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

_分节阅读_2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把他们送上大道,天黑之前肯定回来。”想一想,又道:“他回来后,你俩往卸妆台迎我们吧。”临走,再补一句:“他回来前,你千万不要乱走,就在这儿等着。”

    男孩儿重重点头:“大哥,你们小心些。”

    年轻人千恩万谢,一边走一边自我介绍:“我叫卫枢。宜城人氏。”指指背着老人的年长男子,“那是我大哥卫梁。”另外一个五十来岁的,是卫家长随。三名女子,乃是卫枢的嫂嫂、侄女和丫环。

    “宜城靠近江边,六月西戎兵就进城了罢?怎么几位现在才到这儿?”

    “唉,老爷子不肯远离乡土,我们只好回乡下庄园躲躲。本来黑蛮子兵就在江边待着,一直没什么动静。谁知九月里突然往南打来……急急忙忙逃出来,半路车子坏了,家仆也都散了,最后就剩了这么几个人……”

    卫枢语声黯然。子释心想:“原来是大地主。”

    卫老爷子喘得厉害,时不时要停下来替他顺顺气。直到午后,才走到卸妆台下。子释看看天色,有点担忧:照这个速度,天黑前很难赶回去。但愿顾长生和子周能及时迎上来。

    一行人略加休息,起身准备继续前进。

    突然一声唿哨,几个人提着刀从山路转弯处绕出来,拦住了去路。

    众人大惊失色,后退几步,聚拢在一块儿。

    子释悄悄错步,挡在子归面前。女孩儿伸手在山石上蹭蹭,往脸上抹了两把。

    看对方手里好几把刀子,卫梁诚惶诚恐迎上去。双手捧着钱袋,连连打躬作揖:“些须酒水钱,不成敬意,请几位大王笑纳。逃难之人,借过贵乡宝地,还请大王高抬贵手,放一条生路。”

    子释暗地里数数人头。对方若收钱放行,自然最好。迫不得已时,未必不能一搏。

    “等会儿啊,看我们老大什么意思。”中间一人吊儿郎当应道。

    一阵马蹄脚步声响,过来了十几个。原来这几人只是开路的前哨,见大队伍到了,连忙让到两边。当先三人骑在马上,其余人等手持刀枪棍棒跟在后头,好几个还抬着箱笼包裹。子释心中叫苦,看样子,竟是遇上了大伙强盗打劫归来。

    “哈!家门口捡到肥肉。弟兄们,这一趟运气还真不赖。”中间那人勒住缰绳,高声笑道。子释偷眼瞧去:这强盗头子生了一双桃花眼,两道眉毛极长,几乎要连在一起,斜飞入鬓,看起来说不出的嚣张跋扈邪魅阴鸷。

    “老大,自从咱们名头越来越响,这仙梳岭中可有好些日子见不着人影了。害得弟兄们跑大老远去打猎……”旁边一个骑在马上的道。

    “行了,别抱怨了。这年头,生意哪那么好做。趁着黑蛮子还没来,捞一笔是一笔……”瞅瞅眼前的猎物,“你们几个,西边来的吧?一定没听到我“菩提寨”的威名,怪不得敢从卸妆台下走……正好寨子里缺人使唤,活该撞到我们兄弟手里。”挑挑眉毛,摸着下巴,“还有女人……真不错。弟兄们,统统抓回去!”

    “菩提寨”?子释暗道:这名字真特别,又有个性又有文化。一边使劲捏捏子归的手,叫她不要出声,不要挣扎。那边卫家几个女人哭喊起来,“啪啪”挨了两巴掌。卫枢冲上去护着嫂嫂和侄女,被踹倒在地,捆了个结实。

    “老大,还有个老头子,病得快不行了。”

    “废物,给他一刀不就结了。”

    那强盗得了指令,一脚踢开卫梁,拔刀在卫老爷子胸前捅两下。老人喉管里“嗬嗬”几声,仆倒在地,就此气绝。

    卫家男男女女声嘶力竭冲过去,却遭到一顿拳打脚踢。最后嘴里塞了破布,拴成一串,连滚带爬往前走。

    一个强盗过来绑子释和子归。

    那强盗头子见这边两个不吵不闹,表现良好,颇为诧异:“你二人倒乖觉。”

    子释低头答道:“回大王话,我兄弟二人和他们不是一家子,路上偶遇同行而已。”心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助人为乐助出了飞来横祸。也怪自己等人没在麻叶镇停留,否则定能听到仙梳岭有劫匪出没的消息,不致如此大意。该死的顾长生,偏偏今天玩起了失踪,也不知子周等到他没有……

    “看你样子,好像不怕我。”

    子释忙躬身:“小人惶恐。只因适才听大王说要人使唤,小人想这兵荒马乱的,我兄弟二人能跟着大王,也不失为一条生路。大王既要使唤小人,少不了得赏小人一口饭吃。冲锋陷阵小人是不行的,为大王摇旗呐喊,掠阵助威,或者堪可胜任……”

    “哈哈……”强盗头子仰天大笑,“摇旗呐喊?掠阵助威?有趣!”

