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3

_分节阅读_3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低下了头。

    纪西忽生陌生之感——他的小姑娘是快乐无忧、从无心事的,眼前这个会发呆沉思、撒谎掩饰的是谁?

    “小离,”他声音沉沉的带着一丝苦意,“不管你答应过什么,既然现在忘记了,就永远不要再想起来。”

    纪小离没有回答,低着头装作睡着了没听见。

    纪西心中简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憋闷的将目光投往窗外。

    纪西带着她一路郁郁的回到家中,若是往常,他必定会留下来与她一道用了晚膳再走,可今天他板着脸将她送到院门口就说有事,见小离浑然不知的样子,他更不好受,忍了忍,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小离哪里还顾得上他。

    食不知味的用了晚膳,她向丫鬟撒谎说困了要歇息,关了门趴在南窗下的梳妆台上想心事。

    一如秦桑姐姐说的,她心里果真只剩下一个人了。

    好奇怪的感觉啊,明明不在眼前的人,怎么会心里满满都是他呢?只要闭上眼睛,他所有的表情她都看得见。

    是因为他也没有爹娘吗?连师父都死了、比她还要可怜?小离心想,可是天下可怜的人那么多,王妃娘娘带她去施粥的时候她就见过不少,那些衣衫褴褛的人比她家师父可怜的多啦,为什么她闭上眼睛没有看见他们呢?

    她将脸埋在衣袖里,脑袋摇来摇去的蹭,试试看能不能将奇怪的感觉蹭掉。

    正蹭的满头乱发,窗上忽然传来三声“叩叩叩”。

    小离站起来过去开窗,心中奇怪的想这是谁啊?纪西纪南从来走门,纪北不会这么礼貌的敲窗子——一脚踢进来还差不多。

    她满腹狐疑的打开窗,看到窗外的人,顿时惊的呆在那里。

    “师、师父!”

    陈遇白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将一包东西放在她窗台上。

    小离解开那块金线绣着祥云图案的黑色冰绸,里头的东西露出来,她睁圆了眼睛,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国师大人赢的是:剑术、内力、轻功、阵法、药石。

    刀太笨重了国师大人不喜,暗器这种东西国师大人不齿,毒物好脏的国师大人有洁癖,下棋一坐就是大半天、国师大人看谷主大人那张脸实在不顺眼,赶紧输了叫他滚蛋。

    易容术国师大人是真的输了,因为脸皮做得再像他也永远只有一种表情……

    (赌输了的长评坐等;那几个押地雷手榴弹的土豪你们自重;猜对了的——来来来!这里有两箱六公主!随便玩!玩坏了再来换只全新的!)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小离解开那块金线绣着祥云图案的黑色冰绸,里头的东西露出来,她睁圆了眼睛,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这尊东西她见过的——在国师府的祠堂里!

    那是极其罕见的一整块的白玉,足有小半个纪小离那么高,通体无暇、温润古朴,上头刻了十一个字,由金笔勾勒:大夜国师清烜真人之神位!

    那是老国师大人的牌位啊!

    陈遇白面无表情,手扶着那牌位,隔着窗望着地上傻眼的人:“纪小离,白天我问你的话,你再答一遍。”

    老国师大人英灵在前,深信鬼神之事的纪小离几乎肝胆俱裂,哪里还敢撒谎,结结巴巴的老实答:“我、我记得的……”

    “记得什么?”陈遇白目光冷冷的问。

    “我记得……记得答应过:不管成仙与否,我都要跟着师父……”说到后面,小少女的声音已然带了哭腔。

    “既然记得,为何反悔?”陈遇白语气冷冷的问。

    当着老国师大人的牌位,被问的哑口无言,纪小离不知道该怎么说,脑袋里一片空白,“呜”一声哭了出来:“……我知道错了……呜呜我以后不敢了……呜呜呜……”

    她这两日来的心绪郁结以前从未有过,这一时哭出了声,竟突然觉得心里舒坦了!

