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8

_分节阅读_3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如此重伤大皇子,这总该知道吧?!”端密太后怒道。

    “大皇子身受寒毒多年,那毒已入血脉,臣……也是兵行险着。”国师大人语气诚恳,表情真切的说。

    端密太后身旁,容姿倾城的千密使这时低声禀道:“确实是臣求了国师大人、为大皇子解毒。”

    “解毒?”端密太后冷笑:“就算是解毒放血,也不必斩断他四根肋骨吧!”

    “大皇子当时疯癫无状,臣一时手下未能掌握分寸,如今也是悔极。”国师大人不紧不慢的叹了口气,些许遗憾的说道。

    确实,当时府中众人虽然畏惧那刀光只能远远看着,但许多人都看到了:是大皇子先向国师大人动的手。

    “呵……”端密太后美丽的紫眸微微眯起,保养得宜的双手轻轻击掌,“把人带上来!”

    陈遇白心头一跳,牢房虚掩的铁门“吱呀”一声,他转头看去——果然!

    两个太监,扭着他的小少女送了进来。

    纪小离并未大喊大叫师父救我!她甚至没有挣扎,被人扭着双手带进来,她目光第一时间寻到了他。

    陈遇白方才唇边的笑意此刻荡然无存,眸光都冷了三分。

    “镇南王亲自入宫,求本宫派千密使去救他的养女。随后国师大人便伤了大皇子殿下。解毒?呵……你们当我老糊涂了?”端密太后走到纪小离面前,笑得十分温柔和蔼,问她:“告诉哀家: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那样的华贵优雅,纪小离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哀家’在哪儿?”

    她叫纪小离,但是“哀家”在哪里?要怎么告诉?

    端密太后原本正仔细的端详着她的眉目,闻言滞了滞,手抚向她满头柔软的黑发,叹了口气:“……可惜了呀……”

    她手方一抬起,陈遇白黑色长袍的宽袖已无风自动,站在暗处的秦桑连忙越身而出:“太后娘娘!”

    “桑桑,”端密太后笑的极轻柔,“你要说什么?”

    “娘娘容禀:我与国师大人……我们两人互生情愫已久。国师大人是因为不忍我每月以血供养大皇子殿下,才会如此心切为大皇子殿下解毒!”

    作者有话要说:我亲爱的姑娘们:爱是一样哒!不用特意给我投霸王票,你们给我留言和花花我已经很开心啦!把霸王票的同学贴出来是因为留言我都有回复和送分,送我霸王票我没啥能做的,就挂一下吧!我不是傻傻呆呆修仙小少女哟你们给我的爱我都有感受到哟

    土豪土豪我们做朋友吧土豪: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秦桑从暗处走出来,纪小离惊呼了一声:“秦桑姐姐!”

    “小离!”秦桑几步走过去,挥退那两个太监,亲切的扶过小离,她笑着柔声道:“以后我和你师父一起,我们带你游山赏玩、炼药制丹……我们都陪着你,你说好不好?”

    纪小离呆了,这话听起来自然是……极好,两个她最喜欢的人在一起,她应该很高兴。

    可是她心头空落落的,半点都高兴不起来。

    她焦急的看向她家师父,却发现师父正皱着眉头看着她。

    小离心中咯噔一下,又疼又慌,不明情由。

    端密太后的目光依然意味深长的停在小离眉目之间,秦桑背上已被冷汗浸湿,一咬牙松开小离的手,她走到了国师大人的身边。

    秦桑看似亲密的扯了扯陈遇白的袖子,低声亲昵的对他说道:“你倒是说句话呀!”

    陈遇白冷冷看了她一眼。

    说什么?

    他此刻只想一掌把这两个紫头发的麻烦女人都给拍死!

