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

_分节阅读_2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七月里早稻收上来,官府虽然多半名存实亡,地主悍吏们可没忘了收租纳税。至于冬春之际放粮救灾,恐怕没法指望。何况,西戎入境之后势必抢夺粮仓,到那时……真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

    苦笑一下:“天灾人祸,民不聊生。估计要不了多久,咱们可以见识到更厉害的场面了。”

    “我们明天一早就走。”长生断然道。

    子释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不下雨的事,我们去告诉花大叔。”子周话音未落,已经拉着子归一溜烟跑了。

    这俩傻孩子。子释摇摇头。人家是地头蛇,根深叶茂,有的是办法,哪里轮得到你们操心。

    长生看看附近没人,道:“你上次说的那个地方,当真有把握?”

    “除非几个古人串通了造假骗人——你可知道当年我为了找出这个地方的确切位置,考证了足足大半年?若非本公子博闻强记,精于辨识……”猛地想起当初李免为了借一卷孤本佐证,曾不惜出卖色相,着实利用了彤城首富丁家二少爷一把,相当有失厚道,噎住。

    长生仰天翻个白眼。看在他那无聊的考据癖总算派上了用场的份上,不予置评。

    二人并肩而行。

    过了一会儿,长生又问:“依你说,冬至以后才能进去,谷雨之前必须出来,岂不正好赶上青黄不接?”

    “是啊……”子释微微叹口气,““薪桂米珠谁与商?穷黎无计度年荒。可怜十五及笄女,身价不偿半斗粮。”前人诗句,这回只怕要变成眼前实景。”

    长生听着他忧伤的声音,不止一次产生的奇异感觉又浮上心头:这几句诗,若是子周和子归念来,必定情难自抑悲愤不已。可是被李子释一念,总让人觉得他那无限悲悯的语调中带着一种莫名的疏离,仿佛同情又仿佛无情,仿佛哀痛又仿佛嘲讽……越是这样,教听的人越是难过,心里堵得要命。

    于是打断他:“要真像你说的那样,子周和子归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

    “该见着的,遮也遮不住,躲也躲不过。真到那时候,没准自己都快要饿死了,哪里还有心情替别人哭。”

    “早知道,不如之前直接往南去。”

    子释哼一声:“顾长生,你忘了,这条路可是咱俩仔细商量过的。往南去,看得见前途,看不见终点。不到这场仗最后打完都不能真正安定下来,谁知道要飘泊亡命到猴年马月?万一再来个割据争雄什么的……”

    “好了,你急什么。嗓子都哑成这样了,还有力气嚷嚷呢……”长生嘴里说着,心中却想:这人做事真绝,自己死活不肯走的一条路,偏生热情饱满给别人讲了一整天。你说他是虚伪狡诈呢还是宅心仁厚……这么想着,就侧了头去看他。

    子释意识到自己情绪有点失控,索性不走了。转过来对着长生,用略微沙哑的嗓音轻轻道:“长痛不如短痛。只要能进入蜀州,此后都不必担惊受怕。当初商量的时候,咱们约好了的,赌这一把。你忘记了?”

    “我没忘……我只是担心……”——饥荒,可是一个新的大变数。

    “没什么可担心的。不过是尽人事,听天意。”子释声音虽轻,语气无比坚定。

    顿一顿,又缓缓道:“我之所以向难民推荐笔直南下的道路,是因为——走这条路,冬天冻死和饿死的可能性要小得多。至于往后的生机,还不是看各人运气?难道也要跟他们讲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不成?好些人,本就是从入蜀的路上退回来的。况且中间还隔着一条天堑练江。咱们自己要赌,总不能叫别人陪着一块儿下注……”

    说着说着,眼神越来越远,声音越来越低:“如今再想改了主意往南去,可当真来不及了。谁知道西戎兵什么时候会追上来?听说因为最近的难民多数携带了金银财物,沿途匪寇也活跃得很……无论如何,躲过这个冬天再说吧,时局这东西,还不是说变就变……这事儿,我一直没跟子周和子归讲,怕他俩知道了过冬的地方会忍不住泄漏出去——助人为乐易,舍己为人难啊。过后要怎么想,也只能随他们……”

    长生静静的听着他的倾诉,觉得面前的人分外单薄,无比孤独。

    忽然就透过他平静的眼眸,看到了无边无际苦海波澜。心好像一下子被淹没了,有片刻的窒息。这些年,大大小小打了几百场仗,林林总总杀过无数夏人,经历了一个又一个血腥残酷场面……没有哪一次,灵魂像此刻这般软弱。

    真想……可是,到底想怎样呢?

