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

_分节阅读_2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楚公子十分忧伤。

    花园里景色宜人,绿木成荫,鲜花遍地,楚浩然对着一株仪态万千的芍药哀伤自己凄惨的命运,正悲从中来,忽不远处有个清脆的女孩子声音响起:“咦?你是谁呀?怎么在这里?”

    这种话本里男女主角相遇时最经典的台词,楚浩然熟悉极了!

    他不敢置信的、迟疑着、缓缓转身望去——嫩黄色纱裙的小少女双颊带粉、面如芙蓉,腰肢婀娜、如柳随风,她站在花丛中,亭亭而立,一双清澈双眸盯着自己,情窦初开的少女的眼神,简直叫他如梦如痴……

    “小生浩然,”楚公子痴痴的念起了话本台词,“不知佳人在此,唐突了。”

    纪小离听得困惑不已。

    百家姓里有“小声”这个姓?糖突……甜不甜?

    见佳人美目深情凝望着自己,楚浩然忍不住抚了抚自己英俊的脸庞,“哗”一下打开折扇,倜傥潇洒的摇着,柔声问道:“不知姑娘芳名,可否赐教在下?”

    这句小离听得懂,笑眯眯的答:“我叫纪小离。我是我师父的徒弟,你呢?”

    楚公子傲然一笑,折扇摇的更起劲:“我叫楚浩然,我爹是户部尚书,我是家中独子。”他说着,试探性的走近了两步。

    见小离安然无恙,既没有往后仰倒磕在石子上摔死,也没有晴天一道闪电劈断树枝把她砸死,楚浩然欢欣鼓舞的又走近了两步。

    “我随我爹来拜访国师大人,不想偶遇佳人,浮生若梦,有缘相聚,实在是幸甚。”楚公子一往情深的望着活生生的小少女——她还活着!他心头小鹿乱撞,已然爱上了眼前人:“姑娘玉雪可爱、楚楚动人,比这满园的鲜花更令在下心醉。”

    这词太书面语了,纪小离这边还未反应过来呢,围观的涟漪与一干妖魅们已经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放声大笑起来。

    “这是哪个本子上的词啊好恶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说完居然没吐啊演技真好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见没见过玉和雪吧他的眼睛长在头发里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一百年修成的美丽容颜比不过那个蠢货令人心醉啊哈哈哈哈哈哈……”

    纪小离从小长在纪府,见的男子都是武夫,就算是纪西沉稳纪南文雅,也都不曾说过这样斯文肉麻的话,她一时愣在那里,还没来得及细细体味这甜言蜜语,被满园这么一阵浪潮般的爆笑,顿时什么旖旎感觉都没有了。

    “你们别太过分啦!偷听别人说话还笑的这么大声!”她愤愤的大声训斥四周。

    楚浩然满目深情的温柔一笑,纠正她道:“此处应当是赞叹声,怎么会有笑声呢,傻姑娘。”

    作者有话要说:  楚公子的番外题目我都想好了:你若活着,便是晴天。

    PS:JJ最近抽的厉害,有姑娘写了长评没收到回复的吗?若是有的话在下面留言一下把它顶上来,我来回复。

    ☆、第二十二章

    楚尚书好言好语苦苦哀求了半晌,一无进展。大夜年轻的国师大人如同传闻中一样,冷如谪仙,无论尚书大人动之以情还是许以重酬,国师大人始终连目光都未曾抬一下。

    楚尚书好伤心、好绝望。

    就在这伤心绝望的沉默里,楚浩然开心又梦幻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爹!爹!爹你快看啊!”

    楚公子携着修仙小少女兴冲冲的进来。

    万千堂中瞬时气氛大变。

    原本一直声色不动的国师大人抬起了目光,盯在楚浩然身侧少女那张懵懂小脸之上。

    他薄唇紧抿,脸上浮现起一种千里冰雪的冷意。

    良久,他缓缓松开手指,将那茶盖轻轻放下。

    而方才还伤心绝望的楚尚书,目光在他家儿子携着少女的手和那少女身上快速的切换——活的!看!她眼睛还在眨!是活的没错!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楚尚书喜悦的喷出了两股老泪!

    楚家有后了!

