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

_分节阅读_1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这话里的意思……纪家三兄弟面面相觑:难不成是小丫头自己不肯回来的?

    纪北最冲动,瞪着小离就问:“这是真的?!”

    纪小离笑眯眯的点头。

    当然是真的!她好勤奋刻苦的!一心修仙来着!师父也的确时常甚慰呢

    “你……你!”纪北气急,挽袖子就要上去抓她,纪西纪南喝止未及,那厢陈遇白已轻描淡写的一挥袖把他击飞了出去。

    纪北扑过来,纪小离第一反应就是双手护住脑袋上的揪揪,可见纪北被打的飞出去、跌坐地上,她又下意识的想要跑过去。只是脚刚迈出去一只,就被她家师父一个冷眼瞪的讪讪缩了回去。

    纪北是去抓纪小离的,压根没使劲,被这忽然扫了一跟头,一屁股坐在地上。

    纪三少从小是什么身份身手?三岁骑马五岁练枪,他揍过的人都能凑支部队去把南国打下来!哪受过今日这等——跟爷动手是吧?来啊!揍不死你!国师怎么了?照打!

    他勃然大怒!手在地上一撑,他一跃老高,脚下一蹬就向上首的陈遇白冲过去。

    纪南是知道陈遇白身手和心肠的,连忙低喝一声,和纪西两个双双扑出去,一人扭了纪北一条胳膊,使劲给他架了回来。

    吵死了。武夫。

    陈遇白看着那一家三兄弟扭打成一团,皱着眉嫌弃。

    纪西看他那冷冰冰没人气的样子就生气,被按在椅子上动不了手,他怒吼:“纪小离!你立刻跟我回去!这是什么鬼地方!不许你再待这里!跟我回去!”

    鬼地方的主人,一只手支在额上闲闲的看着那三兄弟,缓声轻慢问手边人:“纪小离,你要不要跟他回去?”

    修仙小少女自然不肯,猛摇头。

    纪北更是气疯了!纪西好不容易按住他,回头冷声对陈遇白说:“我三弟与小妹年纪相仿,自幼玩在一起,感情深厚,难免冲动关心则乱,国师大人请勿介怀。”

    “难怪,小离刚来的时候也这样。不过不打紧的,好好教导就会懂事了。”国师大人端起茶盏,轻飘飘的把话堵了回去。

    纪北一听气的都要爆粗了,纪小离还火上浇油,在一旁狗腿又恳切的求说:“师父师父!要不把纪北也收了!好不好?”

    国师大人垂目轻轻吹着茶,“好啊,我单日教你,双日教他。”

    “……”那就分了她一半的时间和师父了!那么怎么行,小少女立刻不讲义气:“还是回去让爹爹给他请别的师父吧!”

    纪北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纪西看着不是个事儿,向纪南使了个眼色,让她带着纪北先走。

    纪南强行把纪北拖了出去,万千堂总算安静了下来。

    纪西向上首的人行了一礼,语气颇为真诚歉意:“让国师大人见笑了。”

    国师大人放下茶盏,抚了抚衣袖,对他微微一笑。

    纪西忍了。

    坐下接过童子重新上的茶,他笑吟吟的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对陈遇白说:“其实今日来叨扰府上,除了探望小妹之外,还有一事有求于国师大人。”

    陈遇白点点头,示意他说。

    “我家大哥纪东出征西里已有几月,前方消息不畅,军报又不好多说家常,我娘在家中日日忧心牵挂,所以想请国师大人为我大哥卜一卦。”

    “你知道我的规矩么?”陈遇白看着他。

    “知道。求国师大人一卦,为国师大人办一件事。”纪西迎着那双冰雪连天的冷眸,微微的笑着,表情丝毫不乱。

    难得这样有趣的人,陈遇白忽有了兴致。手指轻轻击着桌,在他家爱徒一眼不眨、屏气凝神里,缓缓说道:“大公子这一仗——光耀门楣、福泽弟兄。二公子与大公子情谊深厚,命里注定相护相生。”

    纪西有些意外他这么痛快,不过心中着实一轻,笑的也情真意切了些:“多谢国师大人!”

