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5

_分节阅读_4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皇家威仪”、简直是在打大夜王朝的脸了!

    皇帝目光沉沉的看了端密太后一眼,示意这件事就此打住,不要再提。

    端密太后毫不回避的与他目光相触,不肯退步。慕容天下望着那双美丽的眼睛,微微一愣,却很快恢复如常,只无声叹了口气,转而又责问国师:“不提你的亲事了。昨日,那个孩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哪个孩子?”国师大人仿佛忽然想起来似地:“皇上说的莫非是大皇子殿下的孩子?”

    “正是!”皇帝用力一拍龙椅,怒道:“昨日众目睽睽,那孩子是你带去的——这么说来,前些日子闯入太后寝殿的人是你?!”

    “皇上的话,臣不明白。”国师大人皱着眉,满目疑惑,“这二者之间有何关联?”

    他耍无赖这样彻底、并且毫不犹豫。

    皇帝沉默了。

    总不能说:“那孩子本来被关在太后娘娘殿内,现在到你手上了,自然闯入殿中劫走他的人就是你”。

    皇帝这是故意说破,将话柄递到陈遇白手中,端密太后如何看不出来?可她此时无法发作,只能连连冷笑,缓声赞道:“国师大人好口才!”

    “不敢。”

    “国师大人切勿谦虚,”端密太后伸手扶了一旁千密使的芊芊玉手,叹了口气:“前些日子国师大人伤了大皇子,在狱中之时国师大人是如何的向哀家信誓旦旦、与千密使情投意合、互生情愫……如今一转眼,竟然就另娶了她人!”

    陈遇白面容一肃,冷声道:“太后娘娘!臣敢对臣死去的师父发誓:从未有半个字吐露过倾心于千密使大人!”

    那日的话都是秦桑说的,他连点头都未曾,最多被她拉了衣袖没打开她。

    端密太后这下彻底没话说了。

    她早知道这个年轻的国师聪明狡猾,但她真的没有想到:他竟能如此无耻诡辩!

    上头坐着站着的人,端密太后气的脸色发青,千密使在她身旁低着头,看似泫然欲泣、一副痴心错付的好演技,皇帝脸色肃穆,眼中却隐隐带着笑意,六皇子立在皇帝手边,冲国师大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国师大人立在堂下,满目冰霜,看似被端密太后诬陷的话激怒得不轻。

    皇帝当然要安抚他“受了委屈”的爱卿:“好了,这些事情原本我们一团糊涂,眼下说清楚便无事了。只有还有一样——国师,镇南王是朕的得力爱将,你若是与他起了冲突,朕必定不饶你!”

    陈遇白一听便勾了嘴角:“臣明白!”

    翻着白眼的六皇子这时忽然语气轻快的说:“父皇,国师大人新婚,父皇何不将国师夫人召进宫来封个诰命?顺便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竟惹得神武大将军与国师大人同时倾心!儿臣好奇的很呢!”

    皇帝微微的笑起来,赞同道:“甚好。”

    国师大人默了默,也只能应下。

    临走他遥遥望了六皇子一眼,站在皇帝身边的漂亮小皇子对他扮了个不知死活的鬼脸。

    国师大人一走,端密太后的怒火便全冲着皇帝去了:“皇上方才答应给哀家一个公道,就是如此么?!”

    皇帝默了默,神情为难的说:“若是要理论那孩子的事,必不可少就要提起太后娘娘囚禁他一事……若是大皇子得知、太后可愿与大皇子对质?”

    端密太后一窒,转而怒道:“那就说说当日他为了脱身、如何骗了桑桑!”

    皇帝冷冷看了低着头的倾国倾城一眼,语气忽然变得极淡:“秦桑,你也该收敛一些了,一个未婚女子顶着千密使的名头这般招摇,周旋于诸多男子之间……真正有失皇家颜面!”

    秦桑抬袖拭泪,委屈的低低应了声“是”。

    端密太后见皇帝这是铁了心护着国师大人,多说无益,她冷笑着起身,带着千密使拂袖而去。

    殿中安静了下来,皇帝舒了口气,闭目揉了揉额。

    六皇子对着千密使那婀娜背影撇撇嘴,小声的对皇帝说:“太后娘娘怕是也被秦桑那丫头骗了呢!”

