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8

_分节阅读_2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去教训了。

    老国师忌日那天,纪小离一大清早就被叫了起来,迷迷瞪瞪的跟在国师大人身边祭拜、叩首、上香。

    国师府祭拜先人行的是古法,一整套的祭拜仪式安静古朴,有序有章。最后一炷香的烟袅袅散尽,日头已经快落山了,仆人们都下去了,高阔幽深的祠堂里只剩师徒二人。

    夕阳的最后一抹光线从祠堂高高的小窗照进来,青砖地上一块可的金色,师父一动不动的站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小离在他身后老实的陪站了一会儿,伸着脚偷偷的踩那块金色。

    “小离。”师父忽然叫她,她连忙缩回脚。

    “师父!”她走到他家师父身边,不自觉的挺了挺胸。

    陈遇白转目望向她,目光里说不清的惆怅感慨,还有一分难得的柔软。

    他轻声对她说道:“这是我师父的灵位。我没见过我的父母,是师父抚育我长大成人,传我玄武令与国师之位……我答应过他,此生延续他的意愿,守护大夜。”

    他本是无亲无故之人,无牵无挂、无情无,之所以在这十丈红尘里寂寥活着,原先不过就是为了这一份延续。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温柔又认真的神情,话里的寂寥与情深意重,令纪小离都眼眶发了热。

    她肤色白皙,眼眶一红看得分外明显,陈遇白看在眼里,伸手轻轻抚了抚她额头,掌心触到她轻颤的睫毛,手心里就像是停了两只蝴蝶,他温柔的勾了勾嘴角。

    他笑的太少,温柔更是难得,纪小离呆呆看着此刻的他,似吃了仙丹一般,心里“嘭嘭嘭”乱跳,开心又紧张,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神奇又美妙的事情。

    可那温柔笑意转瞬即逝,陈遇白收回手,静静的望着老国师的灵位,他声音低低的说道:“我承诺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我承诺过你以后跟着我,从此你与这大夜天下都是我的责任,我生、为你们而生,即便有一日我要死了,临死前也会安排好一切。你……愿意么?”

    纪小离不是很听得懂他的话,想了想,慎重的问道:“师父为什么会死?”

    神仙怎么会死呢?

    陈遇白目光没有看向她,心中前所未有的紧张与期待,这时通通都变成了无奈,转头呵斥她:“不准提问!回答我的问题!”

    纪小离被他一叱又缩脑袋,皱着眉一副犹豫思索的模样。陈遇白既怕她想到修仙上头去,又怕她不顾念着修仙的念头的话压根不愿意跟着自己。几番取舍,他还是不愿意在终身大事上欺瞒她:“纪小离,不要想其他的,我只问你:愿意跟着我么?像现在这样日日跟着我学炼丹、轻功、兵器……你想学的我都可以教你,有我在,没有人会欺负你。”

    “可是……现在也没有人欺负我啊!”纪小离犹豫的说。

    公主娘娘院里的嬷嬷打她她都打回去了,打了她却不能扔霹雳弹的……只有师父啊!

    陈遇白闭了眼睛——他的耐心快用完了。

    “我愿意跟着师父。”他正闭着眼睛调匀呼吸,耳边忽听到小少女清脆的声音说,“虽然师父总是对我很凶,但是也对我好,师父教了我好多,我跟着师父很高兴。”

    耐心快用完了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眼里落了一整个夜空的星星。

    “你答应我了,不能再反悔。”他声音有些涩,缓缓的说,“我以后还会对你凶,但你答应了,我就不会再让你走。”

    小离一点都没有犹豫的点了头。

    然后她发现她家师父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幽深,他身后宽阔古朴的祠堂幽黯空荡,未散尽的烟雾隐隐绰绰,只有他的目光如有实质,她被吸引,目不转睛的与他对望着。

    隐约之间,她意识到自己似乎答应了一件很要紧的事情。

    纪小离正要张口反悔,师父却移开了目光不再看她。

    落日余晖的安静无声里,身边人静静的相陪中,陈遇白望着老国师的灵位,心里轻轻叫了声“师父”。

    他在心中轻声的对恩师说:一生太长了,超乎我的意料。这么漫长的岁月,日复一日,只有这大夜天下与国师之位,总是寂寞。如今我遇到一个人,与我一般孤单,却比我快乐千倍。这天下人人皆有至亲至之人,我愿与她相伴一生。师父神灵若有知,佑徒儿得偿此愿。

