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

_分节阅读_1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西戎兵制比较松散,基本命令当然听大王的,各高级将领却有较大的自主权。入关以后,符杨有意识的加强军队建设,渐渐严谨了许多。东南大军统帅本以符亦为正,符定为副,节制各路军队。然而符生出事之后,符杨心里十分悔恨。原本只是想试试两个儿子,如今却无法挽回。不管真相如何,对大儿子都觉得很失望。连带对一向信任的符亦也有了些怨气。

    大王这个敏感话题,莫思予不敢接茬。虽然私下里为二王子的死感到十分可惜,但帝王家事,那是天下一等一不能插手的迷局。

    看样子大王也并没有指望自己回答,试着转移话题:“不管谁当统帅,这屠城烧城的事儿……如今不比从前,天下已是大王囊中之物……将来还要耗费人力物力重建……”

    符杨颔首。不错,如今毁的可都是自个儿的家当了,得叫他们打下来就好好守着。对于那不听话的刁民,杀了浪费,自有别的办法收拾。

    子释四人在山上又过了些天滋润日子,一直没有等到南下的军队经过。

    先头几天,隔着熊熊大火,尚能遥遥听到马蹄声、喊杀声。不过四个人里两个伤员,两个孩子,忙着度过眼前难关,顾不上操心战况,只把那刀兵之声当作背景音乐。

    到后来,火势慢慢减弱,声音也渐渐变小,战争接近尾声。有一天,忽听号角齐鸣,喊声震天,紧接着是惊雷急雨一般的马蹄声,地动山摇。兄妹三人吓了一大跳,凝神屏息,从洞口向彤城方向眺望。子释拉过子归,要掩住她耳朵。女孩儿摇摇头:“大哥,我不怕。”

    那密集的马蹄声持续了一刻钟之久才停下来。子归到底抓住大哥的胳膊,好一会儿才回神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这是西戎骑兵结集的声音。他们正在宣布胜利。”子释轻轻冷冷的回答。

    四个人神色都不太好。长生和他们站在一起,缘由虽然不同,心情却是差不多的。

    “这两天别出去了,也不要生火。”子释转头对长生说。

    长生点点头。心想:我比你更害怕。

    又过了几天,忽然什么动静也没有了。大军压根儿没往南来,竟似撤了个干净。长生攀上树梢侦查一番,西戎军队果然没了踪迹。

    “真的走了。”

    “不往南来……那应该是向东去了。”子释略微沉吟。

    “为什么?”子周问。

    “西戎兵惯于劫掠,不携粮草,故此从不在一个地方久待。他们自西北来,渑城、涣阳等地早已肆虐一空。彤城附近较大的城镇,一是缭城,一是信安,均需取道城南。除非……”

    长生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心中暗惊。这文文弱弱的李子释说起时事军政,居然很有些见地,不单单是读圣贤讲风雅的少年书生。于是问:“除非什么?”

    “除非他们取道城北,向东直扑东宁。”

    “东宁不是很远么?”子周道。

    “虽然要绕过慈利山,但官道平坦,并不难走。沿途尽是良田村落,也不愁补给……东宁一向是水师镇守,等于没有防范。”子释轻叹一声,“听说那里市面欣欣向荣,商旅往来如织,城中富户家财无法计算,比彤城还要繁华得多……我要是西戎王,也不在这儿纠缠,先去吃那块肥肉。”

    话说得客观,心情却非常低落,无从回避。

    长生想起之前符定的计划是继续南下,如今却没有来。难道被李子释说中了?不知符定如何向父王解释自己的失踪。父王他……会怎么想呢?我以后……该怎么办呢?

    情绪一下子也变得十分消沉。

    二人各怀心事,相顾无言。在子周和子归看来,两位哥哥自是为同一件事情难过,所以很及时的问道:“他们走了,我们到哪里去?”

