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

_分节阅读_2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人香气里闭目养神、小睡片刻,可身边人悉悉索索个没完,他到底睡不着、不悦的睁开了眼睛。

    陈遇白不耐的问她:“你动来动去的做什么?”

    “我……师父,我想骑马。”纪小离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吞吞吐吐的提要求。

    “不准!”陈遇白皱眉呵斥:“姑娘家骑什么马!就是因为你这样整天顽皮捣蛋,镇南王府才会急不可待的把你嫁出去!”

    纪小离脸色更差了几分,吸了一口气按耐着什么似得,忍了忍,她轻声的抗议他这话:“师父,我家里人都很疼我,只要我不愿意,他们不会逼我嫁人的!”

    陈遇白一听便冷笑不止:“疼你?他们各自有亲生子女,怎会将你放在第一位疼?就算是你那几个哥哥……瞻前顾后、有勇无谋,他们又能拿什么来疼你?”

    平常被他吼一句就缩着脖子逃老远的人,今日竟固执不已,脸色怏怏却仍要与他争辩:“师父说的不对!疼就是疼,又不是赛马还分第一位第二位!今日父亲不是拒绝了婚事吗?母亲还让我跟着师父回来!”

    陈遇白心里骂她蠢货,他不屑的想:那是因为他来了!

    今日若不是他来,镇南王府这会儿恐怕都在为她准备聘礼了!

    好在……他今日来了。

    好在纵使有这么多人将她看得无足轻重,还有个他呢。

    想到这里,陈遇白有种烦恼泄气却又荣耀满足的感觉。

    马车轻微的晃动,月泠香的香气轻的像梦,车内稍显昏暗的光线里,国师大人黑眸沉沉的,看不清神色。

    “纪小离,”他忽静静开口,“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跟着我,虽则我亦是无依无靠,但护一个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耳热。可垂目半晌,却没有等到她的回答。

    国师大人不悦至极,举目望去,只见他家徒儿目光涣散,无力的软靠在红檀小几上,脸色很是不好看。

    “你怎么了?”国师大人脸沉沉的,语气很不好的问:“我方才说的话你可听到了?”

    “听到了……”纪小离点点头,却因这点头的动作,再也忍不住的捂住了嘴:“好……想吐……”

    国师大人勃然大怒!脸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她居然!胆敢!嫌弃他的话恶心!

    可纪小离这会儿已顾不上他的脸色了——她是真的晕马车啊!干嘛不同意放她出去骑马啊呜呜呜……好难受!真的要吐出来了!

    她忍不住了,捂着嘴着急的四下寻找,最后急急抱过那香炉揭开盖子——“呕……”

    国师大人猛的屏住呼吸、闭上了眼睛,静静坐在原处,他放在膝上的手,修长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

    “纪、小、离!”

    山摇地动的怒吼声从马车里传出来,拉车的八匹马无事一样步伐整齐,驾车的老管家更是连眉毛都没抬一下,轻声哼着小曲、喜滋滋慢悠悠的赶着车回府……

    ☆、第28章

    她家师父又生气了,纪小离唉声叹气的。

    老管家也叹气,他是真为这两个孩子发愁。

    那一个脸太臭了,他不敢去劝,就来开导这个。

    小离叹了口气,对手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马车好慢还一直晃,我忍不住了才吐的……”

    老管家心里老泪纵横,心想我把四匹千里马拉的车赶这么慢、我容易么!

    他也叹了口气:“我们大人素日里最整洁,姑娘你吐成那样,他忍着照顾了姑娘一路,也难怪生气。”

    在那个味道的马车里闷了一路,国师大人抱着她下车时脸都憋青了,回来后下令立刻把府里所有的月泠香都扔出去,以后不许让他再闻到一丝香气,以免想起。

    纪小离听了老管家的话“呃?”了一声,不相信:“师父最整洁……怎么还日日穿一身衣服?”

    关于这点,老管家早就想为他家主子正名了:“大人每日穿的都是绣娘新制的!我们大人从不穿旧衣!”

    “什么?!”纪小离震惊了,“这么说……难道针线处每日都做一模一样的衣裳?”