    端密太后把持千密一族多年,朝中大臣多有笼络,甚至如今西里战场的主将吴乾都是她的心腹,她很厉害、不可小觑,但是国师大人可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就连这次,他也是自己走进大理寺的,为的是不叫皇帝为难。至于端密太后,国师大人想怎么敷衍她就怎么敷衍她。

    但是现在小离忽然落到了端密太后手里……国师大人唯一的软肋,落到了端密太后手里。

    他陈遇白再也不是孜然一身、无所畏惧的了。

    所以此时他只能忍,只能配合秦桑这出戏。

    “这里没你的事,你先回去。”他皱眉冷冷对小离说。

    小离浑身都感觉不太好,比刚才一出门就被人套了麻袋扛来这里更不好……她看着她家师父,又看看他身边的秦桑。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即便此处是牢房也美的像幅画了。纪小离心里模模糊糊的想:难怪当初她给师父做衣服时会绣上秦桑姐姐衣服上的花,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真是……极合适。

    可是既然这么合适,她心里为什么那么难受?

    端密太后见自己所料不差、秦桑果真迷住了国师大人,玄武令唾手可得,她心中得意万分,挥挥手示意放了小离。

    “只要国师大人真心为大皇子解毒,这次的事哀家可以不追究。”端密太后微微笑着,曼声说道,“还望国师大人好自为之,不要欺我千密一族无人撑腰。”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秦桑牵着国师大人袖子的手一眼。

    回宫的路上,端密太后笑着对她的千密使说:“你这丫头!想除去镇南王府那条小尾巴,做什么还要嫁祸给大皇子?”她自以为了解秦桑,见秦桑刚才那般做派,以为是演给国师大人看的。

    果然,秦桑捧袖笑的可怜兮兮的:“谁叫她总是跟在国师大人身边卖乖弄痴?要不是她,臣早就将玄武令拿下、呈到太后娘娘手中了!”

    端密太后此时笑的由衷的舒心,轻声说:“那你也不该引国师大人误会大皇子啊!虽说我们现在手头有了那个孩子,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大皇子就不一样了,他到底是皇帝的长子!”

    “是。桑桑失手,有负太后娘娘教诲。”秦桑低着头,叹了口气。

    端密太后亲昵的执了她的手安慰,忽也跟着叹了口气,冰凉的指尖抚过秦桑的眉眼,她声音很轻的说:“我们千密的女子,这世上最好的儿郎都会着迷的……”

    秦桑垂着眉眼听着,没有说话。

    “桑桑,今日镇南王府那个笨丫头……”端密太后有几分迟疑的说,“你就不觉得她有些熟悉么?”

    “熟悉?”秦桑只做不知,“娘娘是指什么?”

    端密太后怔怔想了片刻,低低一笑:“没什么……许是眼见多年梦圆了吧,竟然平白生了莫名惆怅之感。你都不像他,怎么可能那么个小丫头会像他呢……”

    毕竟上了年纪了,方才与国师大人那番对垒着实伤神,端密太后松开了她,以手抵额,昏昏的睡了过去。

    华丽奢靡的轿中燃着特制的香料,闻起来与千密花的香味有几分相似,秦桑静静坐在端密太后身旁,车内华贵的紫色饰品渐渐模糊、连绵成无边无际的千密花……母亲刚生产不久,体弱苍白,坐在那里、怀里抱着尚在襁褓的小离,父亲与她玩耍,将她高高举起,笑着说:“我们小桑桑又长高啦,明年就能长到爹爹胸口啦!”

    “长到爹爹胸口我就是大人了吗?”幼时的她兴奋的大声问。

    爹爹有着世上男子都不及的俊俏眉眼,笑起来格外温柔,问她说:“你急着长大做什么?”

    “我长大了保护爹娘和妹妹!”秦桑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车轿颠簸,浮生如梦,秦桑眼中光亮明灭,轻轻闭上了眼睛。

    大皇子死里逃生,端密太后看在皇帝求情的份上勉强放过了国师大人,只罚了三年的俸禄,以儆效尤。

    而与此同时,千密使的艳史上又多了一笔:大皇子殿下思慕千密使,国师大人争风吃醋,一刀断其四根肋骨!

    长得倾国倾城本就碍眼,更何况秦桑一向手段狠辣,如今更是猎艳名单上同时囊括了英俊温文的武林盟主、邪佞狂妄的大皇子殿下、冷如谪仙的国师大人!