    等他俩重新举步,其他人早已不见踪影。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干脆慢悠悠往回踱。夕阳把影子拉得又细又长,一直拖到路边田地翻滚的稻浪之上。风吹来,禾苗弯腰点头,影子也仿佛应节起舞。

    子释蹲下身,招呼长生:“你看。”

    ——禾苗叶尖已然开始发黄,田中原本寸余深的蓄水层已经消失。

    站起来,极目之处,依稀有人家炊烟袅袅,甚至听得见牧童晚归的短笛。

    忍不住脱口而出:“青青陵上柏,郁郁土中苗。寄身天地间,世路苦迢迢……”

    刚念得两句,又自嘲的笑笑:不是早知今日么?再不济也就是个死,没什么大不了。至于活受罪,有什么好怕的?独乐乐何如众乐乐,大伙儿一块儿活受罪,更热闹。

    “走吧,该等咱们吃晚饭了。”长生催促道。

    果不其然,远远就看见花有信在大门外杵着。见到他俩,几步迎上来:“二位公子爷,还闲庭信步呢。来了几位客人,正在堂屋里等着见你们,快进去吧。”

    这又是什么状况?

    “二侠,无亲无故的,什么人要见我们?”

    “嘿嘿,子释,你那张地图可引来了大人物!”

    脚下一顿。反正一会儿就知道了,依旧不急不徐的踱进去。还在门外就听里边正说得热烈。

    “这样紧要的东西,如何能随便卖给难民?万一落到黑蛮子手中,势必地利全失,还怎么个打法?”一个昂扬激越的声音。

    “可是……”回话的是花有时。

    “花大侠,”那人打断他,“如今危急存亡关头,有了这张地图,反而散了人心。百姓只顾忙着逃命,竟没有多少人肯加入义军,留下来和黑蛮子决一死战。什么时候,我楚州子弟,都成了软骨头了?……”

    子释和长生并排跨进去,就见右面坐了三位客人。花有时左面相陪,子周和子归也在一旁站着。

    正在说话的男子居于上首,大约三十五六岁,气宇轩昂,神情激愤。见他俩进来,立即收声,换了一副平和面孔。中间是位年轻女子,眉目疏朗秀丽,一身劲装,英姿飒爽。最后一个身着青衫,腰配长剑,神情散淡,模样却看不出年纪。

    两人先向花有时见礼。花大侠站起来:“长生、子释,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兵部理方司巡检郎冯祚衍冯将军。这位是白沙帮许泠若许帮主。”原来大名鼎鼎的楚州白沙帮帮主竟是个女子。轮到最后一个青衫客,却没有身份,只道:“这位是屈不言屈大侠。”

    第〇一四章 不立危墙

    冯大人和屈大侠微微颔首,都坐着没动。许帮主却站了起来,抱拳道:“我听大洪说,婶婶和堂弟在路上遇到的恩人就是你们。多谢四位援手之恩。若有用得上白沙帮的地方,但请开口。”态度诚挚,落落大方。

    子释几人见了何大洪,早已猜到路上遇到的一行人是白沙帮众,却没想到中暑的母子俩身份如此重要。

    据之前向花二侠请教,白沙帮的崛起,也就近二十年时间。一开始不过是沿江渔民组成的会社,彼此帮扶。随着朝政日益腐败,地方官贪吏虐,船主压榨盘剥;再加上水师哨所拦截抽头,水上生涯越来越难过;渔民们渐渐开始依靠帮会力量与各方势力抗衡,白沙帮这才壮大起来。

    到前任帮主许横江手上,招揽了一批江湖高手加入。又广设堂口,别尊卑,立规矩,严加整顿,把白沙帮打造成了楚州第一大帮会。许泠若父母早亡,由叔叔婶婶抚养。八岁送往玉屏峰“沉香精舍”学武,十六岁开始跟着叔叔料理帮务。许横江临死,因儿子年幼,便把帮主的位子交给了侄女。虽然许泠若本身算不得绝顶高手,却正直能干,偌大一个白沙帮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