    老管家为自家主子这个低调又奢华的习惯自豪不已,望着小姑娘惊讶不已的神色,他挺直了腰板,神情骄傲又板着矜持:“是的。那黑色冰绸一匹万金,极难得之,这天下每年出产的一大半都送来国师府了。”

    “啊……”纪小离轻叹。

    老管家得意之色更盛。

    小姑娘嘛!他心中笃定的想:涉世未深、纯真懵懂,他家大人不擅言辞也不打紧,就让她仰望、崇拜、由敬生!

    “师父他可真可怜……”小离满心怜悯的重重叹了一口气。想她在家,王妃娘娘时常亲自给她做新衣,公主娘娘院子里有好几个宫里来的嬷嬷,偶尔也会给她做几件时新的样式,就算是府里针线处给她做的日常衣裳,也是件件不重样的。

    “你们家的针线处也太不好了,竟然只会做一种衣裳!”她摇头叹息。

    纪小离还想说别着急,等我修书一封回去要两个绣娘来!一抬头老管家已往外走掉了,老人家背影憔悴不已,她叫他他都不肯回头……

    怎么说得好好的、突然就生气了?纪小离不解的追上去。

    好在老管家比师父好说话多了,小离缠着他说了半日好话,他望着她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总算肯跟她说话了。

    小离便把王妃娘娘教她的道歉之事说给了他听,求他成全。

    于是国师大人午睡醒来,叫了两声小天才匆匆的跑进来。

    童子白净的小脸上一道道的黑,竟是满面烟火色。

    “你这是做什么去了?”国师大人皱眉端茶,漱了口问道。

    “生火!大家都去给小离姑娘干活了!我得先把火生起来,烧开了水才能泡茶!”小天神情有些不乐意——管家大叔说一定得留一个人服侍国师大人,否则他真的很想跟去帮小离姑娘干活!

    提起那臭丫头的名字,陈遇白连香气扑鼻的清茶都饮不下去,皱着眉头问:“她又做了什么?”

    “她——嘻嘻……我不能说!小离姑娘不让别人告诉您!”童子捂着嘴直笑。

    换做以前小天是绝不敢这么对国师大人说话的,可自从小离姑娘进了府,天天闹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国师大人脸上的神情一天要变上好几变。这沉寂清净多年的国师府如今已经变得不同了,小天现在每天早上起来都很期待新的一天又会发生什么事,伺候国师大人的时候也再不像以前那样提心吊胆了——见过国师大人对小离姑娘暴怒发脾气的样子,平日里的国师大人简直是慈眉善目的了。

    陈遇白瞥了他一眼,懒得和被带坏了的小孩子计较,更了衣自己走出去看。

    他在府里转了一大圈,才在园子里找到人。国师府一大半的下人都在这里,热火朝天的搬石头、挖坑、种树、整理花草。

    老管家正在一旁指挥众人。他追随老国师大人一辈子,对这园艺上头最是熟悉,下人们在他的指挥下井井有条的干着活,园子里已经添置了不少花木,看着满满当当的,热闹又富足。

    纪小离也在人群里面,搬着花树跑来跑去,裙子上蹭的全是泥。

    见国师大人来了,原本热火朝天的场景顿时一凉。老管家连忙过来,上前请道:“小离姑娘从府里带来了不少花木,我见品相不错,放着枯死太可惜,就做主种了,大人恕罪!”

    这点小事,陈遇白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纪小离也跑了过来,小小的脸上全是谄媚:“师父,徒儿来了以后损了府里好多花木,现在都给您补上!虽然比不上原来的那些成了精魅的珍贵难得,但这些花都是徒儿用心特意挑过的,是徒儿一番心意,以后徒儿尽量不犯错、不惹您生气!”