    “国师大人!”楚尚书激动的都坐不住了,向上首的人一抱拳,“这个丫鬟能不能——”

    “小离,”陈遇白看都没看他,冷冷的盯着楚公子身侧的懵懂少女,“过来!”

    楚尚书愣了愣,见那少女果然乖乖的从儿子手里挣脱了跑向国师大人,他心中一沉,忙问道:“敢问国师大人,这位姑娘是?”

    陈遇白抬手将欢快奔过来的小少女推到自己身后,他的声音已经不能用“冷”来形容了,简直已冒着阴森寒气:“她是我徒儿。”

    他盯了还在用目光痴缠他家徒弟的楚浩然一眼,楚公子被那目光冷的瞬间出了戏,脸上那如梦如幻的表情都碎了。

    楚尚书是朝廷重臣,皇帝下旨命国师大人收徒的事情他当然知道,顿时一喜,高声道:“国师大人的爱徒——可是镇南王府的小姐?”

    纪小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笑眯眯的对楚尚书点点头,“是呀!我爹爹是镇南王!”

    楚浩然的表情又开始梦幻了:原来不是《富贵公子偶遇贫苦丫头、痴缠爱怜终成眷侣》,是《尚书独子婚配王府小姐、门当户对比翼双飞》 !

    布景都能更升一等了,衬着他白衣如雪风流倜傥,台下看起来一定更赏心悦目!

    楚尚书用一种看着孙子他娘的慈爱眼神看着小少女,笑着柔声说道:“我与你爹爹镇南王同朝为官,一向仰慕他威武神勇,没想到镇南王不仅用兵如神,教育儿女亦是有方!”

    纪小离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人和颜悦色的对她说话,她很开心,笑眯眯的一直点头。

    楚浩然站在他爹旁边,含情脉脉的看着活生生的小少女,每一遍确认她还是活着的,他就多爱上她一分。

    楚尚书嘴里说着喜庆应酬的话,眼前仿佛已经满地跑他楚家的大胖孙子了。

    三个喜悦的人各自陶醉,只有国师大人的脸色一刻比一刻冷,黑色冰绸的衣袖宽大,覆住了越捏越紧的拳。

    楚尚书的喜庆话终于说完了,带着“楚家再也不用担心绝后”的趾高气昂告辞。风流倜傥的楚公子,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跟着他爹走了。

    楚家父子一走,万千堂安静下来。

    师父一直不说话静静坐在那里,纪小离忍了一会儿无聊极了,转到他面前兴致勃勃的问:“师父,今天教我什么?”

    陈遇白眸中雪原千里,黑眸紧紧盯着她,一言不发。

    纪小离被他盯的发毛,不知道他为什么这幅样子,只直觉他似乎是不高兴,她怯生生的问:“师父怎么了?”

    陈遇白冷着脸,仍旧是不答话,幽深黑眸中神情瞬息万变。

    纪小离背上发毛,壮着胆子伸手扯扯他衣袖,可她手指刚碰到那寒意暗涌的黑色冰绸,就被一股力道拂的飞了出去。

    小少女飞过大半个万千堂,屁股着地,摔的七荤八素,坐起来疼的哭出了声。

    她从小镇南王夫妇疼爱、纪东南西北宠溺,虽然公主娘娘院里的嬷嬷有时会偷偷打她,也只是暗地里掐两把、推一下,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打的飞出去这么远。

    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脑袋被摔的一片空白,纪小离坐在门边地上,泪流满面,哭的十分伤心。

    陈遇白遥遥的望着她哭泣,方才复杂动乱的心,此时又变得像是小时候练武时受伤的感觉:疼、以及不想被人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他暗暗震惊万分的问自己:她哭了、关他什么事?

    方才那又是怎么回事?楚浩然携着她手,为什么他会差点将茶盖击过去卸下楚浩然那条膀子?

    陈遇白面上冷冷无表情,心中却是已沸腾滔天。

    他再不问世事也知道,自己此刻这种情绪与关切有关。再冷血无情,陈遇白此刻也不得不承认:他已动心。

    年轻的国师不敢也不愿再想下去,忽怒气滔天,紧紧盯着哭泣少女的目光杀机四起!

