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2

_分节阅读_4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镇南王府一概迎来送往都由他一力承担,无任何不妥之处,纪霆很是欣慰。

    到了这个月的二十一,便是纪南和小离成婚的正日。

    一大早,各家的女眷都来了。艳阳公主称病不出,新嫁的纪二少夫人在镇南王妃身边帮着招呼客人,纪家那么多亲戚朋友,她招呼的纹丝不乱,还能有余力护着小离,不让各家夫人在新房里打趣停留太久。

    于是秦桑来时小离房里没什么外人,小离正由倩姨服侍着穿红彤彤的嫁衣。倩姨眼角撇到窗台那儿紫衣一闪,不动声色的找了个借口将丫鬟们都带了下去。

    小离魂不守舍,呆呆的坐在镜子前,秦桑站到她身后她才发觉。

    “秦桑姐姐!”她猛地站起来,拉住秦桑的手,“你去哪里了?为什么好久没有来看我?”

    秦桑手臂上的伤被她隔着衣服攥住,疼的眉心一跳,却笑着丝毫不露,柔声说:“最近有些事耽搁了……今日你出嫁,我无论如何也要来见你。”

    小离勉强冲她笑了笑,垂下了眼睛。

    “怎么了?后悔了、不想嫁了?”秦桑笑着圈住她肩膀,将她按到镜前重新坐下,她拿起了木梳,为她梳头发。

    小离叹了口气,说:“我不后悔……父亲、母亲养大我,我应当报答他们,我也很喜欢纪南。况且……也只有他们喜欢我。”

    秦桑何等玲珑心思,一听她的话便笑了起来:“只有他们喜欢你吗?那你师父呢?”

    “师父不喜欢我……我知道的。”否则何以前一刻还说喜欢她傻,却又放着她不管、去见聪明的秦桑姐姐?

    心思百转,她又叹了口气。

    “这样啊……那你呢?喜欢他吗?”秦桑柔声问,抚着手中柔顺黑发,她笑着看向镜中一身红嫁衣的幼妹,“小离,你喜欢他吗?和对别人都不一样的喜欢?”

    小离从镜中望着她,迟疑却肯定的点了头。

    喜欢的,喜欢他!

    和喜欢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不是因为他陪她玩而喜欢他,不是因为他对自己好。而是想和他一起玩、哪怕他嫌弃她,而是期待他对自己好、哪怕他总是冷着脸。

    是虽然所有人都告诉她国师大人如何如何厉害、她却想要拥他入怀。是虽则自己这样无用软弱,愿为他坚强勇敢。

    是一看到他,她的心就变得很软,却丝毫不慌张。

    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只有他欺负了她、她却不想往他脸上扔霹雳弹。

    是这么独特的喜欢。

    小离想着想着就鼻头发酸,红了眼眶。秦桑俯身拥住了她肩头,脸颊与她相贴。

    小离和她长得不像,她像母亲,小离则长得更像她们的父亲,尤其小离的眉目,与秦桑记忆里的父亲一样无忧明朗。

    镜中幼妹的眼睛与记忆里父亲的重合,秦桑潸然泪下。

    她没有照顾好妹妹,好在父母天上有灵,从今以后,有个人会很好的照顾妹妹一生。

    过了今日,秦桑总算了无牵挂。

    “怎么了?”小离看她落泪急了:“怎么哭了呢?”

    秦桑拭去眼泪,笑着说:“没有……我好羡慕你啊,这身衣服真好看!”

    小离看了看身上的大红嫁衣,提不起来兴致,却还是安慰她:“姐姐嫁人时一定比我好看啊!”

