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陷阱·渔翁(五千字200币字,求打赏~~)

第一百三十一章 陷阱·渔翁(五千字200币字,求打赏~~)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郑岚枫的目光闪了闪,绝美艳丽的脸上带着强烈的气势,“沈辰斐,我从陈家大公子的口中发现一件有趣儿的事,你猜猜,若是梨儿知晓了真相,她会不会选你?”。

    “哎呦呦,吓唬谁呢”,沈辰斐嚣张的讥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吊儿郎当。

    郑岚枫怒火的目光越烧越浓烈,如果眼色能杀人,沈辰斐早死了千百万回了。

    “瞧你病怏怏的模样,还想和爷爷我抢女人.....”。

    “我要见梨儿”,郑岚枫出声打断了他。若不是梨花的缘故,郑岚枫一辈子也不愿和沈辰斐这样的败类说一句话。

    “扯你娘的臊,滚蛋,别惹老子。惹火了爷爷,管你是谁照样收拾了”,沈辰斐怒气冲冲的像头喷气的牛犊子。

    “沈辰斐,你怕了。你怕梨儿不要你”,郑岚枫不肯走,没见到梨花他不甘心离开,“你是该害怕,沈思梨并非你的血脉,你连留住梨花最大的筹码也失了.....”。

    沈思梨并非你的血脉,沈辰斐一僵,明亮的眼眸瞬间被充溢的红血丝布满了。他突然发狂的冲到了郑岚枫前面,可惜被皇家侍卫拦住了。

    “哼,被我知道真相就怒了?沈辰斐,你争不过我。梨儿,是我的”,郑岚枫傲慢的笑着,倾国倾城的脸挂在势在必得的神情。碍眼的让沈辰斐恨不得撕碎他。

    黄慈和几位小厮冲到了沈辰斐身后,抽出腰间的刀剑,正要和皇家护卫对抗。

    “钟师,放开沈公子”,随着郑岚枫的命令,护卫推开了沈辰斐,身后的黄慈和小厮迅速将狼狈的沈辰斐扶住。

    “沈辰斐,我不想与你争辩。我要见梨儿一面,她若不愿随我离开,往后绝不清扰你。她若选我,沈辰斐,就算拼了郑某的性命,也定要带她离开”。

    “瘸子,你不是君子吗?为何要夺我所爱”,冷静下来的沈辰斐,语气冰冷的说道。一双眼睛怨恨的看着他。

    郑岚枫一愣,似乎没料到他会冷静下来问出这样的问题。

    “沈辰斐,我与你一样,不过是爱惨了她而已”。

    “哈哈,哈哈”,沈辰斐仰头夸张的大笑起来,“虚伪,伪君子。照你的说法,我瞧上你娘了,你娘也瞧上了爷爷,大爷我也能带她走?”,报应啊,真真是报应,沈辰斐抢了多少人妻,残害了多少女子,如今报应到了他头上,他最心爱的女人多少人要争夺。

    “休要胡言”,郑岚枫气得满脸通红。他一个文质彬彬的贵公子,从未见过沈辰斐这样撒泼骂人的男人。为了见梨儿,他一直忍耐,谁知沈辰斐越骂越过分,涉及他娘亲名声,他实在忍不住。

    看到郑岚枫气急攻心的样子,沈辰斐乐呵呵的笑了。

    “瘸子,想见梨花也可以。你敢不敢和爷爷赌上一赌?”。

    “赌”。

    “哎呦,病怏子还是个爷们儿呢,不问问赌甚?”,沈辰斐笑的不怀好意。

    “只要能见她,我愿意一堵”。

    “好,好。人人都说你是诗画双绝的玉公子,我们赌画技如何?”,沈辰斐还未学写字,沈丞相便先教他握了画笔,一手精湛的画技早已经超过了丞相,能化腐朽为神奇。

    郑岚枫怪异的看着他。

    沈辰斐这个草包,到底打什么算盘?从未听说过他会画画啊。想到那个多才多艺的大才子沈丞相,郑岚枫目光闪了闪。

    “好,赌画技”,他有信心赢沈辰斐。

    “黄慈,你听到了”。

    “爷,奴才这就去办”,黄慈带着人快速的进了府,沈辰斐转身回到了椅子上,吊儿郎当的跨坐着。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拳,关节处泛白的让人心惊。思梨不是他的血脉,思梨不是他的血脉。不会的,瘸子是骗人的。

    不会的,思梨是他的女儿,瘸子的话不可信.....

