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

_分节阅读_3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夜深人静,观星楼里一夜烛火未熄。

    南窗开着,窗边榻上倚着风骨清高的国师大人,一卷在手,挑灯夜读。

    窗外是更深露重、星空低垂,屋内一室清风、帷幕轻动。

    好一幅星夜寂寂的风雅写意画。

    画中人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斟了最后半杯冷茶,一气饮尽。然后他闭着眼睛调息了半晌,才将手上那最后一本《桃花潭师徒姻缘记》收进匣内。

    这话本讲了一对师徒在桃花潭边相遇相识、相知相许的爱情故事,文笔流畅、故事写实、情节……旖旎,令人读之如身临其境,尤其是师徒拜了天地之后,后面整整半本的内容都用来详细的描述了那一夜一夜、师父对小徒弟做的各种各种……

    慕容岩其心可诛!回来之后他是不会饶过他的!

    不过眼下慕容岩不重要,国师大人此刻心中满满全是悔意——听话不好吗?他说什么她都照办不好吗?方才为什么要转身走掉呢?她明明趴在那里等着他去……

    热血沸腾的国师大人,难耐的叹了口气。lw_wl

    ☆、第三十四章

    西里战事吃紧,前朝派系斗争、局势紧张,后宫端密太后蠢蠢欲动,大夜王朝这一阵子波折不断。

    皇帝信任国师大人,频频召入宫中商议对策,十日的时间一晃而过。

    到了第十日的清晨,国师大人一大早起,童子小天服侍他穿衣。

    张着手闭着眼睛的国师大人忽问道:“那件衣裳呢?”

    “哪件?”小天起先被问的一愣,但是很快便回神——国师大人的衣裳只有两种,不是身上这件那便只有那一件了:“哦!是小离姑娘为大人做的那件!我收起来啦!大人今日要穿吗?是了!今日大人亲自去接小离姑娘,若是大人穿了她亲手做的衣裳去去,小离姑娘见到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小童子把他自己和国师大人的台词与内心独白,一口气说完了。

    好在今日国师大人心情好,并未与他计较,默默换好了衣裳便出门了。

    镇南王府中,纪霆与纪西纪北父子都在军营操练,镇南王妃正在艳阳公主处,她苦口婆心的劝病榻上的艳阳公主好歹用些汤药进去,小离也在一边服侍着。

    倩姨忽然匆匆走了进来,禀王妃娘娘道:“娘娘!国师大人来了!还有皇上身边的苏公公!奴婢已经遣了人去军营告诉王爷和少爷们赶紧回来了,娘娘也赶紧快去梳妆吧!”

    国师大人等闲从不登臣子门,苏公公更是皇帝身边第一心腹太监,怎可让他们久等?这可是关乎镇南王府面子的事,艳阳公主撑着坐了起来,有气无力的急声道:“姐姐快些去吧!本宫这里不要紧!”

    “那好,你得把这汤药用了!你这么不吃不喝,纪东回来了谁替他操办婚事娶媳妇?我可做不来那些!”镇南王妃趁机劝她吃药。

    艳阳公主叹了口气,目中又是泪光点点,却好歹把那碗汤药给喝了下去。

    镇南王妃匆匆的换装打扮去了,小离看着她家公主娘娘把药喝完才走的,慢了一步,她刚走到门口时遇上了正找来的小童子。

    “小天!”小离笑着叫他,“你也来接我回去啊?”

    小童子是从国师大人身边偷偷溜出来的、特意来找她的,见着了面他从怀里掏出一盒东西,放到了小离手里:“上次姑娘说能救小灰便能救姑娘的大哥,这个便是我拿来给小灰治伤的,姑娘拿去给姑娘的大哥用吧!”

    他们就在门内说着话,里头榻上艳阳公主喝了药、正含着一颗蜜饯,闻言一下子坐了起来,急急扬声叫道:“什么东西?!小离!快拿进来!”

