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男人早泄·两个男人抢梨花

第一百三十章 男人早泄·两个男人抢梨花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想起沈辰斐狂猛凶悍的进入她的身子,梨花不禁全身燥热起来,脸上一时热气滚滚,她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咬唇轻声埋怨道,“谁要谁的命?哪次不是你狠狠折腾我”。

    天啊,花儿竟然说出这么yindang的话。沈辰斐惊讶的盯着她的脸。

    “不许这样看我”,梨花伸手覆盖住他的眼睛。

    ??柔媚的娇语,让沈辰斐心中柔情四溢,不由暗哑了声音,贴在梨花的耳边轻声软语的说着,“这次,我轻些可好”。

    ??火热的气息喷在她敏感的耳边颈後,梨花不由敏感的缩了缩脖子,沈辰斐拉开她的小手,脸颊轻蹭着她的肌肤,充溢着男性荷尔蒙的身体散发着强烈的求欢意图,她的身体不禁有些轻颤起来,“嗯,好痒”

    ??“痒?我的心肝儿哪里痒,嗯?”,沈辰斐忍不住更邪恶的在梨花的耳边颈後印下一连串湿热的吻,“花儿,花儿,我的心肝儿,你可知我有多爱你”,?气息不稳的猛然封住梨花微张的樱桃小嘴,有些急切的轻咬住娇嫩的红唇,探入粗舌,匆匆寻找那微颤着的小舌。

    ??yuwang暴涨,卷缠住那丁香小舌便是深深一吸。每次碰她,他都像个没开过荤的后生仔,激动的全身颤抖不停。

    ??“嗯,嗯”,梨花皱眉轻吟,沈辰斐吸的好用力,好像要将她的灵魂也一并吸去,让她不安的想逃。口中小舌有些慌乱的逃窜,却总被沈辰斐半路堵截,狠狠吸住。两人你来我往,你追我逃,一时间只余渐急渐沈的xi与“啧啧”的xishun之声。

    ??渐吻渐深,yuwang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沈辰斐颤着手急切的探入梨花的襟口,寻着一方娇嫩便搓揉挤压起来,一只大手也掀起了她的裙摆,隔着绣裤摸上了那细腻的大腿内侧敏感的地方。

    ??梨花红着脸低喘着,一张娇嫩的小嘴饥渴的在沈辰斐皮肤上亲吻。将他刺激胸口急促的起伏,心似要跳出胸口般在颤动。

    ??似乎还嫌不够热火,她突然伸出小舌头在沈辰斐喉结上羽毛般的清扫,男人痛苦的低吟一声,抽手将梨花紧紧揉在怀中,头抵着她的肩头低声哑道,“花儿,别勾我,我会失控”,他咬牙切齿的低语。

    他内心有股控制不住的戾气,都想一口口咬下她的肉,像野兽一样生吞了她。

    ??火热的硬挺紧隔着裤子抵着梨花的xiao+xue,一跳一跳的轻轻颤动,似在无声的向她索求。梨花的脑中突然开始描绘出它完美的型状,想起rou+bang将她的xiao+xue撑到极致的酸涨感,想到它在她体内蠕动时带给她的美妙快感,梨花只觉腿间一热,xiao+xue中似有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沈辰斐磨磨蹭蹭的只知道勾人,迟迟不见行动,梨花突然狂野的打开双腿坐到沈辰斐腿间。一双大手急切的扒开他的衣服,在沈辰斐尖叫shenyin声中,梨花低头hangzhu了他胸前的小ru果,舌头疯狂的扫荡吸允。。

    “嗯,嗯,花,花儿”,咬着嘴唇的沈辰斐满脸通红,目光溃散,高高的挺起胸将rutou往梨花嘴里送。

    “沈辰斐,你好yindang”,梨花邪恶的用小舌头在他肌肤上轻舔,一边用软绵绵的声音邪恶的取笑他。

    “嗯,哦,花,花儿,轻,轻点,唔唔”,他yindang的颤抖着瘦弱的身体。

    难怪会有男人喜欢男人,男人要是骚起来,比女人还妖媚啊。

    一双bainen嫩的小手在他腰间作乱,“沈辰斐,你好yindang,嗯”,梨花红着脸,却笑的颇不怀好意,rouou的手突然狠狠搓弄起来,引得沈辰斐叫得更大了。

    好爽,好爽,好喜欢被花儿这般欺负.....

    他爱死了梨花邪恶的模样....

