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4

_分节阅读_4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陈遇白“嗯”了一声,低声告诉她:“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乃大夜五大守护神,纪南是白虎令主,执掌白虎令。”他顿了顿,声音更低:“暗夜令只能由令主守护,我现在把它给了你,你从今以后就要一直待在我身边。”

    我把我用生命守护的东西赠与你,从今往后,你与它共同由我守护。

    纪小离却完全没有想到那上头去,津津有味的听着传说故事,还恍然大悟的说:“难怪纪南的那块上有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她举着玄武令好奇的问他:“那你这上面是什么?”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把陈遇白的心都看软了。他手指在她鼻子上轻轻一点,语气不禁温柔了许多:“玄武,是上古神兽,意寓龟卜。”

    “哦……”小离明白了:“原来你是乌龟啊!”

    玄武令主的脸顿时黑了,可小离压根没功夫看他脸色。她兴致勃勃的把令牌和簪子放在他心口、摆在一起,看了看,心满意足的左右一换。

    接着她自己收了令牌,把那簪子往他头上插。

    简直是胡闹!陈遇白不悦的捉住她手,夺了簪子收好,瞪了她一眼。

    还好这云雨刚过,帐中香气浓糜,她趴在他身上蹭啊蹭的,他舒服得很,也就随她了。

    可小离渐渐不怎么舒服,动了几下,趴在他耳边小声的说要去净房。

    陈遇白反应过来,脸色也变得有点奇怪,难得的声音里透着心虚:“你躺着吧……我去去就来。”

    他随意的披了个袍子,翻身下床,很快从净房里拧了个帕子出来,坐到床边拉开她腿轻轻擦拭。

    凉凉的巾帕贴上来,小离捂着脸不适的哼了一声。

    陈遇白声音也轻的有点飘:“忍着点……天冷,水都凉了。”

    小离不明白那为什么不叫人送热水进来呢?她放开脸上的手,小声的向他建议:“师父,叫丫鬟进来吧……”

    陈遇白抬头冷冷一眼,她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原本温柔怜惜的擦拭,动作到后头却越来越潦草了,奇怪的是他的呼吸声都变得一声比一声重,小离眯着眼睛看他,发现他也正看着她,眼睛里仿佛燃着火一般,好像又要吃人了……她本能的害怕,用力从他怀里抽出腿,缩成一团滚到床里面去了。

    国师大人在她床边站了片刻,无声叹了口气,转头走进净房、跳进了盛着冷水的大桶里……

    小离躺好才觉得身上又酸又累、腿间更是辣乎乎的一丝丝疼……卷着被子在床上听着他哗啦哗啦撩水的声音,她奇怪的心想不是说水都冷了吗?这么冷的天气,他怎么还洗凉水澡?

    师父真奇怪!

    她昏昏沉沉的,片刻就快睡过去了,忽然感觉床前灯光一暗,她一惊,微微睁开眼睛,见是他回来了,立刻卷着被子睡的更安心。

    微凉的手伸上来,碰到她抓着被子的手指,他还没发力,她就闭着眼睛苦恼求饶的喊:“不要……”

    刚洗了凉水澡的人笑了,更加用力的扯开她被子。

    纪小离困顿的睁开眼睛,无奈的看向他。

    陈遇白坐在床头,身上只穿了黑色冰绸的中衣,肩头随随便便的披着件袍子,胸膛大大敞开,湿漉漉的长发上还有水滴下来,眼睛里的光比桌上的烛火还亮,他整个人看起来简直是……水里冒出来的吃人妖怪!

    纪小离咬着自己的手指纠结的看着他:“师父你太奇怪了!”

    陈遇白冷着脸,伸手捏着她下巴逼问:“我还没问你——你不是说那些话本你都看了?为什么刚才还觉得奇怪?”

    “我看了……”小离努力回想,“每一本的第一页……”

    黑衣的新郎官冷笑。

    他果然不能对她抱有任何期待。

    好在还有他。

    他全都看完了!好几遍!

    陈遇白起身,把书桌上的那个话本匣子捧了过来,放到她枕边,命令她:“从今晚起,你在我身边看,一天必须看完一本!”

