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

_分节阅读_1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刀一般割破花从,里头埋伏着的人发出“哎哟”一声懊恼的叫,额上贴着那片花瓣滚了出来。

    秦桑向那人微微的福了福身,笑靥如花:“六殿下安好。”

    可慕容宋显然不怎么好,恨恨的剥下额上的花瓣,他揉着额头、眯着一双俊目,神情高傲又不屑的问:“秦桑!你这一阵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又想干什么坏事?”

    秦桑美目一荡,声音又柔又媚的反问:“六殿下在说什么呢?我何曾干过什么……坏事?”

    她的语气意有所指的令人发指!六皇子殿下涨红了脸,蹦到她面前,咬牙切齿中带着某种气急败坏的怒吼:“你!”

    “六殿下息怒,”秦桑打断了他的气急败坏,“动怒伤肾。”

    慕容宋一愣。

    动怒不是伤肝么?关肾什么事?

    那什么才伤肾好不好?

    他猛然醒悟,接着便勃然大怒,跳脚指着她怒道:“我那日是被下了药才……我平常……我没有伤肾!我……你!”

    千密使眨着一双美目,故作无辜的看着他,还问:“六殿下说的是哪日?被下了什么药?你我怎么了?”

    慕容宋再顽劣也是个小男孩,未经人事,面对的又是有过那么个过节的美艳千密使,他哪里说得出口?

    气的不行,他直接从腰间抽出小斧头,作势就要砍她!

    秦桑打不过陈遇白,一个六公主她收拾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轻飘飘两招便将他逼的退至角落,夺了他的斧头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慕容宋才不怕她,还大声的嚷嚷:“你砍啊!你砍啊!你砍我一个试试啊!”

    “六殿下说笑了,六殿下身份尊贵,秦桑岂敢呢?”容色倾城的千密使笑的极温柔,漂亮又锋利的小斧头往上移,在他漂亮又白净的小脸蛋上比划,“不过你这样处心积虑的与我过不去,我总要给你留点教训,让你一看到就想起来,再也不敢招惹我——在你这脸上刻行字吧?‘自作孽不可活’六个字怎么样?”

    慕容宋估摸着她不可能在宫里砍死自己,但是千密人都是疯子啊!刻字什么的,可能真的干得出来的!

    “……那个……那个‘孽’字那么多划,万一写错了不好擦,算了吧!”

    “你当人人都像你呢,不好好读书,半个月气走了五个老师。”秦桑笑出了声,冰凉的斧面在他脸上拍了拍,轻佻的笑道:“六殿下还是这样装蠢的时候最可爱!”

    她说着便收了斧头,慕容宋松了一口气。

    觉得太没面子了,还是要装腔作势吓唬她一句:“那日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我二哥会为我出头的!”

    秦桑手里把玩着那把镶满了钻石的华贵斧头,轻慢的笑道:“不知道二皇子殿下有何高招?值得我闻风丧胆?”

    一说起这个,慕容宋可是有底牌的。

    他得意洋洋的笑起来:“我二哥与那李微然是至交好友——秦桑,你追男人追的整个武林都知道了,也不嫌丢人么?”

    他笑的正得意,忽耳边“跺”的一声,侧目一看,斧头忽然已砍在了离他脸不到一拳的柱子上,余力震的斧柄尚自震颤不已。

    慕容宋被吓白了一张花容月貌的脸,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惊恐的看着满面冰霜的紫衣千密使。

    “慕容宋,你惹我不要紧,我陪你玩儿。你要是敢动我身边的人——大皇子做的那些事,我未必做不出来,你惹急了我,我做的会比他更可怕。”秦桑笑的很淡,语气冰冷。

    大皇子是皇帝的长子慕容磊,他的母妃是千密人,慕容宋私下叫他“大疯子”。

    整个皇宫甚至这天下,连国师大人这等人物都只敢陷害于他,慕容磊却是真亲自动过手、把他掐的差点死过去的。

    “……”六皇子心中泪流满面。

    他只是想威胁这个女人一下,别把那日朝阳殿的事情说出去,可是为什么反而被她威胁了去?

    而且还被威胁的很害怕!

    好后悔今天就这么单枪匹马的来找她!