    “花儿,继续,嗯,好舒服”。

    “想要更好的吗?”,梨花拿着他的腰带在他胸口轻轻的扫过。

    “要,要,快给我”,沈辰斐真真好yindang,瘦弱的小腰扭得像条蛇。梨花抓着他的双手绑在了椅子上,嘴角挂着浅笑,手指在他rutou上轻轻刮蹭,一路慢慢向下,画着“S”的手落在他高高翘起的rou+bang上。

    柔软白胖的身子慢慢向下,双腿跪在沈辰斐的脚边。在沈辰斐的抽气中,梨花舔着舌头扒下了他的裤子。

    “花儿,不,不要,嗯”,口是心非的像个女人,嘴里喊着不要不要,屁股却高高抬起将rou+bang蹭到梨花脸上。

    梨花突然邪恶的伸出舌头在rou+bang上舔了舔,“不要?真的不要吗?”。

    小手抓住滚烫的rou+bang,拇指在蘑菇头上的小洞上磨蹭。

    “啊,啊,嗯,要,要,给我,嗯,好舒服,快给我”,衣裳挂在他白皙瘦弱的身上,胸口的两个ru果被梨花亵玩的红艳艳的,修长的腿大大的张开垂在梨花的身侧。yindang的模样如同中了的妓女,shenyin一声比一声浪。

    “yindang男人”,男人们最喜欢说她yindang,这一次,yindang两个字她可以霸道的送还给男人了。

    双手捧着沈辰斐胯下巨大的rou+bang,含到嘴里轻轻细细的tian吮着,一只小手还一直轻揉着rou+bang下垂挂着的两个暗红色的大肉蛋。rou+bang又粗又长,颜色暗红带紫,此时怒胀着,将梨花的小嘴撑得鼓鼓的,饶是如此还有半截露在了外面。

    ??“天啊,好嫩,小嘴儿好,好舒服,嗯~花儿,嗯,用力,吸,吸得好爽,嘶,啊,啊,啊”,沈辰斐拼命的扭动着腰。

    ??梨花一手握着rou+bang缓慢的套弄着,小小的红色舌头亦紧跟着,延着粗大的rou+bang来回细细的滑动tian吮,不时用小舌舔舔rou+bang头部那个孔洞,再含上一含。只可惜rou+bang太大,梨花的小嘴儿太小了。

    “沈辰斐,你太大了,我吞不下”,一条暧昧的银丝被拉出又断开,落那被自己吸允的微微红肿的唇上。梨花感觉身体里的骚动潮水般袭来,yinghu所包裹的花瓣,一颤一颤的抖动了起来,一大股花蜜“哗啦”一下淌了出来,随着小腹的一阵收缩,mixue内嫩肉泛起空虚的战栗。

    嗯,好想要,想要大rou+bang狠狠插进来。

    她急切的脱下自己的裤子,一手扶着rou+bang猛的坐下。

    “啊”,梨花发出满足的shenyin。一插入,rou+bang突然精关大开猛的射了出来。

    “啊”,沈辰斐发出痛快的shenyin,他满脸通红咬着嘴唇痛哭起来。

    秒射了,他竟然插入花儿的xue里立刻就射了。呜呜,呜呜,早泄,他沈辰斐被她夹早泄了。

    “哇呜呜,呜呜”,沈辰斐越想越委屈,越哭越大声。瘦弱的身体在梨花身下,哭得肝肠寸断。梨花僵硬的看着他,还未满足的qingyu消失了。她哀叹一声温柔的解开他手上的腰带,像哄孩子一样抱着他,轻轻的抚摸他的后脑勺,“你,你别哭了,我,我不在意的”。

    “哇”,听到梨花的话,沈辰斐哭得更伤心了,突然,他猛的推开了梨花,抱着地上的裤子哭着跑了出去。

    梨花红着脸想去追,衣裳不整的她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追出去,沈辰斐早消失不见踪影了.....

    “少爷,郑三公子又下拜帖来了”,黄慈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拜帖说道。

    “滚,郑瘸子甚意思,一日两张拜帖送来碍爷爷的眼”,从画桌上抬起头,一脸怒气的沈辰斐从一旁抓着茶杯就往黄慈身上扔去,“狗东西,爷不是说过,瘸子的东西不许拿过来吗”。

    茶杯扔到了他脚上,温热的茶水打湿了黄慈的鞋子,“爷,皇帝陛下的人,奴才没胆子拒绝啊”,他哭丧着脸说道。

    沈辰斐怒火中烧将桌上的砚台扔了下去,气急败坏的瞪着他,“滚,滚出去,以后瘸子的拜帖你们拿着,别送来给爷添堵”。

    “奴才遵命。爷,夫人她.....”。

    “出去,出去,滚出去”,沈辰斐涨红着脸,又羞又怒的抓着东西乱扔。黄慈不敢再多言,行礼后跨着小步往外跑。

    “等等”。

    黄慈满头大汗的转过身,弓着腰,“爷”。

    “好生照顾夫人,若是怠慢了。爷会扒了你们的皮”。

    “爷放心,奴才们定会细心伺候夫人的”。

    “嗯,滚吧”。

    花儿现在做什么呢?会不会想他?这几天,他一直用寻找小鱼儿为借口,避不见梨花。躲在这间小屋子里画画发呆,每日三餐吃药膳,蔚辞的药更是恨不得全部往肚子里塞。压咬牙切齿的发誓,不治好早泄的毛病,绝不见梨花。

