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分_分节阅读_54

分_分节阅读_5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了她!”

    “娘娘,三思。”秦桑垂着眸,语气不急不缓:“她毕竟是国师夫人。”

    “那又如何!不就是忌惮着陈遇白么!”端密冷笑连连:“待我族人回到圣地,重获神力,到时这天下都是我千密一族的!陈、遇、白!我看他逍遥得意到几时!”

    她盛怒之下脱口而出,片刻后自觉失言,连忙向秦桑看去。

    可秦桑神情间毫无异色,仰着脸微微笑着平静极了:“娘娘说的是。臣即刻想办法,尽快将那玄武令上的图腾拓来。”

    “桑桑……”失去了金色护甲的手,缓缓抚上了秦桑那张绝色艳丽的脸庞,端密太后的语气十分失落,又带着一丝疯狂希冀:“你是哀家最信任的,你不能再辜负哀家了……”

    “是。”秦桑低下头,柔声温顺的答。

    其实端密太后当真冤枉了纪小离的一片赤诚。

    她那晚画得简直要鞠躬尽瘁,从深夜一直到东方天色发白她才堪堪画完,匆匆的将桌上东西收拾好,她踮着脚爬上床、滚进她那一夜好眠的夫君怀里。

    过了没有多久,国师大人动了动,缓缓转醒。

    好险啊!纪小离紧紧闭着眼睛,心中庆幸不已的感慨。

    晨起的国师大人醒了并未立刻起来,反而将怀中人搂得更紧了一些,下巴抵着她额头蹭了蹭。

    小离伏案大半夜,浑身发冷,被温暖的怀抱一收紧,她不由自主缩着肩打了个寒颤。

    抱着她的人又在偷笑了,她感觉到他胸口微微震颤,可惜此时她“睡着了”,不然一定抬头问问他到底在笑什么?

    外头婢女脚步轻轻的走进来,停在了离床最近的那幕帐幔后,可内室中依然毫无动静,婢女想着进来时小天的托付,大着胆子将那帐幔掀开浅浅一道。

    她从中往里看去,只见国师大人已醒,背对着她倚在床头,夫人睡在里侧、被他遮住了看不到。

    许是听到了动静,国师大人回首,轻轻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声。

    婢女连忙放下那帐幔退了出去。

    外头小天等在廊下,见她出来急忙上前问:“姐姐!我们大人可是起了?”

    “……没有。”

    “啊?”小天惊诧。

    这个时辰,国师大人应该早就起了,梳洗后会在院中练剑半个时辰,接着用过早膳便该上朝去了——他从小服侍国师大人,国师大人的作息从未有一天有过例外的。

    “我们大人是不是病了啊?”童子疑惑不已的猜测。

    可就算是病了,国师大人也不曾晚起过,前几年有一次从外头回来受了重伤,除了昏迷不醒的那一日,第二日也是早早就起了啊!

    “应该不是,看着不像。”婢女回忆刚才那双黑眸中的笑意,“大人看着……很高兴!”

    外头猜测惊疑,内室却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陈遇白搂着怀里人,轻轻的一下下抚她背,暖着她冰冷的身子。

    没过多久她就暖和过来了,伏案辛劳了大半夜的人,很快就被他抚的呼吸匀长,在他怀里扎扎实实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气睡到了午时。

    纪小离好梦初醒,一翻身去摸身边的人,摸到了就滚进他怀里,闭着眼睛哼哼唧唧:“……什么时辰了?”

    “还早。”倚在床头看书的人淡淡的答。

    “还很早吗?那我肚子怎么这么饿?”国师夫人很疑惑的睁开眼睛。

    叫了婢女进来服侍梳洗,她才知道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出去便理直气壮的责问他:“你刚才不是说还早?!”

    “嗯,现在不早了。”国师大人也刚梳洗毕。

    小离看着他,有些怀疑:“你平常总是起得很早的!”她盘问他:“难道你昨晚也没睡觉吗?”

    “谁昨晚没睡觉?”国师大人看向她,反问。

    “呃……没有啊!”小离悔得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然后神情特别凝重的抵赖:“谁会晚上不睡觉啊?!”

