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8

_分节阅读_4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温馨的挂土豪:

    ☆、第五十四章

    “起来!”他笑着伸出手,对她说。

    被他弹开的窗户推摔下去的人,委委屈屈的从地上草丛里爬起来,也不知道拍干净就把手伸给了他,还好国师大人此时心情愉悦、压根不在意,扶了她双手轻轻一拽一抱,把人从窗户拉了进来。

    一直把她抱到梳妆桌上坐好,陈遇白眸中笑意仍未褪:“敲窗户做什么?为什么不从门里进来?”

    “因为……太晚了。”她还以为国师大人也跟她似地、睡觉的时候屋外随时守着两个丫鬟。

    陈遇白眸中笑意更深,低声又问:“那这么晚了,你还过来做什么?”

    这回她回答的理直气壮了:“我来给你送药啊!”

    晚上在南华院用膳的时候听纪南说:他们父子几个“切磋”时,新晋的姑爷“一不小心”受了点“轻伤”……她立马食不知味,好不容易挨到夜里等王妃睡下了,立刻悄悄爬起来,拿了活血化瘀的伤药跑过来看他。

    她嘴里说着药,手伸进胸前衣襟里掏啊掏的找,正缓缓揉按她全身、查看刚才有否摔着她的那双手顿了顿,握着她手腕、将她的手从衣襟里拽了出来。

    “找什么呢?”他俯首,嘴唇若有似无的贴在她耳朵上,呼吸滚烫:“我来帮你找!”

    白玉一般的小巧耳垂,瞬时变得通红,她挣扎着推他:“不是这个……不是找这个!”

    陈遇白从善如流的换了另一只,一模一样的小巧绵软,握在手里、缓缓揉捏,“那么是这只?”

    “你……你你你!不是不是!”南窗还开着呢,院墙外树精笑的枝叶轻颤不正经极了,她羞死了:“药!”

    “要?”正搂着她轻薄的人低低的笑了起来,张嘴含住了她耳垂,“哦——是不是要学那昨日没学成的?嗯……眼下倒果真是‘斜月晶莹、幽辉半窗’呢……”。

    国师大人头一回这么率意轻薄,可他家小娇妻压根不解风情,小拳头捶着他、在他怀里挣扎的像条离了水的鱼。

    陈遇白搂着捏着逗着,不亦乐乎。

    最后药是终于找出来了,可送药的那个人却衣襟散乱、小脸透红、双目茫茫、浑身酥软,被嘴角噙着笑的夫君搂在怀里擦药。

    修长手指挑了些药膏,轻轻抹在她嘴角,细细揉开,她“嘶”一声叫疼,被他笑骂了一句:“活该!下次还敢爬窗户么?!”

    小离不服气了——他伤的可比她还重!

    于是她故意语气轻蔑的打击道:“师父你武功怎么那么差?居然被打成这样,你的脸都不好看了!”

    国师大人一听这话顿时不高兴了,把她从桌上抱下来,往门口一推:“药已经擦好了,回去睡觉去!”

    “我是来给你送药的,你还没擦呢!”纪小离从他手里拿过那个药罐,眼珠子转了转、像是想起了什么来,走到那边榻上拿了个小案几,将那罐药膏放在案几上面,双手托到自己齐眉那么高,兴高采烈的走过来呈给他。

    陈遇白挑了挑眉。

    “这是做什么?”

    “王妃娘娘教的:举案齐眉。”她托的手酸了,只好缩着脖子,使得眉毛仍然与那案几齐高。

    蠢货……陈遇白忍俊不禁,瞬时就已不生气了。拿了那药罐,从她手里抽走案几放到一边,又把药罐塞到她手中。

    然后他冷着脸对举案齐眉的小妻子下令:“过来给我上药。”

    小离点点头,旋开那罐子、挑了药膏在指间搓热,招招手叫他将脸低下来!

    可陈遇白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让她坐在他膝头为他上药。

    外头的树精发出“移——”的肉麻赞叹声。

    脸上抹完了药,国师大人面不改色的动手开始脱衣服,小离听见树精吹起了愉悦观赏的口哨,连忙从他膝头跳下来、跑去关窗户!

