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分_分节阅读_53

分_分节阅读_5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端密太后也知道儿子逃出宫后风餐露宿,娇贵之躯必定经受不住折磨,连秦桑都没能养大成人,不大可能再有一个女儿。

    “许是年纪大了吧,哀家近日总想起以往……”她低低的话语中颇为惆怅,“小离那孩子,哀家倒真的对她有几分喜欢。”

    室内燃着的荆楠香特有的木头焦香味,混了千密血的芬芳,秦桑鼻端的气味有些苦涩,低着头漠然看着自己右肩的血迹,她冷冷勾了勾唇角。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大人出门乱搞去了,我是活泼可的存稿箱

    作者大人吩咐我卖萌求留言,那么我就给大家唱首歌吧!

    唱: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勾住国王

    夜太漫长冰结成了霜是谁在龙床上冰冷的绝望

    哎?哎……哎!六皇子殿下!您怎么了?!听鬼故事您害怕、听个歌您怎么还吓晕了呢?醒醒啊!

    ——————————我是唱着歌儿挂霸王的分隔线————————————————

    ☆、第六十章

    慕容宋惊魂未定、忐忑不已,送小离出宫的路上,他反反复复的盘问她方才究竟出了什么事。

    可小离神情黯然,闭紧了嘴巴一个字都不肯答他。

    眼看宫门已近在眼前,国师府的车马就等在宫门外,那一式的高头骏马器宇轩昂,如同他们的主人一般冷傲。

    慕容宋背上发寒,一咬牙,索性威逼利诱、教她待会儿告诉国师大人:她今日在宫中过得十分之愉快!

    纪小离没有心思与他纠缠,六神无主的点了头,还照他的意思、背了一遍给他听。

    于是当国师府老管家禀道“夫人出来了”、国师大人缓步从轿中出来迎时,就见他家国师夫人小脸发白、目光凄楚,泫然欲泣的告诉他道:夫君,我今天过得好愉快啊!

    国师大人目光倏然冷下,冷冷的望向六皇子殿下,六皇子殿下那张娇美小脸顿时白了。

    他家夫人那六神无主的样子,国师大人没工夫与六皇子计较,携了她的手、轻声道:“我们回去。”

    国师夫妇携手上轿,六皇子殿下小腿一软,几乎要跪送。

    回去的路上,车轿中燃着安神的香,小离一上来便伏在一边松软的迎枕上,闭着眼睛装睡。

    陈遇白手里的书久久没有翻动过,静默等了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她还是没有主动告诉他的意思。

    “小离。”他放下手中书卷,轻声叫她。

    她犹豫了一下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啊?”

    “东临国的国主是我的故交,他今日遣人来,送了我一块奇石,那石头奇在中空,放在耳边细听,能听到大海浪潮的声音。”陈遇白的声音和表情都十分寻常,甚至是带着微微笑意的。

    “哦。”纪小离现在哪有心思管什么奇石,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声。

    陈遇白将书卷合上、放在一边,微微笑着问她:“你今日是怎么了?往常听说这些东西,你都会很高兴的。”

    “高兴啊……”小离一听自己好像要露出破绽了,连忙打起精神高兴:“哎呀!我好高兴啊!哈哈哈!”

    “……你高兴就好。”陈遇白顿了顿,伸手捏了捏她脸,笑着说。

    蠢货,他心里直叹气,怎么会蠢的连装腔作势都不会呢……

    虽也知道这是必经之事,有些事她也应当知道,但如今看着她这幅样子,他心里还是不好受。

    国师大人心里不好受,自然要想法子令别人更不好受。

    那块石头的确珍贵,该向东临国国主回个礼——东临国富庶强大,大夜与之建交有利无弊,而这等大事,自然应该派出大夜国最尊贵的皇子出使和谈,方才能展现大夜的诚意,也给足了东临国国主面子。

    嗯,明日早朝,就这么向皇帝回话。

    纪小离以为自己掩饰的十分之好,她的夫君一定连半分都没看出来。

    接着整晚她都在强颜欢笑,用膳时一个劲的给他夹菜、“开心”的说个不停。

    而陈遇白看起来半分异常都没有,静静听着她前言不搭后语,她夹给他的菜、他全部吃了下去。

    小离欣慰又自豪,满足不已。

    到了夜里两人睡下,她被他搂着,听着他逐渐均匀的呼吸声,她一动不动、闭着眼睛假寐。

    她从未想过:父母竟然还在人世!