    可是输人不输阵,虽然颜面尽失还被人威胁了,六皇子殿下也没忘记自己是干嘛来的:“那……那你保证!那日的事你不对任何人说!我就不找李微然的麻烦!”

    秦桑已经没耐心逗他玩儿了,目光故意的扫过他下身,笑的格外鄙夷。

    “六殿下……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她留下一声冷笑,转身走远。慕容宋如遭雷击、愣在当场。

    良久六皇子殿下才反应过来,狂怒,在她身后大吼:“怎么没有?我有!我明明有!”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补的3号的更新,1号的已经补过了,还欠5号的一更。

    看得开心,给我撒花写评我就很高兴啦,霸王票太浪费JJ币了,留着买V吧

    ————狗腿作者截图后续————

    国师大人这章没出场,因为他在翻看某狗腿作者呈上去的截图。

    国师大人批示如下:

    1、坚定不移抱国师大人大腿、纪东西南北中都是浮云的:赏六公主一只,随便玩儿!不要客气!

    2、一直用“哈哈哈哈哈小白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表情看文的:国师大人目光沉沉神色冷冷的看着你们——后果自负。

    3、捂着小脸敲着碗迫不及待催肉的……国师大人握拳清咳了一声,人家……人家才没有想着要吃肉……人家是禁欲系的!

    ————推文分割线————

    居尼尔斯对于怦然心动的情感把握,是我见过的作者里面最清新特别的

    推荐我家仔的职场萌恋言情: 《葡萄成熟时》

    ☆、第二十一章

    料理了幼稚的六皇子殿下,秦桑回到了千密殿中。

    端密太后正倚在美人榻上,赏玩皇帝昨日命人送来的那株千层荼蘼。端密太后年轻时颜倾天下,老皇帝为了她江山都差点不要了。如今她虽已年过五旬,看着却还仍似三十多的美艳妇人,那株盛放的荼蘼被她笑吟吟的抚着花瓣,一时国色天香竟也失色。

    “你回来了,国师接旨了么?”连声音都仍魅惑动听。

    秦桑温顺的跪在地上,行了礼才低声的向她回话:“国师大人许是早得了皇上旨意,我还未拿出太后娘娘的圣旨宣读,他已猜到了我的来意。”

    端密太后闻言,抚着花瓣的手指一滞,但也并未动怒,笑容甚至更为艳丽。纤纤玉指抚着那娇嫩花瓣,她轻声说:“如此说来,朱雀令恐怕已现世。即便不在皇帝手里,也在他信任的人手中。”

    “那国师那里,眼下该怎么做?”

    “陈遇白那块硬骨头我们啃不动,那就暂且放着吧,只要他听命于皇帝,那块玄武令哀家总有一日能到手。”端密冷冷的笑,“眼下,我们要对付的是镇南王府。西里一战,绝不能让纪家占便宜。”

    秦桑低低的应了一声“是”,“但凭太后娘娘吩咐。”

    殿中安静许久,端密太后赏够了那株荼蘼,纤指一摘将它掐断,捻了花朵在指尖玩弄。她看了地上跪着的人一眼,笑着说家常一般道:“大皇子近日越来越不像样子了,你得空了便去看看他。别费那功夫和小六斗气,那种小孩子,有什么好玩的。”

    方才进门前才发生的事情,她已知道的这样清楚,秦桑压抑着心头泛起的寒意,低声恭敬的答:“再过两日便是给大皇子送药的日子,我会尽力劝他的。”

    “唉……其实哀家也知道,谁劝他都没用。一个顾明珠,已经把他给毁了。”端密太后惋惜不已的叹气,“早知如此,当初真不该把她们姐妹带进宫。秦桑,你可别学顾明珠,为了小小儿女情|事,置千密一族的大计不顾。”

    她声音温柔亲切,秦桑却丝毫不敢大意,低着头轻声道:“李微然手持麒麟令,又是武林盟主,我与他虚情假意不过是为了借他之势,还请太后娘娘明鉴!”

    “嗯,哀家信你。如今我们只差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枚令牌,就能回到圣地了……秦桑,你的爹娘都葬在那里,这么多年你都长得这么大了,你也一定很想回去给他们上柱香吧?”