    一夹马腹,当先而行,对手下道:“把这俩小子绳子松了吧。跑不了的。”

    早上,长生从洞里钻出来,浑身都湿透了,滴滴嗒嗒往下淌水。衣服脱下来拧一把,依旧套在身上。望着东边站了一会儿,从腰间的兽皮袋子里抽出两枝箭,“噗噗”两声射入洞口地面。箭簇入土三寸,尾羽颤动不休。

    这些箭,是路过某处镇子时,买了尖锥、绳索、生胶,四个人围在一块儿削竹子,剪鸟羽做的。记得当时李子释说了好几个关于弓箭的典故,李子周为了西戎弓马是不是一定强过夏人战阵跟他哥抬了半天的杠,听得自己心里痒痒的。明明是最有发言权的话题,偏偏得忍着。

    真没想到,世上当真有这样奇妙的地方。若不是非走不可,在里头待几个月可舒服得紧……等不到自己,他应该会领着弟妹先找到这里落脚。以他们的脚程,一天功夫也差不多了。这两枝箭,他们一定认得。那么,他一定会明白我的意思……

    双者,重也;箭者,见也。双箭以示来日重逢之意——长生暗笑自己,跟李子释在一块儿混久了,居然也玩起了文字游戏。

    只是……这一走,到底何时才可能重逢相见呢?

    有了此处奇境,平安度过这个冬天想必无虞。至于以后的遭遇……他那么聪明,两个小的也大有长进,自保总该没问题……这样安慰了自己,长生又忍不住将目光投向遥远的未来:真到了天下太平之日,是不是……就有你我重逢之时?别说人海茫茫,踪迹渺渺,到时候,恐怕江山人事俱改,就算重逢……又能怎样?

    ——那是另一个问题了,再说吧。

    抬头看看,太阳已经出来。这仙梳岭山高谷深,起伏重叠,自成小气候,完全不受外间干旱影响。山风带着夜露晨雾吹来,只觉清爽,不觉寒冷。衣裳随风飘动,猎猎有声,一会儿工夫,干得差不多了。

    长生忽然意识到,令自己流连不去的并非这好风好景,而是如晨雾般缭绕不散的难舍情怀……甩甩头,命令自己:走!

    整整弓箭弯刀,纵身而起。竟不走山路,攀过巨石,越过密林,直取正北方向而去。

    没了拖累羁绊,一路跳纵飞掠,速度极快。午后时分,已经接近北边山口,眼看就要和仙梳岭说再见了。两侧树木山石“嗖嗖”抛在身后,心中畅快不已。这一番疾驰,把最近用心领悟勤奋练习的成果都体现出来了:气流运转自如,生生不息,奔了一百多里,一点儿也不觉得累。内息如江河澎湃,就想仰天长啸一声,又怕惊世骇俗,使劲儿忍着。

    忽然浑身巨震,猛地停下脚步。因为停得太急,差点一个趔趄撞到树上。刚刚念叨着怕惊世骇俗,才意识到这一百多里路程,竟然毫无人烟!仔细回想,自从进山以来,一个人影也没见过!仙梳岭并非野外荒山,从李子释之前的介绍看,很多年前山中就有猎户人家居住。自己一路行来,虽然走得极快,还隐约记得曾见到几处茅舍竹篱,然而全部沉寂无人……种种迹象,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最近山中有猛兽出没,要么就是……有强人匪徒啸聚其间。

    长生转身就往回跑。再没了适才的轻松随意,心急火燎,全力施为。越是着急两条腿却越是沉重,只恨速度不够快。眼前掠过的再不是清风雾岚,黄叶虬枝,而是鲜活生动笑语盈盈三张脸。仿佛又听见两个孩子亲亲热热脆生生的呼唤:“长生哥哥!长生哥哥!”听见他轻轻浅浅叫一声:“顾长生。”

