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2

_分节阅读_3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伸手把他拉起来:“虽然不冷,到底潮湿,别在这儿久待。晚上往外侧躺,听到没?”

    “知道了,顾老太。”

    不搭他这茬,道:“咱们出去看看两个小家伙张罗得怎么样了。”

    子归子周毗邻而居,接近洞口。二人居所石壁上布满石钟乳,晶莹润泽,千姿百态,一室琳琅。长生惊讶的发现,子归房里居然养了一盆花!仔细一瞧,这丫头把吃饭的竹碗作了盆儿,移植了一株野花放在窗台上。

    “子归,你打算用什么吃饭呢?”长生问。尽管竹碗结实轻便,也并没有多带。

    “不是还有勺么?就着锅吃好了。”女孩儿正兴致盎然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对于用什么吃饭这个问题表示不屑一顾。

    子释笑:“真是傻丫头。”扯扯长生,两人出了洞。

    “你上那边,砍根大点的竹子来。”命令下达完毕,自己在花草丛里悠悠闲闲散步。不一会儿竹子到了,指挥长生挨着竹节下刀,截出若干一头空一头实的竹筒。挑了几个最大的,底部挖个小洞,里边架上细竹枝,开始往里头填土。

    本着“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精神一头雾水听从指挥的某人恍然大悟:他这是要种花呢。

    两人一齐动手,不多会工夫,做出七八个袖珍花盆。子释低头瞅瞅,道:“洞里以白色为主,配红的最好看。”说着,捏了片尖石把深深浅浅的红色野花连根刨出好些。山坡底下全是石头,只有上边一层浮土,花草根基大多很浅,挖起来甚是容易。

    几个竹筒都种满了。拿起来看看,忽向旁边那人道:“你刀法应该挺不错,是吧?”

    “你要干嘛?”长生不跟他兜圈子。

    “喏,这样,这样……”

    都弄妥了,东西藏在身后,走到妹妹面前:“闭上眼睛。”

    “大哥,是什么?”女孩儿神情雀跃,连连追问。

    “闭上眼睛,马上就知道。”

    双手蒙着脸,不停问:“好了吗?好了吗?”

    “好了。抬头。”

    子归闻言往上看:“哇——”惊呼一声,抱着子释胳膊跳起来,“大哥!好漂亮好漂亮……”

    原来子释叫长生在竹筒沿儿上钻了眼,又片下极薄极细的竹篾,编了几根长绳,把它们错落有致的悬空挂在了洞顶。子周听见动静,过来瞧热闹。只见空中红花翠筒,四面白璧无瑕,端的雅艳非常。

    嘟嘟嘴:“大哥真偏心。”拿起窗台上那盆,“这个归我了。”转身回了隔壁。

    “李子周,把我的碗还来!”子归纵身追杀。

    长生道:“竹子有的是,我们做几个碗好了。”

    截出几个碗,最后剩了较细的一段竹竿,又截出几个杯子。

    “早知道这里边有竹林,碗筷什么的统统不用带。”子释一边说,一边拿过匕首,在废弃的竹竿上试了试,定定神,比划一下,握着竹杯刻起字画来。他以刀代笔,痕迹落得很浅,然而随手挥洒,神韵十足。不过片刻,四个杯子外壁分别浮现出“梅兰竹菊”的图案和诗句,风格写意,清雅脱俗。

    “借点意思,聊以点缀罢了。”说完,开始收拾散落地上的枝叶。

    长生拿起杯子逐个端详:“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

    “我是才子嘛……”说了半句,自己也忍不住失笑,“精不精无所谓,什么都得会一点儿。要不然才子们聚会的时候丢脸出丑,还怎么混啊?”笑意更浓,“我懒得下苦功,只会几笔写意,全凭投机取巧,蒙人效果一流,哈哈……”

    长生噎在当场。

    “你不是这种人,跟你倒也不必讲虚的……”

    看他乐得东倒西歪,得意非凡,泛上长生心头的,竟是又苦又涩满腔疼惜之情。

    四个杯子,子周抢走了“竹”,子归挑了“兰”,长生拿的是“梅”,剩下那个只好子释自己用。

    幸福快乐隐居生活正式开始。

    头些天,子释日子过得极其腐败。每天睡到自然醒,醒了就往温泉中一跳。泡到饥肠辘辘爬出来,恬不知耻吃现成的。吃吃睡睡之外,要么在山坡上晒太阳,要么袖手旁观那三人辛勤劳作。

