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1

_分节阅读_3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底下太黑,一个一个下来,跟我过去。”长生抹一把脸上的水,连喘几下。

    “子周,你先过去。长生哥哥过来接我们的时候,你要一个人在那边乖乖等着。”

    “嗯。”

    等长生把子归也带走了,子释将几个空竹篓摞一块儿,搬到隐蔽处。爬上石头熄了灯,塞进洞壁罅隙里。然后摸下来在潭边候着。听得“哗哗”作响,轻声道:“这儿呢。”长生循声而至:“抓紧了,别松手。石壁底下也就一尺多高,钻过去的时候别着急抬头。”

    这人突然变得如此啰嗦,真不适应。同样的话跟子周说一遍,跟子归说一遍,现在又说一遍。子释在黑暗里无声的笑,任由他握紧自己的手。

    游到洞壁附近,浮上水面深吸一口气,二人猛地相携下潜,直至水底。伸手探到石壁下端和水底之间空隙较大的地方,贴着钻了过去。子释正要加速,左手突然一轻,顾长生居然松了手。在这漆黑水底,感官一片混沌,灵识却格外敏锐。子释大惊,顿觉不妙,赶忙去捞。一下没捞着,立即回身,借着石壁突起上的一撑之力飞速向下,终于抓住一只胳膊。

    抓是抓住了,可是对方身子发僵,直往下沉。心里霎时一空,跟着往暗黑深处沉下去。猛听得“咕咚”一声,顾长生竟然灌了一口水,恍然惊醒,镇定下来。知他在这寒潭中往来好几趟,时间太长,终于挺不住了。一闪念间,后悔不已:这么多日子,光教了游泳,却忘了教他水中抽筋如何自救。眼下须得尽量放松,还要防止呛水,当下不再犹豫,环住他脖子,双唇紧贴上去。

    这一下立竿见影,效果不同凡响。

    小腿突如其来的抽痛让长生大骇,身体不断下沉,脑子却清醒得很。偏偏越清醒越着急,越着急越僵硬,刹那间无边绝望。张嘴就想唤一声身边的人,冰冷的潭水立刻涌入胸腹,凝聚在丹田的气息骤然冲散。

    忽然,一个柔软的东西封住了自己的嘴,密密实实滴水不漏。长生只觉脑中“轰隆”一声,明明是沉寂暗黑的水底,蓦地电闪雷鸣金光万道,转瞬又化作碧海蓝天白云朵朵。上一刻如遭电击,窒息麻木;下一刻如驾祥云,乘风飘摇,浑然不知身处何方。

    当那柔软芬芳消失的时候,清冽凉爽的空气扑面而来,长生才发觉自己已经随着李子释浮到了水面。

    “子周——子归——”子释顾不上喘息,先确认方向。

    “大哥!这边这边!”两个孩子高兴得跳起来。将近凌晨,隐约能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

    拉着顾长生就往他们所在的地方游去。不出几丈,一股激流袭来,热的!大喜。抽筋最怕冷,到了温泉里头自然好转。游了两下,发现泉水浮力极大,哪怕不会游泳也沉不下去。这下危机彻底解除,顿时脱力。松了手,翻个身,仰面躺在水上,长吁一口气:“吓死我了!”

    话音未落,已经被堵在嗓子眼儿。那人仿佛水草游鱼一般缠了上来,又仿佛金箍铁环一般锁住了自己。紧接着放开手脚攻城掠地巧取豪夺,哪有半点刚从生死关头缓过来的样子?——又或者,恰恰是刚从生死关头缓过来应有的样子?

    “嗯……”子释伸手欲推,却又在似拒还迎中半途放弃。

    “他没事……太好了……”想起水底那一刹,心中后怕不已。不知什么时候,竟已回抱住他,唇舌间此起彼伏,深入浅出,辗转不休。纠缠到后来,两人几乎化作泉流的一部分,好像彼此都不存在了,又好像随波荡漾,无处不在……

    “大哥!长生哥哥!”两个孩子等急了,瞪大眼睛在水面上寻找。

    “咳!咳!”子释吓得一慌,喝了口水,酸酸涩涩,呛着了。

    长生搂着他不松手,扬声回应:“没事儿,就是太累,游不动了。”

    终于折腾上岸,借着微弱的晨光换了衣裳,找了块暖洋洋的大石头,四人倒头就睡。

    第〇二一章 桃源可避

    “大哥,大哥!快起来!快起来!”

