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4

_分节阅读_2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关上门、请了上座,纪西诚心诚意的向陈遇白行了一礼:“国师大人!以往多有冒犯得罪之处,还请国师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今日之事,我们兄弟欠国师大人一个人情。”

    这是今日第三个向他道谢道歉之人了。

    国师大人端了纪三少亲手奉上的茶,微微一笑,“二少爷客气。不知二少爷可还记得,自己已欠了我一个了?”

    “是。当日我求国师大人为家兄卜卦,我的确应诺过为国师大人办一件事。”纪西神情坦然的答道。

    “那就我来欠你一个!”纪北听得着急,拍着胸口承诺说:“只要你把这门婚事搅了,小爷我以后任你差遣……一回!”

    陈遇白闻言似是一惊,抬头沉声问道:“三少爷这话——可是府上的意思?可是,在下方才在慈孝太后处,皇后娘娘可是替府上公主娘娘嘱咐我:无论这两人八字合或者不合,务必批为金玉良缘、佳偶天成。”

    “呸!”纪北一听,怒的一蹦老高,“小爷这就去把那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东西一拳打死!我看他是佳偶是怨偶!”

    纪西就知道他会冲动,事先留神,此时上前一步封住他去路。

    拦住弟弟,瞪了他一眼,纪西转身对陈遇白说:“国师大人明鉴:那楚浩然命中克妻,凡是与他接触过的适龄女子几乎都是当场暴毙!我们就这么一个妹妹,从小一块儿长大,怎可看着她被人克死?!”

    “你们家妹妹可还是活蹦乱跳的。”陈遇白忍不住提醒他。

    不仅活蹦乱跳的,反而还把尚书府搞的鸡飞狗跳,尚书夫人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呢,要不然楚尚书也不至于求皇上请动他来做媒。

    说起小离把尚书府闹的一团乱的趣事,纪西纪北俱是面色一暖、唇角带笑。陈遇白看在眼里,眼底的神色暗暗一冷。

    “就算不信那些,那楚浩然也绝非良配!尚书府纳妾成风,如今的尚书大人就有十多个小妾!我们小妹自小生性纯良、与世无争,哪里能懂那些内宅手段?我们怎么忍心将她嫁过去!”纪西语气诚恳极了,就像他说得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一样。

    陈遇白回味着“生性良善、与世无争”八个字,看向纪西的目光更多了一层复杂。

    以往只觉得纪家四子,此子最为沉着精干,没想到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也是第一。

    不过眼下此刻,他这功夫大有用武之地。

    陈遇白沉默了半晌,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纪家两兄弟,沉声说:“你们兄妹情深,的确令人感动。不过这门婚事最后如何,我说了不算,你们说了也不算。”

    他这话便是有转机,纪西大喜,弯腰一拜,大声道:“恳请国师大人指教!”

    陈遇白一笑:“这第一便是:纪小离她自己愿不愿意嫁?”

    “她敢愿意!”纪北怒吼一声。

    纪西却不是此等意气用事之人,顺着陈遇白的话想了想,片刻已是有了主意,他眉目一亮说道:“小离一心想要修仙,我们只要说国师大人带她回去教导,她必定愿意!支开了她,我们再从楚浩然这头想办法!”

    “楚公子痴迷话本里头的男女缠绵,恐怕不会轻易放手。”国师大人闲谈一般叹道:“这世上有人为财、有人为名、有人为绝世武功沉迷,楚公子偏偏沉迷话本颇深,真是痴人呐!”

    一语惊醒梦中人!正沉吟苦思对策的纪西眉尾一跳,眯了眯一双俊目,嘴角勾了上去。

    “对啊!”他击掌笑道,“他沉迷话本,那就给他换个便是!”

    纪北一听便撇嘴:“你说的容易,来一个他克死一个!你以为尚书府不想换?”

    “他克妻,又不克男子!”纪西果然不负国师大人期许,稍加点拨便已通透。

    纪北闻言……呆了,可认真用力的想了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行。

    两个男的在一块儿,军营里就常有这样的事儿。上京城中的青楼里小倌也不少。

    “那……那种话本……要到哪里去找?!”纪北艰难的问

    “找不到就自己写!只要能……有什么大不了的!”纪西扬眉一笑,踌躇满志的说。

    国师大人垂着目光吹着香茗,一派云淡风轻,心里想着这纪西果然是聪明人,以及自己的眼光果然很好。

    纪家兄弟转身分头行事。纪西打点比较麻烦的那个,临出门他反复教了纪北几句话,才放他去煽动纪小离。

    纪北大步流星的走进嫏环轩,告诉正在津津有味的炼丹的纪小离:“国师大人来了!”

