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3

_分节阅读_1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更快。”子释突发奇想,“顾长生,以你的功力,会不会“登萍渡水”、“一苇渡江”什么的?”边说边比划,““嗖”一声,就这么过去了。然后气定神闲站在对岸气死我们。”

    “你这都打哪儿听来的?”长生哭笑不得,心想他一个读书人家公子哥儿,脑子里怎么有这些乱七八糟。

    “一掠数丈,那得是绝顶高手才做得到。何况我又没怎么练过轻功,不过会一点粗浅招式……”抬头看看,“你们从这儿游过去,我往前走一段过河,再回来找你们好了。要不了多久的。”四里地,经不起他双腿几晃。

    子释知他北方人畏水,想起前途茫茫,很有必要把这个最佳保镖培养成十项全能,于是恳切道:“楚州虽然不比越州河湖密布,却也是水道纵横。不会游水,终究麻烦,学一学有什么不好?”

    长生犹豫一会儿,对上子释带一点期待和祈求的眼神,张嘴就说了声“好”。等到被迫脱了衣衫,只穿条裤子站在河边发抖时,简直后悔得直想哭。

    “长生哥哥,下来吧,我们拉着你!”一对双胞胎早就跳下去了。子归是女孩子,挽起袖管扎紧衣衫,竟也毫无滞碍。

    “虽然你身材是不错,可是我已经夸过了呀。”子释过来戳戳长生漂亮的腹肌,趁他一楞神的功夫,猛然使力,直接把人踹到河里。

    长生大惊之下,本能的死命挣扎,就听子释断喝一声:“闭气!”他是习武之人,这闭气的功夫熟练得很,立刻照做。但拳脚刀法中的闭气,要求全身紧张,凝聚力量,和游泳的情形完全不同。眼见着他气是闭了,人却秤坨一般沉了下去,子释急道:“放松放松——”

    唉,这木头木脑的傻小子,估计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松。当下大声道:“顾长生,什么也不要想,听着我的声音。”朗声吟诵,“遥遥沧浪,隐隐河涛。瞬息万里,吐纳灵潮。自然往复,或夕或朝……清虚长在,混沌未休。依形赋体,随波逐流。澹若深渊之静,泛如不系之舟……”

    清透纯净的嗓音悠悠而来,带着一股安详宁定的力量。长生自然摒除杂念,放松身心。下一刻,忽然意识到自己竟浮了起来,飘飘忽忽在水面随波荡漾。试着拨动手脚,身子居然在前进!这样新鲜奇妙,当真有趣至极。清凉的河水浸润全身,立刻觉出舒畅来了。“原来……水……并不是那么可怕……”

    “子周子归,把你们的长生哥哥拉上来吧。”

    子释怕顾长生要报之前一踹之仇,看他爬上来,立即转移话题:“我给你示范示范,看仔细了。”走到河边,先活动活动筋骨,然后脱了衣裳扔到草丛里,显出骨肉匀停的上半身来。

    背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粉嫩的新生肌肤和深褐色的旧痂交错纠结,依然触目惊心。最大的两道伤疤从左腰上部斜斜横贯到右侧肩胛,弯弯曲曲深深浅浅有如缠枝花卉,乍看吓一跳,多看两眼,衬着象牙白的底色,竟别有一种诱人的吸引力。

    “你的伤……下水行不行啊?”

    “痒死了,忍得我晚上都睡不着,正好凉快凉快。”子释说着,“噗通”一声跃入水中。长生瞬间想起了曾经在銎阳城皇宫湖中见过的银色锦鲤。

    两人一个多方启发,善于点拨,一个聪颖好学,勇于实践,不过大半天功夫,顾长生已经能沿着河岸游出好几丈了。

    累了,把包袱皮抖开搭在树枝上,隔出一个相对隐蔽的空间,换了衣裳。湿衣服在河里洗洗晾起来。四个人排开躺在河边草地上,南风拂面,惬意无比。

    远方隐约有山歌随风而至,男女应和,高低宛转,嘹亮而又缠绵。子释细细分辨,听得歌词道:

    “深山大树好遮荫,只听山歌唔见人;妹若有情应一句,莫教阿哥满山寻——”

    “三月莳田行对行,盼得六月早禾黄;盼得禾黄食饱饭,盼得同郎共谷仓——”

    …… ……

    长生不太懂唱的是什么,只觉那曲调说不出的悠扬悦耳,听得人浑身麻酥酥软绵绵的。侧耳听了一会儿,想起游泳的事,问道:“李子释,你之前……叫我闭气的时候,念的是什么?”