    “是……臣定当竭尽全力,为千密一族死而后已。”千密圣女,一拜到底,额头触着冰凉的金砖,她的声音轻而幽。

    端密太后将手中鲜花随意丢弃一旁,望着地上跪着的千密使,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大夜的国师是一个超然的存在,在这个上古天神已俱是遥远传说的世界,国师大人便是万千子民的神。历任国师执掌着玄武令,守护的是大夜天下,所以有时连皇权都并不能完全的制约国师。

    自从陈遇白继任国师以来,除了必要的祭祀祝祷,冷如谪仙的国师大人连每日的早朝都不露面,有时皇帝有天象不解,遇上国师大人不想出门,皇帝还得亲自跑来国师府垂问。

    这样的一任国师,朝中王侯将相想求他算一卦或者占个卜,简直难如登天。

    楚尚书就为此苦恼不已。

    楚尚书的苦恼是这样的:他年轻时功成名就,唯独娶了十多房妻妾都生不出儿子来,他求了当时的老国师。老国师掐指一算,说他没儿子比有儿子好,劝他切莫强求。

    楚尚书不干——他发奋努力当大官,赚了这一大片家业,没个儿子继承算怎么回事?

    老国师心软和善,被他求着为他布了一个求子的阵。来年春天,楚尚书果然就抱上了大胖儿子,开心的合不拢嘴,又是金子牌匾又是八十八辆车的谢礼。

    老国师大人却不肯收,说:“你这儿子是你强求来的,命里带灾,尤其是这姻缘一事,多舛多难。”

    楚尚书一听,连忙求老国师为宝贝儿子改八字。

    老国师叹了口气说:“他十八岁时有一个劫,若是能过得了,届时再改八字,或许还有指望得一眷侣。”

    楚尚书从此战战兢兢的养着宝贝儿子楚浩然,天天盼着他十八岁。

    这楚浩然倒是平平安安长大了,而且长的甚是英俊倜傥,潇洒不凡。楚尚书记着老国师的批语,从小就给他定起了娃娃亲,从他八岁到十八岁,一共为他订过十门亲事,对方从上京城名门望族的大家小姐到偏远乡下八字强硬的小家碧玉,无一例外都是刚订了亲就生重病或者意外死了。

    就连楚浩然院里的丫头,哪怕是他与她们拉个小手甚至多说几句话,都能把人克的立即横死当场。

    英俊潇洒的楚公子被一次又一次血淋淋的打击,忧郁的整日里闭门不出,只能在家看看话本、写写怨词。

    如今好不容易,楚浩然十八岁了!可老国师已仙去多年,新任国师大人冷僻孤傲,楚尚书送礼送人连门都没摸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连哭带跪的去求了皇帝,陈遇白才勉强答应见他一面。

    万千堂内,楚尚书刚刚提出来意,年轻的国师大人就冷冷拒绝了。

    楚尚书拉下老脸苦苦哀求:“……犬子连身边伺候的都只能是小厮,这眼看楚家香火就要断了,国师大人不可见死不救哇!”

    “楚家的香火到楚尚书这儿本就该断了的。”陈遇白不为所动。

    那生辰八字是一个人命里带来的,强改有违天意,折的是他陈遇白的寿命,他为什么要答应?

    楚浩然在旁越听越悲愤!他从小娇生惯养,公子脾气,哪里忍得下去国师大人的这张冷脸,悲愤的气道:“爹!你又何苦为难国师大人!我宁愿这一生不娶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楚尚书气的拍桌子:“胡说八道什么!给我滚出去!”

    楚浩然愤愤然看了国师大人一眼,“哗”一声打开折扇,大步昂首走了出去。

    楚公子心绪难平,郁闷的踱步,随便走进了一处园子。

    想他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尚书府的独子,又长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活脱脱就是那话本里爱的轰轰烈烈、死去活来的男主角,可是……可是那些他曾爱过的女子啊!那些美丽的、娇俏的、温柔娴静的、俏皮可爱的、温婉大方的、小家碧玉的女子……她们都在他爱上她们的那一刻,死、去、了!

    没有女主角了还怎么上演爱情?</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