    这番话镇南王妃教了好久,最后写下来让她一字一字背下来的,她说得很顺溜。

    陈遇白鄙夷她那副小狗腿模样,可又听得顺耳无比。再看小丫头在太阳下晒久了,脸红扑扑,鬓边汗津津的,像一株春天里生机勃勃的花木,又像冬日万里晴朗的艳阳天。

    陈遇白鼻端盈着太阳的香味,心似一床被晒蓬松了的棉花被。

    “师父笑什么呀?”纪小离盯着他,问。

    陈遇白连忙凝神,脸色一肃,随口说:“没什么……你还有点用。”

    他只是随口一句,纪小离却高兴的蹦了起来!

    怎么能不高兴?这是师父第一次夸她!

    她开心又得意,不由分说,兴致勃勃的拖着她家师父往府里的大门口走。

    陈遇白被她没大没小的拖着手臂,竟然也没和她计较生气,被她拖着一路走出大门。

    迎面的清风裹着花香扑鼻,陈遇白心中一动,举目望去:只见那十里长道——布满了各种阵法、清高冷傲阻挡了多少人的十里长道,世人一说起国师府第一个就会浮现眼前的十里长道,雪琼花树被拔除后一直一片荒凉的十里长道……此时目光所及、尽是粉白栀子花开!

    陈遇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要杀她、不能杀她,他对自己说,她的蠢是药物所致、她也算无辜,不要杀她,不能杀她……你承诺过以后让她跟着你的,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不能翻脸就杀人啊!不要杀她、不能杀她……

    国师大人闭着眼睛不断的催眠自己。

    纪小离见她家师父深深吸了一口气、陶醉闭目在这十里栀子花香中……她更是得意万分了!

    “这是香气最好的栀子花!好闻吧?师父喜欢吧?”纪小离按着王妃教她的话,沾沾自喜的讨好她家师父:“这些都是徒儿应该做的!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教导于我,我必将师父当做父亲一般尊重戴……哎呀!师父!您为什么打我?哎呀……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

    国师大人的怒吼声和小少女逃跑的尖叫声远远传来,府里忙碌的众人整齐划一的口号停都没停,花园里精魅们排挤新来花木的抱怨声一片……国师府内外到处是生机勃勃的欢乐景象。

    国师府热闹,尚书府这两日也不冷清。

    好不容易托了国师大人去做媒,镇南王府却不乐意了,竟然一口回绝!

    楚尚书又急又气!

    可楚公子却一点儿也不伤心——自古以来的流传甚广的话本,哪本没有几处肝肠寸断?没有阻拦就没有高|潮,没有高|潮这本子就不好看了!

    于是他欢天喜地的演着失意人,整日除了淘新话本,就是酒楼买醉。

    事情就是出在这新话本和酒楼买醉上头。

    尚书府独子钱多人傻话本谁都知道,整个上京城一小半写话本的人是靠他为生的,只要写的话本入了楚公子的眼,楚公子一掷千金不说,还能一战成名,以后说起资历来都是:楚公子曾经买过我的话本……顿时身价就能上一层楼。

    这竞争太激烈了,难免就有人旁门左道使阴招。

    某一天,楚公子买的一堆话本里不知哪个夹了一本《肝肠寸断菊花台记》,那名字看着就缠绵悱恻、虐恋情深,楚公子忍不住翻开一看:这里面讲的是一个翩翩贵公子,某一次在酒楼偶遇一眉清目秀的美男子正被恶人欺负,那贵公子见多识广、眼力非凡,一看便看出了那美男子其实是女扮男装!于是贵公子上前英雄救美,成就了一段佳话……故事到了寻常故事本该结束的地方,却堪堪才一半——贵公子与那美男子花前月下、颠倒鸾凤,却发现……那美男子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楚公子看到这里目瞪口呆!

    男人和男人……也能有情吗?!

    这话本写的的情节环环相扣、文笔动人缠绵,他看了一半,抓心挠肝,实在丢不下。

    等到他将整本看完,结尾处贵公子与那美男子过上了只羡鸳鸳不羡仙的幸福生活,他合上画本长叹一声、泪流满面,推开门,他发现——整个天地都不同了!

    男女之间的情有什么可感人、歌颂、憧憬的?!优秀完美如他,这世间哪有女子可堪匹配?!

    他伟大、寂寞、英挺的灵魂需要的是另一个同样优秀而有力量的……男人!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