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

_分节阅读_2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话要说:  太狠了!居然还要收利息的!你们都是国师大人亲弟子吧!

    好吧……你们究竟想要多少利息?

    ☆、第二十四章

    两块宝玉相遇、碰在一起,风流潇洒的公子揽过活生生的少女,两人浪漫相拥……楚公子手里托着玉,望向她的眼神更加缠绵:你、懂、我!

    小离兴高采烈的接着说道:“这白底翠绿,敲碎了磨成玉髓,炼丹时撒入一些,能练出青色的霹雳弹来呢!”她从腰间摸出一颗给他看。

    炼丹?楚公子愣了——这是……宅斗串仙侠了?

    楚浩然一阵兴奋,挑了挑眉,目露惊喜的望着她:这本子改的——如此流畅、自然、信手拈来!

    楚浩然顿生棋逢对手之感!

    心中豪情万千,与她换过那青色霹雳弹,他将之高高举起,且悲且怒大喊一声:“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

    小离被他塞了那块玉心中正喜,低着头耳边听倩姨大喊,她茫然抬头望去,身子已被倩姨一拉一抱,从堂中飞身而出。

    她们在外头刚刚落地,只听里头“轰”的一声!

    金碧辉煌的尚书府,顿时绿烟笼罩……

    一片哭爹喊娘声里,楚浩然泪流满面的坚定了他的此生挚:连特效烟雾都能自带!他娶定她了!

    纪霆下朝后听了府中管家哭笑不得的禀报,朝服都未换下就急急的往南华院来了。

    王妃与艳阳公主都在,小离垂着头立在当地,一旁惊魂未定的倩姨正说着当时情形。王妃娘娘望着女儿,愁眉不展,艳阳公主倒是笑的东歪西倒的——自从纪东去了西里打仗,这还是她第一回笑的如此开怀。

    纪霆匆匆进门,坐定后茶都未端就急问王妃:“怎么回事?怎么听说将尚书夫人吓晕了?”

    王妃满脸通红,简直都要哭出来了,艳阳公主刚听完了整出,乐的不行,绘声绘色的给纪霆复述了一遍故事的来龙去脉,最后她笑着说:“那楚尚书家的儿子克死了少说十几个未过门的老婆,你们也不问我一声竟就让她上门做客去了!不过呀这也真是咱们府里出去的姑娘了!不仅没被他克死不说,还把个尚书府掀的底朝天,闹的是鸡飞狗跳,哎呀不行了笑死我了……”一旁齐嬷嬷听不下去了,轻轻的扯了扯主子衣裳,提醒她:如今有人主动求娶这小孤女,不正是她们烧香拜佛都求不来的么!

    艳阳被点醒,想起这件正事,语气生生一转,说:“呃……不过,这两个孩子倒是天生的一对!”

    一旁纪西俊脸笼着寒意,一言不发,纪北愤愤的捏着拳头,咬牙切齿道:“屁!就别让小爷见着那家伙!不然小爷给他演上一出‘武松打虎’!”

    纪小离原本闯了祸、低着头不敢说话,这时小声的提醒纪西:“那你要带虎皮给他,不然他肯定不愿意演老虎。”

    纪北狠狠瞪了她一眼,举了举拳头吓唬她,小离跑到王妃身边躲了起来。

    纪霆看着他们三个小的在这儿不像个样子,吩咐两个儿子带妹妹出去玩。关上门,他和王妃、艳阳公主商量此事:“这尚书府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艳阳公主刚得了齐嬷嬷点醒,此时已明白过来,极力的促成此事:“还能有什么意思?看上小傻子了呗!”

    “艳阳!”王妃听不得那三个字,低声责备了一句。

    艳阳公主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却还是收敛了:“姐姐,你愁眉苦脸的做什么呀?尚书府的独子,与咱们家也算门当户对了,两个孩子又都……志趣相投的!就算今日闹成这样,也不见他们怠慢小离,可见是当真心诚的!”