    这下再也收不住,更加放声大哭。

    她家师父没说什么,可她自己哭了一阵想起了外间的丫鬟,猛然止住。

    陈遇白正慢慢的将老国师的牌位重新包好,冷冷看过来一眼,说:“她们睡得很沉,醒不了。”

    他进来前就知道一会儿动静小不了,索性给守夜的丫鬟们嗅了一支安神香。

    小离听了放下了心,又继续抽抽噎噎的哭起来。

    陈遇白包好了老国师大人的牌位放在一边,手在窗台上一撑,从窗户里跳了进来。

    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他皱着眉打量了她两眼,可她揉着眼睛一直在哭,真烦……陈遇白想了想,皱着眉张手抱了她。

    他拥抱的姿势有些僵硬、很不熟练,但被拥入怀的人显然不介意,被他一揽就扑进了他怀里,抱着他哭的很是扬眉吐气。

    陈遇白伸手轻轻的拍着她背。

    像这样被她紧紧抱着腰、香香软软的贴在他胸口,要不是她哭的他心里烦乱,他愿意这样抱上一整夜。

    “好了……”话说出口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竟然艰涩暗哑,陈遇白清咳了一声:“你到底要哭到什么时候?”

    冰绸凉薄,他胸口的衣料已经被她的眼泪浸湿了,湿湿凉凉的弄的他心里极不舒服。

    可是怎么哄她都无效,国师大人很快就没了耐心,最后冷冷说道:“你再哭,我就把你毒哑。”

    哎?

    竟然……有效!

    她立刻就不哭了呢!

    国师大人望着放开他腰、怯生生退了一步的小少女,心里得意极了。

    “跟我回去吧。”他松了一口气,拂袖傲然道。

    小少女摇头。

    “为什么?!”国师大人皱眉,不高兴了。

    小少女还是摇头。

    “说话!”国师大人怒了。

    “……会被毒死的。”她很小声的说,说完立刻手捂上嘴巴。

    陈遇白冷了脸色,索性一条道走到黑:“你不跟我回去,我照样会毒死你!”

    说完这话,眼看她眼眶里的泪又在打转了,他心头又是一阵烦躁。

    他承诺过不让她再伤心的。

    “纪小离,”陈遇白冷冷的问她:“是不是因为我不是神仙,所以你不愿意跟我回去?”

    小离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头。

    “我的确不是神仙,但是我的父母……他们也在天上等我。”陈遇白看着她清澈双眸,缓声慢慢的说。

    纪小离眨了两下眼睛,终于放下了捂着嘴巴的手。

    “师父……”她开口轻声的问他,“你思念他们吗?”

    陈遇白望着她,语气淡淡:“我没见过他们的样子,无处思念。”

    小离心中细细的一疼,“我明白的……”

    “你不明白,”陈遇白毫不客气的打断她,“你可知他们为什么没有将我们一起带去天上?”

    “为什么?!”小离焦急的问。

    “因为这人世间尚有他们未尽之愿,他们留下一线血脉,是为了替他们如愿,我们完成他们的愿望,之后才能去天上见他们。”

    纪小离恍然大悟!

    十多年来的疑惑被他解开,她又是喜悦、又是急切:“那我爹娘希望我做什么呢?我做成了什么才能去见他们?”

    陈遇白走近一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他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对她说:“他们希望你:平安顺遂的过完在人间的日子,不为往事所悲、不为前路所惑,每一天都开心无忧。”

    他的语气是天生带着冷意的,此时也并不例外,可纪小离不知怎么,听着他缓缓的说出这番话,她渐渐热泪盈眶。

    陈遇白问:“明白了吗?”