    悔意一波又一波涌上心头:太不小心了,应该暗中护送他们到地方才对。万一……不,不!恐慌如疯涨的潮水,瞬间没顶而至。力气仿佛一下子都被这潮水带走了,双腿发软打颤。

    长生对自己的状态失望至极,愤而拔刀。银芒闪过,一棵杉树齐腰斩断,哗啦倒地。觉得气息正常了,收刀入鞘,清啸一声,飞身向南。

    回到早上探访过的山洞,两枝箭依然默默立在洞口。

    “他们还没有来……”立即拔出竹箭,顺着山路往下走。强压下心中不安,一边走一边留意周围动静。快走到昨天过夜的地方,远远看见一个小小身影站在暮色中,一动不动。

    “子周……”

    男孩儿几步奔上来:“长生哥哥!”顿住,揉揉眼睛,红着眼圈笑了,“你怎么才回来?我们等得急死了……”

    “有点事……耽误了。你大哥……和子归呢?”

    “大哥送几个迷路的人上大道,叫我们去卸妆台迎他们。”

    子释、子归、卫家诸人跟着众强盗行了个多时辰,山路逐渐陡峭。为首三人下了马,交给手下牵着。那领头的笑道:“老二,老三,咱们还以这棵老槐树为记起步罢。”

    左边排行老二的那个道:“赢了老三不算什么。老大,今儿我若和你差不到一刻钟,那边俏点儿的小妞先让兄弟尝尝如何?”他说的,正是卫梁的女儿,十六七岁,模样颇为甜美。

    “自己兄弟,有何不可?看你本事吧。”领头之人打个哈哈,一声吆喝,三人同时发足腾身,开始比赛脚力。

    那强盗头子腾挪之间,眨眼工夫,已然消失。另两人落在后面,不多会儿,也去得远了。见了这一幕,子释兄妹和卫家诸人更觉胆寒。此三人显然有武术在身,那头领身手更是厉害,怪不得这一大伙匪徒如此伏贴。

    天色暗下来,才走到地头。原来他们把山顶一座荒废的古庙做了贼窝。子释抬头一看,牌匾歪挂在山门上,几个大字依稀可辨:“妙法菩提寺”。原来所谓“菩提寨”者,是因为安在菩提寺中。左边的对联已经脱落,右边勉强还能看清楚,曰:“执迷苦海,更待何生渡此身?”看了这句话,顿觉此情此景荒诞至极,忍不住就想大笑。

    强盗们把子释、子归和卫家诸人一块儿扔在偏殿里,留了两个人看着,其余的出去吃饭分赃。卫家三个女人嘤嘤哭个不停,三个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咬牙切齿,悲愤难当,却又毫无办法。没多久,外边传话,把今天抓到的猎物带到大殿。

    殿中佛陀塑像早已不知去向,强盗头子坐在中间,对两个结拜兄弟笑道:“你们又输了。哥哥我就不客气了。男的先关到柴房去。女的么,右边那个留下,左边那俩带走,你们乐去吧。”边说边起身,邪笑着冲卫家小姐走去。

    “叫其他弟兄们先忍忍。你们也悠着点,别把人弄死了,这么好的货色,可遇不可求……”

    卫梁和卫枢拼命往前挣扎,想要护住家人,终究徒劳。两个女人披头散发,放声哭叫,被毫不留情的拖出去了。几个强盗又上来拉男人们。子释死死抠住妹妹肩膀。这丫头,手心都掐出血了。但是,这哪是见义勇为的时候啊……求你了,姑奶奶,跟着走吧,可千万别吱声……

    那卫小姐猛地尖叫着往外冲,强盗头子一把抓住她手腕,“哧”一声撕下半片衣裳。她吓得抖作一团,突然转过脸,冲着子归歇斯底里叫道:“她也是女孩儿!她也是女孩儿!你们为什么不抓她?为什么——……”

    子释只觉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发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子归没想到卫小姐会说出自己,瞪大了眼睛:“你……”这一声清脆娇嫩,入耳清清楚楚。

    “嗯?有意思……”强盗头子走过来,作势欲捏子归的脸。女孩儿后退半步,一扭腰一旋身,抬腿就踢了过去。

    对方一愣,随即闪身让过。阴恻恻笑道:“好烈性的小丫头。原来还是会家子。倒小瞧你们了,装得真像啊!”几招下来,已经拿住子归要害,“架子摆得不错,可惜功力太浅。正该好好□□……”说着,腾出一只手去扯她衣襟。

    “大王且慢!”子释高声道。子归一动手,这边的强盗就把刀架上了几个男人的脖子。他刚想往</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