    眼前景色奇丽壮观,平生未见。子周、子归在最初的震撼之后,兴奋至极,抓着子释一通猛晃。

    “轻点轻点……”子释捧住脑袋,挣扎起身。忽然皱起眉头,捂着胸口,“哎哟”一声,又躺了下去。

    “大哥!你怎么了?”两个孩子顿时紧张得要命。

    “二位小侠好功夫……摇得我内伤复发……咳,咳!五脏移位,气血倒流……”演不下去了,“哈哈”大笑着爬起来。

    “大哥!”子归反应最快,粉拳绣腿立马跟上,“竟敢骗我们,看我打得你五脏移位气血倒流……哼,为老不尊居上不正……”

    子释一边逃窜一边还不忘纠错:“妹妹啊,“为老不尊”不是这样用滴——”

    长生正忙着勘察地形物种,听见喧闹声,走过来一看,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正在围堵他们的大哥,三个人都是摇摇摆摆嘻嘻哈哈。

    多么纯粹的快乐,在山谷中洋溢飘荡,叫人无法不被他们感染。自从离开未遂以来盘旋心头的深沉复杂情绪暂且抛在一边,长生呵呵轻笑,搓搓手:“围猎哈,要不算我一个?”

    子释急了:“顾长生!你不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两个徒弟,还趁人之危落井下石……”说话间两个小的已经接近,仓惶之下嚷道:“看我水遁——”转身作势往温泉边冲去,刚冲了半步就猛地停住身形。子周子归卯足了力气前扑,结果扑了个空不说,因为二人配合过于默契,落点完全一致,“砰”一声撞在一起,连连惨叫,倒在地上互相埋怨。

    长生见子释得意洋洋往自己方向来,两只胳膊一伸,拦住他。口里招呼着:“子周、子归,快点儿,准备瓮中捉鳖。”心想:这下看你往哪儿跑。

    子释站在他对面,先递了一个哀怨的眼神过去。然后幽幽道:“你当真要跟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么?”

    长生哪里经得住这般阵仗,好比大晴天一个霹雳落到头上,当场就被劈懵了。等他清醒过来,李子释已经绕到身后。转身一瞧,就见他站在石头上,双手背在后面,得意忘形仰天大笑。忽地收起笑意,一脸傲然:“你们师徒三个,以多欺少,恃强凌弱,可惜只懂用蛮力,我不过一招“声东击西”,立刻叫你们全军覆灭……”

    “不是吧?”长生自觉窝囊失手,嘿嘿狞笑着逼近,“我怎么记着——还有一招上不了台面的“美人计”呢……”后边这句走到子释面前才低声说出来。

    “顾长生……呃……顾少侠,顾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子释面上微微一红,往后退了两步,眼看要掉进水里。长生放弃复仇,一把拉住他。

    “真的累了,不玩了。”这一通打闹,鬓角已经湿透,鼻尖上挂着亮晶晶的汗珠子。干脆靠着长生的胳膊,四下里张望。刚刚忙着玩闹,没顾上细看,此时定睛打量,立刻被眼前景色惊得说不出话来。

    前方一片不规则椭圆形水面。这边温泉热流,氤氲若霞,那边寒潭冷涧,明澄如镜。温泉水从地穴中源源不断喷涌而出,也不知有多少处,万斛珠玑千堆碎雪,连缀成大股激流回荡不息,使得另一面冰冷的潭水总也无法渗透过来。两边一热一冷,一动一静,界限分明,和谐共生。其时恰当正午时分,阳光直射下来,水面上方映出一层七彩虹光,蒸腾翻滚,如真如幻。

    往上看,四周峭壁直上云霄,把这一片奇异水域围在当中。对面寒潭之上,石壁拔地而起,如刀削斧劈。摩天千仞,色泽浅亮,寸草不生。子释心想:“这简直就是一面天然大反光镜嘛,怪不得吴宗桥说“崖高井深而洞然若野”。”这边本就靠近温泉,又能得到反射的阳光,小山坡上和暖湿润,春光常驻。低处芳草丛生,杂花吐艳;高处藤萝倒挂,结子连珠。粉白黛绿,绚丽斑驳,煞是好看。更让人惊异的是,在这四面封闭的绝谷之底,也不知哪里来的彩蝶翩翩,在花丛间流连起舞。