    国师大人看她一眼,云淡风轻的点头说:“对啊,傻子才会晚上不睡觉呢。”

    小离眼睛一瞪,腮帮子鼓了鼓,十分忍辱负重的没有作声。

    陈遇白转身时勾了嘴角。

    “叫她们摆饭吧,难得起这么迟,我也饿了。”

    纪小离“惊险”的“瞒天过海”,自觉做下了她人生第一聪明隐秘之事,可惜才得意了半日,到了傍晚时,她的手臂忽然肿了。

    到底是王府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长大的小姐,虽然她从小顽劣,但身子到底是娇贵的,她又从小就没有好好读书,哪里能这样突然一整夜聚精会神的作画?一整日蔫蔫的一直犯困不说,手臂酸酸涨涨的使不上力,到了傍晚便发现整条手臂都肿了起来。

    她起先以为自己是中了毒,大呼小叫的喊夫君救命,国师大人正在拟早朝的奏折,立刻放下了笔过来。

    撩起她袖子仔细一看,他眉头微松:“不是什么大事,你昨日可有——唔,搬运重物?”

    纪小离摇头:“我没有!”

    “有没有举着手久久不放下来?”

    “我又不是傻子!”

    国师大人目光隐隐含笑,看了愤愤的人一眼。

    “那么……可有写字作画?”他慢条斯理的问。

    “哦!”纪小离想起来了,但她又立刻否认:“没有、没有啊!昨日我连笔都没拿起来过!”

    陈遇白原本已拿起了消肿的药膏,可见她演的这样逼真,他忍不住配合,放下药膏,他沉了脸、凝眉沉重道:“那就糟了,这些都没有,手怎会无端端肿起来呢——小天,快去取我的银针来,我来替夫人针灸。”

    一听要被扎针,小离耳朵都竖起来了:“不要针灸!不用针灸!我拿笔了!就是拿笔了!”

    国师大人奇道:“你拿笔做什么了?”

    “我……我看话本啊!”居然还学会振振有词了。

    “看话本——拿笔做什么?”国师大人十分不解的追问。

    小离“我、我、我”了半天,急中生智:“摘抄!”

    国师大人闻言,目露欣慰,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指尖按入那雪白膏腴,轻轻一捻,挑了一抹药膏在指尖——他将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做的格外……撩人。

    “夫人如此用心,为夫心甚慰之。”他微笑着说。

    小离看着他手指那撩人动作,不知怎么觉得身上有点热,耳垂都红红的,“呵呵……”她干笑。

    “那今晚,就看夫人表现了。”他笑得更加愉悦。

    小离呆呆的看着他,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他将那药膏搓热了揉在她手上,分筋错骨一般的力道揉搓,好疼!

    小离哭得满脸鼻涕。

    国师大人再也忍不住,看着她笑出了声。

    纪小离那可怜的胳膊,足足两天才好。

    其实那药膏抹了之后很管用,当日到了晚上胳膊就已经不肿了,她要求拆掉手上缠着的冰绸,可国师大人“心疼”她,不准拆。

    “夫人用心研习,为夫心甚慰之,定当呵护夫人痊愈为止。”他情深意重的对她说。

    小离哭着问:“那你为什么还要压着我呢?你压着我、我怎么痊愈?”

    陈遇白吮着口中幼嫩美味,恋恋不舍的松开唇齿,然后对着上头轻轻吹口气,满意的看到那初雪一般的幼嫩不由自主的颤了颤,他心情很好的抬头对她解释:“夫人只是手受了伤而已,这事并不耽误。”

    况且他将她缠着冰绸的手臂绑在了床头,再激烈也不会压到的。

    纪小离哭了。双手被绑,只能任由他欺负,偶尔被他欺负的狠了,也只能扭着赤条条的身子抗议,可她只要扭动,她身上起起伏伏的人就会更起劲,到后来竟然抬了她腿往他肩上扛,把她折的像只青蛙似地狠狠欺负……

    “夫人……可有摘抄到这段?!”他重重顶到最里头,抵着那处重重的磨,磨的她浑身颤,说不出一个字,偏偏他还要认真不已的追问:“那么这样呢?可有?也没有吗?那夫人究竟是摘抄了哪几段?按说夫人的手臂都抄肿了,应当十分详实仔细才是——是为夫做的还不够详实仔细么?”