    他不想再被问“什么东西插到我肚子里去了”这种问题……会出人命!

    小离看看那满满一匣子书,咽了口口水,立刻开始企图转移话题:“我……口渴,我要喝水!”

    陈遇白从暖壶里泄了一盏温茶,不过他自己先喝了一半,才把杯子凑到她嘴边。

    小离就着他手喝了水,眼珠子转了转又翻花样:“师父我饿了!”

    陈遇白回头望了一眼,见桌上有一碗饺子,他端过来喂了她一只。

    谁知道她咬了一口,忽然愁眉苦脸起来。

    “吐出来!”陈遇白心头一跳,连忙伸出手让她吐,“怎么了?!味道不对?!”

    小离把带着牙印的半个饺子吐在他手心里,“生的!”

    陈遇白一愣,这时才想起风俗,舒了一口气,却又不由得笑了起来。

    龙凤烛火摇曳如梦。

    “好。”他低低的答应。

    纪小离抬头看他,不明白:饺子是生的、有什么好的?

    “师父你为什么这么高兴?”她不解的问,师父他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

    陈遇白把饺子放在一边,上床搂过她,下巴贴着她额头,他勾着嘴角问:“你不高兴?”

    “……不高兴……”那么疼,身上黏黏的、没有热水沐浴,漂亮的簪子换了只乌龟……喝口水都要喝他剩下的,饺子还是生的!

    “嗯,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国师大人泰然自若的说。

    不高兴的新娘子敢怒不敢言的看着夫君,扁了扁嘴,默默的决定躺下睡觉。

    说不定梦里她有胆子打他一下呢!

    “把这本看完了你才能睡。”夫君从话本匣子里抽出一本,轻轻扔在她脸上。

    纪小离:“……师父,那边簸箕里好像有花生桂圆和红枣,我可以吃吗?”

    陈遇白不回答,冷冷看着她。

    纪小离哭丧着脸:“算了吧,那些一定也是生的……师父你快睡吧!”

    于是,洞房花烛夜,吃饱餍足的新郎官侧着身静静闭目睡着了,饿着肚子的新娘子趴在他身边,眼睛下面放着翻开第一页的话本,困得小鸡啄米一点一点。

    终于她撑不住了,一头栽倒、不省人事,闭着眼睛的新郎官缓缓睁开清亮黑眸,眸中满是戏谑与说不尽的满足,伸手把人抱到了身上,盖好被子,手轻轻的拍着她,一下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要开始“甜甜甜肉甜甜肉甜甜肉甜肉肉甜甜甜甜……”的节奏了,注意避让

    《卿本佳人》里写过一个国师大人抢亲和洞房花烛的版本,和这里有些出入,不过国师大人吃肉的决心和勇猛是一致的——《卿本佳人》

    甜甜的作者挂甜甜的土豪: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万千堂,宫中来的内侍捧着圣旨等的脸都僵了。

    老管家进来换第六盏茶,那内侍气的嘴唇一个劲哆嗦,尖尖的嗓子细细颤颤的:“国师大人……未免、未免也太过藐视皇恩!”

    老管家不慌不忙的换了茶,叹了口气道:“这位大人,俗话说人有三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国师大人昨日大婚,小夫妻恩爱缠绵也是人之常情,皇上圣明,平日对国师大人宠信有加,想来更能体谅。”

    内侍被这番话堵的说不出话来——难道说皇上才不会体谅国师大人洞房花烛呢?他没这个狗胆。

    老管家垂着手恭敬的退了下去。

    小天在门外等着呢,见他出来连忙附耳:“刚才大人屋子里有动静了,大概就快出来了!”

    老管家神色未变的点了点头。小童子没见过世面,他可是跟着老国师大人几十年一路过来的,昨日镇南王府那样的场面他都能活着回来,不仅如此,他还成功的留下了聘礼!

