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

_分节阅读_2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心里想着:哼!要不是他陈遇白是个信守承诺之人,他一定立刻布下阵法让她这辈子也回不来!不是丢下他就跑么?跑了你就别回来了!

    纪小离当然的确没回来。

    漫长的几个时辰里,安静的国师府只有夏蝉的叫声。

    以前的很多年里一直是这样的,今日却觉得格外安静。

    国师大人在这安静里待久了,又心生不服:凭什么她跑了就跑了?不能惯她这毛病!

    于是他在窗边站了一下午与一个黄昏,月亮刚刚挂上树梢,他傲然拂袖去了镇南王府。

    镇南王府布局大气简单,又只有那么一个女孩子,国师大人没怎么费劲就找到了嫏嬛轩,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

    她院里的下人都和主子一般蠢怠,他一路走进闺房,无一人发现他。

    闺房里,南面的小窗开着,窗边梳妆台上趴着一个人,正对着窗外的月亮默默想着心事,长吁短叹的。

    陈遇白在她身后静静站了片刻,她没有一点发现他的意思。

    他皱了皱眉。

    主动出声叫她……太不国师大人了。

    他想了想,身形一闪,走出去跃上屋顶,又从上面一跃而下——黑衣的年轻男子丰神俊朗、广袖宽带,在那月色之下翩然而至,落在少女的小轩窗前,朗朗而立,与月色一般清俊。

    多美啊!

    可惜……嫏环轩外的参天大树是几百年的精魅,正沐浴着月色清辉,忽有凌厉冰冷的气场从天而降,树精从未遇过,“啊!”的尖声叫起来!

    梳妆台上昏昏欲睡的人被树精的尖叫声惊醒,一睁眼便有庞大的黑影从树梢的月亮里落了下来,她浑身一震,一扬手,整袋的霹雳弹从窗户里向那黑影砸了过去……

    国师大人手把手教的扔暗器的手法,霹雳弹半空在袋中就炸开来,又是烟雾又是响声又是……浓浓的一院子栀子花香……

    陈遇白黑着脸跃上树,一身黑色冰绸与树影一色,冲进院中的侍卫们半分都没看出来。

    家里都习惯了纪小离的一惊一乍,又听她说是有个什么黑影从天上掉下来……侍卫们彼此面面相觑,四处检查了一阵便散了。

    可纪小离确信自己没看错!

    她捏着霹雳弹,小心翼翼的将头伸出窗外。

    然后她就看到了她家师父那张熟悉的阴沉面孔。

    这次她没尖叫出声——国师大人出手如电,捂住了她嘴巴。

    柔嫩的小脸在掌心里,粉嫩的唇随着“唔唔唔”的声音微动,痒而骚动的感觉从手心窜到心底里,陈遇白一阵血热,脸色都好了不少。

    看清是他小少女便安静下来了,可他的手却一时没有收回去。

    一个趴在窗户上被捂着嘴巴,一个站在窗外冷着脸色,天上月亮都不忍目睹,藏进了云层里。

    他终于收回手,小离仍趴在那儿,昂着头看着他,轻轻叫了声:“师父!”

    陈遇白来时的心情已经都没了,在一院子浓郁熏人的栀子花香里冷冷看了她一眼。

    不过她的眼神炽热的简直痴缠,仿佛他是她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一般。陈遇白被她这么看着,鼻端熏人的栀子花香都淡雅了几分。

    纪小离这时继续说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不会算命只会关门的小孩子啊!”她啧啧称奇,“你都长这么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皇子拿霹雳弹威胁国师大人那段《卿本佳人》曾经写过,不在这里浪费大家JJ币,想看具体过程的点这里进入——

    《 卿本佳人 》

    ☆、第33章

    纪小离这时继续说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算不出命的小孩子啊!”她啧啧称奇,“你都长这么大了!”

    陈遇白眼角剧烈的一跳,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师父你教教我吧!”她眼神诚恳又崇拜的望着他,“你小时候连算命都算不出来,后来是怎么修成神仙的啊?”