    沈辰斐,不要上当.....

    两个男人,烈日当空中对峙,谁也不肯退让半分。

    梨花是沈辰斐的心肝,他就算不要命,也不会将梨花让出去。所以,这一次他才能异常的冷静下来和瘸子对抗。

    对郑岚枫来说,梨花是心头的一滴血,小小一滴失去了心就空了。他本没资格争夺的,老天怜悯,梨儿为他生下了孩子.....

    贪婪一回,就这一回,一定要争一争,为了他,也为了孩子......

    黄慈备好了桌台颜料和画纸笔砚。

    “爷,夫人睡下了”,黄慈在沈辰斐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沈辰斐灿烂的笑容从嘴角泄露了出来。

    “瘸子,开始吧,爷爷擅长山水,你擅长丹青。你我便用丹青一决高下,也省得世人说爷爷欺负你一个瘸子”,瘸子,瘸子,瘸子,沈辰斐狂妄的一声声朝着郑岚枫的心窝子扎。

    郑岚枫食指紧紧抓着椅子手把,关节层层发白,面无表情的脸显得风平浪静,“开始罢”。

    刺眼的烈日照在他们身上,所有人都满头大汗。沈辰斐和郑岚枫都正襟危坐的急笔画画,专注的眼神一直紧紧盯着画纸。

    压抑的气氛里,沈辰斐突然张开口咿咿呀呀的唱起了小曲。他的声音沉稳清脆,感情浓烈如歌如泣的唱着.....

    想当初

    妹妹从江南初来到

    哥哥是终日相伴共欢笑

    我把那心上的话儿对你讲

    心爱的东西凭你挑

    还怕那丫鬟服侍不周到

    我亲自桩桩件件来照料

    你若烦恼我担忧

    你若露齿我先笑

    我和你同桌吃饭同床睡

    像一母所生的亲同胞

    ****

    实指望亲亲热热直到底

    总见得我俩情义比人好

    谁知道妹妹人大心也大

    如今是你斜着眼睛把我瞧

    三朝四夕不理我

    使哥哥失魂落魄担烦恼

    我有错你打也是骂也好

    为什么远而避之将我抛

    你有愁诉也是说也好

    为什么背人独自你常悲嚎

    你叫我

    不明不白鼓里蒙啊

    我就是为你死了

    也是个屈死的鬼魂

    冤难告

    ------(选自豫剧红楼梦)

    歌声如行云如流水,愁绪,哀怨,悠游其中。心底沉淀的情绪,顷刻间,宛如狂浪掏沙般地攫走了紧紧扯在手里的轻愁,好像无数珍珠落到玉盘上,重重轻轻,密密细细,点点滴滴....

    郑岚枫微微出神的停下笔,抬头专注的看了他一眼。明明是青楼妓院的小曲儿,沈辰斐却唱的如此缠绵悱恻....

    郑岚枫说不清此刻的心情,鄙视,不屑,却又深深的体会了他对梨花的感情....

    梨花,梨花,沈辰斐愿意为她死。他又何尝不愿意,与其孤零零的渡过漫漫长夜,还不如死了好。

    如果不曾感觉温暖,不曾得到她的爱该多好。没吃过蜜糖,永远不知晓甜的滋味....

    他也不会深陷痛苦,夜夜噩梦,无法自拔.....

    正在这时,蔚辞骑着高头大马带着狼虎将赶来回来。沈辰斐笑容裂开,小心翼翼的放下笔站起身,嚣张的大笑,“爷爷的人回来了,哈哈,瘸子,老子不怕你了”,皇家护卫又怎么样?郑岚枫就算将皇后请来,也休想将梨花带走了。

    瘸子来抢人,依照他的个性怎会罗罗嗦嗦废话一堆。如今身边没人,他不敢冒险和瘸子斗,哼哼.....