    正得意洋洋的想着,远处黑影一闪,国师大人果然出现在长廊尽头,缓步向这边走来。

    仍是那袭黑色冰绸,薄唇紧抿、眼角眉梢依旧不见笑意,却别有一股春风得意的喜悦之意洋溢周身。

    做了新郎官就是不一样了啊……

    老管家笑眯眯的向内侍通报的功夫,国师大人已经走到了万千堂前。他不急着进门应付皇帝内侍,反而停下脚步,轻声对老管家说:“去给夫人准备些容易克化的吃食给——别送过去,拿来这里给我。”

    老管家差点笑出声来。

    国师大人近身一向只有个小童子服侍,因此国师府的婢女都是二等以下的粗使丫鬟。昨夜新房里连换水都未叫人进去过,老管家就猜到了是国师大人不许生人看他新娘子的身子呢……可是连吃食都要亲手端进去,也未免太过……小气。

    老管家低声禀道:“昨日老奴回来,镇南王府的纪二少夫人特意命老奴将夫人两个贴身丫鬟带回来,眼下那两个丫鬟就在铸星小院里侯着呢。”

    国师大人默了默,语气还是有些勉强,却总算答应了:“唔……那就……让她们先去服侍。”

    “是!”

    “等一下!”国师大人想了想还是不高兴,“只许她们送吃食进去,不许叫醒夫人!”

    “……是……”

    ……

    那内侍原本方才听得通传国师大人到了,正襟危坐等着冷眉怒眼宣读圣旨呢,谁想国师大人到了门口却不立刻诚惶诚恐的进来,反而在那儿叮嘱那些个琐碎小事,没完没了,那内侍气的脸都铁青。

    国师大人随后接了旨入宫。宫里脸色铁青的,还大有人在呢!

    宝华殿内,皇帝慕容天下手旁立着最近眉眼越加惹眼的六皇子,端密太后身旁则站着倾国倾城的千密使,一屋子都静静的在等国师大人。

    国师大人进殿,不慌不忙的行了礼。

    皇帝命他起身,语气听得出来极为不悦,问道:“国师素来稳重,何以昨日竟做出当众抢亲这等不成体统的事?”

    “皇上,臣已过弱冠之年久矣,娶妻生子、乃是再自然不过之事。”陈遇白诚恳的答道。

    端密太后冷冷开腔:“国师大人可非同于一般弱冠少年,怎么能自作主张、说娶亲就娶亲?”

    国师大人向她行了一礼,朗声问道:“敢问太后娘娘:大夜是否有明文例律说国师一职不可娶妻?”

    “……并无。”

    “那么太后娘娘与皇上可是不愿臣娶妻、宁愿臣孤独终老?”国师大人神情有些伤心的问。

    端密太后冷着脸不作声。慕容天下叹了口气,语气已和缓了许多:“国师,你娶亲便娶亲,但你怎可强抢镇南王府的新娘子呢?!”

    国师大人面露疑惑,反问道:“皇上明察!臣的聘礼昨日已送至镇南王府、镇南王府也收下了,臣的夫人已在臣的新房之内,昨夜已洞房花烛……这婚事礼数周全,强抢一事是从何说起?”

    慕容天下望着那张冷峻眉目逼真表情,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抿了抿唇,他肃声问道:“哦?可朕怎么听说——那女子原本是要嫁给神武大将军的?”

    “神武大将军?”国师大人越发从容不迫,“那么神武大将军眼下在何处?可是大将军向皇上告御状、亲口说臣抢了新娘子?若是大将军被抢了新娘子,如何不见大将军出来与臣对质?”

    神武大将军此时自然是在……二皇子身下、辗转承欢。

    皇帝手边立着的六皇子眼角一跳,这时立刻上前一步、开腔打岔:“父皇!国师大人娶亲是喜事,既然现在礼已经成了,镇南王府也没有追究、还收下了聘礼,咱们就别多问啦!”

    “六皇子此言差矣!”端密太后正色道:“国师大人众目睽睽之下强抢民女,若不惩戒,实在有失皇家威仪!”

    国师大人垂着的眸闪过嘲讽之色,抬起脸来却是神情正经不已:“太后娘娘,昨日镇南王府的二少爷纪西领着纪家军送亲、大皇子殿下带着上京城郡守的兵马也在那里。臣除了迎亲礼仪外孤身一人,太后娘娘这‘强抢’罪名从何而来?”

    纪家军是大夜王朝的铁血军魂,上京城郡守统领护卫上京城安全,有这样两拨人在,若是真的被强抢了去,那就不是“有失</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