    “滚出去。”他冷冷一声怒喝。

    纪小离哭着抬头看向他,盈满了泪水的眼中写满了疑惑、惊恐、伤心……

    “滚!”陈遇白像是被那目光灼伤了一般,一拂袖掌风满盈,将连滚带爬往外逃的小少女推的更远。

    纪小离滚在门外地上,门在眼前“嘭”一声合上,她身上疼、心里害怕,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自从纪小离来了国师府拜师修仙,沉静的国师府时常有这样地动山摇的动静,老管家与下人们都已经见怪不怪。所以国师大人的怒吼响起时,扫地的继续扫地浇花的自在浇花,老管家正看着小天擦拭一套金贵的玉盏,主子暴怒的声音响彻楼宇,小天连手指头都没抖一下。

    廊下肥胖如鸡的“蠢货”小脑袋埋在翅膀里,睡的香甜又安宁。

    片刻后,隐隐传来了小少女的哭声。

    扫帚顿住、水浇歪了,小天惊的差点打了手中玉盏!

    “蠢货”猛的昂起了头,不敢置信的“咕咕”两声。

    老管家心急火燎的匆匆赶到万千堂前。

    万千堂大门紧闭,浓重的寒气正从门缝里溢出来,老管家靠近时打了个哆嗦,赶忙叫小天上前去把门前地上大哭的人扶起来。

    “这是怎么了?”老管家吃惊不已的问小少女。

    纪小离满脸泪水,抽抽噎噎:“师父……师父他……呜呜呜……”

    她一向虽常干些气的人无可奈何的事儿,但总是开开心心的,叫人一见她不由自主就乐了,眼下哭的这么可怜,那一声声凄惨难过的“师父”,倒叫老管家想起了当年老国师大人过世的时候——小主子那时候才十多岁,在灵堂前不眠不休守了五天六夜,一滴泪都没有掉,到了出殡那日,凌晨时分,熬了这么多天的下人们纷纷昏昏欲睡,连他都熬不住了,恍惚里听到一声极低的“师父”,他悄悄看去:一身孝衣、腰间坠着沉重玄铁令牌的清瘦少年,手扶着那高大的棺木,额头抵在上面,缓缓、缓缓的闭上眼睛。

    从那以后小主子只穿黑衣。他也再没见小主子露出过会心笑容。

    老管家想着这些,悲从中来,一时间竟老泪纵横。

    小天已被纪小离的眼泪吓的不轻,轻声劝了她片刻,正惶惑的不知如何是好,一回头见老管家亦是泪流满面,童子年幼,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扁了扁嘴也哭了起来。

    万千堂大门紧闭,门外哭成一片,门内寂静无声。

    从那日起,陈遇白就不肯见纪小离了。

    起初两天纪小离生气他打飞了自己,可气了两天她就忘了,又开始跑来跑去的找好玩的事情,还不计前嫌的跑去找她家师父练功修仙。

    可她家师父根本不见她。

    陈遇白当真不想见她,连童子守着都不用,只把观星楼前后布上阵法,让她在里头转悠了一个上午都没转出来。

    她累的坐在地上,小天念着口诀从她身边跳着过去,手里托着个盛茶盏的小几,怕忘了口诀也似她这般走不出去,童子念念有词、目不斜视。

    纪小离灵机一动,爬起来跟着他亦步亦趋,可眼见他顺利走到廊下推门进去,她却眼前一黑又撞到了那棵大树。

    小天回头同情的看了她一眼,身不由己的走进了观星楼。

    观星楼里有些冷,一走进去似夏日镇了冰那般寒气阵阵的。小天秉着呼吸,小心的把茶盏放到桌上,轻声问道:“大人要不要用些点心?”

    持着书卷的人面如寒冰,微摇了摇头。

    小天回想着来前老管家教的话,壮着胆子继续问:“那……要不要给小离姑娘送些点心?她被困在阵里好几个时辰了。”

    “你去领她走。不许她再来。”

    小天默了默,小心翼翼的说:“小离姑娘说了,您不肯见她,她宁愿被困在阵中。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一卷书砸过来,小童子吓的立刻闭嘴。

    “那就别拦着她,让她去死!”终身为父的人怒吼,脸色比方才还要吓人了。

    小童子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一句,再也不敢多话了,收好了书卷默默的出去。

    “咦?”他打开门后一</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