    她关了窗户回来,她家夫君已经赤了精壮上身,正挑着眉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你关窗是要做什么?”他勾着嘴角问。

    难道真变聪明了?知道暗示于他了?

    小离“呃”了一声,解释道:“外头风大!我怕你脱了衣服着凉!”

    国师大人哼了一声。

    这个笨蛋!

    笨蛋的手指太细了,力气又小,手势力道都不对,但那小手暖暖的软软的,在他身上摸来摸去,陈遇白享受得很,清亮黑眸都微微眯了起来。

    她是认认真真的在替他上药,使出了浑身解数的。陈遇白听着她哼哧哼哧的呼吸声用力的微喘着,起先还有些旖旎心思呢,渐渐却觉出了几分温柔之意。

    不必别人担忧与没有人担忧是两回事,他现在与过去一样强大,但是现在有这么个小笨蛋与他息息相关、荣辱与共,他一笑她眼睛就亮,他受了伤她半夜不睡也要来送药。

    从前对她一直是怜惜与相惜,如今却渐渐品出了似乎是由怜生爱的滋味。

    这滋味虽美但是太可笑了,他都不敢再深入多想,低着头勾着嘴角不由自主的缓缓摇了摇头。

    纪小离正心疼他背上那一长道的红肿淤青呢,见他“伤心”的摇头,她连忙柔声安慰:“师父你别伤心,我爹爹和哥哥们天天习武,你打不过他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你这次被他们打的这么惨,下次他们就知道你身手不好,不会再与你动手了!”

    陈遇白顿时黑了脸。

    这番安慰可真是……比这顿揍还让他疼啊……

    药上完了,冷着脸的国师大人立刻表情高傲的撵人。

    原本小离也只是来送药的,他撵人她就真的往外走了。陈遇白气的嘴角一抽,但是也没有办法,冷着脸也还是得追上去。

    纪小离被他拽住,回头奇怪的看着他。

    “这么晚了还想从正门走?”他冷着脸训斥,不由分说,把她打横抱起,走到窗边,黑袍一跃翩然而出。

    落了地,他放她下来时“顺手”的牵了她手,与她一同往院外走去。

    小离奇怪的问他:“师父你不回去睡觉吗?”

    “送你过去。”他冷冷的说,又解释了一句:“天太黑了,你这么笨,会迷路。”

    镇南王府十步一个的雪白灯笼委屈的暗了暗。

    沿着那灯笼照亮的路,新婚夫妇手牵着手慢慢走着。路过晚晴院时,一只白毛狮子狗突然窜了出来,对着小离“汪汪汪”的叫。

    小离喜笑颜开的喊了声“小白!”,俯身就要去抱它,被国师大人一把拽了回来。

    那白毛狮子狗立刻不悦的冲国师大人“汪汪汪”,又凶悍龇牙咆哮,可是国师大人只冷冷一眼,把它冻在当场,醒过神后它夹着尾巴疯狂的逃走了。

    纪小离被又不高兴了的人拽着往前走,一转弯,南华院已就在眼前,他停下脚步、语气不悦的问道:“纪小离,是不是你身边的畜生都叫小白?”

    “白色的、当然叫小白啊……”小离如实的解释。

    陈遇白冷声命令:“改、掉!”

    纪小离默了默,鼓足了勇气,怯怯的问他:“其实……是因为你的名字里……有个‘白’字吗?”

    当初知道他名叫陈遇白时,她特意悄悄问了纪南是哪三个字。那时她就暗暗揣度过这个问题,只不过一直不敢问。

    今夜他牵着她手走了一路,月色温柔,她忽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胆气。

    一鼓作气,纪小离壮着胆子、困惑的提问:“那你不许他们叫小白,是你自己要叫小白吗?”

    “……”国师大人嘴唇动了动,又抿了起来。

    这还是在镇南王府呢,今天刚领教了纪家父子的下马威……他在心里不断的劝说自己。

    “小白!”她以为他默认了,竟然真的就叫了一声,清清脆脆的!