    而两侧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却另有奇景。

    由于下临寒潭,又缺乏光照,竟成就了一个白玉琉璃冰雪世界。子释想起吴宗桥文中的句子,不禁吟诵出声:“竹树蒙茸,萦雾成冰,玲珑满枝。步摇玉珮,声叶金石。偶振坠地,如玉山之颓,雪峰之崩。”刚说完,就听“叮咚”脆响,不知哪一处竹枝承不住冰冻的叶子,落到潭边岩石上,声音空灵清透,袅袅不绝;石上冰花玉屑,霎时耀成洁彩。

    望着那一片琼枝玉叶,几个人俱是心醉神迷。最后子释轻声道:“如此胜境,文字如何描绘得出来?吴氏所述,当真不足十一。”

    “我就说要你自己来看嘛。”长生咕噜一句。

    之前子释听他说来探过路,曾追问实地景观,被问的人却不肯讲。当日晨光中惊鸿一瞥,长生心中来来去去不过“好看”、“漂亮”几个词。总觉这样勉强形容,还不如等他亲眼来看。方才听他吟诵前人词句,配着眼前实景,暗赞生动贴切,相得益彰。及至听到“文字所述,不足十一”,忍不住疑惑:莫非在他眼里,景致格外不同么?

    “若能长居此地,哪怕折他十年阳寿也值啊……”身边的人叹息着。长生忽而心有所感,再看那冰雕玉砌,银阙瑶台,果然美到无法捉摸,远非文字可以表达。轻轻揽住他肩膀,默默站在旁边同他一块儿出神。

    ——眼前桃源仙境,山外血海凡尘,迥然两个世界。只是,这一个不过机缘偶遇,暂时停驻,那一个却须纵身投入,长相厮守。

    正午的阳光从头顶洒下来,两个人的呼吸在空气中融为一体。长生心里一下子通明透亮:若能共他徜徉于此,刹那即是永恒,折十年阳寿算什么?若能共他相守于彼,永恒也是刹那,凡俗的恩怨是非纷争羁绊又算什么?

    无论如何,总要尽我所能,放手博一搏。

    一时心潮澎湃,胳膊不由自主使上了劲儿。

    “疼啊……”子释轻哼一声,侧过头,“想什么呢?咬牙切齿的。”

    “没……”替他揉着,问,“饿不饿?”

    手中肩胛单薄如削。在花家那段时间,好不容易养出几斤肉,最近这些天,又全掉光了。

    子释不知道长生的跳跃性思维怎么来的,心想: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摸摸肚子:“好像是有点饿了。”

    “走,吃饭去。”

    由于常年水流浸泡冲刷,四面山崖下方洞穴群生,笋柱林立。多数潜藏于水底,少数半露在水上,或明或暗,有深有浅。洞与洞之间时而头顶断续,时而水下勾连,间错镂透,重叠交接。子释推测,这边应该是一大片地下温泉海和由泉水侵蚀形成的岩洞群。对面寒水却不知来自何处。

    几个人把窝安在小山坡一侧能照到阳光的干爽洞窟里。石柱石笋仿佛天然门窗,把整个洞窟隔成若干小空间。长生就住在洞口,子释挑了最里边接近泉水的一块平台。台下水气弥漫,如同云雾缭绕。在这深穴暗窟之中,竟让人飘飘然有凭虚御空之感。

    “小心晚上睡觉掉下去。”长生看看,替他搬了几块石头过来,做个护栏。

    “掉下去也无妨。”子释坐在平台边儿上,光着两只脚泡在水中。伸个懒腰,往后就倒,舒服得一声长吟。眯着眼睛道:“这水里也不知有什么,竟沉不下去。幸亏气味不难闻,可惜不好喝……这可是传说能治百病的玉盘仙露啊……莫非真是良药苦口?……”

    长生马上想起头天二人水中一番纠缠,顺便不小心尝了尝这泉水的味道,心头一阵麻酥□得难受。望着李子释,白茫茫水雾自他足下升起,倒不像躺在地上,却是横陈洞府仙宫,周身云霞萦绕,时隐时现,叫人心驰神往,遐思不尽。

    往前走了两步。对于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心里明白得很。

    又逼近两步。一些封存多日不堪回首的画面突如其来闯入脑海。卸妆台上菩提寺里观音堂中那一幕不受控制的反复闪现,两条腿立即重逾千斤。

    叫嚣跳跃的欲望被漫无边际的痛楚遽然冷却……那深入骨髓的怜惜哀伤,似乎不单单是为了他,也是为自己——为这一场造化弄人的相遇,为他此刻的无知无觉,为自己孤独的决然清醒。

    蠢蠢欲动的身体安定下来:“再等一等……”

    就在如此这般身心煎熬中,长生听见自己灵魂撕裂成长的声音。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