    子释走到洞里坐下,其他三人也围过来。

    “我们到蜀州去。西戎兵去了东边,迟早会回来。如今天下守得住的,咱们又能去的地方,只有蜀州。”

    子周想一想:“长生哥哥不是说,当初皇上南下,断了仙阆关。朝廷会不会也封了东边蜀道,不让人进去啊?”

    “炸断仙阆关,应是追兵跟得紧,无奈之下的断腕之举。蜀地虽然富饶,要养活一个朝廷,同时防守备战,怕也不容易吧?南方百姓涌入蜀州,虽然可能存在隐患,不过,带进去的是大量财物兵丁啊。”

    “那我们可以从军报国,上阵杀敌了?”男孩儿兴奋起来,浑然忘了之前看见杀蛇吓得直哆嗦。

    子周的反应让子释大惊失色。这小孩满脑子忠君爱国思想,一定要想办法给拧过来。来日方长,潜移默化吧。

    “你这样的,刀都提不动,人家不要。”

    “我会长高长大——我可以跟长生哥哥学功夫。”转过头,“长生哥哥,要是能从军,你去不去?”

    又是一个过分荒诞的问题。长生一愣,苦笑一下,算作回答。

    子释拍拍子周脑袋:“别打岔。”

    小孩子不会看人脸色,尽说些叫人为难的话。这顾长生显然是京城富商子弟,跟着大人逃到彤城,结果就剩了自个儿。虽然经常出门,有武功在身,也读过书,人却单纯。突遭变故,只怕还没来得及考虑这样有高度的问题。

    接着往下讲:“况且,由楚州入蜀的官道关隘重重,听说第一道封兰关就是易守难攻的天险,没那么容易被攻破。西京那些大人们,但凡有点脑子,应该不至于因噎废食到这个地步罢……”

    长生默默的听着。自己从十四岁开始跟随父王上战场,同时也有意留心谋略,若论分析情势,恐怕还比不上眼前这个小一岁的李子释高屋建瓴,周到细密……

    “所以,我们去蜀州。”子释总结道。侧过身问:“顾长生,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长生抬起头,看见李子释云淡风清一张脸。那边两个孩子却是满脸期待望着自己。

    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应该走了。可是,有些需要面对的事情,下意识里不愿去面对。眼前三兄妹看着聪明,实际上娇弱得很。好歹他们救了自己一命,护送一程也是应该的。再说,这江南地界,十分陌生,一个人走也确实不方便。

    不管是哪个理由占了上风,总之,长生稍稍犹豫,便道:“我和你们一起走好不好?”

    “当然好。”子释微笑。

    “太好了。”子周和子归拍着手跳起来。

    子释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点点画画。

    “这是积翠山,咱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这是涵江。历来越人入蜀,都先走水路,逆流北上入练江,到楚州江源码头上岸,改走陆路。现在,这水路是走不得了。”

    三月,西戎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练江北岸港口榆平,除接收榆平水师几十艘战船外,还强征几百余艘民用大船,驱使几千壮丁日夜不息,缀铁链,铺木板,用十天工夫搭起一座横跨江面的浮桥,大军得以顺利渡江。

    ——此乃南下之前,莫思予给符杨出的主意。

    之前南岸各地一直幻想着借练江阻一阻西戎的脚步,觉着水师在江上无论如何也该占有优势。谁知对方连上阵的机会都不给,没等夏军反应过来,直接在陆上连锅端了。当然,沿海水师,尤其是那些出没海上做大买卖的,都悍勇得很。但内陆水师这些年来干的多半是在江面设卡放哨,敲诈勒索的勾当,哪里挡得住西戎兵的长枪利箭。

    自浮桥建成之日起,西戎军专门留了一支队伍看守,封锁江面。符亦发现浮桥渡江的办法好用,又怕万一有不怕死的夏人纵火毁桥,驾船冲撞,或者暗算渡江士兵,因此在沿岸大肆抢夺、烧毁船只,又加派人手巡逻,不许随便下水,以绝后患。那些靠水吃饭的渔民,要么早早逃脱出海去了,要么抛家舍业逃往内地。原本这一段渔村密集,江面繁忙,短短月余,已是一派荒凉冷落。

    逃难的渔民进入彤城,这些事情城里居民多少知道一点。

    “沿江两岸,是西戎兵往来之地。咱们只能先往南至缭城,再转向西,进入楚州腹地。等到接近蜀州,再设法过江,走官道去封兰关。”

    听着虽然简单,这一个大圈子兜下来,只怕几千里之遥。傲%雪%凝%香%整%理%收%藏

    长生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李子释,你说的这条路,走过没有?”