    仿佛为了反衬他的懒怠、散漫、不思进取、自甘堕落……另外那师徒三人天天早起晨练,晌午温书,下午觅食,辛勤忙碌,劳作不息。

    子归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深恨自己无力自保,还连累大哥,练武练得极用心。长生知道她的心思,教得也倍加尽力。

    这天难得起个大早,子释坐在石头上看两个小的对练。一人手里一支竹竿,“噼噼啪啪”你来我往,很像那么回事。撸起袖子瞅瞅自己胳膊,叹口气,站起来。心想:“武术就算了,光会摆花架子反而惹人笑话,锻炼锻炼身体还是很有必要的。”歇了这么些日子,精气神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活动活动手脚,脱得只剩下一条单裤,跳下水就往寒潭游去。

    除了第一天半夜从潭底钻出来,他还是首次光临这边。阳光下银鳞点点,仔细看去,原来是一群群银色的鱼。潭水清澈见底,鱼儿仿佛就在手边,却总也捞不着,这才发现它们其实藏得很深。刚潜下去,鱼群立即惊散,倏忽远遁。

    兴高采烈冒出头:“鱼!这里居然有鱼!”

    岸上三个看都不看他。子释悻悻:“你们早知道了?都不告诉我……”

    长生道:“上来吧,那边冷。”为了一雪水中抽筋之耻,和子释恰相反,他这些天倒是得空就在寒潭里泡着。

    “我们老早就发现了,可是怎么也抓不着……”子周挠头。

    “看得见吃不着……”子释一边回洞里换衣裳一边琢磨,“寒潭冷水鱼,好东西啊……”

    四人带了一些大米干粮,维持不了太长时间。这绝谷向阳一面崖上生了不少葛根蕨菜,背阴处地衣岩耳触手即是,竹林里估计还有竹笋可挖——倒不会挨饿,只可惜都是素食,不见荤腥。自己是求之不得,那三人恐怕不行,何况小的两个正长身体……峭壁上曾有猴群出没,不知什么缘故,仅止于半腰,从不往下来。子释猜测很可能温泉水中有什么它们不喜欢的成分。长生认真考虑过射几只猴子下来改善伙食,因子归强烈反对作罢。

    早饭后,那三人都在子周洞里努力学习。双胞胎背书,长生写字。

    子周住处有一块天然大石,上方平坦如案,正好做了书桌。当初他执意要选这个洞穴,就是为了这块石头。又搬了几块方石当凳子,笔墨纸砚罗列案上,俨然是间书房。

    刚布置好的时候,子释等人进去参观。子周大声宣布:“我要给我的书斋起个名字!”鼓着腮帮子憋了半天,没憋出来。泄气:“你们说叫什么好?”

    ““别有天”何如?”子归道。

    “小气。”子周不假思索否定妹妹。

    ““龙隐居”?”长生出主意。

    男孩儿窃喜:“这个好,有气势。”

    “太直白了。”子释摇头,“莫如“小琅寰福地”。”

    “俗。”长生报复。

    ““别开生面堂”?”

    “拗口。”

    ““三省斋”?”

    “老古董。”

    …… ……

    最后子释不耐烦了,甩甩袖子道:“你这书斋一本书也无,不如就叫“无书斋”好了。”

    子周无奈:“大哥——”

    长生哭笑不得:“哪有你这样偷懒的……”

    子释一扬头:“圣人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前人又说:“于无声处听雷,于无字处读书”。“无书”二字,极见韬略胆色,道尽读书真谛,又深刻又贴切又别致,怎么不行?”

