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笑倾三国(全文完结+番外全)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

_分节阅读_2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安若,安若便是他们口中的笑笑?

    丁夫人幽静淡然的眼,尹夫人柔软含笑的唇,刚刚杜夫人那微微上挑的眉,还有房中其他美人,或鼻,或额,总有一处相似。

    我有片刻的失神,眼前这些美人在他眼中竟只是一个人么?

    在他眼中……这些美人,竟都只是一个女子破碎的拼图?

    那些眉眼拼合起来……便是那一个如笑春山的女子,那个和我同名的女子……笑笑?

    开什么玩笑!的37

    我错愕地瞪大双眼,猛地站起身,甩开仍旧握着我双手的阿瞒。

    阿瞒抬头看我,一脸茫然,“笑笑……”

    我转身走出房间,脚步越行越快。

    “笑笑!笑笑!”阿瞒竟是起身追了出来。

    我不管不顾,径自往前走。

    “笑笑,头疼……头好疼……”身后,忽然传来阿瞒的低呼。

    脚步微微一窒,我认命地转身,见阿瞒蹲在地上,双手捂着头,很痛苦的样子。

    拉下他拼命敲打自己脑袋的双手,我抬手轻轻按揉着他的太阳穴。

    “还痛不痛?”叹了一口气,放轻声音,我道。

    “嗯”,阿瞒微微眯起眼睛,舒服地哼哼。

    再度叹气,我无语到了极点。

    下毒之事便以杜夫人被逐出府而了结,只是,我仍是觉得不安,总觉得那一日看到的那封血书对阿瞒有害。

    只可惜在这个朝代,我竟成了半文盲。

    将阿瞒哄回床上躺着,我转身拿了竹简,趴在案上开始创作……

    “笑笑……”阿瞒轻唤。

    “嗯?”我无意识地回应。

    “我饿了。”的f7

    “叫你夫人去。”我甩了甩手,道。

    沉默半晌。

    “笑笑……”阿瞒再唤。

    “嗯?”

    “我渴了。”的d3

    “叫你夫人去。”

    继续沉默。

    “笑笑……”不怕死的声音再度嚷嚷。

    “你到底想干什么?!”回头,我恶狠狠地磨牙,桌上的书简已经被我翻得乱成一团。自小,我便记忆力过人,有过目不忘之称,所以,我在努力将那份血书复写出来,可偏偏这个正主儿还拼命打岔!

    “我……我好闷……”一脸的委屈,阿瞒小小声道。

    “找你夫人玩去!”狠狠磨牙,我一脸的凶相,“你再吵一句,我便立刻出府,再也不回来了!”

    阿瞒闻言,忙不迭地抬手捂住了嘴。

    解决了噪音的来源,我志得意满地回头继续我的“创作”。

    咬着手中的毛笔,几乎将那笔给啃秃了,我终于写出最后一笔。

    将墨迹吹干,我宝贝似地揣进怀里,马不停蹄地去找郭嘉,全然不在意阿瞒哀怨的眼光。

    笑倾三国 正文 第36章血诏

    章节字数:2815 更新时间:07-11-09 10:06

    四处问过,竟然没有找到郭嘉。

    “备车!”一路冲出房门,我嚷嚷。

    刚出府门,便见一辆马车停在府门前,这相府的办事效率还真不是盖的。毫不犹豫地,我便爬了上去,“送我去风月楼。”

    坐上吚吚呀呀的马车,我伸手进探了探怀里的竹简,除了郭嘉,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谁,偏偏他又不在。

    “姑娘去风月楼何事?”一直一声不吭的驾车人忽然开口。

    “找郭嘉。”头也没抬,我便道。

    “那小子和风月楼有关系吗?”驾车人的声音蓦然怪异起来。

    “啊?”我狐疑地抬头,这人的声音好生熟悉啊。

    只见那驾车人回头冲我露齿一笑,一口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我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是他!恶梦!一想起受伤被他蹂躏的岁月,我便汗毛直竖。

    “华英雄!”我失声大叫,“怎么是你!”

    “嗨!小狼崽!”他右手护缰绳,扬起左手,笑眯眯地冲我打招呼。

    脑门上出来三条黑线,我磨牙,这个记仇的烂大夫!

    “郭嘉这个时候多半在家里哦。”他笑眯眯地继续道。

    “家里?”我一脸讶异,随即反应过来,“为什么是你驾车?!”

