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

_分节阅读_1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六皇子洗脸。可是水换了好几盆,多名贵难得的皂荚香料都试遍了,六皇子的俏脸还是金灿灿的。

    御医们全都被传来了,但是这状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万一开错了方子可是要糟糕的,反正既不是中毒也不是病,眼下又有国师大人在,他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俱都表示束手无策。

    皇后娘娘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国师大人身上。

    可国师大人肃穆凝眉,望着六皇子殿下时的神情……凝重极了。

    “国师大人……”皇后娘娘已经被吓软了腿,宫人们都扶不住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国师大人!救救我儿!”

    榻上的六皇子殿下嗫嚅着嘴唇,似乎想要说明什么,但是他穴道被点,一时浑身酥麻无力,只能发出虚弱的哼哼唧唧的声音,反而听得皇后娘娘更是心如刀绞。

    国师大人这时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盒子,从盒里面取出一颗药丸交给宫人,吩咐给六皇子殿下服下。

    慕容宋眼神还是好的,一看见那眼熟的盒子,瞬时那双漂亮眼睛都瞪圆了!

    那宫人就是那日去御药房偷药的,捧着那药哭丧着脸,也是进退两难。

    主仆二人的神色尽收陈遇白眼底,他心中冷笑,面上故意不悦的抿了抿唇,皇后娘娘见他不悦已是心惊肉跳,指着那宫人就叫拖出去打死,然后让身边嬷嬷立刻服侍六皇子吃药。

    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自然非等闲之辈,手法温柔周到的同时又强有力的确保六皇子将那药丸顺当的吞进腹中。

    国师大人面带微笑的观赏了全程,待嬷嬷们松开六皇子,他从容上前,扶住了六皇子的脉细细听诊。

    清冷的黑眸微微垂着,眼角一丝余光始终观察着六皇子的神色。

    可怜的六皇子殿下,这时酥麻的穴道已经渐渐缓解,身上也有了几分力气,但是那药丸已然入肚了!他满脑子都是上次老九吃了这泻药后狼狈不堪的画面,隐隐的,他觉得自己的肚子似乎真的开始疼了。

    “呜……快……给我……恭……桶啊……”他抱着肚子虚弱的喊。

    陈遇白眸中冷光一闪。

    皇后娘娘被宫人包围着没有听清,担心不已的问:“如何了?可是中了何种奇毒?国师大人可有办法解?”

    国师大人垂了垂眸,叹了口气:“恐怕,得劳烦千密使一趟。”

    千密族人的血是世上最好的药引之一,千密圣女更是至阴之躯,传说中她的血液甚至能唤醒沉睡的龙。端密太后能屹立后宫不倒甚至手握权炳与皇帝抗衡,与她驱使着神秘的千密一族有很大的关系。

    皇后娘娘这时对国师大人是言听计从,立刻差人去回禀慈孝太后与皇帝,请千密使来救命。

    朝阳殿里一片混乱。

    金灿灿的六皇子软在榻上抱着小腹痛苦的□,皇后娘娘急的快要晕厥,宫人们一拨围着六皇子一拨围着皇后娘娘。而国师大人闲闲的站在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六皇子原本捂着肚子喊疼的手,渐渐下移,脸上的神色也逐渐变得诧异迷茫。

    六皇子作为名的那个“宋”字,意味着大夜王朝最显赫的家族之一宋家,他的母亲与祖母都出自那个历史比大夜王朝更悠久高贵的家族,皇帝有那么多的儿子,六皇子是其中无可匹敌的贵重。

    所以他贵体有恙,即便是横行后宫的端密太后,也不敢不立刻派千密使过来。

    紫衣紫发的绝色女子在皇后娘娘面前盈盈一拜,又向国师大人福了福身。

    皇后娘娘已急的妆容都乱了,一见她走进来便急切站起来对陈遇白说:“国师大人!千密使已经来了,请快些救治六皇子吧!”

    她可怜的儿子,刚才还有力气喊疼,现在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团作一团缩着,埋着脸浑身直发抖,犹如被困的小兽一般在榻上挣扎打滚,靠近他的人都被他踢飞了,看起来痛苦无比!

    秦桑远远看了团成一团的六皇子一眼,精致的眉头不易察觉的一跳。

    但她立刻后悔这一刻的分心,心道不妙,再抬眼望去,果然撞进一双清冷幽深的黑眸之中。

    国师大人正看着她,嘴角微微勾了一个冰冷的笑。

    秦桑心中已知不好,但也已经来不及了。

    “娘娘,”陈遇白已看着她冷冷开口,“还请移驾,方便千密使救治六皇子殿下。”

    皇后娘娘自然连声答应,立刻的带着所有人出去。陈遇白走在最后一个,对脸色大变的倾城之色微微一笑,拂袖带上了门。

    里头接连传来声响:稀里哗啦物品扫落地的声音,六皇子呼哧呼哧喘粗气的声音,千密使压低了的轻斥声,两个人追逐的脚步声,肉体被击中的闷响、六皇子吃痛又带着某种隐秘愉悦的闷哼,以及千密使躲闪时衣袂飘动的风声。

    国师大人气定神闲的站在门口,背着双手,微微挑着眉,云淡风轻的模样当真是仙姿出众。

    最后里面传来了六皇子一声颤抖的“啊……”,似乎是得到了某种极致的释放,然后传来一个人沉重倒地的声音。

    皇后娘娘提着心等了许久,此时终于按耐不住,颤声命人冲了进去。

    寝殿里头乱成一团:桌翻凳散,到处是打翻了的物品,床榻上的帘子都被扯下来半幅垂在地上。

    六皇子倒在冷冰冰的金砖地上,衣衫凌乱,腰间汗巾都翻在了外面,潮红着脸,已是昏迷不醒。

    而那位倾国倾城的千密使,站的离地上的六皇子远远的,清丽脱俗的美丽脸蛋透着咬牙切齿的惨白,紫衣前襟微乱,袖口被扯脱了一截,抬手抚鬓的手指正微微的颤抖着。

    门一开她看过来,看向走在最后的国师大人时,眼神锐利的恨不得飞出刀剑来将他千刀万剐!