    陈遇白眸光沉沉的看了他一眼。

    纪西心中想着如此便只等大哥凯旋成亲,他就能顺理成章向王妃娘娘提出婚事,并未觉出国师这一眼有何深意来。满心欢喜,他临走叫过他家小姑娘,捏捏她脸,低声问她:“一切可好?那对战鸽可是走丢了?怎么一次也没用他们送信回来?”

    “小灰一开始死了,不过后来它又活了!小白……不是,是蠢货,它吃太多,飞不起来了!”小离如实的告诉他一对价值万金的战鸽的近况。

    纪西当然听不明白,不过这样奇奇怪怪的状况小丫头从小到大没少发生,他没多想,笑着说了她一句“笨丫头”:“战鸽不能喂太多食……怪我没有嘱咐好,回头我再给你训一对。你刚才说什么?蠢货?”

    “嗯……”纪小离看了眼身后堂中静静品茶的人,声音压的低了又低:“师父给取的!”

    纪西顺着她的目光向那人看去,顿时心中了然,眼中光亮一闪,他挑了挑眉,忍住笑意。

    又叮嘱了笨丫头几句,纪西最后柔声低低的对她说:“大哥打了胜仗就快回来了,等他回来了我便去求父亲……接你回来!你在这里好好照顾自己——等着我!”

    少年的语气那样坚定,压抑却压抑不住的快活。纪小离虽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却也跟着开心起来,笑眯眯的对他点点头。

    送走了纪西,她心情依然很好,蹦跶回去,见她家师父还在喝茶,跑过去殷勤的为她家师父续水。

    “师父在想什么?”她笑眯眯的问。

    国师大人没理她。

    “是在担忧方才为我大哥算的不准吗?”小少女仔细想了想,“善解人意”的问。

    “我自出师门,还未曾有过失手。”陈遇白抬了抬目光冷声说。过了片刻,又到底心有不忍:“怕只怕,将来你们纪家宁愿我这一卦不准。”

    他说得那么隐晦,纪小离自然不可能品得过来其中深意,立在他手边苦苦思索着。陈遇白看着她傻气天真的样子,想起纪西方才离去时的踌躇满志,难得的叹了口气。

    纪小离听他叹气,以为是他心中忧愁苦闷,连忙宽慰他:“既然未曾失过手,失一次是不要紧的!算命这事很难,以前有个小孩子也是国师大人的弟子,不会算命,只能给国师大人关门……”她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家师父的脸色忽然之间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纪小离,”陈遇白咬牙切齿的叫了她名字,却又说不出什么来,最后只能缓缓吐出一口气,无力又无奈的挥了挥手,“算了……出去吧。”

    他有些头疼,挥退了她便支着额闭目养神。可纪小离哪里会就这么走?小心翼翼的蹲在他脚边,轻声说:“师父到底是在担忧什么呢?我替师父分忧好不好?”

    她家师父微微睁开眼看了她一眼。

    “你连轻功都学不会,躲人追杀都跑不掉,如何为我分忧?”陈遇白嫌她烦,随口敷衍她。

    谁知她神情一黯。

    “我原想着修成了仙就能腾云驾雾了嘛……我知道了师父!我会努力学的!”纪小离抓抓头,愧疚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师父别担心了!”

    陈遇白只是随口打发她的,她那样认真的对他抱歉又立志,他心中无法辨明的异样起来。就像长在黑暗里的蓍草,至阴至寒,最是孤冷,可来自山谷馨软的微风吹过,阴寒孤冷的枝叶却在风中微微摆动,如同羞涩少女柔软的腰肢……好奇怪的异样感觉,不糟糕、未曾有过。

    “大人!”小天这时在门外通传:“千密使求见大人!”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一般晚上码字白天回复留言,除了很短的“撒花”之类,应该都有回复,大家注意查看。

    另外建议看国师大人笑话的和拍国师大人狗腿的两派人马在留言ID上标明,以示派别,比如“我是来看国师大人笑话的XXX”、“我是来追随国师大人左右的XXX”、“我只是来等国师大人肉的XXX”