    “明白了!”她慢慢的点头,顿了顿又对他说道:“师父……你也要平安顺遂、开心无忧!我们过完了人间的日子,一起去天上见爹娘。”

    陈遇白望着她湿漉漉的眼神、眼神里重获力量的欢喜,明明她已经不哭了,他心口的湿热却更重了几分。

    此刻他只愿自己能够永远强大,能够护她一生如此不知忧愁。这人世的阴险丑恶、世人的贪婪狡诈,他只愿她永远不懂。

    “只要你不气我,我自然开心无忧。”他想笑话她,可是说完却越觉得心中热涌翻滚、无法自已。

    他更走近一步,缓缓低下头,额头与她相抵。两人鼻尖相碰,她呼吸间甜软的气息扑在他唇上,麻麻的。

    “那我们说好了,”他轻声的对她说:“我们一起平安顺遂、开心无忧的过完这人间的日子,然后一起去天上见爹娘——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相拥着贴的这样近,夜风从南窗轻轻吹进来,国师大人的语气比温柔的夜风还要缱绻:“这次你若是还敢反悔,我一定会毒死你——用药性最烈、发作最疼的毒药,知道了么?”

    小离原本正在琢磨自己的心为什么跳的快要蹦出嗓子眼了,听了这话浑身一颤,瞬间就明白了——她害怕嘛!

    有个人时时刻刻威胁要毒死她,她当然会心跳加速啦!

    那就不是喜欢了哟!

    “……知道了!”害怕被喂毒药的人,乖乖答应。

    可明明要求已经被答应,提要求的人却仍不肯放手。

    “我不信你,”他声音低的近乎缠绵,唇已碰上她的:“你得与我立誓为盟!”

    他的唇有些凉,呼吸却是滚烫的,一冷一热贴上来时,小离“唔”了一声,不由的嘴唇微张,他的舌头趁机掠了进来,撬开她牙关长驱直入,卷了她的舌先是轻轻一吮,然后就如狂风卷起暴雪一般……男子清冽霸道的气息铺天盖地涌来,纪小离脑中“嗡”的一麻,整个人瞬间软了下去。

    她腰上的手强势的一紧,将少女绵软的身子牢牢嵌在自己怀里。

    辗转深入的吻炙热如天雷勾动地火,比那话本里文字描述的更动人心魄百倍!从未曾想过会有一日与人相濡以沫的陈遇白,热烈而迫切的吮着口中柔嫩幼甜、心里模模糊糊的想着:慕容岩那家伙若是能活着从西里回来,他可以勉强不杀他了。

    绵长的一吻毕,陈遇白松开他的小少女,怀里的人娇喘吁吁、美目茫然、粉唇鲜红欲滴、伏在他胸口,呆头呆脑的样子看起来……别提多么可口了!

    陈遇白越看越欢喜,腹内犹如火烧,心里却是不放心:“纪小离,这样的誓约……只能与我定!明白吗?”他叮嘱,想想还是不怎么放心,又教唆她:“若是别人对你这样,你就往他嘴里塞一颗霹雳弹。”

    这样……真的好吗?

    小少女抬头,狐疑的看着她家师父。

    眼睛真亮……陈遇白勾着嘴角,低头在她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对了,前些日子是不是有人给你送了一匣子的话本?都看完了没有?”他问。

    “师父怎么知道的?!”那个送匣子的漂亮“姑娘”不是说此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吗?小离想了想,明白了:她家师父虽然不是仙人,但是算命还很厉害的!

    她老实点头:“我看了……好几本!”

    “都看到了些什么?”冰雪千里的眸中含着一丝不明笑意,问。

    纪小离苦苦思索:“一个小姑娘去拜师……另一个小姑娘去拜师……还有一个小姑娘也去拜师……”

    嗯,开头剧情一样,应当与他那儿的是同一匣书。

    国师大人心跳加速的决定一笔勾销与二皇子殿下之间的恩怨。

    可惜啊,他到底还是不够了解他家小徒弟,要是今日换做纪西的话纪西就会知道:纪小离这丫头看炼丹修仙以外的书,从来只看第一页的前几行便当做看完了整本。

    作者有话要说:写完《卿本佳人》之后这么久才写这本,我一直在犹豫,离开文日期只有十天的时候还曾把所有存稿清零重来,那是南京温柔的春夜,我在微博写:若有一天我文以外的某些令你们失望,请念在今夜如此挣扎困顿之际我第二次将国师大人上万字存稿全部删除重写的份上,温柔待我。

    我的犹豫都来自</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