    国师大人抚了抚袖,神情很是愉悦的向她笑了笑。

    作者有话要说:送六公主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建议六公主殿下把这句话刻在脸上,与千密使共勉

    ☆、第十三章

    皇后娘娘心急如焚的走进来,见自己的宝贝儿子一身凌乱的昏迷在地上,头上脸上却还是颜色未褪,顿时气急交加,厉声叱问:“千密使不愿救治六皇子便罢了,竟还敢将他弄成这副模样!”

    悦耳的女声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怒意:“六皇子殿下心智混乱,臣不得不僭越击昏殿下。”

    慈孝太后与端密太后面和心不合已久,皇后娘娘看这位千密使自然不会多喜欢,更何况此时心境。

    她瞬时大怒,“来人!把千密使给本宫拿下!”

    秦桑方才受那等奇耻大辱,此刻恨不得血洗朝阳殿,哪里还忍得了,紫眸艳光一闪,已是杀气四起,侍卫们久畏千密使手段,又不能违抗皇后之命,一时之间两方僵持不下,殿中气氛紧张的一触即发。

    此时一声“皇上驾到”,恰好打断了这剑拔弩张的一幕。

    大夜国英明神武的皇帝慕容天下大步走了进来,一屋子的人拜倒行礼,他行走未停,急急应了声“起”,径直走到了他的六皇子面前。

    六皇子此时已经被搬到榻上安顿好了,但是一身凌乱未来得及收拾,头脸又是那颜色,慕容天下都吃了一惊,皱眉问道:“阿宋这是怎么了?!”

    皇后娘娘愤愤的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最后恨恨道:“千密使实在可恶!不肯救治六皇子已是死罪,竟还敢出手伤了六皇子!请皇上为我儿做主!”

    慕容天下一听这其中来龙去脉,便抬目望向了国师大人。

    这种云淡风轻挑的局面大乱的手段,舍他的国师大人其谁?

    可陈遇白淡淡看了他一眼,面上神情连假意敬畏都欠奉。

    “千密使毕竟非医非药,皇后关心则乱,太过苛责了。眼下要紧的是阿宋,其他事先不提。”慕容天下沉吟道,“你们暂且退下。国师,你与朕一道来看看六皇子的病症。”

    等众人退下,殿中只剩昏迷的六皇子殿下与君臣二人,慕容天下无奈的问他的国师大人:“怎么回事?小六与千密使是哪里得罪了你?”

    陈遇白声音冷冷:“臣不敢。”

    慕容天下拿他一向没辙,问不出原因,便说:“小六年幼,遇白看在朕的份上,不要与他多计较。”

    陈遇白最烦慕容天下与慕容岩这对父子深情款款的唤他“遇白”,嫌恶的垂了垂眸,端来桌上一盏冷茶,一扬手泼了六皇子满脸。

    虽然粗鲁又僭越,但是六皇子确实立刻“嘤嘤嘤嘤”的醒了过来。

    “父皇!”他醒来就连滚带爬的抱住慕容天下的大腿,嚎啕大哭:“父皇呜呜呜……国师大人喂我吃……药……呜呜呜父皇快砍死他!砍死他砍死他!”

    皇帝安抚着尊贵骄纵的儿子,不悦的瞪了国师一眼。

    陈遇白眉眼冷冷,正色道:“六皇子慎言!这药是六皇子昨日来府上给我徒儿的,六皇子对她说是仙丹。既是仙丹,我拿来救治六皇子,有何不对?”

    “你胡说!”慕容宋捶榻大怒,“我给她的明明是泻药!你刚刚给我吃的是媚药!你换了药!”

    皇帝阻止已来不及,话一出口,就听国师大人极冷的一声笑:“六皇子给我徒儿泻药,却口称仙丹,是欺负她师门无人么?”

    暴怒的慕容宋方才实话脱口而出,此时被问呆了,眼珠子转了转正欲强行狡辩,国师大人已微微笑着问道:“六皇子口口声声是我换了药,说这盒是媚药,何以见得?”

    六皇子殿下娇俏小脸顿时涨的通红!

    “你!我……方才……”

    “方才?方才六皇子怎么了?”陈遇白悠悠的,“方才千密使救治六皇子,可是她说的六皇子服食了媚药?臣这就去与她对质!”

    “不不不!不要去!”慕容宋像被针扎了一样从榻上弹起来,小脸和脖子都涨的通红,“方才什么事都没有!这盒不是媚药!我方才一时昏头说错了!这盒就是泻药!是我昨天拿给纪小离的那盒药!我吃的就是泻药!哎哟!哎哟我肚子疼!我要出恭!”

    他说着从榻上“噗通”滚下地,连滚带爬的“出恭”去了。

    一时间殿内只剩皇帝与国师两个人,皇帝意味深长的笑着说:“小六不懂事,得罪了国师爱徒,国师大人见谅。”

    “皇上言重。”

    “看来镇南王府的养女果然是‘名门毓秀、天资聪颖’,拜师才几日,已深得国师大人欢心,竟为她如此大动干戈的教训六皇子出气。”慕容天下打趣他家一向七情淡薄的国师大人。

    陈遇白面色如常,从腰间解下一个锦囊呈给皇帝。

    “这是什么?”慕容天下笑着问。

    “是给六皇子的解药。”国师大人也微微笑。

    慕容天下点点头,笑的更放松了。

    “只是</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