    她的语气是那样诚恳迫切。

    陈遇白按耐着抬手给她一袖的冲动,深深吸了一口气,顿时那馥郁的栀子花香充盈肺腑,熏人欲醉……他的脑袋更加涨疼的厉害。

    可她正眼巴巴的望着他。

    “我听我师父的话,无一不从,自然得道。”陈遇白忍着额头抽疼,冷冷怒道。

    纪小离琢磨了一番,恍然大悟,后悔不已的问他:“我折了师父的墨玉簪炼丹,师父知道了是么?”

    “你说呢?”陈遇白面无表情。

    难怪小天这一阵改用翠玉簪子为他束发,原来是这个缘故!

    纪小离愧疚的继续说:“后院里假山掉下来的那一大块,是我不小心扔了霹雳弹炸的……师父也知道了?”

    嗯,陈遇白现在知道了:为何老管家会忽然提出假山年代久远、需要修葺。

    “……还有什么?”他问。

    “还有万千堂的匾,那天我放燕子窝上去的时候磕裂了一个角;和师父同岁的那棵梨树生了虫,我捉虫的时候不小心把它的根挖断了;还有后山的璇玑阵,阵眼那块石头太漂亮了,我把它拿走了……还有厨房那口大灶也是我烧塌的。”闯了那么多祸,本来都瞒的好好的,这下一五一十倒了个干净。

    她掰着手指头勤勤恳恳的数,跟数星星似地,陈遇白抿着唇看着她,一言不发。

    他能说什么?

    有什么好说的!

    月亮都从云层里出来了,她才堪堪将眼下能记起来的数完。

    国师大人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如同这夜色了。

    她也知道闯的祸实在是有点多,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两声,举起手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以后,师父说什么我都照做,一定对师父言听计从!”

    陈遇白冷冷的问:“你下午时不是说神仙冷血无情、你不要修仙了么?”

    “那是师父说的!”她摇头晃脑的说,“可我觉得神仙和人一样有好有坏,师父是神仙,师父就很好!”她方才趴在那里想了很久,她迄今为止见过的神仙只有师父一个,师父很好,她愿意做一个像师父这样的神仙。

    “我哪里好?”她家师父望着她,低低沉沉的问。

    “唔……”纪小离笑眯眯的答:“师父对我很好,可见神仙并不是冷血无情。”

    她竟懂得他的情意!

    她趴在窗台上、倾着身,眼里只有他。陈遇白心口又涌起了那种滚烫。

    “我说什么你都听?”他目光沉沉,嗓音暗哑。

    “恩!”小少女想都不想。

    “那好……把眼睛闭上!”暗哑悦耳的男声更压低了几分。

    她依言乖乖闭上,可他刚往前迈了一步,她又睁开了,声音清脆的问:“师父又要亲我了吗?”

    国师大人俊逸清冷的脸上浮了两团可疑的颜色。

    “谁……谁告诉你的?”

    不是说好了是渡仙气的么?!

    “话本里看来的!”纪小离得意的告诉他。

    陈遇白恼怒不已,正想叱问是哪个混蛋给她看那种话本?!她却已经又闭上了眼睛,粉嫩的唇,唇边还带着一丝笑。

    她笑起来一向无忧,此刻月华如梦,那张光洁小脸仰着,唇角的笑容比此刻的月色更动人。

    陈遇白喉头发紧,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低沉黯哑、暗含喜悦:“你知道我要亲你、还让我亲?”

    比月色还动人的小少女睁开了眼睛,那么干净的一双眼,望着他时简直动人心魄。

    “不是说要听师父的话才能得道成仙吗?亲吧!”

    怎么可能是为了你要亲才给你亲呢?当然是为了成仙啊!

    正要醉在这月华如梦里的人像是被一柄大锤迎面一记重击,连一声哼声都没发出就倒了下去。

    本来是要拂袖把她打飞至少三丈的,但是上次他那样做之后她哭的太惨了,哭声犹在耳,陈遇白已长了教训,咬牙丢下犹自闭目等亲的小少女,内力瞬间提到十成十,一跃而起从镇南王府高高的院墙上翻了出去,走了!

    他黑着脸回到国师府,老管家老远的迎上来,笑容满面的对他说:“大人,六皇子殿下来了!”

