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1

_分节阅读_5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可靠近她,明白吗?”

    “明白!”

    她答应的这样干脆,陈遇白反而不知道话再从何说起。心虚复杂,又怜又爱的展臂揽住她。

    冬雨敲打竹窗,缠绵悱恻,他将她抱在怀里,半晌低头轻轻吻她鬓角、声音低低的对她说:“小离,无论何时、发生何事,你要记住:你是我陈遇白的夫人。”

    缩在他怀里的人原本快要睡着了,听他语气凝重缠绵,她心中也是微微感触,将这句话琢磨了半晌,忽灵机一动:“那个……夫君!”

    陈遇白嘴角扬起:“嗯?”

    “那个……就是……夫人、夫人啊……夫人一个不小心、一个不小心把后山那片梅林染成绿色的了……”

    她说完紧张不已,偷偷抬眼看他,见他面无表情,她心中更是打鼓,一咬牙使出老办法:一头扎进他怀里、抱着他腰贴在他身上一顿乱蹭。

    大手伸进来捉了她两只手、往上一拉,陈遇白轻巧的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那片梅林是特意从南朝移植而来,珍惜罕见、很是贵重,”他语气冷冷的,“你打算怎么赔?”

    小离被他锁住了手腕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索性耍无赖:“那个……你找我夫君赔吧!他有很多很多钱的!”

    小无赖!

    陈遇白忍俊不禁,轻笑起来,火热呼吸拂在她颈间嫩肉,她颤了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喝一声:“我赔给你就是!你不许吃我!”

    可她家很有钱的夫君动作也很利落的,这时已经把她解的只剩个鸳鸯戏水的小肚兜还挂在脖子上了。隔着小肚兜在她胸口肉质最丰盈的地方咬了一口,他声音低哑、语气愉悦、不容拒绝:“欠债还债,天经地义。你毁了我的梅林,肉偿吧……”

    ☆、第五十七章

    他这一口像是咬在了她心尖上似地,小离哆嗦的话都说不好了:“什么……肉……我没有肉!”

    陈遇白十分闲情逸致的用牙齿咬着肚兜扯歪一边,一只小白桃弹了出来,他啊呜一口咬住,咬得她“嘤……”一声、小身子都弓了起来……“谁说没有肉?这不是肉吗?”他愉悦的对那上头吹了一口气,咬着那小尖尖、轻轻一扯,这下她颤的更厉害,无措的挣扎,闭着眼睛满脸通红的哭了起来。

    本来只是调笑而已,可她哭什么呢?“嘤嘤嘤嘤”跟只小奶猫似地,挠人得很,陈遇白听得身如火烧,只想更用力残暴的欺负她才好。

    自他们新婚后诸事不断,他真正欺负了她的只有一回,还是在洞房花烛那一夜呢,眼下如此良夜,外头冬雨缠绵,榻上情热似火,国师大人肆无忌惮、势如破竹。

    为免她又问出奇怪的问题,他拉开她一条腿沉身而入的同时,俯身紧紧吻住了她的小嘴。她细细的低泣都被他吃了下去,只能发出闷闷的哼声,可是连哼哼的声音都是撩人的,陈遇白被她撩的忍耐不住,抵着她那处火热的一阵摩擦适应、缓缓的抵了进去。

    才第二回,她当然还是不适应,下意识的就夹紧腿想要赶他出去,可一夹只夹住了他精壮的腰身,夹的陈遇白受不住的粗喘了一声,吻的她更深,身下更是一气闯到了底……半空中正乱踢乱晃的两条细白的腿僵了僵,无力的抽搐着落回了床榻上。

    他体贴的给了她时间缓了缓,才开始慢慢的动。

    他一动,身下被吃得死死的小人儿“嗯……”了一声,陈遇白觉得好玩,嘴里放开了她,她喘了两口气,立刻哭着哀求他:“放开我吧……我不要这样……呜呜呜……”

    陈遇白占着她缓缓的动着,笑的又坏又温柔:“那你想要怎么样的?告诉我……”

    她不适的挣扎了两下,未果,反而被他压住了抵的更深,她受不住,蹬着腿哭的更惨,还挥手打他。

    陈遇白捉了她手,将两只细细的手腕捏在一处,重新扣在了枕头上方,这下她更可怜了,被制的死死的,一点动弹余地都没有,身体里面容纳着那么奇怪的一根东西,火热的进出着,她怎么反抗都没用,只能闭着眼睛大哭。