    一席话说得男孩儿高兴起来:“这个好这个好,就是它了。”

    长生郁闷:“李子释,你可真能扯……”

    总而言之,当那三人在“无书斋”里勤奋学习的时候,子释正拿了个小竹筒趴在崖边草根石缝处抓虫子。几只类似油蛉蚱蜢的东西时飞时跃,他蹑手蹑脚跟在后边。每捉住一只,就从竹筒一端的小孔塞进去。听着里头嗡嗡作响,颇有成就感。

    长生写了两篇字出来,先是悄悄站在下头看。心想:“抓虫子做什么?这种毛茸茸脏兮兮的东西,他倒不嫌恶心了……”见他不知不觉越爬越高,一会儿多半下不来,欲出声提醒,又怕反而吓着,索性一跺脚一纵身,直接搂住腰身把人带了下来。

    子释一阵头晕目眩腾云驾雾,睁开眼时,已经站在了地上。专心工作的时候被无故打扰,十分恼火,怒吼:“顾长生!……”猛地发觉二人姿势暧昧至极,万万不能惊动两个小的,后边的话一眨眼全吞回肚子里,只皱着眉头去推他。

    长生前些天被所谓“美人计”大忽悠了一把,以他的智力水平,相当不应该。他不过因为间接经验虽多,实践经验太少(话说某些事情,间接经验是不管用滴,更别说还是些负面经验……),所以有点儿青涩。一旦得了机会,启了蒙开了窍,进步的速度自是一日千里。这会儿见子释忽地收声,立刻意识到报仇的时机到了。胳膊暗中越锁越紧,脸上一派严肃认真:“爬那么高,你打算怎么下来?”

    “下不来我自然会喊,你不是有耳朵的活物嘛。笨!……”答话的人因有所顾虑,刻意压低了嗓子,却发现不小心把气氛搞得愈发暧昧,随即静音。

    “嗯,我倒忘了,你原来是长嘴的活物……”长生的头随着声音一齐低下去。

    “啪!”一声脆响,竹筒掉在地上。

    “不行……这里……不行……”

    “是“不行”……还是……“这里不行”?”

    耶?他居然问得出如此富于情趣的问题,刮目相看啊。子释不由精神一振,劣根性发作,来了兴致。仰起脖子,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唇上若有若无描了个扇形,眼神儿跟着飞了飞。然后垂下眼帘,仿佛自言自语:“你说呢?……”

    这一招化骨绵掌,拍得长生不但骨头软了,连魂儿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半天找不着东南西北。子释挣脱他,捡起地上竹筒,捏住企图逃跑的两只蚱蜢塞进去,狠狠堵住小孔,语带双关:“哼,这点道行,跟我斗……”

    手持竹筒在那呆瓜头上敲敲:“走了,叫上你的两个徒弟,咱们钓鱼去!”

    第〇二二章 春心不死

    钓鱼这回事,用李子释的话说:“只有下得不对的饵,没有钓不上来的鱼。”

    所以他准备了一素一荤两种鱼食,素的是菜汁饭团,荤的是烧烤昆虫。缺乏工具,就用水乡孩子们捉鱼的原始办法:盆里放好饵食,上边蒙一块布,一侧开个洞,叫鱼儿进得去出不来。没有盆,正好两口锅替代,置于水底,等着就好。

    子归道:“大哥,这办法真好。你从前怎么没教过我们?”

    子释想:“从前?从前你们的大哥自己也不知道。”嘴里却应着:“教会你们这招,不定给我生出什么事来。还嫌我罚抄书抄得不够啊?”

    试验结果证明:这不是一群吃素的鱼。

    半个时辰过去,端上来有大有小。大的留下,小的放生,谨遵圣人教诲:“不焚林而猎,不涸泽而渔。”洞本就开得不大,钻进来白吃的多数是小鱼苗,如此一来,没剩下两条。

    长生说了句“麻烦”,抓起一把虫子捏碎,往水面上撒去。银鱼闻香而动,争先恐后浮上来抢食。他拉开弓搭上箭,瞄准又肥又大的下手。之前这办法也试过,却因为不能把鱼诱上来,而竹箭力道不够,无法深入水底,以失败告终。

    弓弦轻响,水中散开几团红晕。忽然暗道一声“糟糕!”——弄得这般血淋淋的,他瞧见了铁定吃不下。急道:“别看。”飞快的跳下去把几条插着箭的鱼捞上来。

    “唉,没关系的。这一路上什么场面没见过?哪里至于……”子释嘴里说着,脸上已经白了两分,放弃自我折磨,转身去生火。

    有些人,经历越残酷神经越粗,有些人则恰恰相反。很不幸李子释就属于后者。好在他足够聪明智慧,不断用理智强化自己敏感</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