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6

_分节阅读_4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畅快。

    后边的路程就容易了,顺水放筏即可。罗淼松了舵,望着前边四张放肆的笑脸,很有些不以为然,却不知不觉也露出开心的笑容。

    乌三爷长篙一点,竹筏轻晃,靠岸了。一边系缆绳一边道:“这儿称做“灵官埠”,你们头上就是灵官。”

    中途过于惊险刺激,四人这时才感觉手麻脚软。稍微活动活动,长生拔刀斩断绳索,双胞胎先上了岸。子释试了一把,没站起来。忽然身子一轻,已经被带到岸上。腿还是酸的,只好挂着长生的肩膀。罗淼不禁瞪大眼睛,却发现似乎除了自己,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灵官埠”听名字像渡口,其实是封兰山南端临着练江北岸的一块巨石。此石高达数丈,颜色赤黑,略似人形。远望去确如一尊披甲执鞭,震妖降魔的灵官。整个北岸十余里,激流绝壁不断,只有这块巨石脚下一小片半圆形水域可供停泊。因此,除了敢于横渡凤茨滩的人,没有谁会在这儿登陆。

    灵官身上钉了铁索,攀着铁索爬上去,就是昔日闯滩勇士们开出的羊肠小道。从前封兰山有关无卡,随便进。回梦津本地人,偶尔会背着山里特产过江,希望到蜀州卖个好价钱。也总有一些勇敢的年轻人,怀揣入蜀淘金的梦想乘上闯滩的竹筏。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在楚州境内无处容身的人,同样会来此冒险。

    “封兰山增哨设卡,也就是最近几十年的事。”乌三爷哼一声,“还不是为了方便敲诈勒索多捞些钱?如今黑蛮子来了,才算派上正当用场。你们进关的时候,只怕少不了要打点打点。该掏钱就掏钱,多陪些笑脸,说几句软话就是了。千万别跟兵大爷置气。”

    老人家说的是金玉良言。子释拉着另外三人一再致谢。

    长生仰头朝西望望,问:“不能直接翻山入蜀么?非得从关口进去?”

    “你在这儿瞧不出来。这山再往西,紧接着“天门峡”,“天门峡”又挨着“不孤峰”……就这么山山相连,不知道有多少。贸然扎里头,一年半载也未必走得出去。北面临着官道的悬崖跟刀削似的,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直到天门峡才有栈道上下。听说那里如今屯兵无数,已经成了封兰关之后入蜀的第二道关卡了。”

    长生点点头。

    乌三爷嘿然道:“要不怎么叫天险呢?正是这天险,让咱们皇帝陛下能待在里头睡安稳觉哪……”

    双方都是利落人,又说了几句,道别分手。

    罗淼坐在筏子上回头看。那四个人你拉我扶,慢慢攀上灵官石,变成了四个移动的小点。心里莫名惆怅:他们……真是奇怪的人……琢磨不透,叫人难忘。

    越过灵官石后的山岭,上了入蜀官道。恰好有个驿亭,四人停下来稍作修整。路上难民早已绝迹。能进去的最晚去年秋天已经进去,不能进去的大概再没有机会到这儿来。看看红日西沉,子周催促道:“大哥,快点儿。太阳一落山,就该关门了。”

    “封兰关又不会跑,急什么。”子释嘴里说着,手上不觉加快了动作。念叨了那么久的蜀州,眼看就在跟前,怎能不让人激动?

    长生想:今天多半来不及进去。正好。

    拐了两个弯,天色已至黄昏。夕阳下一座三层翘角箭楼当路而立,毫无征兆出现在视野中。

    ——封兰关到了。

    只见青砖碧瓦染着金红,朱梁铜柱泛起鳞光,气势恢宏,雄奇壮丽。关墙高约三丈,由箭楼向两翼伸展,与侧面绝壁相连。整座关卡依山起势,下筑岩石,上砌垛口,壁垒森严,固若金汤。

    如此造化人力完美结合,让人顿生不可逾越之感。

    子释叹道:“无双锁钥,天堑雄关。果然名不虚传。

    子归指着北边山崖问:“大哥,南面是封兰山,那北面的又叫什么?”

