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6

_分节阅读_4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你看了多少了?”

    只看了第一页前两行就丢在一边的人,心虚的“呃……”了一声,眼珠子乱转着开始扯谎:“我……我那个……我看不懂!”

    “哦?”她家夫君挑了眉,“有哪些字你不认识?告诉我。”

    “呃……不是……”扯谎的小少女用力的想借口:“我认识字,但是……但是那些字连在一起我就看不懂了!”

    这么朴实无暇又情真意切的借口,小离深深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聪明了。

    她家师父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看到师父眼中盈起了笑意。

    她更高兴了,笑眯眯的看着他,还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被她蹭在怀里抱住腰的人伸手摩挲她额头,小离被摩挲得舒服,蜷缩在他怀里满足又得意的眯着眼睛偷懒。

    然后她听到头顶传来柔和却语气不容抗拒的清冽男声:“你现在去把那话本拿来,哪段不明白、为师亲自教你。”

    不是……不是说好了教看话本的吗……小离被他压在榻上,身如火烧、脑中模模糊糊的想着。

    “嗯……”他忽然一记吮的重了些,热烫重吮,她不由自主的轻哼出了声。

    然后身上压着她的人仿佛受了什么鼓动一般,连贴着她的肌肤都变得更烫了,紧紧压着她的身体变得更硬。两人的衣服在相叠着的摩擦里已经散乱敞开,她胸前已经露了出来,肚兜被他扯歪在一边,胸前柔嫩被他结实微硬的胸膛蹭着,泛起一种说不清的酥酥麻麻感觉,又有着微微刺痛,胸膛里那颗心扑通扑通乱跳,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热、无助、混乱……手里的那个东西越来越奇怪了!它像是自己有生命一般,上头的经络脉搏一跳一跳的,而且越长越大了,沉甸甸的一大根握在她掌中,很快她的手指已经圈不住它了,她害怕、手想往回缩,手腕却被他按住了,没能得逞。

    埋在她颈间吮着她脖子的人喷着火热气息,低低的笑着问她:“……这段可明白了么?”

    “徒从而躺其下,生见其发如黑缎,面如桃花,体如凝脂,心更旌扬,除裳,现其器。徒懵而瞪之,生引其指而握,徒奇其壮,上下而动。吼自生之喉而出,徒惧而收,生之眉敛,复捉至其器,覆其上……”

    那本《桃花潭师徒姻缘记》,国师大人正身体力行的“讲解”到这段。

    纪小离手里如握着个烫手山芋一般,又丢不开,她手指只要稍稍一动、颈边吮着她的人就呼吸一重,接着吮吸更重,她的魂都要被他吸出来了……好热啊,这么冷的天,南窗还开着一扇,她衣裳尽敞却浑身燥热,说不出的难耐情动。

    “……明、明白了……”她面红耳赤的喘息,“我明白了!师父……师父放了我吧……不要了……”

    正握着她手缓缓加重力道的人哼了一声,张嘴咬住了她小巧玲珑的耳垂,“你明白了?”他火热的喘着粗气,声音暗哑低沉的问:“往下也都明白了?不用为师辛苦教导了?”

    小离胡乱点头,只求他赶紧放开自己……太热了!

    可是他接下来竟然缓声对她说:“既然这样,那么接下来那段你就照着做吧。”

    作者有话要说:没错,楚浩然那货看上了苍老师写给本作者的长评,拿去印成了十八禁话本,被二皇子买去送给了国师大人!想知道接下来是哪段的同学,请留下身份证号码,证明年满十八,然后才能点击这里

    ☆、第五十一章

    接下来那段……?

    照着做?

    被吃的衣裳尽敞、浑身粉红的小少女,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看着身上的人。

    吃得很带劲的国师大人则愉悦的勾了勾嘴角,身子压着她、长臂伸出去一捞,将床边丢着的那本《桃花潭师徒姻缘记》拿到了她面前,翻开,指给她看接下来她应该照做的那段。

    接下来那段写的是:“……言毕,生入其体,徒未尝经是事,呼之。生亦不顾,力伏其上,或插之,或静而摇之,俄顷,斜月晶莹,幽辉半窗,娇啼溢于室。徒疲于床,生拥而眠。”

    这……纪小离哭丧着脸,忽然福至心灵,灵机一动指着那上头反驳道:“师父你看你看:‘斜月晶莹、幽辉半窗’!现在是白日,哪来的斜月幽辉呢?”