    “……国师大人?!”纪小离吃了一惊:“师父!他……来做什么?”

    难道是……特意来接她回去的吗?!

    “听说来做媒的,要把你嫁给那个一天到晚唱戏的楚浩然!你嫁过去了正好陪他唱戏……你出嫁时我送你一张虎皮吧!到时候他扮武松你扮老虎!”纪北照着纪西教的,一五一十的对她说:“你那么笨,国师大人大概早不耐烦教你了,眼下有机会把你嫁出去,他一定正在撺掇爹娘赶紧答应婚事呢!”

    他说完,偷眼观察小丫头神色,只见她起先呆呆愣在那里,然后突然凄惨的抱头叫了声“我不要!”

    两手把裙子一提,纪小离一阵风似地奔了出去。

    一眨眼的功夫她就跑的没影了,纪北站在原地挠挠头,嘟囔了一句:还真被他说中了!

    纪小离一路狂奔进南华院,此时陈遇白才刚与纪霆、王妃、艳阳公主见过礼,茶都没端上呢,门口就冲进来疯丫头,都快冲到眼前了还不知道停,他袖中手一动,下意识的要展臂去接。

    还好王妃身边的倩姨快了一步,一把捞住小丫头。

    艳阳公主急着说亲事,被打断了心头怒极,柳眉倒竖骂道:“没规矩的野丫头!谁在这儿呢也敢乱闯!”

    艳阳公主其实只厉害一张嘴,心底却很是不坏,这么多年她对小离虽然说不上温柔疼,但有了什么东西五个孩子个个都有一份,甚至常常因为小离是唯一的女孩子,鲜艳好看的料子与宫里出来的新鲜花样首饰都给了她。只是有时这“小孤女”“野丫头”的总是挂在嘴边说。纪霆与王妃虽时常阻止纠正,毕竟听得多了,反应没有那么大。

    可陈遇白一听心中便已是一刺,再看他家小徒儿立刻低着头老实下来的委屈样子,顿时他眉目一冷。

    小离挨了骂才想起来,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到他面前时,低着头叫了声“师父!”

    陈遇白按耐着,淡淡“嗯”了一声。

    “师父是来接我回去的吗?”小离抬头看向他,双目中盈盈的满是祈求。

    ☆、第27章

    “师父是来接我回去的吗?”小离抬头看他,双目中盈盈的满是祈求。

    几日未见,她这一声令陈遇白心头突的一热,目光不由自主的向她望过去,与她那盈盈的眼神一碰,他心头那口热烫更甚。

    艳阳公主这时急急出声打断:“小离,你师父今日是替你做媒来了!你就要嫁人了,不用再去国师府了!”

    纪霆一听就皱了眉,沉声对艳阳公主说道:“艳阳!此事尚未有定数,当着孩子的面你胡说八道什么!”

    艳阳公主被他呵斥,不情愿的哼了一声,却到底不敢再开口多说了。

    一时大家都不说话,屋子里安静无声。陈遇白望着他家徒儿,微微笑起来,温声问道:“小离,为师来问你:你愿不愿意嫁进尚书府?”

    镇南王府的三个大人齐齐吃了一惊。

    为了这桩婚事他们已讨论多次,却没有一个人想过要直接问小离——想来,那个孩子能明白什么呢?

    所以听国师大人这样问,他们颇有些吃惊的看向国师大人,又同时立刻转而看向小离。

    小离也震惊了,不过并不是因为她愿不愿意嫁进尚书府,而是——她家师父……居然笑了哎!

    原来她家师父也是会笑的啊?!

    她呆在那儿,小嘴都微微张着,目光震惊又痴迷的看着他,陈遇白的神色更温和了,对她说:“你不要怕,心中怎么想便都说出来。今日你父母都在,自有他们为你做主。那楚浩然是尚书府独子,上次他爹楚尚书带着他登门,来求我改八字,你们已见过一面,你还记得他吗?”

