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

_分节阅读_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拜光芒的小少女急切的表示。

    国师大人嘲讽扯了扯嘴角,“你家人要来接你呢。”

    “派个人叫他回去好了!”想了想,这样好像不太好?纪小离为难了半晌,叹了口气,“那我就回去一天好了……后日一大早师傅记得叫人在十里外接我!”

    “……好。你松手。”

    “师父会不会‘噗’一声化成烟?”

    “……不会,你松开。”

    “师父会不会‘呼’一声驾云回天上去了?”

    “……松、手!”

    “师父会不会……哎呀师父为什么打我……师父,你要是打死我了、我会不会直接变成神仙了?师父……师父你干嘛又飞啊?师父师父快下来……师父你回来啊!”

    黑衣黑面的国师大人从天而降,吓了圆脸童子一跳,连忙把鸽笼往身后藏。

    陈遇白扫了他一眼。

    小天不是纪小离,人不傻胆子也不大,当即吓的“噗通”就跪下了。

    国师大人面无表情。

    涨红了脸的小童子趴在地上磕头认错:“……那日确是送到厨房去了,可那日厨房里备的晚膳本来就有烤乳鸽,我就……大人,小天知道错了!这就……这就把鸽子送到厨房去!今晚就给小离姑娘烤了吃!”

    国师大人望了望天,“不用了,喜欢就养着吧。”

    “啊?”小天吃惊的连规矩都忘了,抬起头诧异的看着主子。

    这天下无双的清俊、这一身冷然的气韵,是国师大人没错啊!

    是被小离姑娘气昏头了吗?

    国师大人清咳一声,童子立刻俯下身去,不敢再多问,欢天喜地的谢恩。

    这时前院已经传来了欢喜的脚步声与小少女甜甜糯糯的“师父……”,清俊无双的国师大人嫌恶的皱了眉,“去把她拦住,今日之内不许她再靠近我。”

    得了战鸽的童子满心感恩,爬起来跑的飞快。

    陈遇白望了望地上鸽笼,那只战鸽这几日光吃不练,养的皮光水滑的,大概还记得给他翅膀敷药的人,歪着头对着他“咕咕咕”的直叫唤。

    国师大人才不理它,哼了一声甩袖走了。

    纪小离休沐那日,纪西与纪北一同来接她。兄弟两个一式的戎装,相似的英俊眉眼,在这大好春光里一路打马而来,沿途不知看得多少女孩儿红了眼睛。

    三人一路欢声笑语回到镇南王府。

    纪霆与艳阳公主入宫宴饮不在府中,王妃却特意留了下来,小离跑进南华院,如同乳鸟归巢一般直扑进王妃怀里。

    抱着她细细看了半晌,镇南王妃见小姑娘眉目鲜活、神情快活,提着十日不曾放下的心总算松了口气,但却又怜惜不已的问:“怎么好似瘦了?是不是国师府的饭菜不合你胃口?”

    纪小离原本盼告状这天很久了,可现在她哪里还有苦要诉?仰着脸开心不已的告诉养母:“国师府很好!很好很好!我师父他是仙人!”

    王妃不大好说大夜国尊贵的国师大人是个凡人,况且只要小离喜欢,拜了国师为师,无论学些什么都是受益终身的。

    “那你可要好好听你师父的教导,不能淘气。”她温柔的叮嘱养女。

    小离欢天喜地的点头。

    母女两正说着话,纪南从军营里回来了,见了面又是一阵热闹,倩姨来请了三回才把人都请了入席。

    四个孩子围在身边说说笑笑的,热闹又融洽,王妃开心,不由得多饮了几杯,有些微醺,撤了席后倩姨给她上了盏解酒的汤茶,她坐在花厅里慢慢的喝着。

    外头纪西兄弟三个在院中比试着拳脚玩儿,呼喝声与笑闹声不绝于耳,小离在旁跑来跑去的看了一会儿,又跑进来看王妃娘娘。蹲在养母膝边仰着脸看了会儿,忽问:“母亲是不是不高兴?为什么不说话?”

    王妃捏捏她红扑扑的脸蛋,柔声说:“没有不高兴。母亲是在想事情。”

    “想什么?”

    外头隐隐传来纪家兄弟的笑闹声,王妃柔美的眼中仿佛蒙了一层烟雾,美的忧伤。她轻声的问养女:“小离,几个哥哥里头你最喜欢哪一个?”

    “唔,最喜欢……纪南说话轻轻的,也不像纪北老是打我……纪西哥哥总给我带好吃的好玩的……大哥力气最大了,一巴掌就把纪北打飞了!”纪小离掰着手指数,兴致勃勃的。

    王妃望着她那天真懵懂的样子,心里愈加难过纠结,抬了抬手把她拉起来搂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

    一旁倩姨这时笑着问小离:“小姐,娘娘是想问你:愿不愿意嫁给四少爷、一辈子留在这府里?”

    纪小离伏在养母香软的怀里,对倩姨摇头不已:“我是要成仙的,怎么会一辈子留在府里呢?”

    “是是是,”倩姨顺着她,“那成仙之前呢?愿意嫁给纪南哥哥、留在王妃娘娘身边吗?”

    “愿意啊!”小离理所当然的点点头。纪南那么好,嫁给他天天和他一起玩儿,和爹爹、母亲、公主娘娘、小白……住在一起,不是和现在一样吗?为什么不愿意?

