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

_分节阅读_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心爱的女儿却因阴差阳错、女扮男装十五年,如今骑虎难下。

    王妃惆怅不已,轻微悠长的叹了口气。

    秦桑大概也是想起了旧事,清丽的侧脸上神情温柔如旧梦。

    “这么多年来娘娘抚育小离,视如己出,慈母之心纯然,秦桑信得过娘娘。”上京城中手段狠辣与倾国之色齐名的千密使微微笑着,情真意切的低声道谢,“小离的婚事就请娘娘做主吧,姻缘自有天定,我信命。”

    镇南王妃有些犹豫,片刻才问道:“既是这样,容我问一句:国师府可是与小离的身世有干系?”

    簪发礼那日发生的事,明摆着是有人借皇后娘娘之手将小离送入国师府,可是她想了许久也想不明白究竟是谁?意欲何为?

    “娘娘不必管此事。”秦桑指尖轻拢衣袖,笑容更盛了些,“娘娘只当小离是普通女儿,凭您之力为她筹划便是,其他的就看她的命数了。”

    既然她不愿多说,王妃也没有什么再好问的了,点了点头答应。

    那抹紫色的身影几息的功夫就已消失月色之中,镇南王妃望着她消失不见,又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第二日一早,不用人叫小离自己就起了,到王妃那里用过了丰盛早膳,还是纪西与纪北一道送她去国师府。

    出发时纪小离东张西望,恋恋不舍的问:“纪南呢?”

    纪西俊目一闪。

    那厢纪北已大咧咧的告诉她:“说是二皇子殿下得了把好剑,一早就派了人来,约了小四试剑去了。”

    “哦。”小离也不过随口一问。见他们的马牵出来,她立刻闹着也要骑马。

    纪北敲她头:“我们送了你还要回军营呢,你骑马那么磨蹭,要耽误到什么时候?”

    小离被他敲疼了,捂着头和他吵,两人正闹的不可开交,纪西过来将小丫头一提一推,扶上了他的马。

    他自己也翻身上去,然后对底下傻眼了的纪北皱眉道:“还不走?”

    纪北望着那两人同乘一匹马、宛如相拥的姿势,跳着脚不肯依:“二哥你带着她骑不快的,更耽误时间!”

    纪西把欢腾的小丫头按住,挑了眉对胞弟挑衅道:“那我们比一场试试?”

    “试就试!”纪北被激的热血一沸——兄弟二人势均力敌,他才不信自己单枪匹马还会输给他带着个小蠢蛋!

    翻身上马,纪三少英姿飒爽、绝尘而去。

    前方一人一骑已然远去,纪西却淡定的很,驱着□的千里名驹悠悠踱步向前。

    小离急的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催促:“二哥快啊!纪北要赢了!”

    “让他赢吧。”纪西在春日熏人欲醉的暖风里惬意的勾了勾嘴角,“我……志不在此。”

    从小一听四个字四个字就头晕的小姑娘呆了呆,疑惑的问:“不在此?那二哥的痣在哪儿?”

    纪西笑容更盛,低头看着怀里女孩花朵般的小脸,摇头低笑:“……小笨蛋!”

    “小离,”他忽然语气一转,“今早纪南没来送你,你很失落吗?”

    小离正揪马儿的毛玩,闻言重重点头:“恩,失落的!”

    她问过王妃娘娘了,冰绸本是珍稀料子,据说天下的冰蚕捉到一处吐十日的丝才能得一匹冰绸,而黑色冰绸更是罕见难得,民间万金难求,就连贡品里也不多。她翻遍了王府和王妃娘娘的库房,连公主娘娘那里都偷偷去翻了,一尺一寸都没有。纪南答应给她去宫里找一匹来的,可居然又跑去和那个啥二皇子比剑了——剑有什么好比的?什么剑能和她家师父比?

    太失落了!

    拥着她的人听了这回答,默了默,再开口时声调都沉了几分:“小离,你喜欢纪南?”

    “喜欢啊!”

    “……比喜欢我还多?”

    小离想了想:“差不多”

    纪西不满意这个答案:“总有一点点不一样的吧?小离最喜欢谁?”

    “最喜欢啊……我最喜欢我师父!”

    只有师父能帮她修仙啊!

    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她家可爱的师父!

    纪西叹了口气,这傻丫头,到底不能指望她开窍啊。

    不过纪南毕竟不是男儿,王妃那样疼爱小离,如有更好的选择,必定不会将小离嫁给纪南的。大哥这次凯旋回来也该成亲了,到时趁着父亲、母亲高兴,又有王妃娘娘做主求情,应当是十拿九稳。

    至于她那个师父……少年英雄纪二少,不认为一个算命的能有什么战斗力——只会板着一张冷脸吓唬人的国师大人,还不如女扮男装的纪南有威胁呢

    拥着他的小姑娘一路踏春赏景,两人说说笑笑好不惬意。

    等他们到国师府外十里时,纪北已经等的怒发冲冠,一见他们就摔了马鞭,指着纪西上蹿下跳的大呼小叫:“你输了!你输了输了!”

    纪西和颜悦色、坦然不已:“嗯,我输了。那又如何?”

    纪北又傻眼了:对啊,那又如何?

    纪西把傻弟弟撇到一边,柔情蜜意的送了欢天喜地的小丫头上国师府的马车,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他踌躇满志的翻身上马。

    “来,再赛一场!输的洗马!”话音未落,意气风发的少年儿郎已飞驰而去。

    纪北如梦初醒,慌里慌张的上马追他,在风中泪流满面的惨叫:“你偷跑啊!”

