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

_分节阅读_2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上了门。

    “你要去杀人,是不是?”

    “该杀。”

    “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

    “我会做得很干净。”

    “就算把他们杀光了,又怎样?”

    “不杀不甘心。”

    子释动气:“不准去!”

    长生抬腿前行。

    子释仿佛乞求:“不要去。”

    长生恍若未闻,伸手就去拉门。

    对方如此顽固不化冥顽不灵,子释大怒。原本打定主意不说的几句话冲口而出:“顾长生,你既如此不甘心,去杀他们几个没有还手之力的路人做什么?我问你,你前天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回来晚了?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儿来?”说到最后一个字,心中苦涩凄凉,再无分毫力气,手一软,倒在床上,眼前金星乱舞。

    这一问正中死穴,如醍醐灌顶,当头棒喝,把顾长生定格在当场。

    ——原来,即使杀再多的人,也抵消不了心中的自责、悔恨、愤怒、怨怼……这样失控的情绪,不为别的,只因为心痛难当,不知如何承受。

    “他们已经……受到惩罚,你又何必再造杀孽?顾长生,放过他们吧,好不好?我本可以不在乎,但是,如果你非要为此赔上几条无辜性命,岂不是逼我铭刻于心?我……累得很,只想忘了它……请你……也忘了它吧……”子释闭着眼睛,喃喃自语。只觉身处暗黑深渊,无边沼泽,任由自己慢慢陷下去,直至没顶。

    依稀听得一声“好……”,饱含槌心之痛与刻骨温柔,渐渐低沉。

    忽然额上一暖,一只手轻轻抚上来,感觉他满头冷汗,冰凉濡湿,又拿开了。

    过一会儿,隐约有开门关门声,屋里窸窸窣窣。迷糊中就要睡过去,身子一轻,靠上了一个温暖至极的怀抱。

    长生抱着他,冲后头的伙计点点头。那伙计麻利的换了床单被褥,把热水毛巾送到床边,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哈着腰出去了。

    拿热毛巾将额头仔细擦干,看他仿佛昏沉入睡,长生放下心来。依旧深吸一口气,动手替他脱了衣裳。那些深浅斑驳的痕迹刚刚消退几分,衬得整个身子像一块雨花玛瑙、血丝白玉,叫人视之不忍,偏又不忍不视。

    发了一会儿呆,靠坐床头,把人抱起来,让他伏在自己腿上。拧干毛巾擦去身上冷汗,开始再次上药。手下的人昏迷中仍然疼得一颤一颤,长生的心跟着一紧一紧。坚持不过半炷香工夫,额角已经见汗。相比之下,杀一窝强盗要轻松得多了。

    拉过被子盖好,入手还是一片冰凉。干脆往下躺,将人搂到怀里,暖着丹田气海。双掌贴在他后腰,默运内息,在肾俞、命门间缓缓游走。没多久,就感到怀里的人一点点放松,终于舒展了眉头,恬然入梦。

    门刚响了一声,长生就醒了。屋里一片昏黑,竟不知睡了多久。把子释小心挪开,起身走到外间,点亮灯,理理衣裳,开了门。

    还是那个精明的伙计:“小的冒昧打搅。有一位姓卫的公子,正在找人。小的听着,似乎是在找几位大侠……”

    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见!”

    伙计应了声“是”,正要走,长生又把他叫住,“让卫公子进来吧。”

    依自己的脾气,这几个人定要杀了泄愤灭口,偏偏李子释死活不让。权且再认认面孔,好好敲打一番。

    卫枢态度恭谨,抱拳作揖:“在下卫枢,代表家人谢过少侠救命之恩。不知少侠怎么称呼?”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常态,彬彬有礼,镇定自若,浑然不知自己下午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

    长生看他两眼,冷着脸转了头:“不必了。我救的是自己弟妹,你们不过是顺便。”

    卫枢低了头:“是我们连累了他们……不知道……不知道……”硬起头皮,“小兄弟他……怎么样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哼!”

