重吗?”。

    “不重”。

    “你骗人,我肥胖成猪了,你哄骗我”,梨花鼓着脸,气呼呼的看着他。

    女人真真是奇怪的生物,在郑少爷面前,梨花坚强如母亲。在沈辰斐面前,梨花温柔如姐姐。可在陈亦爵面前,梨花反而成了少女,每天被他当成女儿一般娇宠着,性格越来越骄了。

    一个真心付出,一个假意迎合。

    假意里又掺着真心,梨花就这样和陈亦爵平静的过着小日子。

    很快,梨花就迎来了生产的日子。明明做了万全的准备,到梨花发作的那一刻,陈亦爵还是慌乱了。僵硬的站在那里看着梨花痛苦的shenyin,他连抬脚都没力气了,傻乎乎的一动不动。

    “哥,哥哥,扶,扶我到床上”,梨花满头大汗靠在椅子背上,长大嘴喘气。

    “呜呜,哥,哥”,梨花见他像个雕塑,死死抬起手抓住桌子上的茶杯朝他扔去。

    杯子砸在他脸上,他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将她抱到床上,“哥哥,孩儿出生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先去烧水”,她颤抖的手指着柜子,“包袱里准备好了生产的用品,拿,拿出来,啊~”。

    她咬着牙,疼得瘫软在床上,哆哆嗦嗦的颤抖。

    陈亦爵死死抓着她的手不放,梨花猛的用力将他推开,“去,快去,不想看着我死,按照我说的做”,陈亦爵这才慌慌忙忙的冲出房间到厨房去烧水。

    烧好水,他也终于镇定下来了。

    掏出一直精心护在怀里的药丸,喂给她吃下。他颤抖的手轻轻拉开了梨花的裤子,让她双腿打开,伸出手中探入ying-dao,“小梨,呼吸,快了”,黄豆般的大汗滴哗哗的从他额头落下,他面临过地狱,也面临过修罗战场,这是第一次,他胆怯的像只可怜的兔子,慌不择路。

    “啊,啊,啊”,沈辰斐,你这个混蛋,你在哪里.....

    梨花凄厉的尖叫,嘴唇都咬破了。陈亦爵怕她伤到舌头,让她咬住了一块布。

    “小梨,继续,用力”。

    “别怕,别怕,小梨,别怕”。

    “你不会有事,我,我会护着你....”。

    伴随着梨花的尖叫声,陈亦爵的脸越来越白,语无伦次的拉着梨花说话。

    “哇,哇,哇”,孩子洪亮的声音响起,陈亦爵用剪刀剪断了脐带,将柔软的孩子放在艾叶草药汤里清洗后,用厚厚的棉布包裹起来。他一边要照顾孩子,一边要照顾昏倒的梨花,忙得晕头转向。

    将孩子放到梨花身边,他用艾叶水擦干净梨花腿上的血迹,细心的帮她换好干净的裤子。将脐带包衣埋在了树林里。

    脉搏平稳,陈亦爵满头大汗的放下她的手,将她整个人密不透风的塞在被子里。生产一个时辰后,他喂梨花吃了药,处理好所有事后,他才放松下来抱着孩子安静的坐在床边。刚刚出生的孩子,皮肤发红,皱巴巴的额头像个小老头。

    陈亦爵温柔的看着他怀里的小东西,长满老茧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他的小脸。那种柔软得似乎稍一用力就会破裂的感觉,让他心微微颤抖。

    “呜呜”,昏睡中的梨花无力的shenyin了几声。

    陈亦爵紧张的偏过头看向她,伸手爱怜的摸了摸她的额头,看到她嘴唇干裂。他一手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一手端着茶杯用布沾湿了喂她喝水。看到她嘴唇变湿润他才停下手,将睡着的奶娃娃放在床上,他急急忙忙又去到厨房熬汤炖野鸡。

    梨花迷迷糊糊醒来时,陈亦爵正一手抱着娃娃俯在她胸口,一手扶着她硕大的naizi,抱着娃娃让他吸奶。

    “嗯,啊,疼”,第一口奶还未吸出,两个大naizi涨得像个皮球。

    陈亦爵无奈,只好将娃娃交给梨花。他双手抱着naizi用力猛吸,甜美的汁液哗啦啦的往他嘴里流,他贪婪的越吸越大力恨不得将bainen嫩的大naizi吞进肚子里,一个人霸占了。梨花哽噎的推了推他的头颅,“哥,哥,不要吸了,宝,宝宝饿了”。

    陈亦爵抬头,舔了舔嘴唇。

    梨花红着脸将奶头塞到娃娃嘴里。宝宝吸奶时,梨花掀开了裹布看了看。是个男孩呢,真好,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凑成了一个“好”字。沈辰斐那个坏蛋知道他有儿子了,一定会高兴坏吧。

    梨花喂奶时,陈亦爵已经从厨房端来了野鸡汤。娃娃吃饱喝足,陈亦爵就细心的将娃娃抱走了,让梨花能安安心心的喝汤进食。

    “哥哥,辛苦你了”,喝了几口汤,梨花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嗯”。

    “孩子叫小鱼儿吧”,怀孕期间,他特别皮,每天都像条鱼儿一样在她肚子里游来游去,动静特别大。

    “嗯,好”,他目光温柔的看着她。

    “小鱼儿,这是爹爹,快叫爹爹”,梨花伸手握住宝宝挥舞的小手手,温柔的笑着。

    “小,小梨,你”,陈亦爵惊喜的看着她。梨花轻轻点点头,“哥哥,你可愿意做小鱼儿的父亲?”,从一开始就培养父子感情,哪怕他真要用孩子去换取什么,也不会伤害孩子吧。

    他激动的揽手将梨花紧紧抱在怀里,温柔的亲吻她的额头,“愿意”。

    “哥哥,你真像个傻瓜”。

    “嗯”。

    接生,照顾产妇和孩子,这一天大约是陈亦爵一生中最忙碌的一天了。晚上孩子睡着了,他还在熬煮汤药,一个时辰才取出药渣,等到药渣温热后他掀开梨花的衣服,将药帖在她小腹上。

    “呜呜,哥哥,好奇怪,好涨”,迷迷糊糊的梨花睁开眼睛,伸手想去摸肚子却被陈亦爵阻止了。

    “别乱动”,这是他研制很久的特效药,能让她的恶露流得更快,子宫收缩更迅速。

    时间差不多后,他端着药汁爬到梨花两腿间,小心翼翼的脱下她的裤子。

    “啊,哥,不,不要”,梨花害羞的踢腿。

    陈亦爵不顾她的反抗,用沾着药汁的布擦洗她xiao+xue缓缓流出的恶露。ying-dao随着他的动作排出了很多瘀血和黏液,强烈的腥味让梨花自己都反胃。不用看,她都知道被撕裂的xiao+xue,此刻又多可怕恶心。

    他,丝毫不在意吗?.......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