    纪小离一回到府里,迫不及待的跑去了观星楼找她家可爱的师父。

    她带来了她所有最喜欢、最稀罕的东西,全部都要献给他!

    陈遇白昨晚整夜观星,正在榻上小寐,完全没眼力架的小少女蹬蹬蹬蹬跑进去:“师父!我回来了!”

    正优雅浅眠的国师大人被吼的倏然惊醒,不悦的皱起了眉,闭着眼睛,不想看到她。

    可纪小离兴冲冲的跑到他跟前,把背上的包袱“咚”一下放在他榻上,人也跳上塌来,兴致勃勃的就开始往外掏东西。

    “师父你看这是东麓山的石头——师父知道东麓山吧?是仙界最高的山,师父去过吗?”

    “这是万沪湖的水草哦!万沪湖在仙界哪里啊师父?湖水真的可以使死人复生吗师父?”

    她把多年珍藏都带来了,边说边问边往外掏,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小半张榻。

    陈遇白原本闭着眼睛的意思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奈何他想拒的人压根不明白。

    一块石头似地绒毛毯子“嘭”的压上国师大人的腿,轻薄光滑的黑色冰绸惊恐的鼓起又落下,陈遇白终于忍无可忍的睁开眼睛。

    面无表情的暗暗用力将腿抽了出来,他冷声命令:“把这些东西收起来,然后退离我十步以外!”

    “怎么了?难道师父不喜欢这些?”纪小离惊讶的看着他,忽又恍然大悟:“哦——师父在仙界日日对着这些早烦了是吗?”

    陈遇白千头万绪无从说起,闭了闭眼睛,语气极尽压抑的简洁道:“我不喜人近身。”

    所以离我远一点!你和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都离我远一点!

    这样说纪小离就明白了啊!

    她一脸“我懂的”,两眼放光的问:“凡人近身会沾染了仙气对吗?!”

    陈遇白只求她快点走开,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谁知她立刻就是一个飞扑!

    国师大人没有防备啊,离的这样近又是微微后仰的坐姿,被她实打实的扑的“砰”一声倒在榻上,身上压着一个她。

    纪小离双手紧紧抱住她家师父的头,贴在他身上一顿狂蹭。

    仙气仙气快到我身上来!

    陈遇白生平第一次被人扑倒,第一次被人热乎乎的抱着紧贴着,第一次有活人胆敢这样压着他、还敢蹭……他一时周身血液凝固,竟愣在了那里。

    小天在门外禀报了两声还得不到回应,正踌躇通报第三次,捧着两匹黑色冰绸的六皇子早已不耐烦,拨开小童子,一脚踢开门走进去。

    一进门恰好看到了榻上那正火辣律动的一幕……大夜最尊贵的六皇子,张大了嘴巴呆在那里。

    二皇子跟在他后头进来,见此也是一怔,但随即微微笑了起来。

    陈遇白醒过神,怒不可遏的挥袖将身上的人掸下去,纪小离被他这一下抚的整个人飞了出去,二皇子轻轻推了身前的六皇子一把,六皇子殿下被推的往前踉跄一步、险险站稳,人已经飞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抛开冰绸接住了她。

    作者有话要说:小离……别这样……好吗……作者含泪扭过脸去不忍目睹啊

    ☆、第十章

    陈遇白是老国师收养的世交故人之子,父母早亡,他从小是在国师府里长大的,对老国师的感情可谓亦师亦父。

    而二皇子慕容岩幼年也曾拜老国师为师,与陈遇白同门学艺。师兄弟小时候感情还不错。可惜后来老国师为了替二皇子推演帝王星宿,泄露天机,折损了二十年的阳寿,早早驾鹤西去,陈遇白心中悲恸,从此再无好脸色对这个师兄。

    但二皇子殿下还是很喜欢这个师弟的——师弟算命可比师父还准呢

    就是不大容易差遣得动,算一次命就要为他办一件事,就这样还每次几乎都会打起来。

    所以慕容岩很熟悉他家师弟发怒的情形。

    比如眼下,国师大人的杀气之凌厉,已经扑面如刀割了,大有一触即发、不死不休的架势,他赶紧示意慕容宋:快逃!

    傻了眼的六皇子僵着胳膊托着小少女,拔脚就跑了出去。

    陈遇白挥袖在榻上一拍,人已飞身而至,一脸煞气的往外追,慕容岩白衣一闪挡在了他前面。

    “冷静、冷静!”二皇子殿下那双招牌桃花眼里分明蕴满了笑意,语气却再正经没有了:“我与小六都不是多舌之人——事已至此,杀人灭口可不是男儿所为。”

    陈遇白最讨厌这个师兄,他才不会跟讨厌的人解释莫须有的事情。胆敢拦他?国师大人一挥袖便送出去一掌!

    这一掌足足使上了八成功力,慕容岩不敢硬接,白衣长袍轻飘飘的一闪避开,身后的实心桃木门遭殃,被整扇击了个粉碎。

    慕容岩连忙揉身上前,趁机将陈遇白逼退了两步。

    “让开!”国师大人厉声冷喝。

    慕容岩心中苦笑:他何尝不想让开!可陈遇白的那天下之人皆可杀的性子,这气头上让他追出去,纪小离倒是天命所归的死不掉,他家细皮嫩肉的小六弟可保不准被打个半死。

    二皇子殿下只得硬着头皮,优雅拂袖,掸</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