    “这件事……实在对不住之至。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少侠大概也知道,我的老父亲和嫂嫂都搭上了性命,可说家破人亡……如此遭际,我们……”

    长生霍然起身。寒光闪动,拔刀削下一个桌角:“你们一家人,永远不要叫我再看见!”

    卫枢吓得连连后退。想起卸妆台上所见,眼前少年实在是个煞星,不禁两腿直抖,几乎站不稳。好半天,才想起自己此行目的,把手中包袱送到桌上,打着哆嗦道:“少侠请……请息怒。这个……我们下山的时候,在几个强盗屋里发现了一些金银。无主之物,也就取了做盘缠。特地送点儿来,几位或许用得上。也算是……算是我们一点心意。”

    看对方没反应,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讪讪拉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长生突然冲门外叫一声:“伙计!”吓得他又一哆嗦。

    那伙计来得飞快:“大侠有何吩咐?”

    “我们的三匹马,卖给这位卫公子了。银子我已经收了,你这就带卫公子去牵马吧。”说着拿过包袱捏捏,摸出一小块碎银扔给他,“赏你的。送走卫公子,把粥端上来,再另外送三个人的饭菜。”

    卫枢一头雾水,看着长生结了霜的脸,想问又不敢问。

    “听着,就当我们兄弟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从现在起,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一拍桌子,“还不滚!”

    门口两个都吓得一激灵,慌忙跌跌撞撞出去了。

    长生一手拎着包袱,一手端着油灯,走进里屋。恰见子释侧过身子,拿胳膊支了脑袋,似笑非笑瞅着自己。

    “顾少侠做什么这么冲的火气?嗓门大得震天,桌子拍得山响。收了人家的钱,又不肯承情,非要塞给他几匹马……嘻嘻……”

    子释早已被他们吵醒。然而这一觉却睡得安适舒畅,轻松惬意。于是趴在被子里津津有味的听外边说话。听到顾长生拔刀子,心想:“他这一回……当真气得不轻……”入睡前的种种一时都记了起来。身边的被褥还是温的,证明那个怀抱的存在。

    人算不如天算啊……本以为可以相安无事到不了了之,谁知老天爷来这么一下子。此番彻底坦诚相对,那条若有若无的线猝然寸断,再也无从回避了。心中不知是悲是喜,微微的无奈酸楚,淡淡的欣然安慰。

    ——此情无计可消除。既如此,且打起精神消受罢。

    这一想通,神气举止自然放松,不再有丝毫矜持。看在长生眼里,面前这人经此一劫,容色居然更胜从前:如风沙过后向着阳光直起腰身的冬青草,如冰雪初临迎着寒霜吐露芬芳的百岁兰。

    看得胸口一阵阵闷闷的发痛。

    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去把被子往上拉一拉:“再捂一会儿,准备穿衣裳吃饭。”

    “嗯。”脖子缩进去。听了后半句,却皱皱眉,“还不想吃。”

    “不行。”板脸,“不吃硬灌。”

    挨训的那个装没听见。又探出头,兴致勃勃:“包袱打开我看看。”

    “财迷。”长生表示不屑。打开一看,零零整整一堆银锭,中间还码着好几根金条,怕不止上千两银子。

    子释啧啧赞叹:“原来天上掉馅饼这种事也是有的……”心道这一家人真剽悍,那种情形下还没忘了顺手牵羊。出手这么大方,也不知他们落袋多少,那强盗窝里的贼赃必定很是可观。不禁笑道,“你说咱们怎么就没想到呢?我看那菩提寺只怕是个藏宝窟,佛座底下佛像肚里塞满了金银珠宝也说不定,当时真该撬开来瞧瞧……”

    这张眉舒目展的笑脸,来得太快太灿烂太不真实,让人不得不心生忧惧。长生再也无法陪着假装下去,忽然伸手抱紧了他:“李子释,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泪水悄然滚落,心中愧悔不已。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么长时间以来潜伏于心不明所以的徘徊犹豫进退两难,一瞬间全部有了答案。

    ——原来都是为了他。

    子释半天没说话。最后反过来安抚的拍拍他的背:“咳,这是做什么……真的没关系。不是说了嘛,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隔了一会儿,似乎低声笑了笑,带点儿自嘲的语气道:“假若当日去了娄溪,大概不会有这事。或者……因为我不肯参加义军,所以遭此报应?”