    陈遇白决定不再忍——伸手就去捏她的脸。

    可小丫头变机灵了,捂着脸飞快的扎进他怀里,双手抱着他腰、脸紧紧贴在他心口。

    陈遇白拽她出来,她笑着扬起脸、眼睛亮亮的:“我喜欢的才叫小白,你……要不要叫小白?”

    她撞进他怀里的时候陈遇白就已经消气了,此刻她仰着小脸在他眼前,一双清澈眸中盛满了温柔的月光,他哪里还有什么不悦?

    “不!”他温柔的沉着脸冷声拒绝。

    “那……那换一个叫?”她微微歪了歪头,“王妃娘娘说了,成亲以后我不能再叫你师父了!”

    “换什么?”有人心中期待不已、面无表情的冷声问。

    “唔……夫君?”她回想王妃娘娘所教,征求他的意见。

    温柔注视着她的黑眸中泛起了圈圈涟漪。

    “随便你!”国师大人很“无所谓”的答应了。

    她却高兴,笑了起来,笑的特别傻气,眼睛里印着他的脸,陈遇白忍不住了,被迷住了一般低头在她眼睛上轻轻印了一下。

    一触即分,但他还是心头巨震,不自在的咳了一声,把她从怀里拽出来往前推开。

    “快进去!”他不耐的催。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走进南华院,有婢女出来迎她,直到那身影都消失不见,月色下静静立着的人才转身往回走。

    夫、君……岳母大人可真是——贤良淑德、温柔大方、知书达理、教女有方!

    这回门果真是百年来交口称赞的好习俗呢!

    青肿的嘴角愉悦的勾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天下果然没有国师大人上手即会的本领,国师大人您真是进步神速、一日千里!

    六皇子的古文不打算写了,对他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他的现言,一样欢脱温馨: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二日一早,国师大人带着一脸的伤和他举案齐眉的新婚妻子回府。

    临别镇南王妃十分不舍,国师大人今日对岳母大人格外温和有礼,恭敬的温声禀道:“皇上传召我们夫妇二人入宫面圣,小离她从未入过宫,有些礼仪规矩得嘱咐她。下次小婿再带她回来多住几日。”

    纪霆最是忠诚皇权,当下立即催他们回去,还嘱咐了女儿不许胡闹、凡事听从夫君安排。

    国师大人回去后两日,细细教了小离请安礼仪与宫中规矩,待脸上青肿消褪,便带着新婚妻子入宫拜见皇帝。

    入宫那日,一大早起小离就兴致不太好,叫醒时赖床不肯起,侍女好不容易哄她起来梳妆打扮,直到上轿后她还是一脸困意。

    陈遇白觉得奇怪:这两天为着入宫的事,他都忍着没有碰她,昨晚也是压着她逗了一会儿就放过了,怎么她还是一副疲累至极的模样?

    他要替她把脉,小离却捏着袖子不肯,她身着盛装繁复沉重,陈遇白也不好与她拉扯,只当是马车里摇晃不适,捏捏她小脸,喂了她半块点心和几口热茶。

    “性子见涨啊夫人!”他还这般调笑了她。

    他家夫人耷拉着眼睛不理睬。

    陈遇白捏捏她耳垂,低声问她:“教你的事项可都记住了?”

    她“嗯”了一声,兴致不高的背了一遍:“……跟在夫君身边、有问才答,所见所闻、记在心中,回来告诉夫君一个人。”

    陈遇白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几上听得乐不可支,挑着眉看着她傻呼呼的样子,笑的如沐春风。

    入了宫见了皇帝,她倒是真的表现得温驯有礼——她也算是从小伴在艳阳公主身边长大的,皇家做派威仪她自小看在眼里,并不如何惊慌。

    皇帝封了她诰命又赏了许多东西,还特意留了午膳。因是女眷,国师夫人是由皇后娘娘留膳,国师大人则在宝华殿中陪皇上。

    皇后娘娘是小离簪发礼的主宾,引小离过去的宫人陈遇白也塞足了银子,料想不该有事。

    可他万万没想到——端密太后竟然在皇后娘娘处!

    端密太后是突然驾临,连向来随侍左右的千密使都没带。皇后</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