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2

_分节阅读_5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网友:徽徽评论:《白算计》打分:2发表时间:2013-09-1220:23:59所评章节:55

    热烈欢迎高帅富的国师大人过来供我们调戏!!!

    大夜清贵无双的国师大人(冷笑):叫她把最后那两字吃下去。

    聪明勇敢的作者(颤抖):不好这样对待喜爱你的读者的!

    大夜清贵无双的国师大人(点头):那么,你吃。

    吃了调戏两个字的作者泪流满面的呈上第二张截图:

    №19网友:DODOPA评论:《白算计》打分:2发表时间:2013-09-1220:20:29所评章节:55

    艾玛这章甜死人啦,忧伤地看着似乎对蠢萌孩子情有独钟的国师大人:别羡慕,你的蠢萌孩子们正在快递中,商品列表:陈安安陈小小陈XX陈YY………………

    PS:国师大人坐镇可以提问吗??好想提问!!比如,如果有可能的话,请问您如何看待有着和爹爹差不多的脸但是有着可以媲美娘亲的智商的小盆友捏

    大夜清贵无双的国师大人(目光阴沉):请把整个PS吃下去。

    吃了整个PS的作者哭着呈上第三个截图:

    №9网友:抱抱晋助评论:《白算计》打分:2发表时间:2013-09-1221:02:40所评章节:55

    国师大人要来答读者问了吗?我的问题已经想好了,请问国师大人,你有没有穿内裤的习惯?如果有,那你喜欢什么款式的,比如丁字裤喜欢吗?答案是平角裤的话真的好无趣哦,比不穿内裤还无趣哦→_→

    大夜清贵无双的国师大人(他!笑!了!):这个问题啊——

    聪明勇敢的作者连滚带爬的打断:我知道!连人带问题一起吃掉!我这就去吃!你别对我笑!求你!

    ——————————————我是吃了好多东西的作者打着饱嗝挂土豪的分割线————————

    ☆、第五十九章

    端密太后笑得十分愉悦,伸出戴着长长金色护甲的手,抚了抚六皇子殿下乌黑油亮的发鬓,她美丽的脸上满是怜不已的神情。

    “去给国师夫人再设个座。”她笑着吩咐心腹太监。

    于是小离坐到了端密太后另一只脚边的绣礅上,与美貌的六皇子殿下面面相觑……

    端密太后看上去倒真的只是闲聊,而且说得都是小离感兴趣的——炼丹、修仙、鬼神、精魅……

    六皇子殿下起初时用力插科打诨,逗得端密太后娇笑不已,只可惜后来先是被炼丹的枯燥步骤和众多器具搞得晕头转向,然后听了端密太后几个极为真实可怕的鬼怪故事,把个六皇子吓得背上发寒、美目圆瞪!

    “呵呵……”他白着脸干笑,“这、这鬼神之说……我是不信的!都是奇谈罢了!”

    “不不不!是真的。”小离听得津津有味,正色告诉六皇子殿下:“人若是有怨念执念,死后魂灵必定不散。长在灵气充沛之地的万物也会有精魄,我——有些人就能听得到他们说话!”

    她一向单纯,说出来的话就格外令人相信。

    六皇子殿下脸渐渐发白了。

    千密殿奢侈幽深,端密这个老妖婆又一向神神鬼鬼,此时此景,六皇子殿下颇有些坐立难安。

    就在这时!他脖颈上这时忽一阵阴风拂过!

    六皇子殿下堪堪忍住大叫,手紧紧按在腰间小斧头上,僵着脸缓缓转头去看——可身后除了远远站着端密太后的心腹太监,一个人都没有!

    六皇子殿下要哭了……

    端密太后看一眼他那张可怜的惨白小脸,掩嘴轻笑,“小离,”她十分亲热的唤国师夫人的闺名,“你颇通神佛之理,哀家有一样物事一直在等有缘人,你可愿随哀家前去一看?”