    这样我截图给国师大人看的时候就能一目了然了,国师大人该报复报复、该打赏打赏的时候也不会误伤……

    ☆、第十九章

    童声清脆,打破了那份柔软的异样感觉,陈遇白惊觉自己方才竟静默望着纪小离出神许久。

    小丫头蹲在他脚边,仰着头笑眯眯的,似乎为他分了忧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样。

    陈遇白皱眉看着她。

    她的眼睛……生的真好,像山间浅浅的清溪,清澈灵动,坦然的一眼就能望清所有。

    陈遇白心里轻快的想:她这样的蠢笨……其实也挺好,起码,他从未见过别人有这样干净的眼神。

    “为师有客到访,你先去后院练功,没有吩咐不许乱跑。”他端了架子吩咐他家小徒弟。

    小徒弟欢快的应了“是”,蹦跶着的往后院练功去了。

    陈遇白静坐片刻收敛心神,闭了闭目,才让小天去把来客请了进来。

    紫衣的客人翩翩而至。国师大人方才对小徒弟说的是有客到访,此时客人到了跟前,他却凉薄的很:“你来干什么?”

    “不是国师大人想要见我么?”美人浅笑时眉眼弯弯漂亮极了,陈遇白却看了一眼就目露冷色。

    秦桑知他不喜,却仍笑语盈盈:“上次在宫中,我以麒麟令一年后物归原主交换国师大人庇佑她一年,国师大人未曾应承,想来是心中不满?我听说国师大人将休沐的日子改为了四十日一次?明知我每月都会前来见她,这难道不是国师大人逼我上门拜访么?”

    陈遇白冷冷望着她,“你以为国师府如镇南王府一般,由得你想来就来?我劝你别在这里费尽心机口吐莲花,麒麟令自有麒麟令主守护,你妄想拿它威胁于我,简直可笑。”

    “那国师大人为什么没有把她交给李盟主?”秦桑笑起来的时候容光熠熠,宽阔幽深的万千堂霎时明亮了许多。

    她这样清楚李微然登门拜访的事,陈遇白却丝毫未露意外神色,只冷冷答她说:“绝不会是因为你。”

    举重就轻呢容姿倾城的千密使掩口轻笑。

    国师大人越看这女人越讨厌,面无表情的冷冷催:“你到底有什么事,说完了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千密使闻言扬了扬手里的明黄圣旨,笑道:“我可是带着太后娘娘的旨意而来,国师大人如此轻慢使者,该当何罪?”

    国师大人才没兴趣跟她来回斗嘴,手中茶盏放在桌上,发出一声轻响,他抬起目光冷冷的望向秦桑:“千密一族上古服侍天神,天神赐予你们圣地居住,是你们自己不甘心偏隅一方、四处征伐,百年以来被你们灭族的不在少数,你们失去圣地是咎由自取。回去告诉太后娘娘:命里有时终须有,强求无益。”

    秦桑“噗嗤”笑出声来,将那圣旨重收回袖中,“我还未宣旨,国师大人已未卜先知了?”

    “七七四十九枚暗夜令,小门弱派的你们都收集的差不多了。五大令之中青龙、白虎你们还不敢动,玄武令在我手里,麒麟令在你手,太后娘娘宣我入宫,无非是想问朱雀令到底身在何方。”

    “国师大人果然神机妙算,秦桑钦佩。”

    “这世上之事皆有卦象可循,可算可演。不过,这人心瞬息万变,却是我推演不了的。”陈遇白抬眼望向她,“比如,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把她送来我这里。”

    能请动皇帝下那道收徒圣旨之人寥寥无几,他一早便知是千密使从中推波助澜,起先他以为是为了玄武令,自从知道了纪小离的身世之后,他开始怀疑秦桑知道一些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

    秦桑或许为虎作伥心狠手辣,但她对纪小离没有恶意。那么她为什么用尽手段把纪小离送到他手里?令她那么笃定的,到底是什么?

    陈遇白算不出来,琢磨已久。

    秦桑但笑不语,笑盈盈的迎着他的目光,那神情只有一句话:你不是国师么?你算呀!

    真令人生气。

    不过,她还不够格惹国师大人生气。

    陈遇白语气轻缓,仿佛闲谈一般:“太后娘娘如此企盼千密一族兴盛,若是她知道有一个血缘纯你百倍的圣女现世,一定圣颜大悦。”

    秦桑神色里的戏谑之色果然顷刻收的干干净净,连娇嫩的红唇都退</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