    “叫他滚。”国师大人眼下此刻谁也不想见。

    老管家好说歹说,把他劝去了万千堂见客。

    国师大人进去时六皇子殿下正在抛他那把小斧头玩,脸上那欢乐无忧的白痴神情与某人有几分相似,看得国师大人顿时就心头火起,一拂袖,那镶满了红宝石的小斧头顿时一偏,差点划破了六皇子殿下那张绝色小脸。

    慕容宋哇哇怪叫着从椅子上跳起来。

    “喂!本殿下在此等了你这么久!你居然胆敢这么对本殿下!”

    陈遇白对他可没有半分好脸色:“在下并未劳烦六皇子殿下等。”

    “你以为谁要等你啊!要不是我二哥临走特意吩咐,我才不会来你这个鬼地方!”六皇子殿下不屑的说,没好气的将手边一个匣子一推,“喏!这是我二哥临行前给我的,命我亲手交给国师大人!”

    陈遇白冷着脸,伸手一勾。

    食指微抬,就见那匣子里是书,码的整整齐齐,书脊全部对外——《春闺梦里人》、《夜寒谁共暖》、《风雨巫山上》……

    啪!

    刚打开一条缝的匣子猛的合上,吓了探头去看的六皇子殿下一大跳!

    “这里头……是什么呀?”慕容宋看着国师大人瞬间变了的神色,更好奇了:“我二哥让我发了毒誓不准偷看……到底是什么是什么?!”二哥给他匣子的时候让他发了个毒誓:如果偷看的话,以后会长成千密使那么漂亮!他吓破了胆,当真没有偷看,现在好奇得抓心挠肝的!

    国师大人缓缓抬起目光,语气尚算平缓:“你去过镇南王府了?”

    “去过了啊!”六皇子殿下大大咧咧的说,“二哥也有一个匣子要交给纪小离,我偷偷进去给她的!”

    国师大人瞬时间目光似冰,一言不发的盯着他,慕容宋被他冷的背上发凉,结结巴巴的:“你干什么……你别趁我二哥不在就欺负我……我告诉你我好歹是皇子……你给我小心点!”

    国师大人嘴角一勾,竟然笑了起来!

    “六殿下与二殿下手足情深,真是叫人看着心中感动。”

    “你知道就好!你敢再喂我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二哥回来不会放过你的!”见他笑了,慕容宋松了一口气,继续虚张声势的威胁。

    “怎会?眼下千密使又不在此,我喂了你药、谁来给你解?”陈遇白轻飘飘的丢出一句。

    “你!”这件事是六皇子殿下纯洁无暇人生的唯一瑕疵,一提就翻脸!他涨红了脸从腰间拔出斧头!

    可国师大人的笑容……更温柔了!

    不知怎么,慕容宋觉得他这么笑着比刚才冷着脸可怕多了!

    “你……别笑了!不准笑!”

    国师大人竟然很配合,并且还叹了口气。

    “二皇子殿下眼下去了西里,六皇子殿下想必思念非常。”

    慕容宋冷哼了一声,“这都要怪你!是你怂恿我父皇下旨,命我二哥监军!”

    “是,在下考虑不周,定当竭力补救。”陈遇白温柔的笑着,对向他举着斧头的人说。

    “真的?!”慕容岩漂亮的大眼睛一亮,“你能把我二哥弄回来?!”

    那西里又冷又荒凉,既没什么好吃的也没有好玩的,况且西里人又粗野残暴,打起仗来多危险啊!他这几日一直在想办法求父皇将二哥叫回来呢!

    国师大人笑得更温柔,缓声对他保证:“在下一定促成六皇子殿下与二皇子殿下团聚。”

    慕容宋顿时高兴的蹦起来,立刻收了斧头不说,还诚心诚意的给国师大人行了个礼。

    然后他高高兴兴的唱着歌回去了。

    半个月以后,皇上下旨给西里大军送粮草补给,随行监军的……正是六皇子殿下。

    后话暂且不提,六皇子殿下高高兴兴的唱着歌离开了国师府。当晚</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