    说着她也不等小离点头,已站起来携了她的手往内室走。

    “小六,内室幽黯,你就在这儿坐会儿吧,哀家与国师夫人去去就回。”端密太后笑着吩咐给六皇子殿下上了热茶与点心。鲜泼泼的宫女们捧着好吃的进来,腿软的六皇子殿下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了。

    慕容宋心想他就坐在外面,晾端密那老妖婆也不敢把国师夫人如何了。况且只有这几步之隔,小离惨叫一声他就能冲进去。

    可他万万没想到,端密太后携着小离走进内室后,伸手在多宝格上一摸,内室的一面墙便缓缓移开——那里头竟然有个密室!

    小离吃了一惊,可端密太后附在她耳边轻声安抚她说:“那是哀家心乱时待的静室,你别怕,随哀家进来,里头有一样东西,你必定想见。”

    小离有些不情愿,想往后撤,但端密太后攥得她手极紧,没几步就进了静室。

    那静室之中整洁安静,四面空空,只面前的一堵墙上挂着一幅画。

    画上是一个年轻男子,身着紫色长袍,丰神俊朗,微微而笑,从画上看起来,他大约是与慕容宋差不多年纪。

    小离呆呆的看着那幅画,心里莫名觉得熟悉,再细想却又说不上来是哪一处熟悉。

    端密太后也看着那幅画,美丽的紫色眼眸中难得的流露出几分温情追忆之色。

    片刻她叹了一口气,轻启朱唇道:“小离,你仔细看他的眉目——”

    说着,端密太后从袖中掏出了一面靶镜,举到小离面前,“然后你再看看你自己。”

    画上与镜中,两双眼睛极其相似,都是温和天真,就连那眉目间的无忧舒展都是相仿。

    “他是……谁?”小离心里此刻无比的慌乱,颤声问道。

    端密太后伸手,拢了她肩,低低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刻骨的哀切:“他是哀家的独子、先帝最宠的幼子,临江王——慕容江山。”

    她握着小离肩膀将她转至她面前,看着小离的眼睛,端密太后缓声说道:“他是你的父亲——小离,哀家是你嫡亲嫡亲的祖母啊!”

    那双与画上人一模一样的眼睛蓦得睁大。

    “祖、母……”纪小离无意识的重复了一遍。

    虽是精心筹划,但端密在一刻还是不由得怔了怔。

    她真的是……很像江山啊,连眼神都是一样的清澈无方。

    多年前江山也曾这样看着她,伤心的对她说:“母后,儿臣不要做皇帝,儿臣只想与相之人相守,白头偕老。求母后成全!”

    她当然没有成全他!

    江山是她唯一的孩子,他姓慕容、身上流着千密一族的血,他自然应当是这个天下的王!

    若不是他离去,什么慕容磊、小石头,她通通看不上!

    那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亲生儿子……

    端密太后感到一阵真心实意的揪心之痛,不由得展臂将面前人揽入怀中,低低哭了一声:“我的孩子……”

    她的怀抱有些凉,华丽的衣袍上绣着金色的凤凰,那金线太硬太扎人了,小离的脸蹭在上头很有些不舒服。

    而且夫君说过:不可与太后太过亲近。

    “放开我……”她挣扎。

    端密太后以为她这是不信,放开了手,她眼含热泪、转头轻声唤道:“桑桑,你出来吧。”

    小离闻言转头,竟真的见到秦桑走了进来!

    依然是一身紫衣的美人,月余未见瘦了许多,脸色白的几乎透明。

    “秦桑姐姐!”小离喃喃的唤她。

    秦桑对她笑,招手道:“小离,你过来。”

    秦桑把小离带至那画像前。

    望着画中人微微而笑的英俊脸庞,秦桑的声音轻的像梦:“小离,你不姓纪,你姓慕容。你是我同母同父的亲妹妹,这是我们的父亲。你刚出生那时,家中遭逢大乱,父亲把我们送出了家乡。那时候我只有七岁,你尚在襁褓,我没法很好的养大你,只能把你托付给了纪家。”

    秦桑转身,伸手捧了她脸颊,紫眸中的哀伤满的如同那泪一般溢出来:“小离,我对不住你……”

    小离被她冰凉的双手捧着脸,眼泪夺眶而出。

    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现在才告诉她?