    “你,你在拖延时辰”,郑岚枫脸色难堪的瞪着他。

    “赌?赌个屁,爷爷赌命也不会赌花儿。郑岚枫你这个大傻子,想见梨花下辈子。哈哈”,沈辰斐猖狂的大笑。

    “辰斐,郑家三公子既然上门了,怎么不请三公子入府啊?这可不是我们沈府的待客之道啊”,蔚辞拿出一副长辈的模样,威严的看着两人说道。

    蔚辞为什么敢这样,这还要从梨花被陈亦爵绑架说起。失去梨花的沈辰斐,费尽人力物力也寻不到爱人,走投无路的他,跪到了蔚辞跟前对年迈的老人说,爷爷,只要你帮我,你和老祖宗百年之后,辰斐可以将你们合葬,让老祖宗入你的族谱,定让你们下辈子成为夫妻。

    下辈子的事,谁也说不准。

    可是蔚辞答应了,他一生为情所困,沈家老夫人是他一辈子最大的劫难。就算没有下辈子,能合葬,能让她的名字入他的族谱,也足够让他拼上性命一搏了。

    “蔚爷爷,瘸子可不是甚客人。你没瞧见他带着一群人来了,他是要抢我的女人的”,沈辰斐笑嘻嘻的上前将蔚辞扶到椅子上坐着,乖巧的站在老人身后,斜着眼睛对着郑岚枫轻轻挑眉。

    大有一副,爷爷靠山来了的模样,挑衅着郑岚枫。

    “哦,还有这等事?”,蔚辞的目光冷冽的扫过皇家侍卫的身上,脸上挂着冷笑。

    “蔚辞神医,晚辈并非来闹事的.....”。

    不等郑岚枫话说完,蔚辞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若是来拜访,老夫和辰斐还有事处理,恕老夫无礼,无法招待公子了,公子请回吧”。

    话说完,就带着人进了府,大门紧紧的关上了。

    郑岚枫阴着脸看着他们消失不见,“雀羽,扶我过去”。穿一身月白色罗衣,头发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的香味。少年的脸如桃杏,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雀羽扶着他一步步走上石阶。

    郑岚枫微微颤抖的手拿起沈辰斐画的画,是梨儿的侧脸。笑脸如花,一身青衣农女的打扮背着一个小箩筐在树林里。以她为背景的森林密密匝匝,光影斑驳,丝丝阳光透过叶子射在她身上....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梨花,浑身充满快乐,如同树林的精灵.....

    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紧紧抓着画纸,长长的睫毛在那心型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

    虽怒而若笑,“回去吧”。

    沈辰斐,当真是小瞧你了。为了护住梨花,蠢钝如猪的你竟然也变聪明了。

    “蔚辞回来了,无人能困住陈大公子了。雀羽,将我的拜帖送到陈府。陈大公子不是想要沈思梨吗.....”,那就送他一个沈思梨吧。沈辰斐没有了沈思梨,倒要看看还如何能留住梨儿。

    疯了,一个个都失去了理智....

    与虎谋皮,谁才是真正的渔翁.....

    “辰斐,思梨究竟是谁的?”,蔚辞遣退了所有人,一脸严肃的看着沈辰斐问道。

    “爷爷,连你也信陈贼子的话?花儿14岁未及笄便成了我的女人,那些时日我一直将她囚在腾雪阁,她连院子也不曾踏出一步,思梨是我的女儿”。

    “陈家老匹夫口口声声思梨是他的孙女”,当初花了几个月才掌握证据,确定是陈亦爵绑架了常梨花,沈辰斐他们一群人赶到了边境,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下了毒,让陈府上上下下都中了毒。蔚辞为了逼陈亦爵出现,给陈将军和夫人下了奇毒,虽不制命,却异常难受。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陈亦爵会匆匆带着孩子离开的原因。一回陈府,他就让山海和图解去寻梨花了,可惜,被早有准备的狼虎将一路跟随,山海和图解哪里是狼虎将的对手。被他们打的狼狈,若不是图解的毒术厉害,怕是命都没了。