    “够……够了……啊!”小离被他磨的心尖上都发酸,好不容易颤颤的说出话来,下一刻他更加恶劣的一个深顶——她尖叫一声,弓着身子僵在那里、浑身哆嗦……

    陈遇白享受着身下紧致包裹的颤抖吮吸,低头吃着送到嘴边的美味,心里畅快无比的后悔:早知今日,那暗夜令该多弄几块的。

    第二日,小离虽前一晚没有作画,却也睡到了午时。

    不过这日国师大人按时起了,精神抖索的在院中练了半个时辰的剑,沐浴更衣后他在内室床边坐了一会儿,静静看了沉睡的人半晌,方才心满意足的出门上早朝去了。

    小离被婢女们哄着起来,梳洗毕,她正趴在窗边和院中的芍药精斗嘴,一抹紫衣一闪而过,她高兴的叫起来:“秦桑姐姐!”

    正是秦桑,笑吟吟的落在窗下。

    作者有话要说:快结文啦你们可以开始考虑点播哪几个番外啦

    ——————————我是手贱调戏了土豪一下然后被土豪调戏的傻了眼的分隔线————————

    ☆、第六十二章

    “那日在宫中不便与你多说——这两个月我未曾来给你送药,你可有不适?”秦桑关切的轻声问她。

    小离摇摇头。

    秦桑想了想,又问道:“国师大人他可是给你服过了什么丹药?”

    “你怎么知道?!”小离奇道,笑得有些羞涩:“是……吃了能生孩子的药!”

    秦桑也笑起来,却苦涩不已,叹道:“……难为他了。”

    “难为——谁?”小离疑惑的问。

    陈遇白吗?可他一点都不难为啊!他每晚都很开心!

    “……没什么。”秦桑笑着点了点她鼻子,“你这个傻姑娘哟!”

    “秦桑姐姐,你肩上的伤好些了吗?”小离拉她进屋,从书桌下面拖出她从陈遇白那里偷的一匣子药,“这些药都是给你的!你拿回去!”

    秦桑打开那匣子一看,满满一匣子都是国师府配制的灵丹妙药,治内伤外伤都有。

    “好。”为了安她的心,也要收下。

    “那个太后娘娘拿到玄武令的图腾了吧?我们什么时候回家乡?”小离压低声音、兴奋的问。

    秦桑将药匣子放到一边,抚了抚她额角,“小离,她的确是我们的嫡亲祖母。”

    纪小离那兴高采烈的期待神采黯了黯,漆黑的眼眸望着秦桑,默默片刻,她轻声的说:“若真是嫡亲的祖母,她怎么会拿刀伤你呢?”

    纪小离小时候,镇南王府的老祖母还未去世,每一次纪东西南北挨了父亲的家法,丫鬟扶着的老祖母颤巍巍急匆匆的就来了,给他们上药、搂着他们落泪,轻声细语的告诉他们这次错在哪里、下次不可再犯。

    即便是她,老祖母也常带着在园子里玩、喂她吃糖。

    若是嫡亲的祖母,怎么会伤害嫡亲的孙女呢?

    “她不是。”小离摇头,坚定否认道。

    秦桑怔怔片刻,笑得有些恍惚,却什么也没再说。

    小离……小离最容易相信人,却也最不容易相信人。

    “这个我们以后再说。”秦桑笑吟吟的,问:“你告诉我:那个图你是怎么拓下来的?”

    说起这个纪小离得意起来,翻出玄武令来给秦桑看,笑眯眯的告诉她说:“我不会拓,所以我照着画下来了,反正就是一只乌龟嘛——我画得比这个还要好看吧?”

    秦桑望着玄武令上威严的上古神兽,回想端密太后拿到的那块白绢,一时忍俊不禁。

    婢女这时恰好送午膳来,秦桑耳力好,很远就听到了廊下的脚步声,便对小离说:“好像是有人来了,你去打发她走,不要让她进来看到我在这里。</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