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

_分节阅读_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不是因为嫉妒我的慧根?”

    她苦苦思索良久,她与国师大人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唯一的交集是老国师大人的青眼。

    所以国师大人一定是因为自己苦苦修炼却不得要领,她却天赋异禀就快得道成仙,所以才对她羡慕嫉妒恨。

    管家大叔这回终于彻底摔下了马。

    摔了马的管家大叔闪了老腰,灰头土脸的爬上了马车,小离忧愁又善心的照顾着他,坐在马车上平平安安的通过了无琼阵。

    一入府管家大叔就被抬走了,纪小离由一个□岁的圆脸童子引到正厅,大夜尊贵无双的国师大人正在那里等她。

    这个地方她小时候来过一回,还记得大门外那两只百年的石狮子很沉默,通往正厅的路两旁的参天大树却是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可是时隔十年,怎么这里变得这么安静了呢?

    纪小离跟着仆人往里走,背上有点凉。

    离万千堂还有十步距离时童子就止住了脚步,恭敬的请纪小离自己进去。

    小离咽了口口水,一只手按着腰间百宝锦囊,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宽阔高朗的堂屋安静的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只有她自己的脚步声沙沙的,听得她起鸡皮疙瘩。

    “国……国师大人……”她壮着胆子叫了一声。

    陈遇白其实就站在轩窗边,在等她的狗眼转一圈看到他,被她这平地一声雷吼的嘴角抽搐,他不悦的轻轻一拂袖,掀起的风将那猫着腰满身戒备的人掀了个跟斗。

    纪小离正浑身戒备,忽然涌起一阵强劲阴风,她在自己摔了个四脚朝天之前,果断的把手里抓着的霹雳弹扔了出去。

    红色的霹雳弹滚在地上,一声闷响,没有炸开——这是常有的事儿,她做的霹雳弹十个有七个是哑弹,剩下三个能炸响的杀伤力也有限。

    不过哑弹也有哑弹的威力——大团的红色烟雾涌出来,迅速的弥漫了整间屋子。

    纪小离扔完翻身就逃,连滚带爬的逃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捂着胸口正大口喘气,忽然眼前一花,一个黑色人影一闪而过,带着比她见过的最厉害的妖魅还要强烈汹涌的杀气停在她十步开外。

    这就是陈遇白与纪小离的第二次相见:心情很不好的一天,昨日在宫中皇帝和颜悦色的逼他收下这个见鬼的弟子。他知道这是他的劫数,也做好了准备去应劫,可是劫数比十年前更加令他难以忍受了,连个照面都没打,就逼的他屏气掠出了万千堂!

    平日里安静无声的万千堂红雾缭绕,永远徐徐缓行的国师大人直接从门里飞了出来,守在门外的仆人们都用“朝闻此、夕可死”的震惊表情看着眼前这一幕。

    那身连月光都不敢沾染其上的黑色冰绸衣衫无风自动,来自幽冥九层一般的冰冷声音已经带了杀意:“纪、小、离!”

    被点了名的小少女刚一抬头,黑色身影已然逼近,那股杀意割的她小脸生疼,小少女保命要紧,迫不得已又是一枚霹雳弹,掏出来就往他脸上招呼。

    陈遇白不可能让她得手两次,挥袖一掠,拖着红色烟雾尾巴的霹雳弹毫不犹豫的改了方向,一头扎进正伸长树冠看热闹的千年槐树精怀里。

    纪小离耳边听着槐树精惊慌失措的惨叫,那黑色身影带着杀气已在眼前,带着冰凉冷意的黑色冰绸都已抚在她脖子上了,她怕极了,豁出去了不退反进,咬着牙往前用力一撞。

    少女光洁的额头“砰”的磕在了来人的下巴上。

    只听一声闷哼,大夜清贵如同姣姣明月的国师大人……僵着他清俊无双的脸,蹬蹬蹬后退了三步。

    一旁原本欢快围观的仆人们,这时吓的个个跪倒在地,一时“噗通”声不绝于耳。

    只有纪小离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捂着额头泪眼汪汪的站在原地。

    她这才有机会看清楚眼前的人。

    那个传闻中谪仙一般的尊贵人物是个年轻的男子,一身黑衣此时有些凌乱,但衣袂无风自动,飘逸如仙。他长的……纪小离看着他的脸,蓦地睁大了眼睛:他长的好漂亮啊!

    纪家四位少爷都是英俊的,但眼前的年轻男子黑衣乌发、浓墨眸色,衬的那象牙白的肌肤质地很像她最喜欢的白玉小斧头!

    真漂亮啊!下巴上渐渐泛起的青肿与嘴角隐约的血迹都是炼丹时她最喜欢的颜色啊!

    “国师……大人?”十五岁的小少女一脸高兴,“国师大人安好!”她按着来时家中的教诲向他请安,看他神色那么差,又着意恭维他:“国师大人您长得真好看啊!”

    跪在地上的仆人们……默默的将脸贴地,一个个簌簌发抖。

    陈遇白的衣衫已经被勃发的怒意激荡的如在烈烈风中了,紧抿着唇,看着那张痴蠢的脸,他心中激烈的抗争着。

    她的命数与自己息息相关,天命不可改,他不能亲自动手杀她,有违天意必遭天谴。但是、但是现在这般……比遭天谴又好到哪里去了?!

    咽下一口血沫,陈遇白极力恢复冷静。

    被她那一下撞破的舌头很疼,他说话都有些僵:“把、她、带、下、去!”