    早在西戎兵刚开始“拔城清野”的时候,白沙帮就得到了消息。许泠若当机立断,叫所有能脱身的帮众沿途报讯,同时派人前往江北接婶婶和堂弟。原本南岸另有接应之人,然而西戎巡视严密,双方走岔了,否则断不至于那般狼狈。

    报讯的举动,活人无数,功德无量,白沙帮的声誉也达到了新的顶峰。当日花有信花二侠说到这里,一边拍大腿一边竖拇指:“这位许帮主,虽说是女流之辈,如此仁义胸襟,当真叫人敬佩!”

    见这名动一方的大帮主亲自道谢,子周子归也过来,四人一齐还礼。

    子释道:“帮主言重。些须小事,实在不足挂齿。未知令婶母和令弟可安好?”

    许泠若表情欣慰:“托福。如今都安顿好了。小然是叔叔留下的唯一血脉,因为幼时生病,不能习武。我听炳叔说,若非得你们相助,当真凶险。几位或者只是举手之劳,于我白沙帮却堪称大恩大德,怎能说不足挂齿?”

    又彼此客套一回,因了这层关系,气氛融洽亲切不少。

    这时,坐在上首的冯将军突然起身,走到四人面前,把长生和子释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一番。半晌,盯住子释:“那张地图,是你画的?”

    “回将军话,小人不敢剽掠,只是照搬了书里看到的前人记载而已。”子释见了这位巡检郎大人的派头和架势,心想此番只怕难以善了。本以为楚州等于无政府地区,谁知会冒出这么一个来头不小的官方人士。故此措辞拿得小心,姿态放得谦卑。

    “那也不简单了,一般读书人几时肯读这些。你能凭一己所学,造福百姓,不容易。”冯将军带出嘉勉之意。

    子释躬身作揖,唯唯诺诺。

    巡检郎大人又横移一步,正对着长生。看他两眼,忽然左手疾出,中途化拳为爪,攻向面门。

    只听得“呼呼”风声作响,两人瞬时交换了好几招,身移影动,兔起鹘落。

    忽闻“当啷”一声清吟,长生刀已出鞘。

    等子释看清楚,两人已经分开。长生横刀在前,面无表情。

    冯祚衍哈哈一笑:“小伙子功夫果然不错。”坐回椅子上,目光从这个移到那个身上,最后缓缓扫过厅中诸人,一字一顿道:“我冯祚衍,娄溪人士。凤栖五年武举状元,现为兵部理方司正三品巡检郎身份。凤栖十三年春,我奉天子诏令,出京联络四方勤王义师。此后在威武军中任护军参领。今年四月彤城之战,范易将军以身殉国。冯某人苟且逃生,历尽千辛万苦,赶到燕台关投奔定武军。”

    说到这,勃然做色,声音越发激昂:“谁知那定武将军黄永参,竟然杀尽手下忠义之士,封关易帜,背负皇恩,叛国自立!如今朝廷暂寓西京,虽然阻隔重重,凭我身手,何愁不能入蜀,谋取一席之地?然而值此国难当头之际,想我堂堂七尺男儿,受天子重托,却无功而返,有何颜面重见君父?”

    略停一停,恳切道:“故此我回转家乡,与白沙帮许帮主一道,联合楚州各路豪杰,共举义旗。近则保卫乡土,远可勤王护国。吴越荆楚,自古慷慨之地,英雄义士辈出。二位小兄弟自越州来,一路艰辛,前途遥遥,何不就地留下,加入义军?你二人年轻有为,文成武就,正当建功立业,报效国家。来日驱除胡虏,恢复山河,金銮殿上,得见天颜,前途不可限量啊……”

    这番话极富鼓动性,许泠若和花有时听得直点头。花有信神色激动。花家和白沙帮几个立在后头的年轻人更是热血沸腾。只可惜他针对的听众偏偏是李子释和顾长生,当真好比对牛弹琴,鸡同鸭讲。

    长生听得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个滑天下之大稽的玩笑,叫人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可怎么回应才好。子释听得</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