    一个女人风骚至此,上京城中的少女们纷纷流着眼泪在家扎小人。

    而城中那些肖想千密使不成、将家中小妾婢女染了紫发玩弄的达官显贵们,纷纷又染了回去——皇帝的长子都敢断四根肋骨啊,换做他们肯定被国师大人直接一劈两半!

    宰相家的小孙子据此编了个话本:风华绝代的紫发女子徘徊于天之骄子与世外谪仙之间,爱恨缠绵、进退两难……楚尚书的独子一人分饰天之骄子与世外谪仙两角,这出戏风靡一时,场场都是看客爆满,戏院的单子贴满了整个上京城的墙壁。

    李微然来时手里就捏着一张。

    他笑着将写着“如花美眷易得痴心情郎难求”的单子飞过去,薄纸如刀,国师大人两指一错接过,看了一眼,脸色更冷了几分。

    “国师大人的玄武令可还在?”李微然问。

    陈遇白点了点头,“在。”

    “那……国师大人的贞洁可还在?”李微然笑着问。

    陈遇白只有一个字给他:“滚!”

    “玩笑、玩笑!”李微然笑着抱拳作揖,从袖中亮出一物,“其实在下今日是为此而来。”

    那阴沉的玄铁令牌,四四方方,其上一只展翅欲飞的玄鸟——竟是朱雀令!

    陈遇白一皱眉,脸色立即端正了几分。

    “国师大人可知千密一族为何处心积虑图谋这暗夜令?”李微然手指抚着那振翅玄鸟,声音低低的问道。

    “不知。”陈遇白看了他一眼,“但想必秦桑已告知盟主。”

    提起那个名字,李微然温柔的一笑,顿了顿,才接着说道:“七七四十九枚暗夜令集齐,图纹拼在一处,便是通往千密圣地的地图。”

    陈遇白冷眸一动,“所以,秦桑才会这么干脆将麒麟令还了回来。”

    千密一族要的并不是暗夜令,而是暗夜令上的图腾。

    他之前已曾这样猜测过——否则即便是秦桑为了纪小离打算,端密太后也断不会容许麒麟令得而复失。

    和聪明人说话,点到为止即可,李微然微微点头,说起了几百年前的那个传说——

    上古时候,千密一族侍奉天神,天神褒奖,赐予他们长满了千密花的圣地居住,族人只要居住在圣地之中,人人都会拥有美貌、智慧与超乎常人百倍的力量。

    千密一族得此圣地后修养繁衍、日渐壮大,然后他们不再满足于侍奉天神与待在圣地安居乐业的生活,开始了对外族的征战讨伐。天神不喜,将他们逐出了圣地。

    自此千密一族流离失所,当时的族长求助于慕容一族,慕容族收容了千密族人,为了表达感激与效忠,千密族将通往圣地的地图献给了慕容一族。

    后来上古神魔大战,天神陨落,千密一族便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回到千密圣地去。那时候慕容一族已创建了大夜王朝,皇帝察觉到了千密一族的异动,便将地图交由一名开国名臣。那位名臣便是第一任的暗夜谷主,他将地图用玄铁浇筑为七七四十九块,分别赋予了才能卓着之人,与他们约定:执此令者,守护大夜。

    从此千密一族就开始收集暗夜令牌,这几百年里从未放弃,到了端密太后手中,如今这张地图上已经只差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枚图腾了。

    一旦这四枚令牌到了端密太后手中,千密圣地便将重新现于世间。即便那圣地没有传说中的神秘力量,端密太后也能借此笼络她那些疯狂的族人,做出毁天灭地、颠覆天下的疯狂事情。

    “你想怎么做。”陈遇白直接问道。

    “我会将此令给秦桑,”李微然轻声说,“请国师大人设法救出那孩子。”即便是武林盟主,宫中高手如云,端密太后的殿中更甚。

    陈遇白默了默,忽笑了起来:“顾明珠……不减当年。”

    李微然也笑,那双澄如秋水的黑眸却始终未曾染上半分笑意,“千密一族的女人,都是如此。”

    陈遇白心头浮现一双黑白分明的清澈眸子。

    “好,我去救那孩子出来。”他答应。

    离宫中换防还有两个时辰,陈遇白“顺便”路过了镇南王府。

    自从他出了大理寺再也没有去见过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