    “你才多大?叫别人丫头?”皇帝笑起来,“你方才为什么替国师大人遮掩?可是为了你二哥?”

    “瞧父皇说的!这事跟二哥有什么关系?儿臣那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愿国师大人平白受辱!”

    “是么?”慕容天下笑了起来,“那既然如此,为何又撺掇朕召见国师夫人?”

    美貌的六皇子龇牙:“谁叫她笑话我!儿臣叫她进宫来、瞧瞧儿臣的威风!”

    “她笑你什么了?”皇帝笑眯眯的:“是不是夸你长得美了?”

    他美貌的第六子立即又像是被踩了尾巴,跳了起来:“父皇!”

    作者有话要说:真的不用特意绞尽脑汁的每一章都给我写长评,我很怕很怕这会成为你们看文的负担,虽然我平常没正经,满地打滚的求评论和花花,但我真心希望每晚的八点是你们一天疲倦后最为轻松写意的时刻,是今天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有一个人准点在这里等你们。你们有想对我说的话、写给我,没有感触、默默看完已经是捧场。平时总是卖萌耍二,难得你们还真惯着我。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国师大人怡怡然从宫中出来,国师府的仪仗自然已候在了宫门外面,可是国师大人看了眼那前呼后拥的车轿,却抬手命童子解一匹马牵过来。

    “大人这是要骑马回去吗?”小天困惑的问道。

    可是他家大人不是一向最讨厌当众骑马、讨厌马上颠簸的么?

    谁知这回国师大人竟然毫不犹豫的“嗯”了一声,接着那黑袍翩翩、翻身上马,迎着冬日烈烈朔风、一骑绝尘而去……小天摸不着头脑的张罗车马慢悠悠回府,心想这做了新郎官真是不一样了啊……

    新郎官回到府中,下了马便直奔新房。

    推开门走进去,新房里大红帐幔低垂,他的新人果然还未起。自进门起脚步就放轻了的人,唇边轻轻勾起了一抹笑意。

    手里还握着马鞭,顺手抬起,将那一道道那大红色帐幔掀开。走到内室,喜床之上仍是他走时的凌乱样子。一床锦绣堆被里,他的新娘子安然甜睡着,寒玉床寒凉,没有了他的怀抱紧紧相拥,她裹着锦被,卷成一团。

    像条虫子——国师大人嘲笑的想。

    心里那般嘲笑着,人却站在床边望着她熟睡容颜、默默心满意足了良久。然后他将手中马鞭伸出去,隔着被子顽劣的捅了捅那熟睡的人。

    可惜新娘子连嘟囔一声都未曾,卷着被子往里一滚。

    陈遇白无声默默笑了她片刻,放了马鞭,人坐到床头,伸手去拽她被子。

    睡得正香甜的人这回不耐烦了,从锦被里伸出软软热热的小手,“啪”一下正正打在他脸上、往外一推:“……唔……不要吵!”

    挨了一巴掌的人黑着脸起身,声音清泠却仍是低低的:“日上三竿了,还不醒?”

    睡梦中小离还当自己是睡在镇南王府闺房之中,忽听得男声响起,她奇怪的睁开了眼睛。

    注目凝视了床边男人半晌,她终于想起来——自己昨日嫁了人。

    昨夜师父做得那些个奇奇怪怪的事情她也想起来了,被中自己正身无寸缕也想起来了,她立刻把锦被卷的更紧,小声羞怯的叫了声“师父……”

    陈遇白听了这称呼眉头一蹙,盯着她看了会儿,却问:“用过膳了没有?”

    小离想了想,摇摇头。

    自然是没有啊——那两个婢女,昨日稀里糊涂被送来国师府、已是惊吓,听说自家小姐不嫁四少爷而是嫁了国师大人、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今日忽又被命令送膳进来却不许叫醒小姐用膳,那两个小丫头已经六神无主了,方才轻手轻脚的送了吃食进来,头也没敢抬就出去了。纪小离在里头床上呼呼大睡,隔着那多层幔帐,根本连脚步声响都没听到。

    下了古怪命令的人却对她的饿肚子很满意似地,愉悦的勾了勾嘴角。

    他起身去桌边一看,两个包着厚厚棉布保温的大红色食盒端端正正放着,伸手探了探,里头的肉粥尚是温烫。

    甚好。

    国师大人亲手盛了一碗,端到床边喂他家国师夫人。

    睡到日上三竿的新妇,裹着锦被、被夫君抱在怀里,一口一口的喂食肉粥。

    纪小离不懂“旖旎”二字,只觉得此时的无声格外动人,抿一口递到嘴边的粥,她对他笑,谁知却被他横了一眼:“傻笑什么……呆头呆脑的!”