    陈遇白趁机一阵快意驰骋,撞的她哭声都断断续续,他舒爽的整个背都麻了,埋在她耳边直叹气。

    “好了……”他艰难的忍着,哄她:“不哭了……不要哭了……就快好了……”

    小离愤怒的哭着抗议:“那你快点……呜呜呜你太奇怪了!呜呜呜……”

    陈遇白被她哭的半个身子都是麻的,又舍不得她、也舍不得自己,一边动着一边咬着她耳垂闷闷的笑:“你要是听话、好好看话本就知道了,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纪小离觉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羞人的那处更是酸麻难当,她又怕又羞愤,胆子暴涨,他手里稍微松了些,她抽出手就打他,一巴掌扇在他肩膀上,“啪”的一声,她自己手都打麻了,他却仿佛很愉悦的哼了一声,然后紧紧抱住她、更用力的“奇怪”了起来……

    尝了这记甜头,他索性不扣住她了,反正身子已经被他占了,他任由她细细四肢挣扎挥舞,享受着她那里主动的紧裹,舒爽无比的压着她叹息。

    可惜她动了没多会儿就没力气了,无助的瘫软在他身下,用手捂着眼睛、满脸通红的细声哭,哭得凄切无比……陈遇白笑的忍不住,不知怎么疼爱她才好,扯开她手、去吻她湿漉漉的眼睛。

    可这更把小离吓的不行了——吃肉还不够吗?竟然还要吃眼睛吗!

    她紧紧闭着眼睛,怕的又大哭起来,挥手打他,陈遇白本来就已强弩之末,被这一阵绞紧迫的眼看大限将至,手一捞把人抱了起来,按着坐在他怀里,没头没脑的吻她。

    小离哪里吃得住这样,被他强按着肩头往下坐,还没坐到底就浑身哆嗦着软在了他怀里,哭都哭不出声了,微张着嘴、双目紧闭着贴在他心口,几乎要昏厥过去……

    陈遇白志得意满的低头去吻那安静了的小人儿,吻她紧闭的眼、温热的脸颊、粉嫩的唇舌……像这样占着她欺负,虽然心疼她哭闹,但连这心疼都是极愉悦的,这欢好二字,真是人生最大乐事。

    “小笨蛋?小傻子”他愉悦的亲亲她,亲一口、叫一句:“小蠢货!小呆子……”

    三日后,陈遇白依约去大皇子府邸。

    这次他带去了国师府库房里一大半珍稀药材,其中有一支暗夜谷谷主所赠万年女贞子,至阴至寒,以它为药引,终于试出了一副能解慕容磊寒毒的药方。

    不仅慕容磊得以解去了身上留滞七年的寒毒,从此以后小离也不必依靠秦桑每月送药。而且既然能有药方,小离又在他身边,他可以慢慢的一味一味调整,假以时日,令她平安无恙的恢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晚上他将药拿给小离服时,她好奇的问这是什么药?吃它做什么?

    “仙丹。”陈遇白随口诓她。

    “我不吃仙丹。”她坚定的拒绝,想了想之后又说:“除非你也吃。”

    与他一道成仙,她还是很愿意的。

    陈遇白看着她,半是欣慰感动半是无奈,“我骗你的,这不是仙丹。”他心里叹息着,却笑着对她说道:“这是——吃了能生孩子的药。”

    小离一听这话,总算肯伸手接过来,可是药拿在手里,她又有点疑惑的问道:“吃了这个就能生孩子了吗?真的吗?”

    国师大人脸不红心不跳的点点头,正色告诉她:“你吃了药,我再吃你,就能生孩子了。”

    小离想起这几夜被他压着吃的场景,浑身一颤,愁眉苦脸的迟疑在那里。陈遇白觉得好笑,板着脸恐吓她,吓唬着她乖乖把药服了下去。

    看她吃过药、含了蜜饯还愁眉苦脸的样子,他开心不已的欣赏了半晌。可开心了一会儿又觉得有些不忍,摸摸她脑袋,他低声问她:“小离,你想不想生孩子?”