    子释笑:“这个啊,确切的来历不知道。我只记得《神仙列传》里提过,说有一回太乙天尊和玄灵元君斗法,太乙天尊“以轩辕剑气,断封兰之尾,遂相阻隔”,于是这山就叫做“断尾山”,哈哈……”

    两个孩子被大哥的故事吸引过去了。长生心不在焉的听着,不由自主观察起地形来。

    蜀道本就狭窄,接近关口,两峰收束,虽说是官道,却仅宽丈余。道路右侧是一条狭长的深沟,关墙下设了水闸拦腰截住。即使没有水闸,涧底奇石突兀,水色幽碧,也不知有多深,恐怕没人敢潜水偷关。抬起头,断崖峭壁,直入云霄,峰峦倚天似剑。如此险要之地,真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不禁忖度:“此处不可强攻,当奇计智取……”

    忽听他道:“好像真的关门了呢。咱们恐怕要在关楼下露宿一宿了。”

    打个激灵,差一点头涔涔而泪潸潸。

    眺望一眼,停住脚步:“确实关门了。别往前走了,就在这儿歇着吧。”左侧崖壁一棵歪脖子大树横在头顶,恰好搭了个天然帐篷。再往前却只剩下一溜木桩子。心知是夏人守军为方便监视,把路边树木都砍光了。

    “前边怎么没有树了?”子归问。

    子释道:“还记得西戎兵“拔城清野”的招数么?一个意思。”解下包袱,“是不能往前走了。天色昏暗,墙头守兵只怕懒得多问就会放箭。明儿再说吧。”把先头换下的湿衣裳抖开晾在树枝上。

    那边子归已经掏出装干粮的油纸包。子周拿着水囊从坡势较缓的地方爬到沟底去取水。

    子释嚷一句:“小心点儿!”

    男孩儿满不在乎回应大哥:“放心吧——”

    长生静静坐在一旁,看兄妹三个忙乎。

    “也许……没有我,他们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又欣慰又心酸。

    夜里,山涛阵阵,凉风习习。四人缩在树后背风处,晾干的衣裳扯下来盖在身上。

    两个孩子练完功,又缠着大哥讲了一段神仙斗法的故事,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子释在长生身边躺下:“今年入夏以来,差不多都在山里走,就没觉得热过……”

    长生把他搂到怀里。普普通通一句话,勾起无尽愁思。

    西行入蜀,辗转千里,谁知竟走了年余。

    逝者如斯,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往事一幕幕浮上来,件件桩桩到最后,不过是李子释遇到了顾长生,顾长生碰见了李子释。

    当时只道是寻常。

    轻轻握住他手腕,指尖在神门、内关、合谷几处穴位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仿佛十分随意,然而暗含节奏,一股暖流顺着脉门向四肢百骸缓缓扩散。

    子释浑身都松懈下来,软绵绵的趴在长生胸膛。脑子也变得迟钝,一个念头转悠半天才冒出尖儿:“就凭这认穴取穴的功夫,也知道他师傅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实力雄厚又有背景……”

    “子释。”

    “嗯……”

    “我给你按过的穴位,都记得吧?”

    “……”太舒服,懒得答话。

    “你这么聪明,肯定记得的……没事的时候,自己常常揉一揉,安神养气,健体强身。”

    这一个心想:我干什么要自己揉?你给我揉不就好了?隐约觉得不对,然而被他揉得半点力气也没剩下,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意识控制不住的往下沉。

    恍恍惚惚听见他说:“我有点事要办。办完了,就去西京找你。你乖乖在西京等着我,一定不要乱跑,知道不……”

    顿时着了急:他到底什么意思?有什么话不能明明白白讲清楚?喂!你给我老实交代……可是实在太困了,困得昏天黑地一片混沌,于是在心里对自己说:“做梦呢……没关系,不过是做梦……”

    早上。

    子释从梦中惊醒,猛然坐起。起得太急,眼前漆黑一片。

    “大哥,怎么了?”是子归关切的声音。

    “没什么,头晕。一会儿就好。”

    “谁叫你不慢点儿。”女孩儿嗔了一句。忽然惊道:“咦?!大哥,你的头发……”

    视线清楚了,看见妹妹冲自己在鬓边比划一下。伸手摸去,右侧耳后一缕头发齐肩截断,下边二尺余长的发梢不见了。心中一跳,立刻问:“顾长生呢?”