    长生身子一僵,如五雷轰顶。把他缓缓放倒,双腿一阵发软:“怎么会……瞎扯什么呢……”慢慢挨着床跪下去,强作镇定,“你就是……尽喜欢胡思乱想……”心中一个声音在呼喊:“不!这是老天给我的报应!这是符生的报应!”

    脑子里突然变得无比清明:我不该,不该故作糊涂,自欺欺人;不该拖泥带水,有始无终……最最不应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已知不可弃而弃之……

    双手猛地扣住床沿,似乎迫不及待要确认什么:“李子释,之前你问我,为什么来晚了,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么,现在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再问一问?你为什么要装作忘记了?你为什么……为什么,心里明明想怪我,就是不肯怪我?”

    才开口,胸中便涌起一股莫名怨气,压也压不下去。一口气问完,冷不丁意识到这个坑挖了要自己跳,打住。

    子释看他一脸痴痴木木呆呆傻傻,定定的瞅了片刻。

    “我以为……”说了半句,又停下。半晌,握住他的手,“原来……”没往下说,望着他笑了。

    “好,顾长生,我问你,你到底因为什么耽搁了?”

    朝夕相处,两双手曾无数次交接,这一握却分外不同。长生心如擂鼓,差点被他璀璨的双眸照得原形毕露。总算抓住仅存的理智,鼓足勇气把那笑容一点点消化。最后慢慢低了头:“你说的那个地方,我怕没把握,就先去探了探。”

    “嗯。”

    “后来……”咬咬牙,抬头,“因为心里有件事……十分为难,所以……在山中多待了半日。”

    子释注视着他:“那么,想通了没有?”

    “本来没有。现在,终于想通了……一半……”把最后两个字硬生生咽回去,抓起他胳膊塞进被子里。俯下身,隔着被子轻轻搂住,在额上亲了亲。

    “我去看看子周和子归。”起身往外走。

    直到出了外间的门,才一把靠在墙上,双手掩住面孔:“符生啊符生,你该怎么办?”

    伙计端着饭菜上了楼,一步步蹭过来:“大侠……”

    “先放桌上吧。”长生站直了,收拾心情,暗暗对自己说:“不要紧。总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

    又忍不住琢磨起李子释那一握一笑,只觉脑袋昏沉沉,心中软绵绵,脚下轻飘飘。就这么头重脚轻忽忽悠悠去敲两边隔壁的门。

    屋里,子释把手搭在额头上。

    顾长生。

    回思一路同行点点滴滴,细细掂量,竟是处处真心实意。只不过自己别有怀抱,加上这个人虽然明朗深刻,围绕他身边的,却是一团迷雾。所以后来才会明知他满怀心事,却始终视而不见,任其自生自灭。若非如此,大概他也不至于独自跑到山里去发呆——可见天下事,总抬不过一个“巧”字。

    苦笑:还是报应。

    抚上眉心,残留的温柔挥之不去。叹息:缘分来了,除了随缘,还能怎样?也没准……不是报应,而是……转机?

    第〇二〇章 祸兮福兮

    一大早,子周径直闯进子释房间探望大哥。

    外边门刚响,里屋默默相对的两个俱是一惊,诡异暧昧气氛顿时消散。

    长生略显慌张,金疮药迅速离手,放到几案上。

    子释脸不变色心不跳,半倚床头:“子周,来得正好,替我写个方子。”又补充道,“你长生哥哥不懂这个,还得一个字一个字解释,麻烦。”

    “哦。”子周坐下。长生立即替他铺了纸,笔墨伺候。

    “黄芪、杜仲、红花各一钱,川芎二钱,当归三钱……”

    子周一边写一边皱起眉头:“大哥,这个好像是生</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