    “当然没有。”子释理直气壮,““父母在,不远游”,我是孝子。”猛地想起不管哪个世界,父母均已不在,从此流落四方,顿住。好一会儿才闷闷的道:“最远和爹爹去过州府望城。”

    长生噎住。这人,嘴上一套一套,原来全是纸上谈兵。

    “说得有鼻子有眼,好像你走过似的。”

    听他口气微带埋怨,子释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又强辩道:“我曾仔细翻阅《越楚风物要览》、《名山胜水录》,连官府所藏《元通郡县图志》中江南一卷也是看过的。先读万卷书,后行万里路,有何不可?”

    长生无奈。也是,只要动身上路,自有前途可奔。走一步是一步吧。

    四人收拾一番,第二天一大早,下了积翠山。

    在山上那些日子,眼见着彤城慢慢变作大片黑色的阴影,还有一种不真实的距离感。此刻站在江边,一切扑面而来,线条清晰,棱角分明,色泽浓烈。

    空气中充斥着令人窒息的焦臭,各种辨不出原貌的残骸从水中漂过,整个江面浮起一层黑油油的污渍。再往前,倒塌的城墙后绵延不绝的废墟呈现出浓淡不一的黑色,高高低低,层层叠叠。有些地方还在冒着青烟,袅袅直上天际。风中无声碎裂的黑色蝴蝶翩翩飞舞,大概原本是些较轻的布幔之类。某些高大建筑,烧得只剩下一副漆黑骨架,摇摇欲坠,却执着的不肯倒下。

    天地静默。

    彤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王孙倚马,公子登楼,游人佳客,钓叟莲娃。

    ——这样的彤城。

    如今成了一座坟墓,埋葬无数枉死之魂。

    子释兄妹三人呆呆的站着,不知不觉潸然泪下。

    良久。子释往前几步,弯腰拂开污渍,掬起一捧江水,又退后,慢慢洒在地上,道:“咱们祭一祭刀兵之灾下惨死的亡灵吧。”

    子周子归学着大哥的样子,也默默洒了一捧江水。

    长生跟在他俩后边,同样照做了。

    忽听李子释慢声而吟:

    “宇宙茫茫,天地悠悠。

    生亦何辜,死亦何求?

    朝生暮死,譬若蜉蝣。

    生魂死祭,短歌相酬。

    愧无浊酒,荐以清流。”

    竟是一篇祭文。徐徐而来,似吟似唱。声音并不大,却仿佛在天地间回荡不息,缭绕不散。长生被定住了一般,任凭那声音穿透耳膜,直敲在心上。

    “…… ……

    江山为冢,血肉成丘。

    洪炉铸就,寸骨不留。

    同归造化,共赴冥幽。

    无贵无贱,离苦离忧。

    无智无愚,离惧离愁。

    伏维灵鉴,鸣呼哀哉!

    尚飨——”

    最后一个字缓缓落音,好似一声悠长的叹息得到山水的共鸣,飘过一峰又一峰,越过一浪又一浪,不知边际,没有尽头。

    长生站在子释身后,眼中只剩下前方那个衣袂飘飘的孤独身影。脑海里一遍遍回响着他的声音:“……生亦何辜,死亦何求?朝生暮死,譬若蜉蝣……无贵无贱,离苦离忧。无智无愚,离惧离愁……”

    一阵江风吹过,脖子里凉飕飕的。伸手一摸,脸上全是泪水。

    我这是……怎么了?

    第〇〇七章 书生之用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