    “呸,呸,忒不要脸了,他怎么不说皇帝陛下是他儿子”。

    “唉,这个常梨花真真是个祸害”,蔚辞头疼的看着他。

    “爷爷,莫责备花儿。是他们一个个缠着她,花儿一直很乖”,沈辰斐是真的将蔚辞当爷爷,换个人说梨花一句不是,他肯定动手揍人了。

    “那个男婴....”。

    “是我的,爷爷,小鱼儿是我的。花儿说孩子是我的,便只能是我的”,他不会给郑岚枫机会的,“一个孩子而已,想除掉多的是手段”。听到沈辰斐冷酷的话,蔚辞目光闪了闪,惊讶的看着他。

    “罢了,罢了。事情交给我吧,我寻了个孩子回来你派人好生照料着”,蔚辞说道。

    “孩子?”,沈辰斐疑惑不解。

    “我带着狼虎将匆匆离开,这时放出消息沈府小姐病重。那陈亦爵定会来一探究竟,我们设下天罗地网等着他,来个瓮中捉鳖”。

    “好,好计谋。爷爷,不愧是我们沈家人”。

    蔚辞一口气卡在喉咙,满脸通红的咳嗽了几下。

    “嗯,我,我还有一事”,沈辰斐突然露出羞涩的神情,低着头,双手不安的抓着衣袖。

    “何事?”。

    “我,我,早,早,”,早泄两字是所有男人的噩梦,当初不举是被人下药,如今早泄可是他能力不足,让他如何说出口。沈辰斐别别捏捏的抬起手,露出动脉。

    蔚辞疑惑的瞟了他一眼,抓着他的手腕探了探脉,“上火,无碍”。

    “再仔细瞧瞧”,他急切的将双手抬起,伸到他面前。

    蔚辞又探了探脉,“脉象平稳”。

    沈辰斐涨红着脸,支支吾吾好一会,才小声的说了一句,“早泄,一入进去便射了”。

    蔚辞僵硬的看了看他,尴尬的轻轻咳嗽了几声,“我去配药”,说完就急急忙忙狼狈的离开了。

    夜晚降临,郑岚枫的屋子里迎来了一个男人。

    “贵客请上座”。

    陈亦爵沉默的看了郑岚枫一眼,冷冰冰的入座了。

    “请尝尝,水果煮茶是梨儿喜欢的法子,别有一番滋味”,郑岚枫偷偷的打量着陈亦爵。高大威猛,黝黑的皮肤上刻画出清晰地轮廓,高挺的鼻梁,透出一股威严。目光和他对视,郑岚枫心一沉,下意识躲开了。

    那双眼睛毫无感情,如同野兽,如同厉鬼.....

    他深吸一口气,强忍心底的恐惧。

    “你手中的孩子并非沈辰斐的,我才是孩子的爹爹”。

    陈亦爵一惊,茶杯里的水洒了出来。他目光变得凶狠,如同被人夺去食物的狂狼,带着强烈的怒气。他突然起身,椅子被他猛烈的动作带起,发出剧烈的声音。

    “屋外都是皇家护卫,陈公子,我并非你的敌人,无须兵戎相见”,郑岚枫颤抖的声音显得有一丝狼狈,却还是一直故作镇定,“你想要沈思梨,我想要我的孩子。陈公子,我可以帮你”。

    陈亦爵突然停下脚步,威猛的身影转身冷冽杀气腾腾的看着他。

    “说”。

    “三日后,我派人去刺杀沈辰斐,帮你引开蔚辞和狼虎将。你趁乱带走沈思梨”。

    “思儿在沈府?”,破裂的声音低哑询问。

    “你收到消息了罢,沈府小姐思梨病重了,蔚辞今日上午匆匆赶回来了”,郑岚枫真是聪明,巨大的陷阱不单单想捕获沈辰斐,更想捕获陈亦爵。明明知道沈思梨还在漳州,明明知道沈府放出消息是为了引出陈亦爵。他要梨花,所以,他必须要将那两个男人处理掉。

    “我如何能信你”。

    “我儿子在你手中,我绝不会用我的孩子冒险”,这一次,郑岚枫赌上了一切筹码。孩子,梨花,和他自己。

    若是有幸赢了,他们一家三口就能团聚了.....

    若是输了,若是输了....

    不,绝对不能输....

    (昨天4500字有人说太少了,这次5000多字200币。算是补偿昨天少的字数内容啊,9500收取500币。希望大家一如既往支持小鱼,支持POPO原创。你们的支持是作者君勤奋的动力)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