    她是上天给他的,虽没有一处他欣赏的地方,但的确是上天给他的补偿。

    走出祠堂时要迈过高高的门槛,纪小离奋力抬腿,一旁的人伸手扶了她的手,她撑在他手心一跳,轻巧的从门槛上跃了过去,站稳后回头,开心又得意的对着他笑。

    陈遇白也微微的对她笑着。

    虽懵懂、不谙情|事,可是这黄昏落霞里、年轻俊逸的黑衣男子安静的笑容,令纪小离的身体一瞬间变得很轻。

    师父真厉害啊!她浑身软绵绵的心想,看来她很快就会身轻如燕、腾云驾雾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妈笑眯眯的摸着修仙小少女的脑袋:是哒!你家师父很厉害哒!不仅腾云驾雾,很快他就会教你欲仙欲死了……

    (笑眯眯的作者提醒:留言满25个字的评论,作者都有送分。在你们购买V章的时候会提示你们先扣除了作者送的积分,剩余部分扣你们自己的JJ币。送分多少是由字数多少决定的,不是作者决定的,需要很多分的就用力多写几句话吧)

    ☆、第32章

    到了休沐的日子,陈遇白派人将他家小徒弟送回了镇南王府,并言明十日之后亲自来接。

    可没想到,纪小离刚回去才两日,西里前线忽然传来了消息:纪东半个月前带兵突袭敌军,至今未归,生死未卜。

    信上白纸黑字写的是“至今未归、生死未卜”,但是镇南王府世代从军,多少纪家儿郎为国捐躯,他们比谁都清楚:战场之上非生即死,哪有什么生死不明?半月有余至今未归,若不是被俘,恐怕就是……死不见尸。

    而纪家儿郎从不做俘虏。

    艳阳公主一听到消息就昏厥了过去。

    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征战西里的主将吴乾,在军报中参纪东“目无主帅、自作主张、不从军令、终酿恶果”。

    镇南王府一时之间风雨飘摇。

    纪家三兄弟为了大哥也为了纪家军,毅然一同入宫面圣,自请出征西里。这等事关镇南王世子纪南小将军的大事,二皇子殿下自然是劳心劳力,又一次跑来了国师府,请他家师弟出面举荐纪南。为了怕国师大人像往常一样对他冷脸,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颗霹雳弹,掂在手上与国师大人谈条件:你不是要娶妻么?我帮你!但眼下你先帮帮我吧!

    秦桑之前也是这个意思,两个人还都用上了他家小徒弟威胁他,陈遇白烦透了!秦桑是小离的亲姐姐他便算了,慕容岩这个混蛋却该给他长长记性了——国师大人向皇帝举荐纪南小将军带兵出征西里,同时卜了一卦,言之凿凿的说二皇子是此仗的福将,需得以监军身份同行,大夜虎师方能大胜凯旋。

    于是,上京城风雅第一的二皇子一身月白长袍骑在高高的战马上,往西里战场与纪南小将军双宿双飞去了。

    大军出城,陈遇白一想到几个月不用见到他家二师兄,顿时神清气爽。他正潜心撰写教习轻功的口诀,小天忽进来说:小离姑娘回来了,就快到门口了。

    临窗写字的人唇角弯弯的搁了笔,随口说:“知道了。”

    收着东西一抬头,见小童子呆在那里,他收了笑,皱眉问:“怎么了?”

    “哦……没什么!”他一皱眉小天就清醒了。

    对嘛这才是他家大人嘛!刚才那笑的满眼温柔的……是谁呀?!

    一定是幻觉!

    陈遇白刚把写了一小半的口诀收好,她就一阵风似地闯了进来。

    “师父!你把我大哥变回来吧!公主娘娘天天哭,已经病倒不起了!”她一进来就神情焦急的对他说。

    小丫头大概是偷偷从府里溜出来、一个人骑马来的,鬓边亮晶晶的都是汗,陈遇白嫌弃的皱眉,命小天去拧了帕子来给她擦。

    “我没哭!”她让开童子的手,跪坐在陈遇白脚边榻上,恳求:“师父能救活小灰,一定也能救活我大哥的!求求师父了!救我大哥回来吧!”