    小离也还没搞清楚呢,便领着童子一起到公主娘娘的榻前。

    小天规规矩矩的给艳阳公主行了个礼,大气也不敢出。小离将那盒子拿到了艳阳公主面前。

    齐嬷嬷急忙接过盒子打开,仔细闻了闻,又挑了一些抹在手上,细细反复查看,然后她对目露急切的艳阳公主说:“回公主娘娘:这是……金创药。”

    “金创药?!”艳阳公主一下子松了劲道,重新倒回枕上。

    “……金创药!?”小离失神惊叫。

    小天迷惑的答道:“是啊,这是我们府里特配的金创药,对外伤非常管用。小灰是我用弹弓打伤的,当时它翅膀上受了伤,我就给它用了这个药,没几日它便全好啦!”

    纪小离脑中嗡嗡的,小天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实在难以接受。

    “小灰……没死?它没死?!不是死而复生吗?”她呆在那里,喃喃道:“那师父的仙术是怎么回事?”

    艳阳公主叹了口气,伸手把小丫头拉过来,手指在她脑袋上戳了一记,“你这个蠢丫头!定是你在国师府也整日的满嘴胡言乱语、怪力乱神,国师大人烦了,随口敷衍你呢!”

    “公主娘娘胡说!”纪小离大声反驳:“我师父他是神仙!”

    艳阳公主被她忽然一声大喊吓了一跳,拍着心口没好气的说:“什么神仙!陈遇白就是个算命的!那小子就跟你似地是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当年老国师大人把他抱回来时,我还在宫中尚未出嫁呢,我能不知道他的底细?神仙?死而复生?笑死人了!那他爹妈他师父怎么死了呢?怎么不活过来呢?”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纪小离急的都快哭了,“反正你是胡说的!”

    “那好,”艳阳公主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指了指小天,“你来说!你家国师大人可是神仙?”

    小天已经知道自己这回闯了大祸了,正脸色惨白的跪在地上,被艳阳公主一指,睁眼说瞎话他不会、如实说真话他也不敢,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纪小离。

    其实不用小天说出口,小离心中已经明白了:师父骗了她。

    她不是不知道骗人这回事,只是这样的欺骗她从来没有遇到过。纪家养的孩子个个正直,纪北小时候撒谎少蹲一炷香的马步纪霆都会打的他三天下不来床。没有人骗过她,所以她不知道原来真的会有人这样的欺骗别人。

    她猛的站了起来。

    艳阳公主一时嘴快,这时见小丫头脸色尽白、从未有过的深受打击表情,心里一时也是恻然,轻咳一声,叫了声她的名字,正要安慰,小丫头却突然拔腿往外跑。

    小天哭着爬起来跟在她后头。

    “哎!这孩子!”艳阳连忙叫齐嬷嬷:“你快跟上去!”

    前头厅里,镇南王妃刚给国师大人和苏公公上了茶。

    地上堆了小半屋子,都是国师大人带来的礼物,王妃不动声色的打量那些珍奇异宝,暗暗觉得奇怪——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这些也就算了,中间那两只红绳捆着翅膀、扎着嘴的大雁是怎么一回事?

    与年轻的国师大人说着客套话,镇南王妃心里又惊又疑:这礼数看起来怎么竟像是……聘礼?

    难道尚书府竟然还不死心?!

    王妃字斟句酌的与国师大人闲聊:“……前些日子,韩将军府上唱堂会,楚尚书家的公子也来了,我瞧着他……倒比往日更精神了几分。”

    何止精神?

    楚浩然与程宰相家的那个小孙子看对了眼,这种场合竟然也敢出双入对,不仅如此,两人还当众依偎而坐,卿卿我我、旁若无人。

    王妃话里的意思陈遇白一听便明白,知道她是误会了,他微微一笑:“是么?可惜自从上次之后,我与尚书府久未来往了。”

    镇南王妃松了一口气。

    “王妃娘娘,”陈遇白敛了笑,正色而道:“我今日来,其实是想——”话音戛然而止,小少女愤怒异常的声音如霹雳弹炸开一般响起:“骗、子!”

    陈遇白心中一突,转头看去,王妃已对门口奔进来的少女叱道:“小离!不可无礼!”

    来的正是纪小离,她是一路跑过来的,进来后喘的胸口起伏不已,干净的眸子亮亮的像燃着两团火在里面。

    她目光紧紧盯着陈遇白。

    “你、骗、我!”