    她想了想,点点头。

    生一个小男孩像二哥,叫她娘亲,应该挺好玩的。

    国师大人若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定气得吐血,但他只知道她的身体本就至阴,再加上服食至寒药物,虽则已有了初葵,恐怕这几年里也无法孕育子嗣。

    他想到她的希冀,心中更不好受,抱了她在怀里,捏捏她脸说:“可我并不想要孩子。”

    “啊?”小离吃了一惊,“为什么啊?”

    “因为你太笨了,我怕孩子生出来像你。”

    小离惊呆了:对啊!她怎么没想到这点呢!

    “这……这可怎么办?”

    陈遇白看她那副快要被吓哭的蠢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纪小离一点都笑不出来!她不想她的孩子像她那样笨,从小到大被人笑话!

    她哭丧着脸问:“那……那我们、不生孩子了吗?”

    国师大人皱眉,很是为难的深深思考的样子,半晌后表情认真的对她说:“孩子是上天赐的,若是有了就生下来,若是上天不肯赐,也是天意。顺其自然。”

    这个说法纪小离大为赞赏,点头不止。

    但她还是担心:“那要是上天赐了一个像……赐了一个很笨的孩子、怎么办?!”

    “比如?多笨?”国师大人严肃的问。

    纪小离吞吞吐吐半晌,泫然欲泣的低下头:“比如……比如我这么笨……”

    国师大人肚子里笑翻了天,面上却极不情愿的长叹了一口气。

    “那也没办法,天意如此的话……”他沉痛无比的说:“自然是我再辛苦一些,你这么笨我都忍了,想来那孩子但凡有半分像我,也不至于会和你一样笨的。”

    小离又羞又愧又感激不已的依偎进他怀里,埋在他胸口爱意无限的蹭,感动无比的说:“呜……夫君真好!”

    国师大人很大度的拍拍她后背,享受不已的眯了黑眸……

    国师府还没盼来那个笨孩子,圣旨倒是来了一道。

    端密太后宣召国师夫人进宫陪她说话。

    宫中寂寞,太后与皇后召臣子的夫人进宫说话是寻常事,国师大人再孤傲清高也不好违抗圣旨。好在自从上回进宫,他就算到了会有今日,早就有了妥当安排。

    纪小离按品大妆,一进千密殿,那“妥当安排”果然已经来了——大夜第一美貌的六皇子殿下,僵着他那张俊美无比的小脸,正站在上首端密太后身旁赔笑。

    小离行了礼,端密太后赏了座给她,笑着说道:“让她离哀家近一些,哀家喜欢这孩子。”

    心腹太监将一张绣礅搬到了端密太后脚边,小离还在犹豫,六皇子殿下却飞快的一屁股坐下了。

    “儿臣坐这儿吧!”他仰着小脸向端密太后撒娇,“难不成……太后娘娘不喜欢儿臣?”

    端密太后眼中极快的闪过了一丝不耐,却立刻又涌起了和煦目光,“你这孩子就是嘴甜……哀家怎会不喜欢你?只怕你亲祖母知道了要吃哀家的醋呢!”

    慈孝太后最爱这正宫所出的嫡亲皇孙,若是知道心肝皇孙这般卖乖讨好自己一辈子的仇家,不知道得如何生气呢!

    慕容宋心中一半火海一半冰山——祖母爱他如同爱自己的眼珠子,他不想惹祖母生气,更不想祖母生气、端密这个老妖婆看好戏!

    可是……可是!可是那东临国派遣了使者前来大夜建交,大夜为表对这位强邻的友好,也打算要派出一位使者前去……他上回贪好玩灌醉了国师夫人,有仇必报的国师大人警告于他——若是今日护不了国师夫人平安出宫,他就会被派去与那个喜好娈童的东临国国主建交了!

    想想那位传说中暴虐成性的东临国主,六皇子殿下咬着牙、甜甜的笑了起来:“儿臣就坐这儿!”

    作者有话要说:聪明勇敢的作者(拜倒):国师大人!小的拜见国师大人!

    大夜清贵无双的国师大人(目光冷冷):何事?

    聪明勇敢的作者(谄媚):肉肉好吃吗

    大夜清贵无双的国师大人(目光更冷):干卿何事?

    聪明勇敢的作者(卖萌):是这样的啦姑娘们都很崇拜你的啦耽误一点点时间回答几个问题好不啦

    大夜清贵无双的国师大人(一脸不耐):说。

    聪明勇敢的作者(双手呈上截图)

    №12</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