    “我正好要去找他啊,你就爬上车来了。”他一脸的无辜。

    我开始抹汗,我还以为相府的办事效率很高呢……

    说话间,马车已经停了下来,我跳下车,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屋子,不大的房子,却很幽静雅致,连风里都仿佛带着花的香甜气味。

    “奉孝住这儿”,华英雄笑眯眯地比了个手势,随即上前推开大门,便毫不客气地闯了进去,轻车熟路的架势。

    一进门,便见被拴在院子里的小毛正悠闲地啃着草。

    原来这家伙还是食草动物啊……我还以为它已经进化了……专吃肉。

    “咳咳咳……”屋里传来清晰的咳嗽声。

    华英雄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推门进去。

    我站在门边,看郭嘉半倚在榻上,只着一袭白色的单衣,兀自咳嗽不已,嘴角已经沁出血丝。

    华英雄从门边的架子上取下布巾,走上前,递给他。

    “咳咳咳……”又咳了一阵,他才抬手接过那布巾,拭去嘴角的血丝。

    那样单薄的身子,仿佛随时会随风而去似的。

    “裴儿,找我何事?”看向我,他弯起苍白的唇,笑得温和。

    犹豫了一下,我看向华英雄。

    “得,我去煎药!”华英雄举了举手,大咧咧地走出门去。

    郭嘉看向我,“很重要的事么?”说着,他伸手去拿一旁的茶杯。

    我忙快步上前,拿起茶杯递给他。

    苍白的脸上浮现笑意,他笑道,“不碍的,不至于如此。”

    “我曾经巧合地看到过一封血书,直觉与阿瞒有关,我回忆了一下,复写出来了,但我不识字,你看看写了什么。”说着,我从怀里掏出那封竹简。

    郭嘉伸手接过,缓缓展开,随即轻声叹息,“果然如此。”

    “你早就知道?上面写了什么?”我好奇地凑上前,问道。

    他拉我坐下,一字一句地念给我听,“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为重。近日操贼弄权,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朝纲;敕赏封罚,不由朕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卿乃国之大臣,朕之至戚,当念高帝创业之艰难,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祖宗幸甚!破指洒血,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负朕意!建安四年春三月诏。”(出自《三国演义》)

    “皇帝写的?”我微愣,这根本就是想要杀曹操的意思嘛。

    “嗯,这应该是皇上写给车骑将军董承的一封血诏”,郭嘉看向我,“你从何处看来?”

    “在刘备身上。”

    郭嘉看向窗外,“孟德兄中毒事件便与此诏有关吧。”

    写给董承的血诏,却在刘备身上……天,到底多少人在预谋着要取阿瞒的项上人头?我开始后悔没有多读读历史了,脑海里的那些历史知道都是零零散散,就像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一会儿灵,一会儿不灵……

    “阿瞒处境很危险么?”我皱眉,如果阿瞒仍是那个酾酒临江,横槊赋诗的大枭雄,我自然不必担心他,可是如今他那副模样……

    “喂,谈好没有,该吃药了。”门外,响起华英雄的声音。

    话音刚落,门便被推开,他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屋里立刻弥漫起一股淡淡的药香。

    摇了摇头,郭嘉轻笑,“那么苦。”

    “老老实实喝了,病人还那么多话!”双眉一皱,华英雄将药碗递上前。

    “喝也是死,不喝也是死,何必受那份罪?”郭嘉说得坦然。

    华英雄狠狠将药碗搁在一旁,“你再不吃药,哪天死了也没人知道!”

    “药……很苦的。”郭嘉轻轻开口。

    看着他那副模样,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站起身一把端起那药碗,便递到他唇边,“喝!”

    他微微愣了一下,定定地回不过神来。

    看着他苍白的神色,我有些烦躁地抿了抿唇,抬手就给他灌了下去。

    不一会儿,碗就见底了。

    郭嘉呛到了,低头又是一阵猛咳,咳得双颊生晕。

    我把碗放到一旁,拿布巾低头替他试去嘴边的药汁。

    “安若和她的仲颖在一起,很幸福”,低头的那一瞬间,我在他耳边轻轻开口,以只有他听得见的声音道。

    他的身子一下子僵住。

    我知道我猜对了,安若,便是那个胭脂糕姑娘,那个笑笑……

    “所以,就算你想殉情,就算你真的死了,九泉之下,你也不会见到她。”我淡淡开口,说出的话却残忍得可怕。的16

    缓缓地,他抬头看我,清亮的眼睛带着不敢置信的小心翼翼,“你……见过她?”

    我面无表情地点头。

    “她……还好吗?”

    “好得不得了。”我淡淡地道。

    “真的?”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嗯,她没有死,只是回去了自己的时空。”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跟他说这些,只是看他如此模样,心里有些难受。

    “喂喂喂,你们在说什么!”一旁,一头雾水的华英雄不满地大叫。

    郭嘉完全陷入真空状态,完全当他透明人,只一手紧紧握着我的手,“你说……她和仲颖在一起,很幸福?”

    “嗯,他们还生了一个儿子,叫莫纤尘。”反正已经说了,我干脆说个痛快。

    “纤尘?”他又是微微一怔,随即苍白的脸上染上笑意,“那样……真好……真好呵……她应该幸福的……她受了很多苦……”

    他的脸上有些微的释然。

    “嗯,他们都很幸福,所以,你也放过自己吧”,一手轻轻拭去他唇边染上的药汁,我的声音很轻,很淡。

    我不知道那一个与我同名的女子在这个时空发生了怎样的故</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