    所以师父你快放开我!眼下时间不对、场景不对!这个话本没法演了啊!

    国师大人正抵着她喘息缓动,听了这话,埋在她颈侧无声的笑了起来。

    “居然胆敢诡辩!”他含住她耳垂重重一抿,情热之时,已顾不上平日刻意冷清姿态,在她耳边火热调笑道:“果然嫁了我之后都变聪明了一些呢……”

    师父这是头一回表扬她“聪明”,可纪小离此时一点都高兴得意不起来——包着她手的那只大手越来越用力,她的手不得不紧紧握着手里的东西……那东西越来越大了、“突突突”的在她手心里跳——会不会要爆炸了?就像她的霹雳弹那样!

    “师父……”她难耐的唤他,娇声带泣,带着一股不自知的媚意撩人。

    被唤的人浑身一颤,抬头艰难喘息了一声,上身抵的她更紧、重重的磨蹭着她,底下手里带着她小手弄的动作也更加快。

    她可真香!

    新浴后,拨开一层层的衣裳,里头裹着的小身子暖暖的,浑身都是香香软软的,此时又被他吃得遍体粉红,衣衫凌乱里、雪体娇横卧……挽起的发髻已经在无望的挣扎里散乱开来,黑发铺了满满一枕,她烘头那暖炉里应该是搁了橘叶吧,熏的她发间清香扑鼻……埋在她颈侧的人深深嗅一口,愈加的神魂激荡。

    小离被他奇怪的动作和呼吸弄的极为不知所措,难耐的扭了一阵想要挣扎,可是他压的这么紧,她怎么都挣扎不开,而他还在不管不顾的继续,燥热恐惧交加,她终于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一哭陈遇白自然心里是心疼的,但是此刻……似乎又觉得异样的期待,她的哭声细细娇娇的,蜿蜒进入他耳中,激的情热更炙,令他恨不得手下弄的更重、把她整个吃下去才好呢……

    “哭什么……”他含着她耳朵,低声笑着哄:“别哭了,为师再教你念首诗可好?”

    那哭声果真弱下去了一些,他趁机咬着她耳朵低声不正经的教:“……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眉黛羞频聚,唇朱暖更融。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光珠点点,发乱绿松松……”

    呜呜咽咽的人,哭着弱声问:“什么……什么是‘翡翠合欢笼’?”

    听上去应该是件宝物,能掰一块下来给她炼丹玩儿吗?

    她家师父笑的胸膛都在震。

    “不明白?没有关系!”清冷的声音愉悦无比,“日后为师慢慢教你、一句一句……嗯?”

    他说着,滚烫唇舌已吮住了她耳后嫩肉,包着她手大动。嘴里膏腴雪嫩,身下幼嫩紧裹,背脊上窜起连片刻骨铭心的酥麻战栗,昨夜的飘然欲仙已近在眼前了——

    “师父!”被欺负狠了的小少女终于忍不住了,壮着胆子问道:“难道师父的师父也是这样教师父的吗?!”

    否则师父为什么坚持这样弄她啦呜呜呜呜……

    心情愉悦到荡漾的国师大人,原本那云与雾都已到了他眼前了,顷刻间便要腾云驾雾飘飘欲仙,被她这一句话,打的顷刻间云消雾散!

    老国师大人慈爱面容浮现眼前,幼时晨起而读的场景多么勤朴圣洁,身下压着小徒弟为非作歹现任国师大人,心头一紧、头皮巨麻,当场哪还有半分旖旎风情,闷哼了一声,身下控制不住的一松……

    一江春水向东流。

    烟消云散,一室寂寂。

    良久良久。

    身上压着的人喘息早已定,却是阴沉沉的埋着脸不肯露面、一动不动。小离被他压着很重,却不敢再哭闹了——她家师父生气了。

    要说起来,她家师父的情绪那么变幻多端、神鬼莫测,她唯一最能明白感觉出来的就是他生气的时候。

    就像现在这样,浑身冷冷的散发着寒意,冻的她血都凉了、大气不敢喘。

    当然,她不可能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这么生气。

    忍了好久,她实在忍不住手里的诡异黏腻,手指微微一动想要往回撤,埋首在她颈侧的人极轻极低的“嘶……”了一声。

    她连忙握回去!