    那两个生下她的人,一直都在遥远的家乡生活着,此刻深夜里,不知道他们是否也如她这般思念着她和秦桑姐姐呢?

    她很想、很想见到他们。

    在嫁给陈遇白以前,这是她人生唯一的愿望。

    可是陈遇白说过:玄武令,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他用生命守护着这枚令牌。

    他将令牌当做聘礼送给了她,她就应该与他一样守护这枚令牌才对。

    将上头的图腾拓下来给别人,算不算背叛呢?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她想不明白。

    犹豫不决时她很想问身后拥着她熟睡的人——他一定能给她答案!

    可是不能问他,问了他,秦桑姐姐就会死。

    那雪亮锋利的刀刺进肉里的声音——“噗嗤”!虽微弱却可怕极了!

    血溅在脸上,先是温的,片刻后就已凉的像泪,秦桑姐姐惨白的脸、捂着肩缓缓的跪在地上……小离浑身一搐,满头冷汗的猛然睁开眼睛。

    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睡着了,她捂着“噗通噗通”乱跳的心慌乱的四处看,一扭头却撞进一双清醒安静的黑眸中,她“啊!”的一声惊叫。

    陈遇白任她在自己耳边大叫,缓缓伸手捏住了她鼻子。

    喘不上气、自然不叫了,小离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眶一瞬间红了。

    陈遇白微微皱眉,松开手,抚了抚她眼角,轻声问道:“梦到什么了?这么害怕。”

    “没有!”纪小离立刻精神抖索的否认:“我没有做梦!没有梦到什么!我没有害怕!”

    “哦。”陈遇白平淡无奇的答应了一声,竟然没有再追问。

    她身上的冷汗已打湿了小衣,陈遇白怕她难受也不肯说,掀起床帐叫了守夜的侍女进来服侍她沐浴。

    侍女打了热水进来,服侍着洗过又换了干净清爽小衣,小离一脸魂不守舍的爬上床来,他还是什么都没有问,伸手把她抱到怀里,轻拍着她背、哄她睡。

    “……你是不是已经算到了啊?”昏昏沉沉中,她忽然没头没脑的问。

    陈遇白闭着眼睛,声音清清冷冷的很平静:“算到什么?”

    “唔……你不是很会算吗?什么什么的天下第一……你算不出来我在想什么吗?!”她声音里充满了希冀。

    “算人不算己。你的事,我算不出来。”

    “我又不是你的‘已’。”小离有点郁闷的反驳。

    要是他能算出来就好了!她一个字都不必说、他就都知道了。

    抱着她轻拍哄着的人忽然笑了,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小离就伏在他胸口呢,她感觉到了他的胸口微震。

    她这么难过纠结,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一拳头捶在他胸口!咚!

    紧握成拳的小手被牵起,牵到扬起的唇边轻轻的印了一个吻。

    “你是。”他低低的说。

    小离听见了,但是她已经忘了这句是回应哪一句的了,所以无动于衷。

    黑暗里,一个勾着嘴角,一个皱着眉头。

    小离的眼前此时不断的飘过今日墙上那幅画中男子的身影,那眉目与她真是一样的,她的父亲那么年轻那么英俊呢……她手撑在他胸口,抬起头,两眼亮晶晶的,下定了决心一般的神情问他道:“夫君!你是比较喜欢我呢、还是玄武令?”