    “唉,正是这样殷勤,我反而放心不下。”王妃担心的说,“虽说小离没被他克死,但我这心里总觉得不安。”

    “也是,”艳阳公主被她一提,又想多了一层:“王爷在朝为官,将女儿嫁给一个克妻名声在外的,一个弄不好就有卖女求荣之嫌了。”

    纪霆这时淡淡笑了笑,说:“只要这门亲事合适,外头的言论用不着你们内宅妇女操心。”

    艳阳白了他一眼,美目一转,突然又说“有了!”,“这怪力乱神之事,整个上京城的流言加起来也不抵国师大人一句话,只要国师大人为这两人合了八字,亲口说这是段金玉良缘!一切便都齐了!这样对小离也好,以后尚书府对她若有不满,就是不看着咱们府里的面子,国师大人那边他们也得掂量掂量呢!”

    “这……”王妃有些犹豫,看向纪霆。

    纪霆倒是赞同的,只是:“陈遇白不比老国师大人,为这点小儿女情|事差遣他,恐怕得下一番功夫。”

    “才不用呢,我保管他一听就答应!”艳阳端着茶盏,冷哼一声:“国师大人巴不得把这种徒弟赶紧嫁出去!”

    这点上,艳阳公主以为自己与国师大人绝对是心有戚戚焉的。

    纪东不在家,原本该镇南王府长子料理的一些应酬与杂务就都落到了纪西头上,一出南华院他就被管事的叫走了,纪北兴冲冲的拽着小离到园子里跑到园子里。

    他大步流星走得快,小离被他拽的一路小跑,他忽然停下她没刹住,一头撞上去,脑袋“咚”一下磕在纪北胸口。

    一身武艺的男孩子健壮结实,一点儿没觉得疼,倒是把纪小离给撞的晕晕乎乎的。

    “哎呦……”她捂着额头哀叫。

    纪北原本为了“武松打虎”的事儿憋着不高兴,这时见她撞疼了,不好意思再发脾气了。心里又乱又说不出的忐忑,跟临上阵比武前那阵似地心情。

    “喂,我问你一个事!”他昂着脸,语气故作轻松的说:“我们四个,纪东、纪西、纪南与我,你最喜欢哪一个?”

    纪小离揉着撞红了的额头,茫然的答:“都喜欢啊!”

    都是哥哥,都对她很好,没什么分别啊!

    “不是……哎……不是那种喜欢……”纪北不知道怎么说了,一向开朗大方的人,此时脸上竟有些扭捏神情,“是……另外一种……”

    “哪一种?”纪小离奇怪的问。

    怎么喜欢还分好多种的吗?难道像她的霹雳弹那样有好几个颜色吗?

    “唔……就是那种……心‘噗通噗通’的跳,比平日跳的都要快、想把她抓过来……揉一顿!”纪三少的描述能力当真有限。

    他抓耳挠腮的形容完,自己觉得满意极了,傻笑着挠着头,满目期待的看着他家小姑娘。

    纪小离仔细的想了想他的描述,忽的恍然大悟了!

    “怎么样?!是哪一个让你有这种感觉?!”纪北看她那答案呼之欲出的神色,秉着呼吸和“噗通噗通”的心跳急切的问。

    “小白!”他家可的小姑娘,斩钉截铁的说:“每次它忽然窜出来吓我一跳,我的心‘噗通噗通’跳的好快、想把它抓过来!揉一顿!”

    纪北满脸的期待都石化了。

    满心的喜悦,一寸一寸的凉下去,怒火它一格一格的蹿上来!

    “纪小离!”纪府后院一阵地动山摇,怒吼声响彻云霄:“小爷掐死你算了!”

    纪西正在前门与管事的说话,一听这动静就知道又掐起来了,赶忙往后面跑,果然一进园子就见纪北正追小离,一个抱着头满园乱窜的逃,一个张着手满脸怒容的追。

    纪西大步走过去,第一件事先把小少女护到身后,然后板下脸教训弟弟:“你又发什么疯!你看你把她吓的!”

    纪北哪好意思说出口缘由,只顾着上蹿下跳的抓他身后的人,纪小离弓着腰躲在纪西背后,两只手紧紧抓着他衣裳,尖叫着躲纪北的手。

    纪西一手护着身后的人,一手打开弟弟,沉声喝止:“别闹了!爹还在府里呢,你皮痒了么?!”

    纪北一下子偃旗息鼓,捏着拳头怏怏的瞪了他身后一眼。

    “韩将军的外甥在西里负了伤,听说这几日就要回来了,你去趟韩家看看他回来没有,顺便打听下有没有什么消息。”大哥已好几日没有家书回来,这些日子家里气氛一日比一日沉重。

    纪北心不甘情不愿的跑了。

    纪西反手拍拍身后的人,“好了,他走了,出来吧!”

