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

_分节阅读_2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连心智都生长缓慢,可是我不敢给她停药——有一回我受了重伤,两个月才能去给她送药,那时她眸色已隐隐泛紫,神智却不甚清楚。”

    陈遇白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秦桑看他那神情,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些,但无论如何不敢直接确认,只好试探的故意问道:“是否小妹顽劣、打搅了国师大人清静?”

    “是。”陈遇白毫不犹豫的冷冷答了一个字。

    何止清静?她还打扰了他的心。

    秦桑心头期待落空,失望的暗叹了一口气。

    “你将那丹药的方子写给我。”陈遇白郁郁的,一指一旁窗下的书桌。

    秦桑看着那桌上早已备好的笔墨纸砚,又看看国师大人,目露惊讶的问道:“你要那方子做什么?这方子的药引是我的血,所以每个月须得我亲自为她调配。”

    “你能伴她一生的每一个月吗?”陈遇白淡淡的。

    “难道国师大人能?”秦桑大着胆子问。

    陈遇白静静望着她,点头:“我能。”

    秦桑大吃一惊!

    纵使她早有这样的念头,甚至当初得知六皇子要给小离送药捉弄,她有意将泻药换成了催情药,一来是想告知国师大人小离的身世、请他代为照看,二来……若得陈遇白终身庇护,她就再也不用担心小离了。

    可她也只敢将计就计的试一试——那是陈遇白啊!她虽然小离更胜自己,但小离毕竟……秦桑无论如何也不敢想会有今日这般境况!

    她心中狂喜,又按耐着、格外的小心翼翼,双目亮亮的看着国师大人。

    陈遇白被她盯的直想挥袖打飞她,可是眼下这情形,他不能这么对人家。

    “你是她唯一的亲人,当初既然是你将她托付给镇南王妃,这话我便对你说了:纪小离以后由我照顾。”

    秦桑心道:果然!

    垂了垂目,她低低一笑:“由你照顾……是什么意思?”

    国师大人脸一沉,面罩寒霜:“她会一直跟着我,我会护着她。你原先将她托付于我一年,现在将这一年之期改为一生便是。”

    秦桑抬起目光,对他笑道:“国师大人……这莫不是提亲之意?”

    她笑的实在有心而发的开心——原先总以为小离调皮,国师大人为了大局,庇护她亦是勉强为之,何曾想到……

    国师大人被她盯着,神情越来越僵。秦桑却饶有兴趣,问道:“国师大人可是……对小离做了什么?”

    陈遇白表情一滞,拂袖勃然大怒:“……荒唐!”

    秦桑缓缓向他福了福身,可起身后又继续问道:“小离可否对国师大人说了什么?她求大人庇护她终身?她有意于大人?”

    “……没有。”国师大人声音都僵了,不悦的心想那丫头满心的修仙,眼里何曾有他?

    “那……”秦桑笑的愈加明媚舒心,“是国师大人喜欢我家小妹?”

    陈遇白此时真想把这千密使一掌给劈死!

    难怪是亲姐妹,气得人发疯的本领都是一样的。

    可此时求人的是他,陈遇白闭了闭眼睛压抑躁动心绪,低低的开口道:“我许诺过她从今往后跟着我……我许诺过的事情,从不反悔。”

    秦桑听了,笑吟吟的点头,又问道:“小离知道吗?她愿意吗?”

    这简直就是乱棍一阵后的一记闷棍,国师大人一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桑望着他那副样子,心头更加笃定高兴,也不继续逼迫他了,盈盈一福身,告辞道:“她虽是我小妹,但这么多年我未尽过长姐职责,我只盼着她高高兴兴,只要她愿意,我无甚不可。国师大人若是真心,她是镇南王府的养女,国师大人应当去他们府上提亲才是。”

    陈遇白脸色一冷:“秦桑,你是在以此威胁我相助纪南?!”