    可是身上的人这回倒吸一口凉气,好像比刚才更难受了。

    她惴惴不安的看着他翻身从自己身上下来,重重躺在一边榻上。

    机不可失,她爬起来就想跑!

    可是刚坐起来,又被人拽着衣服扯了回去。

    她滚在身后人怀里,感觉到他更生气了,还好她此时是背对着他的,连忙闭起眼睛团作一团。

    微凉的修长指摸了上来,从她脸颊滑过、捏住了她下巴,微微用力的一抬。

    她的脸被迫抬起,那热热的呼吸又贴了上来,只不过这次少了几分情热、多了好几分的寒意:“纪、小、离!”

    小离眼看躲不过,心一横,猛的翻过身,闭着眼睛往他怀里一钻,一手握拳、另一手抱住了他的腰。

    被抱的人身体微微一僵,即刻便软了下来,连那寒冷语气都软了几分:“……你这是想做什么?”

    “嗯……”紧紧闭着眼睛依偎在他怀里的人,蹭着他胸口、声音闷闷软软的:“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这样静静抱住他。

    大概是直觉:这样做应该就不会被他追究了吧?

    就算是心智不全,她总算是个女孩子,是女孩子便有灵敏的直觉呢!果然国师大人沉默了片刻,轻轻戳了戳她脑袋,周身冷意随即散了。

    抱着她静静的一会儿,他轻叹了口气,伸手从凌乱衣衫里翻出块金线绣着祥云图案的黑色冰绸帕子,拉了她握拳那只手,轻轻展开,为她擦拭她掌心的黏腻。

    埋在他怀里的人这时好奇的探出头来看——她还没看见刚才喷在她手里那阵热流到底是什么呢……

    国师大人无情的冷着脸把那颗小脑袋按了回去。

    擦干净她的手,他起身给她穿衣。

    绣着交颈鸳鸯的小肚兜被扯歪在一边,国师大人默默叹着气给她正过来系好。小离有些不惯被他服侍,害羞的躲,推推他手想要自己穿,却被他冷冷喝了一声:“老实些!”

    她被喝的浑身一颤,有些委屈,却鼓起勇气对他说:“师父不要生气了,今晚、今晚斜月幽辉的时候……我再学!”

    这个蠢货……有人心里如被熨烫过一般舒适的骂。

    可他这样低着头不说话,小离更觉委屈,嘴都扁了。

    有人便绷不下去了:“今晚不动你,明日要带你回门的。”

    要不是看在明日回门,他方才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明日……明日且有一场恶斗呢!

    今日宝华殿内皇上已有言在先,抢亲的事情可以不追究,但是镇南王府那边却要他摆平妥帖。

    镇南王府与国师府是大夜江山两大重臣,谁先挑了不和事端谁就是千古罪人,况且他的确抢亲不妥在先,若是哄不好镇南王府满意,恐怕皇帝也不会再偏帮他了。

    可若是做小伏低……想起镇南王府那满府的将军,纵使是国师大人,也感到头疼不已。

    他心情不畅,自然要冷着脸吓唬他的小娇妻:“明日回去了不许说我欺负你!知道么?!”

    小娇气缩着肩膀点头,看起来格外可怜兮兮的,国师大人心中大快,伸手捏捏她的脸聊表安慰。可她被捏的龇牙咧嘴,“嗯嗯嗯……”的反抗,一不小心又是一巴掌抵在他脸上——他刚才为她擦拭黏腻的那只掌。

    国师大人倒吸一口凉气,果断扑倒了她压在榻上,捉着她那只手按在她自己脸上,揉啊揉啊揉!

    榻上闹成了一团,国师夫人疯笑不已,国师大人也早忘了刚才为了什么生过气。

    刚拢起的衣衫又凌乱,国师大人起身替夫人整理,夫人懒在榻上,歪着头看着他,清澈双眸中满是喜不自禁。

    “我不会说你欺负我的!陈遇白……你对我很好!”她小声的、甜蜜的对他说。

    虽然常常冷着脸、刚刚还</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