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

_分节阅读_1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气。

    后来老管家叮嘱她别再去惹国师大人,还派小天守在观星楼下,不许任何人进去。

    纪小离心里明白,她家师父肯定是被人打惨了——纪北每回和纪西比拳脚输了也是这样,几日蔫蔫的不愿见人。

    她想不明白的是:她家师父是仙人啊,居然打不过一只人类?

    一定是昨日被她蹭走了仙气的缘故吧!

    从观星楼翻窗而入的一路,纪小离心怀愧疚的想。

    她从楼下抱着柱子蹭上来时陈遇白就察觉了,但他不打算理她。

    鲜活的气息没一会儿就到了跟前,越来越近——陈遇白冷冷的睁开眼睛,用最恐怖最阴森的眼神瞪着她。

    纪小离倒是确实哆嗦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语气安慰的说:“师父,你别太难过了……要不、要不我回去告诉纪西纪北,请他们替你去打那个什么殿下的,好不好?”

    最恐怖最阴森的眼神……闭上了。

    陈遇白闭着眼睛,语气冰冷:“不用。滚。”

    不用滚?

    纪小离欢天喜地的跑过去。

    蹲在他榻前,她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了一颗仙丹,一伸手快速的塞进了闭着眼睛的师父嘴里。

    可怜的国师大人,在他此前的二十多年人生里,就算是亲厚如老国师也不会贸贸然碰触他,更不用说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在他冰冷的眼神里远远的跪伏,连他衣袖抚起的风都不敢沾染。

    一个人二十多年没被人靠近过,以至于他都来不及对此有防备,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近了身。

    昨日刚被蹭,这又被塞了一颗甜甜的丸子!

    他僵着手,取出金线绣着祥云图纹的黑色冰绸手帕,将那丸子吐在了手帕上。

    可那药丸入口即化,唇舌间已是甜丝丝的化开了一片。

    修长手指缓缓用力握起,国师大人脸上冰冷的一片杀意。

    等不及查清楚了,他现在就要杀她!

    杀、了、她!

    违抗天命又如何呢?这世上他在乎与真正在乎他的人都已不在了,他活着十年活着一百年,也不过都是淡看这天下变迁。

    杀了她!

    那双陈墨一般浓黑的眸中杀意暴涨,年轻的国师缓缓提起掌。

    “师父……”纪小离也知道不对劲,怯生生的叫他。

    陈遇白眸光一闪,掌风已向她劈去,盛怒之下气血翻涌,小腹忽涌起一股不寻常的热,他手下一顿,半途劈了个空。

    纪小离本以为他要打自己,见他忽然垂下手,又不明白了。

    “师父你怎么了?”她凑过去,关怀的问。

    她家师父那“俊俏不似人间儿郎”的脸上,竟慢慢的浮起了两抹红,像是凤仙花初绽时的颜色,浮在那白玉斧头似地底色上,漂亮的令她移不开目光。

    她就这么凑着,一眼不眨的盯着她的漂亮师父。

    而陈遇白垂着眸眉头微皱,正运气压下那诡异的翻滚热潮。

    淳厚内力游走于浑身经络血脉,毫无阻滞。

    就是说并不是毒,否则不可能无法逼出体外。

    他抬眼看向那张凑的极近的小脸,两鬓已微微的有了汗,语气愈加低冷:“这药丸是谁给你的?”

    “是……昨天和那个殿下一起来的漂亮姑娘……”

    陈遇白闭了闭眼睛。

    慕、容、宋!

    下腹的悸动越来越激烈,他呼吸已乱。

    脸上忽的一热,一只柔软温香的小手摸了上来。

    少女袖间的气味盈在鼻端,是一种轻轻软软的香,没有任何香料的刻意,似山间的风一般干净自然,令人心魂神悸。

    陈遇白意乱,吸了一口气。

    肺腑之间泛起丝丝的甜,竟是动人心魄。

    “师父你发热了!”少女胆战心惊的声音竟然听起来也甜丝丝的,“是这仙丹不管用还是太管用?师父是要打通经脉了还是走火入魔啊?”

    陈遇白睁开眼睛,黝黑双眸已浮了一层薄雾似得氤氲。

    “纪小离,”他问,“他告诉你这是仙丹,你自己服了么?”

    “还没。”纪小离摇摇头,老实又惋惜的说:“师父昨日被我蹭了仙气,先给师父补上吧!”

    虽然是对她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先给他吃了呢!

    她蹲在他榻前,神情诚恳。

    陈遇白虽处境艰难,却看得分明。

    算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看一个人呢。

    小小的一只,白白粉粉的……像是某种可口的小点心,咬上一口滋味应该很不错的那种。

    翻滚的热潮由小腹扩散全身血脉,灵台已不甚清明。

    他感觉只不过混乱了那么几息的功夫,可稍清醒一些时,发现那口小点心已经在他怀里了。

    少女馨香温软的身体被他紧紧搂着,多用力都不够的力道,他鼻端满是山间清新的风,身体里的燥热被温柔的抚慰,即便是他已强行将那古怪的药性压制下去,此刻拥她在怀里的感觉是他无法否认的惬意。

    要不是纪小离被他勒的快昏死过去,她一定会听到她家师父紧紧贴着她的胸膛里、咚咚咚的剧烈心跳声音。

    可惜她这会儿喘不上气很痛苦,所有的清醒理智都用来想一件事:好多仙气啊!都到我身上来了啊!