    千密使没有回答,什么也没说就笑着转身离开了。

    千密使到访这一趟,国师大人的脸色变得比她来之前还要差。

    他站在窗边,清风拂面,风中淡淡的栀子花香抚慰着他心头烦躁怒意。

    那些为了几块冷冰冰玄铁令牌勾心斗角的人他一点儿也不在乎,可是秦桑方才问他那几句话,实在令他恼怒不已。

    因为她提醒了他:纪小离如今跟着他是因为他是她的师父,抛去了这个身份,纪小离对他哪有什么情分?

    他们之间……又有什么是他能仗着去提亲的呢?

    陈遇白越想心中越空,一拂袖去了铸星小院。

    午睡的纪小离刚刚入梦,榻前无声无息的多了个人。

    陈遇白一路心烦意乱的过来,此时望着她无知无觉的睡颜,明明唾弃着她歪七扭八的睡姿,心却变得如同夜晚月色一般安静。

    有她在的地方,不管安静或者热闹,他目光只在她一人身上,自然心也就不会乱了。

    陈遇白安静的望着她,心里问自己:可是,这到底是什么缘故呢?

    她又没什么好看的,况且蠢成那样,一天到晚的闯祸、气的他颜面尽失。

    大概是因为同情她吧——镇南王夫妇有亲生女儿,纪西心中除了她还有家国天下,纪北……太蠢了!

    就连秦桑这个亲姐姐都利用她。这世上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会一心只维护她一人。

    这样想着,陈遇白得意起来:这世上有一个人,非他不可。

    他目光渐渐柔和,在她榻边坐了下来……

    小少女并没有睡的太安稳,一翻身,一脚踹在了榻边人的腰上。

    目光正柔和的人挨了一脚,闷哼一声,纪小离察觉不对,睁开眼见是他,困顿又疑惑的问:“师父怎么在这里?”

    师父的眼神好奇怪啊!

    “纪小离,眼睛闭上!”陈遇白冷冷的命令。

    小离听话的闭上眼睛,陈遇白吸了一口气,俯身凑近。

    近的两人睫毛都快碰触的距离,她眼睛忽然睁开了!

    “师父……你在干嘛?”少女清甜的气息吹拂在他唇上,羽毛扫动一般,痒痒的喜悦感觉太快太尖锐,他心口都因此发疼。

    “唔……渡仙气给你,要不要?”他这个时候已无法思考,顺口说道。

    小少女眼睛“蹭”的亮了!离得这么近,亮的他都睁不开眼睛,只能闭上,唇自有主张的往前一靠。

    起先只是唇瓣轻轻的碰触,像两个人的依偎一般,渐渐气息交缠,小少女香甜的味道充盈鼻腔,他脑中一热,张嘴咬了一口……

    吻到天荒地老、时间荒芜。

    小少女被松开时脸憋的通红,就快闭过气去了。陈遇白急忙捏着她脸摇晃:“……换气!蠢货!”

    纪小离努力的再深深吸一口气,实在忍不住了才长长的喘出一口气,她拍着急促起伏的胸口,喘的像刚刚做了什么激烈事情一般。

    陈遇白扭开脸不看她,心口滚烫。

    ☆、第31章

    小天偷偷的去向老管家说:“叔,咱们大人这几日……有些不寻常!”

    “怎么个不寻常?”老管家停下了手里的事,连忙问道。

    “似乎是……似乎与小离姑娘闹了别扭!”小童子有些迟疑的说。

    “……这不是寻常的很么。”老管家一听顿时没了兴趣,接着该干嘛干嘛。

    “不是啊叔!”小天拉住老管家,他从小跟在国师大人身边,虽年幼却对主子的脸色敏感异常,认真的分析给老管家听:“以往他们闹别扭了,大人都会命我看在楼下,不许小离姑娘进去。可这回大人不许我在一旁伺候!而且我刚去送茶,大人正在教小离姑娘使暗器!”

    “这叫什么闹别扭?”老管家听的笑了,“不是好的很么?”