    国师夫人鼓了鼓腮帮子、瞪他,却把国师大人瞪的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这边刚刚好浓情蜜意的喂完了最后一口粥,外头侍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最远一重帷幕外、轻声恭敬的问道:“夫人起了吗?”

    小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夫人”了,喝了粥后心满意足的赖在她家国师大人怀里,国师大人表情嫌恶的用被子蒙住她整张脸,可是因为心里笑得太温柔了,声音不由自主的就柔和了不少:“……送些热水进来,服侍夫人沐浴。”

    侍女轻声应了,脚步声轻轻的出去准备。

    镇南王府的丫鬟调|教的很好,被送来国师府之前纪二少夫人又特意叮嘱过,那两个丫鬟有条不紊,一个服侍小离沐浴,一个收拾屋子,都是一式的轻手轻脚,几乎没什么声响发出。

    陈遇白倚在窗边的榻上看书,平常这样的时刻,他屋里连唯一贴身伺候的童子都不许多待,可如今成了亲、屋子里多了一个人,多的又是那么能惹事的一个,屋子里必须得添人伺候,小童子再年幼也是男孩子,权衡利弊,他还是准了两个丫鬟入内室服侍。

    原本做决定时他以为自己一定会不适,还叫老管家特地辟了旁边一间房做书房,可眼下他却又一点也不想去那无人的书房。

    这样的时刻他竟然不觉得烦,反而意外的觉得心里头……满。

    想来他一向自以为孤僻清冷,也不过是以往没有人使得他热闹罢了。

    这样想来,要个孩子也是可以的。陈遇白想起昨夜她愁眉苦脸的吐出那口生饺子,委委屈屈的说“生的!”……心里热热的,几欲发笑。

    就像此时,若是有个小孩子在这屋子里跑来跑去,或者是在屋外院子里胡闹玩耍,他也未必忍不得啊!

    况且如今顾明珠回来了,慕容磊的毒十有八|九能解,等试出能解他体内寒毒的药方,便能抵秦桑每月给她的药丸了,如此一来秦桑没有了后顾之忧,只需等到解决了千密一事,他便能试着停了她的药,到时候她恢复紫发紫眸也不要紧了,停了药,应该就会来初潮、就能怀上他的孩子……说不定还会变得聪明些?

    握着书卷却半晌也没翻动一页的人,冷峻眉目间隐隐染了一抹笑意,温柔更比此刻娴静时光。

    那么清冷孤傲的人啊,居然会有这么一天、满心期待身边热闹。

    国师夫人沐浴后,侍女手脚麻利的为她烘干了长发,又为她梳妆打扮,然后两个侍女一起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屋子里只剩新婚的夫妇。

    国师夫人从内室出来,自然而然的往夫君这边寻来。

    榻上靠着的国师大人,不动声色,双目紧紧盯着手中书卷,看起来心无旁骛。

    小离哪知道他是怎么回事,见他那么认真的在看书,她连脚步都放轻了——放轻了脚步,转而往门口去了。

    陈遇白正竖着耳朵等着呢,可她明明已经快走到榻边了,忽然转而往外走,他心中低咒一声,连忙伸手拽了她腰带,一把把她拽了过来。

    小离被拽的“呃啊!”一声摔在榻上,往后一滚撞进了他怀里。

    刚刚沐浴完的身子香香软软的,撞进怀里,国师大人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你想去哪儿?”语气还是有些不满的,他质问。

    纪小离觉得他问得奇怪:“师父看书,我出去啊!”

    老管家曾经那么多次叮嘱过她:国师大人看书时最喜安静、绝对不能打扰!

    所以她打算出去自己玩。

    她还当她自己是国师府的小徒弟呢!

    陈遇白黑了脸,抬起她下巴,肃声问她道:“昨夜给你的话本,</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