    可怜的沈辰斐哪里知道,他之所以早泄其实是因为梨花的缘故。生了孩子后,陈亦爵每日往她xiao+xue里塞药丸,那药丸精心调制,能让老妇回春更别说梨花16岁的少女。那xiao+xue儿,敏感多汁精致的让人头皮发麻,高氵朝后嫩肉还会颤抖,活生生能吸干男人的阳精。

    “夫人,”,踏出小院子的黄慈迎面看到了树下的梨花,他快步上前虔诚的鞠躬。

    “沈爷回府了吗?”,梨花礼貌的询问道。

    黄慈一抬头就看到月娥偷偷摸摸的向他打眼色,他会心点头,小心翼翼的说道,“半个时辰前回府了,这几日少爷废寝忘食,刚刚才睡下。夫人您.....”。

    梨花没察觉身后的月娥松了口气,朝着黄慈会心一笑。沈辰斐身边的人,个顶个都是人儿精。梨花今日在厨房做膳食,无知的丫头端着药膳偏说了一句是给少爷送去的。小镇的小院比不得沈府祖宅,整个府衙不过十二间屋子。梨花若是想找人,沈辰斐根本无法躲。

    “沈爷可还好?”,那天他哭着跑了,一直没见过面,梨huaxin急的询问道。

    “爷的性子夫人您是知晓的,没有夫人您妥善照顾少爷怎会好呢”,身为奴才就该时刻为主子说话。

    梨花低着头沉默不语,还一会儿,才轻轻说道,“他在哪儿?我去瞧瞧他”。

    “这”,黄慈目光闪烁,“少爷睡醒后,怕是又要离府的”。

    “是不是孩子有消息了”,梨花急切的追问。

    黄慈支支吾吾,满头大汗,闪烁其词,“夫人,奴才每日只瞧着少爷伤身劳累,旁的奴才并不知晓”,他若是说错一句话,少爷定会砍死他的。这几年他仔细的瞧明白了,少爷最在乎是夫人,任何事只要涉及夫人,少爷就会不顾后果。

    “唉,罢了,我何苦为难你呢。你,你要多费些心思照料爷,切记让他好生吃药,一日三餐进食”,梨花细心温柔的叮嘱着。

    “夫人放心,伺候爷是奴才份内事”。

    “嗯,月娥,陪我去厨房吧”,沈辰斐太忙,为他煲个汤也算表表心意,安慰安慰他。

    又过了,三天,沈辰斐还是像个老鼠紧张兮兮的躲在屋子里。梨花每天煲的靓汤都被黄慈偷偷送给了他,沈辰斐经常一边喝汤,一边神经兮兮的念叨着梨花。自言自语的说些肉麻缠绵的情话。饶是,想她念她,沈辰斐还是像个娘们似得,别别扭扭不敢见她。

    沈辰斐幼稚的闹这么一出,放到让梨huaxin疼不已。以为他正废寝忘食的寻鱼儿,每天都暗暗祈祷他们父子能平安归来。

    一连多天,每天几张拜帖送进沈府,都如同石沉大海始终不见任何回应。郑岚枫越来越急躁,终于,忍无可忍的他带着护卫直接来了沈辰斐的小院。

    搬着椅子正襟危坐,身后站着一排面无表情的护卫,大有沈辰斐不让他进门,他就死守大门的架势。

    “少爷”。

    “瘸子还在外面坐着?”,沈辰斐阴森森的黑着脸,背着光坐着。

    “刚刚夫人问起府外为何喧哗,奴才搪塞了过去。爷,郑公子故意闹出大动静,我们怕是瞒不了多久”。

    “去,让月娥在夫人的屋里点上蔚辞的香”。

    说完,沈辰斐甩动衣袖慢慢的起身了,“带上人,咱们去会会瘸子”。

    沈辰斐一身夸张的金色装扮,双手抱着胸斜着头吊儿郎当的带着一群小厮慢悠悠的打开了大门。居高临下的站在石阶上斜视郑岚枫,身后的小厮很快搬出一把椅子,沈辰斐抬起腿跨在,身体像没有骨头一样瘫软的靠着椅背。

    “郑瘸子,听说你想见爷?”。

    “我要见常梨花”,郑岚枫目光深邃的盯着他,风轻云淡的说道。

    “呸”,一口唾沫吐出,沈辰斐阴阳怪气的哈哈笑了笑,“郑瘸子,你脑壳摔了?常梨花是谁,沈府的少奶奶。我沈辰斐的女人,也是你想见便能见的”。

    “沈辰斐,梨儿是我长子的亲母”。

    “放屁,放你的狗屁。你这个病怏子能生孩子,白日做梦”,沈辰斐气急败坏的骂道。

    “是与不是,由不得你一人妄言”。

    “啧啧,不要脸的贱东西,窥人妻室还理直气壮,郑府也忒不是人了”。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