    纪小离当然记得,点点头说:“嗯!师父!我记得那个人!涟漪他们说他是命犯孤星,命中注定了这辈子没老婆,连九尾狐转世都能被他生生克死九次的!”

    什么乱七八糟!艳阳公主一听就瞪了小丫头一眼,没好气的说:“那都是胡说八道的!你看你自己,你这不是好好的么!可见那些谣言都是道听途说!否则你与他在国师府第一次见的时候他就把你给克死了!”

    纪小离摇摇头,“谁说的?我跟着我师父这些日子蹭了好多仙气,如今自然是邪魅不侵!可是,要是真的嫁过去了,我就不能待在我师父身边了,渐渐没了仙气,难保不会被他给克死啊!”她说得振振有词。虽一听就知道是歪理但……竟然听起来颇有道理。

    镇南王妃顿时便打了退堂鼓,目光哀求的看向纪霆: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况且纪西那孩子也挺好的!艳阳公主虽是嘴上不饶人,毕竟不会真的对小离下黑手,至少性命是无忧的。

    纪霆明白她的意思,他的私心也更偏向纪西。沉吟片刻,他问陈遇白:“国师大人,不知这两个孩子的八字究竟是否相合?”

    陈遇白对镇南王微微一笑,语气诚恳又真切的对他说道:“在下来这里之前,已得了慈孝太后娘娘的嘱咐,王爷请放心,只要王爷点头应了这门婚事,楚公子与贵府小姐的八字……定当是天作之合。”

    国师大人这话听起来当真是给足了镇南王府与慈孝太后面子。可纪霆一听,便知定是艳阳从中使了手段了——太后娘娘既然已经有了旨意,今日他们拒绝了这门婚事便罢了,若是将小离的八字给了国师大人,无论好坏国师大人都只能说是天作之合。然后小离便嫁定了!

    纪霆顿时心中大怒。

    “国师大人还请转告尚书府:承蒙尚书大人抬,可我们膝下就小离这一个女儿,从小便被宠坏了,虽然已行了簪发礼,仍是懵懂不知事,我们还想多留她两年在身边教导。”纪霆心中已有了决定,当即便这样说道。

    前来做媒的国师大人毫无怪罪之色,反而点点头说:“其实皇上今日也是兴之所起,与尚书大人闲聊一句。恰好小离是我的徒儿,便遣我顺道来问个意向。如此,我替府上回绝了尚书府便是。”

    艳阳公主眼见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事情要糟,心里别提多么着急,急急对纪霆求道:“王爷!尚书府诚心求亲,王爷这般未免也太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纪霆恼她在此事上动手脚、差点断送小离终身,冷冷道:“既是诚心来求我的女儿,多求两次、等上几年也不要紧。”

    “是啊,”王妃也连忙劝艳阳公主:“艳阳,小离她年纪还小,上头哥哥们都还未娶亲,就让她再多留几年吧!好歹等纪东回来不是?”

    纪霆面罩寒霜,王妃又提起长子,艳阳再不甘也只得暂且偃旗息鼓,在一旁恨恨的扭着帕子不做声。

    镇南王妃见艳阳公主面上恨色浓重,担心她事后又要找小离麻烦,正好国师大人在,她灵机一动,笑着对国师大人说:“国师大人既然今日已经来了,小离这便跟着国师大人回去吧!她在家休沐这几日,天天念叨着功课呢!”

    一旁纪小离两眼发亮的猛点头:我要修仙!不要嫁人!

    可陈遇白却有些顾虑:他是奉命上门来做媒的,婚事没说成,却把新娘子带回自己府里了……恐怕尚书府会怀疑他从中作梗。

    “师父……”小离见他似是不愿,泪眼汪汪的叫了他一声。

    陈遇白皱眉抬头望了她一眼,那双眼睛可真是……好吧,他的确作梗来着,被怀疑也不算冤枉。

    他一点头,小离立刻脚底抹油跑了出去,收拾行李跟他走。

    回国师府的马车上,小丫头明显是余悸未消,一路都哭丧着个脸、坐立难安的。

    陈遇白看了几眼觉得心里堵得慌,索性闭上了眼睛不看她。

    布置奢华的马车内摆着一张红檀小几,几上面摆着只小巧香炉,里头正燃着安神静气的月泠香。国师大人靠在一旁舒适软枕上,本该在这怡</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