    纤细白皙的手轻轻抚在那烈烈的大红色之上,秦桑笑的淡了许多。

    “吉时快到了,我要走了。”秦桑把妆台上母亲留给下的那支累丝镶宝金凤钗给她簪上,“小离,以后……要好好的。”

    小离攥着她的袖子,小脸上满是犹豫不安,秦桑笑着摇头,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真的吗?!”小丫头眸子里燃了花火一般亮起来。

    秦桑捏捏她的小脸,点点头,笑着旋身从窗户掠了出去。

    镇南王世子迎娶养妹,自家人嫁进自家门,王府中由纪霆主事招待宾客,小离的花轿则由纪西护着,绕城一圈后再进镇南王府的门。

    如此盛事,这一日上京城的百姓几乎全都涌上了街头,气派的大红色仪仗一路吹吹打打,镇南王府的下人们提着食盒沿路派发喜饼,百姓们吃了喜饼争相的说吉祥话,一时城中好不热闹。

    纪西带了一支护卫保护花轿,按理说镇南王府的护卫都是高手,不必担心,可是新领了上京城郡守一职的大皇子殿下还是“不放心”,竟亲自带着一队人马前来护送。

    纪西遥遥的向骑在马上的大皇子殿下抱了抱拳致谢,大皇子殿下挑着眉只是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是不怀好意。

    一行人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的行至城门口时,大皇子殿下双目一亮、精神一振——他期待的人终于来了!

    好戏要开锣了!

    纪西也看到了来人,勒停了马,他一抬手,后方的吹吹打打戛然而止,镇南王府的护卫们训练有素的团团围住了花轿。

    来人是孤身一人,静静站在上京城深冬的风中,黑色冰绸被寒风吹拂而起,上头金线绣的千密花仿佛活物一般在风中轻轻摇曳,甜蜜无忧的看着这世间众人。

    纪西只默默看着来人,脸上无甚表情。大皇子殿下却是一脸的兴趣昂扬——他近来不仅伤势养好,人也精神了许多,听说连酒都戒了。今日那一身浓紫色华贵逼人,更衬得那星眸朗目如姣姣明珠,骑在高头大马上,他看向陈遇白的眼神中满是戏谑之意。

    陈遇白知道他今日是来看笑话的,特意来看笑话。

    那他就笑给他看!

    陈遇白笑着,从身后拎出了一个小人儿。

    小家伙今日特意被换上了一身紫衣,白嫩圆胖的小脸上五官分明,活脱脱一个小了几圈的慕容磊!

    就算是慕容磊自己,也看得目瞪口呆、怔在当场。

    当然,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陈遇白倒是仍旧笑得温柔和煦,还依诺指给小家伙看:“你看,那个人就是你爹爹,去吧!”

    小石头兴奋的大叫了一声,一叠声的喊着“爹爹!”向慕容磊这边冲了过来。

    纪西看了国师大人一眼,忽然扬声下令道:“保护小姐!”

    镇南王府的护卫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纪家军,哪怕明明是个小孩子,都立刻刀斧相向。

    眼看着小人儿飞奔向刀枪剑林,慕容磊方才如梦初醒,霎时几乎肝胆俱裂,狂吼一声:“谁敢伤他!”

    大皇子殿下一声令下,随从们拔了刀就向镇南王府的护卫们砍去,纪家军岂是好惹的?两边顿时打成了一团。

    慕容磊足尖一点从马上腾空而起,如一道紫光一般掠过,堪堪在小人儿冲入乱军之前抱住了他!

    一片混乱里,国师大人怡怡然向那停在一边的花轿走去,纪西就在轿旁,他掀开轿帘时从容的对纪西点了点头。

    花轿里纪小离蒙着红盖头,正支着耳朵听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忽觉得眼前一亮,清新的风扑进来,然后有一只手伸进来抓住了她的手腕,以不容抗拒的力道。

    她垂眸一看,那黑色冰绸她太熟悉,而袖口那道金线绣成的花纹却并不是她熟悉的祥云图纹,而是一株又一株、她亲手绣下的花样。

    他真的来了。穿着她亲手裁制的衣服。不久之前的某一天她曾趴在南窗下欢喜的对他说过:她喜欢看他穿这件衣服。

    他答应过的事,他未曾骗她。

    头上饰物太重,小离低着头,眼泪从眼眶中直直坠落,“啪嗒”落在陈遇白手背上。

    那手原本力道大的好像要捏碎她的骨头一般,被这颗眼泪打了一下,仿佛烫着了一般,手指一僵,随即力道变得简直称得上温柔。

    小离顺着那力道从花轿里走了出来,一旁骑在马上守着她的纪西微微一笑,终于勒转了马,投身混战之中去了。

    镇南王世子、神武大将军纪南的新娘子被国师大人从花轿里拉了出来!