    “哦,那是灵虚子的《上善若水赋》。”

    “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是玄门养生篇章,看的人少。天下读书人都是圣门弟子,多数不屑看这些。我爹也不许我看,藏在阁楼夹板里——他自己还不是偷偷看。”

    舔舔嘴唇,又道:“玄门的东西很有意思的,比方这文吧。它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谦下之德也;天下莫柔弱于水,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因其无有,入于无间……””

    长生读过的书几乎全是圣门经典,主张入世有为,竭尽人力。他又生于大漠,长于马背,从来信奉的都是弱肉强食。忽然听到这样别开生面的文章,在心里琢磨琢磨,居然另有一番境界。

    那边子周和子归也支起耳朵听大哥讲经传道。

    彤城李氏一门文脉绵延数代,家学渊源,根基深厚。几个孩子幼承庭训,在他们心目中,读书求学好比穿衣吃饭,乃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即使是女孩子,也要识文断字,知书达礼。因此子归一向跟着哥哥们一起念书,只不过轻松随意得多。

    子周等子释说完,道:“大哥,我想把功课捡起来,你每天教我好不好。”

    真是上进的好孩子,无需肥水自拔节,不用扬鞭自奋蹄。子释道:“好啊。子归也一起吧。”

    子归应了一声。

    子周爬到长生身侧,略带谄媚:“长生哥哥,我拜你为师学功夫怎么样?就像上次那样,一箭射中兔子。还有,刀“嗖”的飞出去,斩断毒蛇……”

    “我也要学,我也要学!”子归兴奋的爬起来。

    子释闭着眼睛享受清风绿荫,任凭两个小的折腾。长生看看他,冲两个孩子点点头:“我可没有资格收徒弟,教你们一点防身的基本招数,就当强身健体吧。”

    小河岸上响起一片孩子的欢笑声。

    第〇〇八章 纸上谈兵

    学会了游泳,天色却已经晚了,就在河这边寻了农家借宿。第二天早上动身出门,没走几步,发现路口大柳树后头恰是过河的石桥。

    子释瞅瞅长生:“要不我们走过去,你游过去?”本来是开玩笑,没想到对方不假思索: “好。我也想多练练。”唉,又一个超级自觉好学生。

    毕竟是生手,怕他游到河心着慌,子释找了根长竹竿,一头系了个大绳圈,松松套在长生腰上,另一头自己拿着,充当导航员和救生员。

    两人同时出发,一个在水里游,一个在桥上走。长生游得顺畅,很有点如鱼得水的感觉。抬眼看看上方的李子释,正聚精会神低着头,随着自己的速度前行。心里一痒,猛吸口气潜入水中,把竹竿往下使劲一扯——果不其然,子释惊呼一声:“顾长生!”人就掉下来了。

    一入水,立刻下潜救人,这才发现顾长生游得正欢。知道自己被捉弄了,忽然有些气恼,转头就向岸上游去。长生在后边紧追不舍,几次差点捉住他脚踝,终究不够熟练。跟着他爬上岸,两个人都湿淋淋。子释体力远不如长生,撑着腰喘气,半天也没缓过来。

    “李子释,对不起……”相处这么多日子,头一回见他真正板脸,知道他生气了。心里也觉得自己莽撞,可是却又莫名其妙的高兴。唔,看见李子释掉下来,高兴;看见他吃惊着急,高兴;看见他气恼……呃,好像更高兴。

    “刚学会几下狗刨就敢玩儿潜泳,胆子真肥啊……吓死我了,真该在水里掐住脖子给你点教训……”子释开始当真气他吓唬自己,说到后来,忽然想起顾长生其实不是这样孟浪的性子。虽不算十分内向,话却不多,总有点故作老成。也许,如今才是十七岁少年正常的活泼状态。这么一想,也就笑了。

    他这里转嗔为乐,那一个却看得心头没由来一跳。长生暗道他这样笑起来可真好看,此话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偷偷瞅了一眼,又一眼。子释以为他心虚,没好气道:“行了,再没有下次。大清早就弄得人一身湿漉漉……”嘟哝着绕到大树后头换衣裳去了。