    小少女探头看了看,确认安全了她才走出来,拍拍胸口大松了一口气。

    纪西理着她被揉乱的头发,忍俊不禁的问她:“你又怎么惹他了?”

    “我没惹他!是他自己比不过小白就生气了。”小离抱怨,将刚才纪北问她的话学给纪西听。

    纪西听完,想笑却笑不出来,心里滋味陈杂,半晌默默。

    “我们小离长大了,”他手指滑过她乌黑柔顺的长发,叹了口气,半是喜悦半是愁:“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尚书府的公子,自己的胞弟……纪西感觉压力好大。

    尤其是纪北,自小一起长大的,纪北有多么喜欢小离或许纪北自己都还不清楚,可他都看在眼里呢。

    仗着心机深沉,棋先一招,在父亲那里得了首肯,可他这心里对纪北真是愧疚不已。

    可是……他望着眼前鲜活美丽的小姑娘,可是——这么多年,日日夜夜的喜欢、年年岁岁的等待,全部的情窦初开与情深不移,她是他一整个的青春。如何能让?

    “待会儿晚膳少用一些,天黑以后叫上纪北纪南,我们从后门溜出去,去张记吃佛跳墙!”纪西想尽可能多的与弟弟分享这一段最后的年少朦胧时光。

    “好哇!”小离高兴的一蹦老高。

    作者有话要说:  微博上贴了个小剧场,这里也贴一下,愿我的姑娘们今天都有人陪着许愿

    七夕佳节,亲妈温柔的许了儿子们一人一个愿望。

    男主们一阵骚动。小禽兽第一个跳出来,叉腰大叫:“我要蜜月!把蜜月补给我!打倒腹黑三!还我蜜月来!”

    “啪”一声他就被打飞了。

    亲妈震惊的望向凶手,被凶手冷冷一眼看的连忙缩头。

    没人上蹿下跳的拉低档次,大BOSS怡怡然出场,清了清嗓子,开始许愿:“我要一张King Size的大床。”

    亲妈:BOSS大人您真是简单明了、直奔主题……

    容二少一双桃花眼笑的流光溢彩:“大哥你真不懂浪漫。亲妈!我要鲜花、红酒……以及King Size的大床!”

    亲妈:二少,您真是衣冠禽兽的典范。

    轮到陈遇白,他微微一笑,:“我不挑地点。”

    亲妈……只敢狗腿的点头不止。

    李微然淡淡的笑着温柔的说:“我的愿望是桑桑天天开心。”

    亲妈泪流满面:小五你真是硕果仅存的温柔好男主!三观那三位爷!敢不敢来一个PK五少的?!

    郑翩然同学等发言的时候一直在望天沉思,这时被点名,低声自言自语:“那个银河看上去不错,收购了送辛甘。”

    亲妈被雷焦了,“噗通”跪地:小贱贱你……赢了……

    言太子嘴角弯弯:“银河太远,我们只争眼前——我今晚带辰辰去兜风游车河。”

    亲妈鼓掌:太子爷!干得漂亮!

    骁爷最后一个,已经等不及了,两眼放光的掰过镜头:“轮到我了吗?我要吊带!镂空!黑丝!女仆装!兔耳朵!噢噢噢噢噢噢”

    亲妈:……骁爷你……学学你儿子行不行?!

    ☆、第二十五章

    同一轮明月,照着纪家四兄妹偷偷摸摸从后门溜出去的欢欣,也照亮着国师府高高飞檐上独饮的人。

    圆月远远望去似挂在那高高飞檐上一般,一身黑色冰绸的人朗朗站在月中,沉峻眉目比那清泠月光更冷上三分。二皇子殿下刚见过纪南小将军,桃花眼中柔情尚温,对着这样的国师大人居然也能笑的温柔不已:“如此月色,师弟对月独饮,当真好兴致。”

    “滚。”陈遇白此时连多一个字都不想对他说。

    慕容岩自顾自的笑着在他身旁坐下,拎了一坛酒拍开来喝了两口,轻叹了口气,道:“好酒!”

    遥望着明月千里,他神情</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