    倩姨松了一大口气,目露喜悦的看向王妃。王妃却仍摇头,搂着小离摇着,轻声说:“她懂什么。还是再等等吧,等过一阵再说。”

    “娘娘,不好再等了,”倩姨柔声劝:“四少爷该定亲了,小离小姐这也到年纪了。订了亲……大家都安心了。况且您还要等什么呢?王爷都说小离小姐还是留在府里的好。倘若她嫁到外头去……您可放心的下吗?再说公主那头也等不得了。”

    王妃抚着养女柔嫩小脸,低声说:“等过一阵纪东得胜还朝,艳阳心情好些,也许会有转机的……纪西和纪北都是好孩子。”

    嫁了纪西和纪北哪个都不会委屈了小离的,又能留在府里。

    如今只盼着纪东能早日归来。

    夜里纪小离睡得正迷迷糊糊的,轻罗床帐微微一动,熟悉的香气传来,她立刻醒了。

    “秦桑姐姐……”她揉着眼睛爬起来,向床边微笑的美人伸出手。

    那美人的发色是罕见的纯紫色,高贵神秘的颜色衬的她容光更盛。她一身紫衣,裙摆与衣袖处都绣着繁复别致的花纹,花儿美的妖异,却不及美人容色十分之一。

    美人握住小离的手摇了摇,笑着说:“国师府好玩么?国师大人对你可好?”

    纪小离点点头又摇摇头,告诉她:“国师府有个院子,前一天长草、后一天就长石头了,好奇怪!国师大人也很奇怪,他只有一身衣服,每天都穿着,十天都没换过。”

    秦桑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那位永远一脸“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不配得到我一个眼神”的谪仙啊,扬名天下举世无双的阵法啊,每日新裁价值万金的黑色冰绸啊……“国师大人潜心修道,俗世凡物并不在眼中,如今你拜了他为师,要好好孝敬他。”她收了笑在心里,一本正经的对小离说。

    纪小离觉得很有道理,心中也有了算计。

    秦桑当然看得出来她那点小心思,心里更乐。

    姐妹俩说了一会儿话,秦桑从怀里掏出个紫色琉璃小瓶,倒出颗药丸来。

    小离像往常一样乖乖的接过服了。

    “好了,你睡吧,我要走了。”秦桑摸摸她的脑袋,柔声说,平日里艳丽逼人的脸庞此时只有温柔如水的神色,“下个月你休沐的时候我再来看你。”

    小离已习惯每个月的夜里见她一面,服一颗“益气培元”的丹药,她点点头,乖乖的躺回去。

    秦桑给她掖了掖被角,葱白似地纤指轻轻抚着女孩温热的脸颊,直到她闭上眼睛呼吸匀长,她才起身离开。

    从嫏环轩出去,如洗月色之下,夜风之中紫衣舒展如朗月流云,等在院外的王妃娘娘不得不抬手挥出一片树叶,才阻了她行云流水一般的身影。

    秦桑足尖轻点树枝,轻飘飘的落在镇南王妃两尺开外,盈盈的福了福,笑着低声问候:“王妃娘娘安好。”

    镇南王妃微微侧了侧身,“千密使安好。小离可睡了?”

    秦桑点点头,一笑:“娘娘深夜等在此处,可是有话要对秦桑说?”

    “是。”镇南王妃叹了口气,“我算着日子你今夜该来看她,特意等你是为了向你拿个主意:小离已年满十四,该说亲了。我毕竟不是她血缘至亲,她又懵懂,还请千密使为她拿个主意。”

    “娘娘可是在纪家四位公子中间犹豫不决?”秦桑笑吟吟的问。

    王妃也不瞒她,点了点头说:“以小离的性子,能留在府里当然是最好。纪东已在说亲事了,纪西与纪北倒是都好,对小离也有心,但是艳阳她不喜小离,婆媳之间处不好日子总也是不顺。至于纪南,”王妃抬眼看向秦桑,“你是知道的,无需我多言。”

    当年若不是这位身负千密神秘血统的少女,她也无法得偿夙愿、怀上纪南,这么多年来她照顾小离,纵然是养育之情浓厚,但这其中也不乏对秦桑的感激之情。

    所以即便她唯一的骨血纪南多么需要这桩婚事,她依然不愿耽误小离的终身。

    秦桑当然知道。

    她的血入了药,王妃才得以治愈顽疾。可千密圣女的血至纯至阴,王妃服了那药,只可能生出女儿来。

    镇南王的世子、白虎门令主、新任威武大将军纪南,是个女孩。

    作者有话要说:拜过天地当然就会收了你啊,不要着急嘛小离姑娘,你可要好好听你师父的“教导”,不能“淘气”,知道吗?

    ☆、第九章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如今名满京城、端密太后手下第一得力的千密使,那时还只是个七岁的小女孩,在早春料峭的清晨晕倒在山道上,怀里紧紧搂着个襁褓女婴。

    镇南王妃恰巧取道上香,救了她与小女婴,顺路一起带到了山上寺庙。

    那时王妃已嫁入镇南王府多年,却因受过重伤而一直无法怀孕,那一日她去庙中烧香就是为了求子。

    被救下的七岁小女孩醒来后听到了王妃求子的祈祷,便以此为交换,将襁褓女婴托付给王妃照料。

    千密族百年以来第一位现世的圣女,以血入药,治愈了王妃积年旧患,第二个月便如愿有了身孕。

    而那名襁褓女婴则被王妃收为义女,悉心照料成长,便是如今的纪小离。

    这些事已经过去了十五年,想起来却好像就在昨天。

    襁褓女婴已经长到了适合婚嫁的年龄,当年冻晕路边的小女孩如今是上京城中呼风唤雨的千密使者,王妃还是王妃,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