    等收拾妥当再次动身,红日已然高升。五月的日头十分厉害,几个人加紧脚步,争取早点儿进山。

    所谓望山跑死马,看着就在眼前,快到正午时分,才走到山脚下。寻了路边一小块空地,坐下来休息。

    楚州多丘陵,山高度有限,往往以韵致取胜。楠竹山名副其实,漫山竹林。深处的竹子宛如小树粗细,最高可达十余丈。脚下层层堆积的竹叶软如地毯,沙沙作响。眼前一片青翠欲滴,清沁入腑。微风穿林,摇曳多姿,飒飒有声,和山外完全两个世界。

    长生从未见识过这样的景致。坐下好一会儿,还伸着脖子仰头看那直插云天的竹尖。

    子释把包袱里的干粮拿出来分给大家,见长生看得入迷,介绍道:“楚州号称“人家千万户,楠竹千万亩。”这东西差不多处处都是,过几天就不新鲜了。”

    子归问:“咱们家怎么从来没有这么大的竹子?”

    “越州主要是“琴丝竹”和“寒竹”,纤细得多,故亦称“修竹”,种在庭院里赏姿态的,这么高岂不吓人?楠竹能扎竹排,做家具,用处大得很。”子释解释一番,又感叹道,““吴越出才子,荆楚多豪侠”,大概也是这个道理。”

    “我更喜欢楠竹。”子周若有所思。

    子释不以为然。这小子一门心思要做君子,当然偏爱这更显节操的品种。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讲:“此物柔韧刚直,能屈能伸;虚心劲节,志在凌云;潇洒秀颀,霜雪长青……剖简成册可记载千秋,截枝为管能传递五音……实在是说不尽的好处。”

    长生本来不过觉得好看,听了他这洋洋洒洒一通解说,眼前的竹子还是竹子,却又好像不仅仅是竹子了。思绪随着他的声音,延伸至竹林幽深之处,仿佛探测到一些可以意会而难以言传的东西。

    一时四个人都沉浸在无限仰慕之中。

    咬了几口干粮,子释笑道:“楚州楠竹,乃是所有竹子中脾气最大的。”

    “此话怎讲?”最爱听大哥说典讲古,子周连忙捧哏。

    “《和氏草木经》上说:“楠者,南也。以其生于江南,绝于江北故也。”楠竹姿态美,用途广,易成材,可惜只生于练江南岸。千年来不知多少人想尽办法费尽心力,欲将它移植江北。可惜不管怎么照顾水土,细心伺候,均无法成功。此竹苦恋南岸春水,宁死不肯北移,性情刚烈执着。你说这脾气是不是够大?”

    说到这儿,突然想起授业恩师和父亲来。悲愤早已隔成了镜中影像,对于他们,现在的李子释自有评判。然而,偶尔的不经意间,心总会抽痛那么一下子,带来片刻茫然。

    站起来,理理衣裳:“走吧。翻过这座山,早点儿找过夜的地方。”

    果如子释所言,楚州处处是楠竹。水边山间自不待说,家家户户檐前屋后,总少不了那碧绿颀长的影子。放眼望去,哪儿都是一片绿幽幽水灵灵,和越州带点富贵雅致的红尘繁华气质很是不同。

    时值酷暑,长生见识到了所有用竹子制成的家什器物:竹凳、竹椅、竹桌、竹床、竹席、竹帘、竹筐、竹匾……

    四人一人一顶遮阳竹笠,背上一个半圆竹篓,脚下一双竹编芒鞋,手中一枝探路竹杖,俨然楚州本土人士。饶是顾长生无比朴素的脑袋,换上这身行头,也觉出一股山水清灵之气来。

    这一日计划在仙霞镇住宿。刚过了辰时,日头已经相当毒辣。离镇三十里,路过一个水塘,两个孩子说什么也不走了,贪凉多玩了一会儿。两个大的也按捺不住,跳了下去。最后子周子归都想上岸了,哥哥们却玩得完全没了正形。干脆四个人在池塘边打起水仗。开始子释带着子周,长生带着子归,双方对阵。没多久,就变成长生一个人与李氏三兄妹抗衡。

    正开心,长生忽地大喝一声:“什么人?”跃上岸拾起一块卵石激射出去。子释三人这才发现来了小</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