    如果不是真的——不,秦桑姐姐不会骗她。

    她心突突突的跳,乱糟糟的,此刻只想回家,她好想立刻就见到陈遇白。

    可端密太后这时走了过来,拿了帕子拭去小离脸上的泪,她轻声对小离说:“不要哭,孩子,祖母带你和你秦桑姐姐一起去见父母、好不好?”

    秦桑闻言垂下了眸,小离不敢置信的看向端密太后。

    “祖母与你父亲二十余年未见,十分思念他……可是,眼下我们有个难处,需得解决了这个难处,我们才能顺利的见到你父母。”端密太后的声音低得几同耳语:“回家需要一张地图,那地图上还缺一枚玄武令的图腾——小离,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玄武令?”

    纪小离下意识的猛点头——那只乌龟,是她的聘礼啊!

    可转念想起下聘之人,她又立刻摇了头。

    他曾说过,玄武令是他用生命守护的东西。

    她不能拿他的生命换回家的路。

    端密太后知她懵懂,见她如此反复无常,心中恼怒不已,却强自压抑,向她细细描绘了暗夜令的样子。

    “记住,找一个机会,把那枚令牌上的图腾拓下来!”她从袖中拿出一块白绢,“小离,只要你能拓下那个图,我们就能回家了!”

    原来并不是要令牌,只是拓下图腾就可以了!

    小离心中十分犹豫,握着那块白绢,她看向一旁的秦桑。

    端密太后顺着她的眼神望去。

    “桑桑,你过来。”她笑着轻声唤。

    秦桑依言走到她身边,只见端密太后拿起了一旁案上的匕首,拔出雪亮刀锋,尖尖细细的华丽护甲轻轻拂过,接着所有人眼前都是一花,只听“噗嗤”一声尖刀入肉,再定睛一看,那匕首已经插在了秦桑的肩上!

    带着幽谧芬芳的紫色血液溅在小离脸上,她一愣,尖声叫了起来!

    “嘘……”端密太后过来,捂住了小离的嘴,俯首在她耳边轻声的说:“小离,今日之事,你若是告诉你陈遇白或者旁人,哪怕只说了半个字,哀家都会杀了你的秦桑姐姐。”

    秦桑捂着肩跪倒在地,垂着头、一言不发。端密太后指了指她,继续对小离说道:“哀家知道,你的夫君十分厉害,但是哀家是太后,无论如何,你的夫君也伤害不了哀家,哀家却可以任意的处置你的秦桑姐姐,甚至找一个理由,将国师府满门抄斩!小离,你可千万要小心了,哀家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

    纪小离已吓的哭都忘了,拼命的从她手里挣扎出来向地上的秦桑扑去,端密太后冷着脸将她拉着出了静室。

    慕容宋听到小离尖叫声,再害怕也立刻站起来往里面冲,端密太后的心腹太监阻拦,被他窝心一脚踹的滚在一边。

    他风风火火的冲进内室,一眼望去小离还活着,立刻大喊一声:“太后娘娘怎么了?!来人!护驾!”

    静室的门这时已经关上了,内室毫无破绽,小离眼角泪光点点、一脸魂游天外,端密太后混若无事的掩着嘴轻笑道:“没事,只是看了些东西——国师夫人到底还是胆小。”

    六皇子护着国师夫人一离开,端密太后转身进了静室。

    秦桑还跪在那画像之前,端密上前扶起了她,怜惜不已的问:“快起来!怎么样?”

    “不要紧的……”秦桑捂着肩头的伤站起来,轻轻的笑,“娘娘手下留情,入肉不过一寸罢了。”

    端密太后点头,“桑桑,委屈你了。”

    “这本就是臣出的主意,臣不委屈。”秦桑扭头望着画中之人,“只要能得到玄武令上的图腾,早日回到圣地见父母……臣万死不辞!”

    端密太后也望着那画像出神,叹了口气,她喃喃道:“桑桑,小离那孩子的眼睛真的……与江山一模一样。”

    “想来少年不知愁之人,都有一双那般的清澈眸子。”秦桑笑得淡淡,“我记忆中父亲体弱、自我记事便常常卧床不起,眼中也无这画上的神采。”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