    她声音颤抖,镇南王妃从未听过这孩子如此愤怒伤心的语气,一时也愣了,随着她的目光看向国师大人。

    小天满头大汗的跟着后头跑进来,神情焦急、满脸泪痕,他后头还跟着个老嬷嬷,手里攥着一盒国师府的金创药。

    陈遇白一眼望去,立刻便知发生了什么事。

    说清楚也好。

    他从容站起来,向她走去。

    “你别过来!”纪小离扬起一颗霹雳弹,大声的冲他嚷嚷:“你不是好人!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是神仙?!”

    镇南王妃原本还以为是什么事,一听这话,顿时又气又笑:“小离胡闹!”

    连王妃娘娘也这样说,纪小离眼中一下子盈满了眼泪,声音里带着委屈不已的哭腔:“我没有胡闹!是他骗人!他明明不是神仙,他骗我……我怎么办……我见不到我爹娘了!”

    她是真的很难过。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很笨,一起念书写字的连纪北整日偷懒瞌睡都比她强十万八千里,她记不住、学不会,她知道自己蠢笨。

    可是再蠢笨的人也是父母生的不是吗?她想见一见他们,否则连她自己都在心底里偷偷的怀疑……是不是真的因为她太笨了,所以连生她的人都不要她?

    她遇见了师父,师父是神仙,虽然不能带她去天上,但他教她修仙!

    这段日子是纪小离有生以来最快乐的,哪怕师父很凶不爱笑,她每天入睡时都带着笑,一想到她只要努力听话就能见到爹娘,她心中满满都是希望。

    现在却发现,那些满满都是欺骗。

    她举着霹雳弹,泪流满面。

    陈遇白原本一念之间便已想好了万无一失的说辞,但此时面对她泪水洗过的清澈眼睛,他一个字都说不出了来。

    纪西与纪北恰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一进来见地上明显的聘礼仗势,纪西心中猛然一突。

    纪北没在意那些,他大步走到小离身边,夺了她手中霹雳弹,瞪了她一眼:“你又胡闹!”

    小离眼泪流的更凶。好在纪西连忙过来,将她拉到身边、柔声安抚:“怎么了?为了什么哭成这样?”

    纪小离此时心神都要崩溃,似倦鸟归巢般伏在纪西肩头呜呜痛哭。纪西温柔的揽她在怀里,目光却冷冷的望向同样脸色冷冷的国师大人。lw_wl

    ☆、第三十五章

    苏公公捏着袖中皇上御笔亲书赐婚的圣旨,望着被镇南王府二少爷冷冷瞪着的人,颇有些目瞪口呆——这是国师大人吧?

    黑衣挺拔、冷峻不凡、仙姿卓越,这是国师大人啊!

    这是大夜皇帝都拿捏不动的国师大人啊!是他说要娶妻、皇上不过稍稍迟疑了片刻、解了腰间玄武令就砸皇上面前的国师大人啊!

    现在这副被个小女孩哭的手足无措的样子的……是谁啊?!

    苏公公满脸震惊,话都说不出来,镇南王妃在旁看着实在焦急,移步走过去到小离身边,轻拍着哄她:“好了好了……你师父他并不是有意要骗你,你成日嚷嚷着要修仙,他不过与你开个玩笑罢了!”

    纪小离抬起脸,满脸泪水。

    “他就是骗我!”她伤心又固执的重复:“他骗了我!”

    镇南王妃瞧她哭得力竭的,也是心疼不已,低声哄了她几句,索性吩咐齐嬷嬷带她回后院去。

    小离临走攥住王妃衣袖,抽抽嗒嗒的坚定哀求:“母亲,我不要再去国师府了!我不跟着骗子学算命!”

    镇南王妃听不下去,哄她快些走:“知道了知道了……今天不去,今天晚上母亲陪着你!”

    王妃说的是“今天”不去,一旁纪西听得清楚,脑中念头飞转,他上前一步,向国师抱拳歉声说道:“小妹年幼无知,这段时间承蒙国师大人包涵,在下这里先替父亲谢过国师大人!”

    “应该的。”陈遇白淡淡截断了他的话,连眼角余光都没瞧他半分。小离这时低着头抹着眼泪从他身边走过,他眉头一皱,迎上前一步。

    那黑色冰绸下摆上金线绣的花草枝蔓仿佛活过来一般微微摇曳,小离眼角瞥到</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