    清冷寂寥的国师府邸,漫长而安静的普通下午,门口圆脸童子倚在廊下打瞌睡,窗下桌上日光印下窗棂的图案,金线绣着祥云图案的冰绸薄帘半卷,榻上年轻的黑衣男子将蹭仙气的小少女紧紧搂在怀里。

    这静谧如画的一幕是在国师大人一阵略急促的粗喘中结束的。纪小离忽然被放开,被他拂袖挥下了塌,丢在了地上。

    蹭了满身仙气的小少女满心感激,丝毫不以为意,灵巧的爬起来,向榻上胸口兀自起伏的人道谢:“多谢师父!”

    榻上低着头闭着眼睛的人,薄唇轻微颤抖着,用力的抿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唔,我说十五章以内会上肉的吧喂喂喂不许拿番茄和鸡蛋扔我……国师大人的确是……了啊!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榻上低着头闭着眼睛的人,薄唇轻微颤抖着,用力的抿了一下。

    “把那盒药丸留下,你出去吧。”

    一向清冷无情的声音,此时带着一丝醇厚沙哑与说不出的……别扭?

    纪小离磨磨蹭蹭的不太愿意。

    虽然蹭了满身的仙气,但仙丹是那么珍贵的东西啊!

    她对师父的喜欢并没有超过一整瓶的仙丹啊!

    榻上的人虽然闭着眼睛,但她的犹豫心思他哪里会不明白?

    “你既拜了我为师,我定会使你成仙,无需丹药。”僵着身子的人冷冷的抛出一句。

    怀揣着对师父无比信任的小少女,咬咬牙放下了仙丹,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直到她离开很久之后,榻上的人才动了动,抬眼冷冷看向半空虚无某处。半晌,他捏起那个盒子,从里头捻了一颗药丸,徐徐送入了嘴里。

    若有似无的甜意在口腔里弥漫,却只限于味觉,咽下去后小腹内也有火热情动,但他只稍加压抑,那热便如一勺浇在冰山上的温水,瞬间没了热气。

    与方才的不能自已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年轻的国师缓缓睁开眼睛,眼中一丝温度都没有。

    第二日一大早,国师大人进宫去了。

    他到的早了点,皇帝还在早朝。恰好慈孝太后有请,他便被请入了后宫。

    皇后娘娘也在慈孝太后处,行过礼,皇后娘娘便有些急切的问道:“不知六皇子昨日在国师府中是怎么了?他回来之后就关在房里一直不肯出来!”

    “昨日臣身体不适,并未见到六皇子。”陈遇白不动声色,“不知六皇子是哪里不适?”

    “他不许人进去看,也不肯出来,昨日晚膳与今日早膳都没有用!”皇后娘娘皱着眉心疼又焦急的说。

    年轻的国师沉吟了片刻,说:“若娘娘放心,不如臣这就去一趟朝阳殿。”

    “那就有劳国师了!”慈孝太后与皇后娘娘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阿宋从国师府回来就那样古怪,她们生怕是惹了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今日国师大人不来她们也要想办法去请了。

    没想到这位国师大人平日里冷冰冰的连丝人气都没有,今天倒是格外和颜悦色呢!

    陈遇白微微一笑,真的立刻就去了朝阳殿瞧六皇子殿下。

    六皇子殿下昨日是举袖捂着脸奔回来,沿路向他请安的宫人被踢飞了好几个,然后他一头扎进房里,到现在再也没有出来过,晨起皇后娘娘亲自来看他,他却怎么也不肯开门。

    但陈遇白是不会叫他开门的——轻一拂袖将门栓直接震断,门自然就开了。

    国师大人怡怡然走进去,迎面飞来了六皇子殿下那把镶着红宝石的小斧头,还有中气十足的怒吼:“谁准你进来的?!滚出去!”

    国师大人微一侧身,锋利又漂亮的小斧头直直飞向门口,“剁!”一声砍在门上,把门口焦急张望的皇后娘娘吓的脸色煞白,险些没晕过去。

    皇后娘娘身边的宫人发出一片“护驾”的尖叫声,侍卫们纷纷冲进来,一片混乱里,陈遇白早已走到六皇子寝塌边,一伸手将六皇子蒙着头的被子掀出去老远。

    自小横行宫中的六皇子殿下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野蛮对待?瞬时大怒,从榻上跳起来就挥拳,哪里还管眼前是连他父皇都忍让三分的国师大人,拳打脚踢的招呼上去。

    陈遇白连敷衍一下他都懒得,展袖卷了榻上的玉枕,“咚”一记砸在他颈后风池穴上。

    暴怒的六皇子殿下瞬时软了,“砰”一声整个人摔回了榻上。

    皇后娘娘被宫人围绕着疾步走进来,就见她唯一的嫡子歪七扭八的躺在榻上,头脸俱是可疑的土黄色,她那心爱如眼珠子一般的儿子,从小最爱整洁漂亮的,这幅狼狈可笑样子还是第一次!

    “这……”皇后娘娘失声惊呼,“这是怎么了?”

    国师大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有些沉重:“来人,去打盆水来给六皇子殿下擦洗。”

    立刻有宫人飞奔端来洗漱的水和巾帕,替软在榻上痛苦□的</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