    “不对!大人那脸色……奇怪的紧——板着脸、不看小离姑娘……反正就是不对劲!”小天说不清楚,直觉如此,他一口咬定主子有变化。

    老管家知他心思细密、一心为主,仔细琢磨了一番,问小天说:“那小离姑娘呢?可也有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小离姑娘还是那样。”

    还是那样没心没肺、每天开开心心的。

    老管家听着也觉得似乎不太对劲,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他起身说:“我去看一看。”

    他到观星楼时,那师徒俩已经不在教暗器了,院中大槐树下浓密的树荫里凉风阵阵,国师大人正在那树荫里教他家徒儿剑术。纪小离有些吃力的举着一把乌沉沉的剑比划,老管家仔细一看,竟是国师大人那柄玄铁剑!他不由得一愣,再看向一旁国师大人——国师大人手里竟随意的点着一根树枝!

    这……果真是不对劲!大大的不对劲!

    那剑是国师大人父亲的遗物,父母早逝,他被托付于老国师大人时尚在襁褓,父母什么信物也没给他留下,只有这把剑是个念想,这么多年来他从不离身,连贴身的童子都不能碰。

    “有事?”陈遇白见他来了,随口问。

    老管家从仲愣之中回神,连忙行了个礼,“喔……老大人的忌日就快到了,有些事项还要请大人指下。”

    陈遇白轻轻格开没头没脑的一剑,收了树枝向老管家走过来,算了算日子,他轻“哦”了一声,“对啊,就是下个月了……真快。”

    “是啊。”老管家低声的说,眼里心里都暖暖的。以往每年逢老大人的忌日,早几个月起国师大人就郁郁不乐,今年有了小离姑娘,热热闹闹的,竟让他生了时光如梭之感。

    真好。

    祭拜的礼数都是有例可循的,陈遇白问过一遍,忽见老管家神色有异,便问:“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地方不妥当?”

    老管家心想这话不好直接问,得暗示,得旁敲侧击,不然以他家大人的性子,一拂袖说不定就恼羞成怒了,反而坏事。

    他字斟句酌的说道:“小离姑娘也算是老大人的徒孙了,今年的祭拜,是否也让她去?”

    陈遇白没有考虑便点了头。

    老管家心里一喜,正琢磨着往下再问的深一层,忽听他家大人淡淡的说道:“等办过了师父的忌日,你着手打听一下提亲下聘的礼数,我要去镇南王府提亲。”

    老管家腿一软差点跪倒,一辈子的规矩都忘了,抬头望着主子,睁大了眼睛呆在那里。

    “提、提亲?”老人家舌头都打结了,“提谁的亲?!”

    “我的。”陈遇白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难不成是他或是小天?

    “大人要成亲?!”老管家不敢置信,天降狂喜啊!

    陈遇白黑了脸。

    他倒是无所谓成不成亲,但她一个姑娘家,他要把她带在身边保护一生,只有成亲了。

    “大人和谁成亲?!”老管家依旧恍如梦中。

    陈遇白彻底黑了脸:“镇南王府难不成还有别人能与我结亲?!”

    老管家喉头吞咽了几下,老脸上的神情只能用“欣喜若狂”来形容。

    “大人……”老人家哽咽了起来,就差老泪纵横了。

    “怎么了?很难准备么?”陈遇白皱眉不耐的问。

    “不不不!不难!明日就去提亲都成的!”老管家激动的语无伦次,“不过,咱们直接这么上门提亲,我怕外面风言风语……大人把小离姑娘送回去吧,住上一阵我们再去登门提亲,方是礼数!”

    还要先把她送回去,陈遇白听着都不耐烦,别人说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

    不过那丫头……算了,送回去就送回去吧,反正她在哪儿都是麻烦的。

    这样想着,国师大人有些惆怅的转目望去,树下那本该翩若惊鸿、剑如游龙的人,因玄铁剑沉重她一只手举久了累了,正两只手握着那剑戳树枝上的一个蜂窝。

    顿时万千惆怅都烟消云散,陈遇白大吼一声:“纪小离!”

    偷懒捣蛋的人吓了一跳,一撒手就把玄铁剑扔了,“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兵器丢地与颜面扫地无异,况且这是国师大人多么心的东西,一旁老管家脸都白了。

    国师大人面沉如水,大步过去,把人和剑都拎起来,咬牙切齿的拎回</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