    有人一听那两个字的称呼就浑身发轻、忍不住想笑。黑暗里,微微弯着的黑眸闪着点点亮光,“你觉得呢?”他柔声反问。

    “我……吧?”她有些犹豫的说。

    那黑眸愈加弯弯。

    “嗯,睡吧。”他最后吻了吻手里把玩着的小手。

    小离顺从的趴下,在他怀里拱了拱正要睡去,又觉得不对:“可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玄武令?!”

    “你方才不是自己答过了么。”国师大人闭着眼睛,语气淡淡懒懒的,好像已经快要睡着了。

    小离想了想她方才说的是更喜欢她——她心满意足的躺下了。

    夜深人静。

    纪小离悄悄睁开眼睛,盯着共枕的人半晌——他闭着眼睛、睡得很沉。

    她小声叫了两声“陈遇白”,他没有动。伸出手指作势欲插,指甲都快到他眼皮前了,他连眼睫毛都没动一下。

    看来是真的睡得很熟了!

    小离轻手轻脚的,从他怀里钻出来、从他身上爬过去、下了床。

    她走到临窗的桌边,将灯挑的微微亮了一些。

    桌上摆着一只紫檀木的百宝箱,里头装了她的许多奇珍异宝——国师府库房里积年的珍宝,拿出来给她随手把玩的。

    玄武令就收在其中一个格子里。

    纪小离叮零哐啷的一阵翻,好容易找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将它摆在面前桌上。

    然后她从袖中拿出端密太后给她的那方白绢,展开放到一边。

    既然他喜欢她多过玄武令,那么她的毕生心愿应该能抵得上玄武令的图腾拓片。她决定把它拓下来交给端密太后,然后带着他一起回家乡见她的父母!

    她已经想通了,也做了这个决定。

    眼下唯一的问题是——怎么拓?

    纪小离苦苦思索。

    太后娘娘说她需要玄武令上的图腾纹样,那么——小离将玄武令与白绢并排摆好,然后她神情严肃的提笔蘸墨,照着那图腾在白绢上一笔一画的勾画了起来。

    暗夜令的图腾寓意深刻又精美复杂,就连每一节藤蔓的弯曲弧度都是有所深意,繁复异常。

    小离看一眼画一笔,不久便已满头大汗。

    好在,总的来说:这是一只乌龟。她在娘家时纪西曾经买过一只大乌龟给她放生祈福,当时她陪那乌龟玩了大半天,还在龟壳上头刻了字,所以画乌龟——难不倒她的!

    于是,几日之后,紧闭门窗的千密殿中,端密太后紫眸之中饱含热泪、激动的颤着手展开那块得来不易的白绢——然后,她看到了一只活、灵、活、现的乌龟!

    就连龟板上刻的放生人、年月日,都用蝇头小楷如实画了上去。

    端密太后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生生的倒吸一口凉气,差一点当场给气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端密太后一定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太后娘娘您非要从神一样的对手身边把猪队友抢过来,何苦呢?

    六公主脸上的字、您也要来一幅吗?第二幅半价哦

    ————————————第二只半价的作者挂土豪————————

    ☆、第六十一章

    秦桑也怔在那里。

    紧紧闭着门窗的千密殿中浮起千密族人血液特有的幽幽芬芳,秦桑回过神,转目一看,惊呼一声“娘娘!”,跪倒在端密太后脚边,她掰开太后紧紧握着的拳头,只见那长长的金色护甲已然嵌入掌心肉中。

    端密太后脸色可怕极了,一字一顿的道:“她胆敢戏弄哀家!”

    “娘娘息怒,”秦桑小心的将护甲从掌心肉中拔出,低声的劝道:“虽说娘娘曾闻到过纪小离身上有千密血的异香,但她黑发黑眸,想来并非我族类。况且她那般心智懵懂,不堪此大任也是意料中之事。”

    “她这分明就是嘲笑哀家!”端密太后急怒攻心,美丽的脸气的扭曲不已,她将那画着乌龟的白绢紧紧攥在手中撕扯,恨声道:“杀了她!秦桑!杀</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