    一旁捧着帕子的小天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陈遇白从童子手里拿过帕子,挥挥手命他退下。

    他拿帕子按着她两鬓的汗,动作轻,声音也比往常柔和了几分:“我曾教过你一句话,是我拜师时我师父对我说的:人各有命。”

    小离迟疑的一顿,缓缓点了点头。

    “是……师父说过。”

    他还教过她:有因必有果。这世上的一切都有定数。

    她记得他的话,但是……但是纪东是她大哥!从小他们几个小的闯了祸,都是纪东在后头替他们圆谎收拾,每次被父亲抓到,第一个打的、打的最重的都是大哥!回回都是这样,但下一回,大哥依然照顾他们。

    她修仙,不仅是为了见到天上的父母,她想要变成法力无边的神仙,保佑这世间她关心的人!

    现在她就想要纪东好好的回家!

    她心里想的清清楚楚都写在了脸上,陈遇白看得明明白白。

    “纪东他是镇南王的儿子,战场是他的选择亦是归宿。艳阳公主当初既寄望儿子立功建业,今日的一切她应该自己承受。纪小离,你整日口中嚷嚷着修仙,你可知神仙不知悦生不知恶死、红尘俗事半点沾染不得?这些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神仙看过了千百年,无悲无喜。”

    “你胡说!神仙不是那样的!你说的不对!”纪小离急了,从未有人告诉过她这些话,她听得心头拔凉,急的就快哭了:“若是做神仙会变成那样……我宁愿不成仙!”

    陈遇白闻言一挑眉。

    原本是开导她莫要伤心,没想到还有这等意外收获。

    “这样也好。”他说。

    他神情轻松,纪小离心中却如火烧,碍于以往他积威所在她没敢往他脸上扔霹雳弹,恨恨的一跺脚转头跑了,陈遇白叫了她两声,她连头都没回。

    小离回到府里时,恰好镇南王妃刚从艳阳公主那里来,见她满头大汗的进来,皱眉把她叫到跟前:“你又跑去哪里玩了?你公主娘娘这几日心绪不佳,你可不能再惹她生气!”

    “我没有。”纪小离低着头,“我去找我师父了。”

    “你去国师府了?”王妃奇道,“不是说休沐十日么?你怎么又回去了?”

    “我去问问师父……之前有一次,纪西哥哥去求师父为大哥占卜,师父那时明明说大哥什么福泽什么光耀,怎么现在还会这样呢?”

    镇南王妃听了也是长叹一声,安慰幼女说:“别担心,你纪南哥哥已经领兵去了西里,一定能将你大哥接回来的!国师大人是玄武令主又是老国师大人的关门弟子,占卜之术当世无双,他是不会算错的,你大哥定是福泽深厚之人,凯旋光耀纪家满门!”

    纪小离由衷的点头。

    等等——关门弟子?怎么听起来很是耳熟?

    “……关门弟子?”她嘴里喃喃。

    镇南王妃展颜一笑,“说起来你与国师大人确实有缘,你们小时候还见过一面呢!那次我带你和纪南去国师府,你惹了国师大人生气,还记得吗?”

    记得啊!

    小离当然记得!

    那个算不出命就跟她急眼的小孩子!

    怎么……怎么小孩子会长成这样啊!

    纪小离呆立原地,如遭雷劈。

    国师府里,占卜之术当世无双的人当然不可能连王妃娘娘此时说的话都算到,所以他还不知道自己只会关门的身份已经暴露,站在窗边迎着清风品着香茗,陈遇白正苦恼她方才掉头就跑、叫都叫不住的场景。

    修仙的事总要拆穿的,不可能骗她一辈子,早些让她打消了念头也好。可是没了修仙的念想,那丫头会不会就像方才那样掉头就跑、压根连理睬他都不肯?

    越想越生气!

    这丫头,居然有脾气了,胆敢一言不合掉头就跑?!

    国师大人牙根痒痒</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