    “我们起来就没见到。大概……爬山去了?”

    呆坐半晌。

    原来……不是做梦……

    他走了。他说有事要办。他叫我在西京等他。

    ——究竟什么事,不能当面好好讲,要这样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千辛万苦性命都不要陪着走到这儿了,为了什么缘故不能一起进去?

    突然怒火中烧:这厮费如此心思下如此手段,必定蓄谋已久。亏他竟然忍得住不说出来,一直憋着骗了我不知多少时日,还有脸叫我去西京等他!细细寻思,其实蛛丝马迹早已显露。要不是笃定他不会对自己说谎,懒得追究,又怎么可能被他这般彻底的放了鸽子……

    心忽的一沉:我真的……是懒得追究么?还是……害怕追究?似乎很久很久以前,潜意识里就已经觉得,有一个必须面对而又难以面对的问题在前方某处等着。视而不见一拖再拖,还以为至少能拖到西京——谁知来得这样迅速这样措手不及……

    “大哥?”子归看出不寻常,直觉缘故在哪儿,试着道,“长生哥哥应该很快就回来的。”

    “他走了。”

    “啊?!”

    “他昨儿晚上跟我说过。我睡糊涂了,一时没想起来。他有别的事情要办,不跟我们一起走了。”语气和神态都变得平淡。

    女孩儿大惊。看看大哥脸色,却忍住了。只“哦”一声,不再追问,把梳子递过来。

    子释一手拿了梳子发带,一手抓着头发,不提防又发起了呆。

    这人……越发闷骚了。“青丝结发”——跟我来这套……

    别说,江南才子,还就吃这套。心头一软:他不说,定有不能说的为难之处。他要走,也一定有非走不可的理由。反正决定了要去西京,顺便看能不能碰上吧——我们兄妹三个日子滋润得很,顾表哥你爱来不来……

    半截头发挽在里边,绑好发髻,问妹妹:“瞧不出来吧?”

    “瞧不出来。”

    望着妹妹,忽的一笑:“子归,你早知道了,是不是?”

    “嗯。”女孩儿也笑,有点不好意思,补充,“大哥又没有一定要瞒着我们。”

    “我看子周就不知道。”

    “他?”轻嗤一声,“他是睁眼瞎。”

    “哈哈……”

    子归觉得大哥需要安慰。想问“长生哥哥会回来么”,改口:“长生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谁知道……”抬头看见朝霞中辉煌美丽的封兰关,恨极:顾长生,你狠。

    四下里瞅瞅,没什么可供发泄。想起脖子上的石头,一把摘下来攥在手里,转身冲着路边沟壑,抡起胳膊作势欲扔。

    “大哥!”子归惊呼一声。

    话音没落,就见她的大哥收回胳膊,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恶狠狠踩两脚。捡起来,吹一吹,拿袖子擦擦,又套在脖子上。女孩儿眼睛都直了。

    子释发泄完毕,心情好转:敢要我等你——有种你别来。若是来了……哼哼!

    想起没见着弟弟,刚要问,那边男孩儿提着水囊从路边沟底爬了上来。

    三言两语解释一番。

    长生哥哥走了?这消息太过意外,子周还没来得及难过,就听大哥道:“他会到西京找咱们。这家伙本事大得很,不用操心。”失落一小下之后,男孩儿开始满怀希望憧憬西京闯荡新生活。

    吃罢早饭,子释意气风发:“收拾东西,准备进关!”

    “哎!”双胞胎精神抖擞,齐齐答应。

    长生站在被子释嘲笑过名字的断尾山上,目送三个身影到了封兰关口。

    “我就这样走了……他……会怎么想呢?”靠着岩石,那缕青丝贴在胸口,勒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痛。只好把目光投向更远处,逼着自己转移目标。

    半夜他曾潜到关墙下仔细探看,好</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