    抖的如同风中落叶的仆人们飞快的爬起来将一脸梦幻的纪小离拖了下去。

    一时之间万千堂又恢复了安静,只是厅中烟雾弥漫、怪味刺鼻;厅外绿意盎然的槐树染了半身的红色,耷拉了一片树冠;如清风明月一般清贵了二十年的国师大人站在一片狼藉里,一身凌乱,那张以玉石一般清冷无表情而风靡大夜万千闺中少女的俊脸上,杀意与怒意激烈的如同万马奔腾。

    ☆、第六章

    纪小离被仆人们几乎是抬着的拖到了拨给她住的筑星小院。

    她一路都在提问,可是国师府的仆人训练有素,连哼唧一声回答她的都没有。

    最后还是那个圆脸童子惊魂未定的对她说了几句话:“姑娘委实……太大胆了些……这两日待在这里别出去了吧!我会一日三餐送吃的来,姑娘您要什么就跟我说,可千万别再……像刚才那样了!”

    纪小离看他那一脸胆战心惊,缩了缩手,愁眉苦脸的闭上了嘴巴。

    待小院只有她一个人,她摸进屋里找了纸笔。没一会儿,一只灰色战鸽扑棱着翅膀矫健的飞出了小院,在国师府上方的天空里划出了半道漂亮的身影——圆脸小童一手捏着弹弓一手拎着翅膀受了伤的鸽子跑进观星楼。

    窗边榻上冷眉冷眼的年轻男人嘴角已微微肿起了,脸色冷的像冰。

    接过小童从鸽腿上取下的铜环,捻在指间,他冷笑不已。

    圆脸小童扑闪着大眼睛一脸崇拜:“大人料事如神!她果然送信回镇南王府——这种战鸽是纪家军惯用的,这只还是特特训练过的,矫健不凡,可飞百里!”

    陈遇白低声嘲讽的一笑,牵动了嘴里的伤,疼的抿了抿唇。指间的铜环已被他捏扁,他冷然吩咐小童:“去把她带过来。”

    圆脸童子领命而去,没一会儿就将一脸戒备的纪小离带了进来。

    看她手还敢往腰间的锦囊上摸,陈遇白怒极,弹指一道指风打在她手上,纪小离被他打的跳起来,手已经伸入袋中,却听一声冷喝:“你敢掏出来,我就把它塞进你嘴里!”

    纤软的小手迟疑的顿在锦囊中,人泪眼汪汪的朝着冷眉冷眼的他看。

    陈遇白目光闪了闪,转开了眸子,顿了顿冷声问:“纪小离,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拜……拜师……皇后娘娘说,我是先国师大人收的弟子,先国师大人不在了,只好拜入国师大人门下。”

    “……只好?”

    “不不不,不是只好,是……只能?”纪小离生怕惹怒了他,越怕越语无伦次。

    陈遇白不耐的打断她,将那枚铜环“叮”一声扔到她脚边。纪小离捡起,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惊恐交加。

    “拿出来,念。”国师大人冷声吩咐。

    纪小离小心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将纸条从扁扁的铜管里抽出来,展开了磕磕巴巴的念:“我、我……嗯,我在……这里很好,吃得好、吃的……很好,嗯,请勿忧心……小离敬上。”

    她念的那样用力认真,陈遇白的脸却更黑了,忍不住走过去捏起那张纸条冷声问她:“你当我不识字?!”

    白纸黑字写着“国师大人好可怕,快来接我回家!”,她居然敢当着他面胡诌!

    小少女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表情变得凄风苦雨:“你认识字啊……那你为什么还要叫我念?”

    还以为他不识字可以糊弄过去呢,她满脸的惋惜。

    被当做白丁的国师大人显然心情更糟糕了,纪小离脑袋飞快的转,忽然从他手里抢下那纸条,塞进嘴里嚼都不嚼直着脖子咽了下去。

    没了罪证,总是能罚的轻一些的吧?她想。

    陈遇白一愣,随即冷冷一笑,“你喜欢吃是么?”

    纪小离紧紧闭着嘴巴。

    “小天,把那只鸽子送后厨,烤了给她今晚加菜。”陈遇白看着她瞬时惊恐的神色,心里总算舒坦了些。

    纪小离听着都快哭了,苦苦相劝:“迁怒杀生有违天命,你会遭劫数的!”

    陈遇白看了她一眼,阴测测的说:“大劫已至,无妨再多这一劫。”

    纪小离当然没听懂,只见他盯着自己看了一会儿,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冷。

    纪小离回到铸星小院,抱着剩下的那只战鸽,流下了凄楚的泪水。

    到了晚上,送来的菜色里果然有烤乳鸽!

    纪西悉心训练的战鸽价值万金,被烤的金黄喷香,哀怨的缩在碧绿荷叶里,叫人见之……垂涎欲滴。

    纪小离流着眼泪把它藏了起来,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她捧着它去花园里安葬。

    国师府的后花园足有镇南王府的两座大,格局大气瑰丽,奇花异草遍地都是。

    可惜一个开口说话的都没有。

    纪小离捧着隔夜的烤乳鸽转了一圈,选定了一株看起来很美的绿芙,在底下挖了个坑把鸽子埋了。

    她哼哧哼哧挖坑的时候陈遇白就在远处的高楼上,黑色冰绸临风微展,确实俊逸不似人间儿郎。

    他身旁除了童子小天还站着两个年轻男子,一个身着繁复华丽的月白色衣袍,一双微挑的凤眼仿佛盛了万千桃花般,看人一眼都能将人看酥了去;另一个看上去年纪更小,一身锦衣用金线绣了张牙舞爪的四脚蟠龙,可是那般嚣张华丽的衣饰却丝毫没有盖过那张脸,若说月白色衣袍那位英俊挺拔,这位的皮相已经俊美的只能用“男生女相”来形容了。

    能与大夜国师并肩站着的自然不是泛泛之辈,那两位都是大夜王朝的皇子,一个行二一个行六。二皇子慕容岩与陈</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