    镇南王府的护卫们与上京郡守的侍卫们打作一团!

    大皇子抱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子,仰天长啸!怒吼着前任千密使顾明珠的名字!

    太精彩了!

    太百年一遇了!

    上京城的百姓们发出了山呼海啸的喝彩以及喝倒彩的欢呼声!

    震天动地的热闹与混乱里,陈遇白从容一拂袖伸手,童子小天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欢欢喜喜的托上来一个大红漆盘,上头是一柄三镶白玉如意。

    白玉如意,挑起了火红盖头。

    那张莹莹如玉的小脸,与那双冰雪千里的眸,终于相见。

    礼成。

    陈遇白望着她,眼中只有她,薄唇轻启,虽低声却是句句可闻:“余之徒,生生世,其既为之,非吾令亦难出之。阻者,碍之,余白以命捧朝,当命以抗,余诚不欺尔,若兵接,非丧不能退之。其从之,俄礼遇,竟飨生,正,委禽舍焉,妻必随余。列之众众,悉为证也。”

    他内力深厚,为证的众众们,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楚,顿时欢呼声终于达到了顶峰值!

    上京城上演着百年难得一见的精彩大戏。

    作者有话要说:国师大人那段话的意思大概就是:我的徒弟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魂,阻我者死!聘礼留下人我带走,这是我老婆了你们都给我做个证。

    姑娘们都来撒个花花为国师大人做个证吧

    放鞭炮的土豪们:

    苍术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09-0220:02:50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喧天的鞭炮锣鼓声这时由远及近——从城门口忽涌进来一支迎亲队伍,进城后队伍有条不紊的分成了两股,一股抬着一百二十四担聘礼,由威风凛凛骑在高头大马上的老管家领着,往镇南王府方向去了,另一股迎亲的红衣礼乐则向热闹成一团的城中而来。

    童子小天这时牵来了披着红绸的英俊白马,国师大人将新娘子拦腰一抱,飞身而上,在整个上京城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见证里,策马而去。

    他们正要出城门时迎面来了一骑飞马,紫衣的绝代佳人瞬间到了眼前,艳容之上既冷且怒,兜头就是一鞭抽向国师大人的脸!

    七年未曾现身的前任千密使露面,一言不发就要抽国师大人的俊脸!

    上京城的百姓们欢呼如潮!

    陈遇白娇妻在怀,手中马鞭随意甩出,很客气的只是卷飞了她的鞭子而已。

    他已手下留情,顾明珠却依然被那内力震的整条手臂都麻了。

    她气得几乎当场吐血!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十年前被她捏一下脸就跳脚的少年,如今竟是已如此境地!先是不动声色的示弱于她,她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等到他一举发力,便已是环环入扣。眼下各处都乱作一团,唯有他轻轻松松抱得美人归!

    大皇子的怒吼声震动云霄,顾明珠一时半刻自顾不暇,不能拿他怎么样,只能恨恨咬牙。

    “陈遇白,这笔账我记下了!”她咬牙切齿的提醒。

    国师大人冷冷一笑,连接她的战书都懒得,搂紧了怀中的小娇妻,扬鞭策马而去。

    出了城门,上京郊外寒冷刺骨的风吹来,纪小离面上一冷,如梦初醒,往抱着她的人怀里缩了缩。

    陈遇白低头,语气十分冷且不耐:“现在知道怕了?”

    呵!晚了!

    她整齐的嫁衣在他怀里滚的已是凌乱颠倒,小小的身子埋在繁复的大红色嫁衣里,黑发与红绸之间只露着一双清澈眸子,将陈遇白满心怒气看得烟消云散。

    细细的手臂从大红嫁衣里伸出来,主动环住了他的腰。

    那么蠢力气又那么小,没想到能抱得这么用力。

    陈遇白腰上被她勒的呼吸一滞,眼眶竟然都跟着一热。

    她清澈的眸子里写着无上欢喜,声音小却坚定:“我不怕!”

    她的欢喜那么坦荡,陈遇白也就装不下去了。低头拥紧了她。她额发贴在他喉间,他低低说话,她脑中便全是嗡嗡嗡的声音,震的她身子软绵绵的,她听到他低声说:“以后你都不用怕了……从今以后,凡事有我。”<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